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005 涝灾,黄粱一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子墨看向顾李氏,诧异的说道,“我不会写毛笔字。”

    “你之前说能读书会写字,怎么现在就不成了?”

    顾李氏不解的看着林子墨,当初娶媳妇的时候,她还引以为傲的对村子里的人说,娶来的媳妇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怎么现在一提起写字就不会了,莫非是她是不愿意给南城写信才故意说的?

    顾李氏一想,加上林子墨从生了孩子之后便不再说话,变得寡淡起来,应该是不愿意给南城写信才这样,面上一冷不等她开口,又道,“不管怎样,明天给我拿出一封信来,正好赶上集市差人给送去,别耽搁了时间。”

    林子墨无语,看着顾李氏的强势,她都说自己不会写毛笔字了,而且,古代的字又那么繁琐她几乎不认识!

    看到那妇人眼神带着股狠劲,林子墨本想出声反驳,但一想,现在她吃住都在这家,还是算了,息事宁人。

    等那小东西睡着之后,顾李氏的饭也做好了,看着眼前烧的乌漆墨黑的青菜,林子墨毫无食欲,勉强喝了点无味无色的小米粥,她去了厨房,找了半截烧掉的枯枝拿着进屋了。

    顾南鑫看到了她手中的东西,“娘,她拿半截的枯枝做啥?”

    “不知道,谁晓得她要干啥?赶紧吃饭。”

    娘俩吃完,做个短暂的休息,林子墨回到房间,在里屋的一个小书房里找到了一些纸张,应该是她这个身体的女子,她丈夫平时看书时候用的,还残留一些用过的纸张。

    看着纸张上面的字,写的苍劲有力,这个男人应该很有力度和抱负,若真的字如其人的话,一定也是个不错的人。

    轻晃了一下,林子墨暗骂自己神经了,怎么在想那个男人?虽然现在是给他生了孩子,但她绝对不会承认他是未来老公。

    咒骂几声,林子墨坐在椅子上,用那半截烧掉的枯枝在纸张写下:一切安好,有女乳名夏天。

    却在他迷惑期间,旁边同考的学子轻推下他,“顾兄是接到家书欣喜迫切,失了魂。”

    “多谢各位。”顾南城瞬间恢复常态,拿着家书抱拳告辞,转身回到屋中,闭上房门,心中欣喜不已却掺杂着不解。

    犹记当初这个时间,家里是从未有过家书,现在却来了家书,难道是家中出了什么事?

    打开家书,看到上面写的歪歪扭扭如稚儿写的一般,轻笑起来,这等稚嫩字眼,难道是家中幼弟所写,看到上面写的字:一切安好,有女乳名夏天,但的字却暴漏了写这封信的是个女子:家人思念,盼君归。

    只有女子才能写到盼君归的字眼,想到家中的糟糠之妻,脑海中已经没了印象,倒是长大后的孩子他隐约能记得一些。

    思及此,顾南城已经决定,找准时日请辞离开盛京,既然知道这条路走下去的后果,何必再来一次,活了一生,一辈子的尔虞我诈早已没了存在意义。

    归田隐居倒不失为一个好的法子。

    事实却不如他所想,迫切想离开的顾南城,在盛京足足呆了五年,直到涝灾结束之后,方才回到内心最的田园隐居生活。

    而此时,戈壁村中。

    天色晴朗白云多变,林子墨在家中看着半大的孩子,想着之前送出去的那封家书,已经有十几天了,久久不见回信,之前还有点奇怪的想法,想着那男人回来之后如何应对,现在可倒好,根本就再也没了消息。

    一晃,天上黑云密布,纵然不知天气的林子墨也晓得,今儿恐怕是有大雨,看到外面晒的金黄灿烂的麦子,想到那两个还在外面干着农活的一老一少,随即把孩子放到屋檐下一个木盆中。

    木盆能困住小自由一动,屋檐下正好也在他眼皮子底下。

    找了簸箕开始盛了麦子往屋里倒,想了许久没找到地方放,看到她和小睡的大床里面有位置,随即一想,直接往里面倒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