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063 只想宠着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祥林嫂走了一会儿之后,顾南城还没过来,此时,太阳已经落下,她面对着夕阳西下的阳光,后面是拖的很长的影子。

    她静默的坐在原地,像个充满智慧的神像,神圣不可侵犯。

    顾南城牵着驴车往麦场赶,心中焦躁不安,此时天色已晚担心媳妇,加上天气的燥热,猛地驴车停住,前面赫然站着一个人。

    “南城哥,你们家咋割麦子了?刚才我看到你还不敢确认呢?”孙利香站在他身爆靠的很近,闻着他身上那种成熟男人的气味,心砰砰的乱跳。

    “荒地的麦子,早就熟了,你挡在这里是为何?”他皱眉往后退了下,不喜她人靠的太近。

    “没啥,我刚出来找我们家小黄,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看得出孙利香是临时出来的,手中拿着一双乌黑带光的筷子,掂着半块粗粮馍馍。

    他没吭声拉着驴车往前赚孙利香却不想他走开,快速往前跑了几步,拦住他的去路,“南城哥,你走那么急做啥,我只是和你说说话,你着急啥?”

    “还请你放尊重一点,你我各自有家室,不宜这样拉拉扯扯。”她越发的放肆起来,竟然伸手拉住他的衣服,他生怒。

    “怎么就不成了,我喜欢你,我想跟着你,我不在乎名分啥的,我就在家看着你便好。”她着急似的拉住他。

    顾南城心中生怒,这等厚颜无耻的女人,他当真不曾见过。他之前是对她有过什么承诺?让她这般死不放开。

    “你不在乎我在乎,别说我现在已经成家,即使我现在没成亲,我也不会喜欢你这种放浪形骸、不知自尊的女人,放开我,滚开。”

    最后的一声像是低吼,男人不可挑衅,奈何眼前这个愚蠢的妇人不懂,还想用柔情去打动。

    傻眼似的看着他走开,孙利香彻底愣住,她怎么了?她不过是喜欢南城哥而已,要不是当初那个林家贱人倒贴似的上赶着嫁到顾家,现在南城哥的媳妇肯定是她莫属。

    可恶,都是那个贱人她才没机会嫁给南城哥,“贱人、大贱人……。”

    <script src=""></script>

    她低声暗咒胡乱骂了一通,狗也不找了,直接回家。

    她眼神迷蒙带着泪水,心中越想越是委屈,横冲直撞的往家去,在她刚转弯回家的时候,碰巧看到两人在阴暗处靠着。

    天色虽是已晚,凑着月光隐约之间,还能看的出前面那两人是谁,她也没上前,只是眼睛扬起一抹笑,让人看着极其不舒服。

    由刚开始的太阳到夕阳,到现在的月光,她已经等了很久,但不见顾南除来,她不离开,不是为了等他,而是承诺,她说过要看好这些麦子就必须做到。

    顾南城到麦场的时候看她站在那里,麦场的四周堆积的是去年乃至更久之前的麦秸堆,她就站在那爆合着月光,看着清冷而可怜。

    把驴车停好他走了过去,“你傻啊,等到这么晚不见我过来怎么不回家?”他说着语气里满是心疼和怜惜。

    “我说要看好这些麦子。再说,你没来,我要等着你啊!”她没过多的话语,说的很实在,这份纯真难得不多见。

    他被感动,情到浓时难以控制,伸手搂住她的身子,深吻落下,一手扶住她的腰身压在她麦秸堆上,真想狠狠的疼惜她一番,这个女人他疼到了骨子里。

    她根本没想到他会这样,瞪着大眼睛不可思议,“别亲我,你身上都是汗水味。”

    “这才是男人的味道,你还嫌弃,真是该打。”似亲昵似调戏,在她额头上敲了两下,才放开。

    本不曾想,他们这番亲昵的举动,却被无心之人看到,弄的那人浑身燥热,低声咒骂,臆想非非,“小娘子的身子果然够好,那声音娇俏的让人险些受不住。”

    他们到家之后,大家晚饭已经吃过,破天荒的今天给他们两个留了饭,简单梳洗之后她吃了点饭,不怎么有食欲,倒是喝了不少的水。

    顾南城文雅的吃过饭之后把餐具端出去,在屋子里看着娇妻闺女,奈何有个小傻子一直冲着她笑,弄的他心情不好不坏,有点无奈。

    <script src=""></script>

    “清哥他以后怎么办,继续呆在家里?”他问身边的小娘子。

    “养着吧,总归听话懂事,和夏天作伴不好吗?”夏天身边跟个人也挺好。

    “他看着不小了,有十岁了吧,比夏天大了四五岁。现在还能睡在一起,再过两年就不行了,清哥是心智不成熟,倒也不是傻子,好好教导的话心智也能提脯可惜生在了窦家。”

    “你看的比我透彻,我只是觉着清哥长得好看又知道疼人,也挺会照顾夏天,两个孩子在一起玩的很好。”她想要的是清哥对夏天的照顾,好好教导清哥目的就是照顾夏天。

    “那我们的房子也得扩建几间了,肚子里还有一个,以后家里可是热闹了。”

    “希望如此吧。”她轻声而说,忽明忽暗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越发的柔和。

    他明白她话中的无奈,娘本就不喜她,现在加上窦氏和两个表妹,这个家很难安稳,即使相安无事,也只是表面上而已。

    中午,太阳晒的刺眼,即使是村民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出门,偏偏有人冒着大太阳,吊儿郎当的背着竹篮子往地里赚从背后看那身影,不难看出是村子里出了名好吃懒做、无所事事的赖皮五。

    此时他竟然在大太阳下去田地里,这是奇了怪了,莫非天下要红雨了。

    坐在河边放羊的少年看着赖皮五过了河,抬起头往前看看,心中暗觉着奇怪。

    少年年纪小心思轻,并没多想,赶着已经吃饱躺在草地上发懒打盹儿的羊回家。

    少年回家,家里的妇人赢了出来,“怀义羊喂的咋样了?都吃饱了。”

    “早就吃饱了,外面天气太热羊吃饱了就打盹儿,娘你赶羊进圈,我回屋睡会儿觉。”名叫怀义的男子就是之前救了夏天的少年,而这个妇人便是怀义的娘,祥林嫂。

    “这几天可热着呢,咱们家的麦子也得收了,我想借顾家的驴车给咱们碾碾麦子,你看娘的想法行不?”祥林嫂说着把几只养往圈里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