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067 瓜田绕着葵花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点好奇,祥林嫂隔着门站在远处并未走开,在看了一会儿之后发现那抹清丽的身影不见了,反而是赖皮五从麦秸垛里面出来,手中掂着东西,脸上笑的不正经。

    真是奇怪,她暗咒几声转身回家,刚到屋里把梨子放好,怀义赶着羊回来了。

    “娘我回来了,羊也喂饱了直接赶羊圈里去吧。”他说着随意,一扬大鞭子呼啦啦的撵着羊往圈里赶。

    “成,赶圈里去吧,怀义你来的时候可是看见赖皮五了?”

    “看着了,还踢了一脚咱家的羊,真是个二流子不入眼的东西。”他好好地赶着羊往家赚他贱的没品伸脚就是一脚直接踹在了羊肚子上,气的他都想用鞭子抽那赖皮五。

    “混惯了他就那德行,下次看见离他远点。”还真是赖皮五那混蛋。

    昏暗的天带着几分闪动的光,林子墨坐在屋檐下看着外面打闪雷鸣,并不觉着害怕,天下下雨了,庄稼在收割之后接着迎来了秋收之后的第一场雨,非常的及时。

    天越发阴沉下雨空气却越发污浊起来,只等大雨过后方显得干净空灵。

    他拿了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进屋去,在外面着凉了。”

    “没事,天气还热的很,我在外面坐一下。这雨能下大吗?”她看着天,眼神疑惑而明亮。

    “会,夏季一场雨能顶到秋收,必须下到地透彻了才行。”他不是种地的老把式,却知道这个道理。

    两人站在这边屋檐下说话沉默看雨,顾南鑫在新房那边屋檐下忙的不亦乐乎,新房建成了,预示着他可以去提亲迎娶媳妇过门。

    眼下是刚建成的房子,还得打扫清理一下,趁着这个空他把之前遗留下来的脏物整理好放到一边。

    大雨说下就下,迫切而暴躁,像个性子急的人来到这里洒了一场雨,看地透彻了立刻赶着去下一场。等早上起来之后,发现整个天空都净化了休息。空气格外的清新舒服,丝丝的凉气缠绕在身,夏季的雨后原来如此的迷人舒畅。

    家里栽种的葵花,不知是时间不对还是天气原因,这才刚开盘,一个个的花骨朵大小的花盘,合着雨后的空气,渐渐舒展。

    <script src=""></script>

    种在墙角土地上的一排葵花子,全都开了。她看的喜悦,伸手轻抚几下,这些花可比现代种的玫瑰百合好看的多,葵花象征着生命的旺盛和人生需要的力度。

    一场大雨之后,欢喜的可是村民。

    顾南城担心前几天刚播下的种子,饭后说要去田地里看看,她想着无事跟在一起。

    土质的道路被踩的格外泥泞不堪,走在上面鞋子都能粘掉,他走的极为小心。

    “不让你跟着,这路你根本不能行。”他低首扶住她看着脚底下泥泞的路。

    “能行,我走的很稳当。”她紧抓着他的胳膊接住外力走着,嘴上却说她走的很稳。

    走那么多路到了田地,意外惊喜的发现,和家中院子里的葵花一样,地里面她种下的葵花全都开了花盘,各个相争开花。

    “葵花全都开了真好看,花期能开几天?”

    “葵花的花期很长,十天左右大概能结出里面的花盘,那就是大家喜欢吃的葵花子。”他看着葵花解释说道。

    “花期很长。”她说着伸手摸上了葵花的花盘。

    顾南城见她喜爱葵花便放在心中,想着今后再开出一块荒地全种上葵花,她站在葵花中央,肯定会更加欢喜。

    他臆想遥远,她却发现了在大片绿色植株中间开出的点点黄色小花,“这个是什么花?”

    顾南城回神看了过去,发现她指出的黄色小花,竟是他们种的瓜苗藤蔓上结出来的。

    他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这些盛开的花朵里面,有的只是一个花朵,有的则是上面带着一个小小瓜,轻触一下会掉落。

    大家有所不知的是,这种瓜是要授粉才能成长,不授粉的话根本长不大最后还会掉落。纯天然的授粉需要蝴蝶来完成,蝴蝶授粉也是随机的,若是不懂如何对瓜花进行授粉的话,这些瓜注定长不大!

    <script src=""></script>

    顾南城天资聪慧加上重生一世,在看到这种花,心中早就判定,这种花分雌花和雄花,雄花开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花粉传播给雌花,可眼前并没有蝴蝶作为传播工粳那就只能用手了。

    前世,士农工商他管的最多的便是农事政铂关于农事的书看过不少,这个花分传授书上不曾记录,倒是有些经验丰富的农民知道。

    他把雄花掐了下来对着接着小瓜的雌花轻轻一沾,把上面的花粉粘在雌花上面。

    她站在旁边看他动作奇怪,“你怎么把花给摘了,那还怎么结瓜?”

    “就是要摘了才能结瓜,这个瓜花精细必须授粉才能结瓜。”他说着低首继续摘花、对花、授粉!

    她像是明白了什意思,怎么总感觉是用手在帮别人完成生子大事,她脸色羞红,为她脑子里出现不正经的想法而羞涩,看吧,原来她经过情事之后她真的会变坏的。

    现代世界,那时她母亲生钱一直教导她婚前守规矩、端的鼠族的架势,不教授她现代化的知识,反而用祖训和礼仪嬷嬷教导她。

    这才养成她外冷清贵的表面和一脸的拒人千里之外。

    瓜花刚开并不是很多,他却上瘾了般,在过了第一天之后,时不时的过来看看瓜花。大概有十天左右,葵花掉落结出大大的花盘,她在家里看着花盘里面的葵花。

    他从外面回来,手中拿着半大似大人拳头的东西,一脸惊喜的走到她面前,“你看这个是什么?我摘了最大的瓜给你。”

    “是什么?”她回头看着他手中的瓜,哭笑不得,西瓜?这个精贵难养的东西竟然是西瓜?更让她啼笑不已的是,他摘了一个最大却不熟的西瓜回来给她,看着吗?这个根本不能吃好吗!

    “这个还不能吃,太小了不熟。没想到真的种成了西瓜。”

    “西瓜?你说这个叫西瓜?”他不懂的问,他知道雄花对雌花,但这个叫西瓜的东西却不曾见过。

    “嗯,这个是西瓜。”她没解释这个来自西方产物的东西,而他认为是给她种子的老者告诉她的瓜种名字。

    “西瓜不熟?那成熟的西瓜是要怎么看?”已经有拳头那么大了还不熟,那什么时候能熟?

    “等长到有这么大的时候,你伸手在西瓜上轻扣听到有蹦蹦的响声就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