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八百四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越哥哥。”

    殷茹见萧越不满的挑起眉稍,连忙改口,“老爷。”

    她在也不能似以前一样了,“太上夫人因为我才回府,一番折腾身体便不好了,我愧对太上夫人,老爷不如让我为太上夫人尽一份心力。”

    “嗯?”萧越同殷茹对视片刻,两人的心思彼此心知肚明,不过嘴上却说:“不用你,我来想办法。”

    态度异常的坚决,屋中的太上夫人感动连连,不由得热泪盈眶,仿佛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

    牺牲自己去救她。

    老侯爷和萧老二对她好,是因为她是萧阳的娘亲,并不是因为她这个人。

    殷茹一个箭步灵巧的从萧越手中夺走药方,并不是萧越没用,而是殷茹在夺药方前,露出了迷人,浅淡的魅笑,夫妻多年,殷茹知晓怎样能让萧越片刻的失神。

    “还是我来吧。”殷茹温婉的笑道,继续柔声说:“老爷是做大事的人,万一身体抱恙,对老爷的雄心壮志是个不晓得的打击,妾身不愿见老爷壮志未酬,先弄坏了身体,取心头血……还是用妾身的好,毕竟太婆婆把妾身当做女儿般看待,妾身的生母都没似太婆婆对妾身这么好。”

    “好不容易妾身能报答太夫人了,老爷就答应妾身吧,别同妾身抢这个报答太婆婆的机会,否则妾身会内疚一辈子,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殷茹把声音压得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嘴唇一张一合,“越哥不答应的话,指不定妾身一时激动会做出对您不好的事。”

    萧越两道剑眉皱紧,同样压低声音:“你威胁我?竟敢威胁我?!”

    “越哥难道没听说过,兔子急了还咬人这句话吗?”殷茹淡淡的一笑,“何况妾身从不来就不是兔子!越哥不想让我活,我便拖着你一起死。”

    软弱,哀求对萧越没有作用,萧越说得好听,一旦掌握镇国公主的嫁妆,借着越王的实力争坐稳天下,会重新册她为皇后,这话……以前殷茹还能相信一二,可见识到萧越的无情,以及几次三番的毁掉誓言,殷茹再相信萧越就有鬼了!

    她已经不是当年被萧越几句话就哄骗的失了贞洁,被家中长辈和村中人谴责的少女了。

    命运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萧越始终是靠不住的。

    殷茹从太上夫人偶尔泄露的口风猜测太上夫人手中有一股力量,至于有多大势力,还不得而知,总之殷茹想借此机会彻底掌握太上夫人,让她为自己所用。

    即便萧阳不肯听命太上夫人,谁也不能否认他们的母子关系。

    萧越目光凌厉,殷茹后背绷紧,这是她第一次同萧越坦诚对抗,表露真实的她,难免有点紧张,但她不会后悔!

    “老爷,妾身先进去了。”

    殷茹转身,却听到萧越冷冷的笑声,“殷茹,我此时派人要了你的性命,你能撑多久?”

    “……”她死死咬着嘴唇,才没尖叫出声。

    萧越虽然不是静北侯,但依然掌握着父亲留下来的一些死士和侍卫,萧阳并没有夺走萧越全部的实力。

    只要他派出死士,就算殷茹日夜和太上夫人在一起,她未必能撑过一刻钟。

    “你明白最好,千万别自作聪明的惹怒我。”

    萧越笑容嘲讽,却温柔的替殷茹拢了拢鬓角的碎发,在她耳边低声道:“我最是欣赏你知趣,倘若你连这点长处都消失了,我留着你……还不如替谢氏报仇,谢珏没准会感激我,放下旧怨。谢家如今已经不是障碍,是我的助力。”

    “镇国公主能答应你把谢珏当小舅子看待?”没有女人不嫉妒自己丈夫的前任,殷茹就不信镇国公主不吃味儿。

    “她比你心胸稍稍宽和一些,从小她没有兄弟,多一个兄长没什么不好。”

    萧越越发温柔,脸庞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宛若提起心上人好处的少年,“我没同你说过吗?谢珏在这件事上没少帮衬我,毕竟镇国公主很仰慕谢珏的广源的才学,玉树临风的容貌。”

    谢珏?!

    殷茹相信他这是报复,为谢夫人复仇。

    萧越见殷茹骤然改变的脸色,戏谑的说道,“你拿什么同我斗?至今我没下狠手,让你步谢氏的后尘,还不是因为我对你有一份感情在?当这份感情消磨干净,你就是地上的蚂蚁,轻轻一踩……”

    “你就不去想想我们的儿女?萧越……你不是人!不配为人父!”

    “儿女?你是说你私生的萧炜?还是说一无是处,连夏侯家的底细都没摸清楚的萧宝儿?”

    萧越眸变了变,以前他对萧炜的出生没觉得怎样,如今外面对萧炜的身世议论纷纷,萧越觉得很丢人,萧炜如同一根刺一样扎在他心头。

    “至于萧烨,他肯回来?”

    殷茹绝望的闭了一下眼睛,萧烨毕竟被萧越宠爱看重多年,其实两个儿子中,看似器重栽培萧炜,却是最看重的就是萧烨的。

    原来萧越一直嫌弃萧炜奸生子的出身。

    不暴露还好,一旦暴露了,萧越能立刻把萧炜逐出萧家去。

    “我正值壮年,镇国公主还是妙龄花期少女,身体一向很好,她会给我生出有皇室血脉的儿子!”

    萧越冷冷的瞥了一眼殷茹的小腹,“你肚子里这个是我的种?”

    “你……你!”

    殷茹忍无可忍抬手就要给萧越一巴掌,怒火涌上心头,“我除了你之外,从没同任何男人有过苟且之事。”

    “这话不对。”萧越轻而易举的抓住殷茹的手腕,“顾诚呢?你不是给他生了女儿,还拿掉了一个刚刚成型的孩子?”

    “你是不是后悔离开顾诚?可惜啊,他现在有妻有子,仕途得意,他看不上你了。”

    萧越神色淡淡的,眼里却闪过一丝嫉恨,顾诚那身的傲骨并不比谢珏差,就是因他们是士族子弟?

    “你是不是后悔了?为何不去求求他?让他对你有求必应,让他为你不可自拔?”

    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殷茹的眼睑滚落,萧越拇指轻轻一抹,转身离去。

    殷茹攥着药方,眼前一黑,重重的摔到地上。

    未完待续。<!--over--></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