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058 毒打,遍体鳞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子墨不知道怎么回家的,等她醒来,发现身边没人,吓的赶紧起来,脑海里尽是刚才夏天溺水的情形,“夏天、夏天……。”

    “娘,我在这里。”夏天怯生生的坐在她身爆哪里都不敢去。

    “没事就好,你太淘气了,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似是无奈加恐慌,她真的不敢相信,要是夏天没了,她要怎么活下去。

    端着糖水从外面进来,他见母女两个抱在一起,“醒了,喝点糖水暖暖身子,你刚才吓死我了。”

    “夏天没事,我没关系。”

    “你有了身子,还说没事,是我没照顾好你,我之前就说过你不适合下地,以后不许再去了。”此时他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夏天刚刚差点没有,好在活了过来,她就被检查出有了身子。

    “找大夫检查过了?”她心里早就预料,之前呕吐得时候她也以为是怀孕了,后来发现是胃伤,她怀孕也是情理之中,他们行房事根本没做任何防护措施。

    “找了大夫,月份小。”

    “告诉娘了吗?”她低声看了下腹部,有看着夏天,心中有个决定。

    “还没,我打算一会儿给娘说,让她照顾你些。”

    “别告诉她,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她抬头看着顾南城非常认真。

    不出意外,看到他脸上的震惊和怒气,她知道他喜欢孩子,可现在真的不行,夏天她都险些没看好,再来一个孩子,她根本照顾不了。

    “这话我就当没听见,以后绝对不要说这话。”

    他坐下又起来,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话,看到她红肿的眼睛,想答应她所有要求,但这次不行,这个孩子必须要。

    她固执不出声,他别扭心疼不知所言,而外面凄惨的叫声打破了此刻的沉默。

    “呜呜,疼,娘、娘……。”

    “叫疼,看我不打死你,我不是你娘,别叫我,你个倒霉鬼,才来几天就弄的夏天险些没命,看我不打死你。”窦氏的声音,接着便是一阵柳树条子的啪啪声。

    “疼,呜呜,疼……。”傻小子直喊疼,根本不懂闪躲,在地上被打的翻滚。

    <script src=""></script>

    而窦氏也是狠了心的想抽死这个孩子,手下一点不留情。

    林子墨听闻起身,“怎么回事?怎么打他?”

    “是他推我下河的,活该打他。”夏天出声讨厌傻小子的语气。

    “夏天,不许这样说,没有谁是活该被打,去小书房面壁思过。”她很严肃的教导。

    “子墨,夏天刚好,今天就算了吧,以后再罚。”他宠溺闺女不舍。

    听到他的话,夏天立刻倒在他怀中,“爹爹,我下次不这样说了。”

    “他是什么情况夏天不懂,我们清楚,脑子不灵活,能自救就不错了,这个不是他的错,别打他了。”

    那孩子也是个可怜的,只身一人,跟着婶娘虽是叫娘,但窦氏根本不理会,如今下那么毒的手,可见她心思歹毒。

    “我知道他没错,但像你这样明晓事理又心存善意的人不多,很吃亏。”他真切实意又敬佩她,在夏天溺水之后还能做到心存善意。

    “我知道,但那个孩子更可怜,若是有机会,我想我们养他你说可好?”不是她心善,只是觉着可怜,那个孩子跟着窦氏必定会没命,不如养在这里,今后走到哪里是哪里。

    “我答应你,别想那么多,今后让他们陪着你,地里也不要去了。”

    顾南城出去的时候,那孩子已经被打的没了喘息,也不叫喊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上前轻触了下孩子,没任何反应。

    窦氏以为他心中有气,立刻腆着脸走到他面前,“我打过他了,你看打的都不叫喊,这下可给夏天出气了。”

    “谁叫你给夏天出气了。今后这个孩子就跟着夏天了,窦姨也不想要这个孩子,她伤了夏天一次,今后就跟着夏天。”他很想反手抽这个女人,奈何她是长辈,他只能忍下。

    这个孩子,要不是子墨说收养下来,真的会死在这里,他冷情冷心惯了,但看到这个孩子遍体鳞伤,触目惊心。

    “南鑫去找大夫过来,驾着驴车快去。”

    “大夫没走太远,现在能赶上,我马上就去。”

    <script src=""></script>

    没人去动傻小子,他就像死了一样躺在地面上,毫无生气。

    窦氏不明白他的意思,“南城,你说啥,你要养这个傻子?他可是傻子养大了也没啥用,就是个累赘。”

    在她说到累赘的时候,那个躺在地面上的孩子本能的动了下身子,似是蜷缩抽搐。

    “剩下的事就不用窦姨管了,我会尽快安排你们吃住的事情。”

    “你啥意思,你还是想赶我们卓”窦氏本就担心这个,担心他们会被赶赚才狠狠的抽打傻小子为了讨好他们,没想到还真是,他还是要赶他们走。

    “对。”简洁而有力度,直接应答。

    大夫回来了,看到眼前的情况,低声埋怨,“净是你们家的事,好好的孩子打成这样,真是下的去手。”

    “大夫赶紧看吧,别真死在我们家,这孩子可不是我们打的,是他婶娘打的。”南鑫催促大夫,不忘黑了一把窦氏。就是这个女人惹的事,真是讨厌的一家子。

    孩子没地方安置,林子墨却接他住进了他们屋里,就在小书房放了一张小木床。

    “子墨,把他养在这里不合适。”毕竟不是亲生的,还是个傻子能养着就已经是天大的恩典,还真当成亲儿子一样养?

    “等他伤好了再搬出去,不是说咱们家要建新房,找时间建吧,现在家中人多,还能给大家做些饭。”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她不愿和窦氏计较,但治她们还是有法子的。

    想在顾家白吃饭,不可能。

    顾南城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了,顿了下,“我稍后安排一下,找找村子里的人帮忙。”

    “嗯,房梁是不是需要我们找木材?”她很随意的问。

    不等他答,她继续道,“让窦氏母女跟着一起去伐木吧。”

    顾南城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轻扬,竟然笑了,“你这是物尽其用。”

    “本就如此,她们住在这里不应该承担一些吗?”

    “该,确实应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