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070 偏是人心最狡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色转变无常,空中白的像棉花糖一样细腻的白云转换着不同的形状,顾南鑫无心去管他娘说了什么,他只是觉着这个婚事可能成不了。

    说来也怪,他心中竟然没有了之前那种焦躁。看了下跟着他娘身边的两个性子聒噪的表妹,他倒是念起了家里那个沉默不语、做事果伐的嫂子,要是找个那样温情话少得也不错。

    “娘,我们回去吧,钱的事回去再说。”他很平淡的说完,提足往门外去。

    而在屋内斜坐窗边往外看的英子,望着门口那抹木讷的身影,榆木疙瘩一样的蠢货,还想娶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才不会嫁给这样一事无成的男人,她的嫁个有学识的男子。

    顾李氏见二儿离开,跟着走了出去,连身后的媒婆都没管,这还是谈婚论嫁吗?简直是敲诈,到现在她都没想过,英子不可能嫁到顾家,之前借着过节来家里走动不过是想获取更多的利益而已。

    人走声止,英子家安静了许多,人心变幻莫测很难去猜。她趁着娘不在快速穿上鞋子,没刚才对外人称的不舒服,身形动作快速麻利的从后面小院出去。

    戈壁村是一个矗立在隔壁沙滩上的村庄,说干涸倒也没有,不过是降雨量十分之少。或许其他地域的人不习惯这里,但在这里生活惯了的人,非常热爱这片土地。

    她一路步履轻松走着,周边错落有致的人家屋舍,家家外门敞开,时不时的有狗或猫乱窜晃动,惬意十足,这样农朴的味道,她竟然有点贪恋了起来。

    给祥林嫂送了西瓜之后,她心情出奇的好,从祥林嫂家出去只会经过麦场,走的快速并没发现什么,若是她走的慢一些,定能发现她所不知道的事情。

    习惯了偷偷摸摸的人,让他在大庭观众之下做出决定,是个艰难的抉择。

    身为戈壁村村长的儿子,柳天恒知道这个女人看中他的是什么,不外乎是爷爷和爹积攒下的几房大宅和他读过那么多年书的知识。但让他去娶一个乡野丫头那不可能,懊恼的是,现在又不能说那么决绝。

    他心中埋怨,都怪她勾引,他才做出有悖伦理之事。

    “你先回家,这事我会给你一个答复,最近我们也不要再见面了,你家里不是催促着你成亲?还出来找我做甚?”他站直了身子,四处打量的眼神却透露出他的谨慎和胆小。

    “那不是我情愿的,你若答应娶我,我万万不会答应他。”女子望着男子,痴痴深情,细小而透着恳求的眼睛让她显得更加卑微到尘埃里。

    <script src=""></script>

    “你想回去等我消息,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他有急躁不安,这里终究不是长待之地,省的被人发现,他想离开。

    她却不想他离开,“天恒,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只要你娶了我,我们就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她的声音简直像连续阴绵的天遇到暴风雨,吓的他昏头转向竟不知如何回答,“你先回去,容我想想,我定不负你……。”

    “好,那我等你,我此生注定是你的人,我等你来娶我,尽快!”她学着男子文绉绉的语气去说,不仅没有温婉柔和反而像极了东施效颦的搞笑滑稽。

    六月的天,谁也看不准,说不了天气的好坏,燥热透着枯燥,农田里耕地的农民倒成了一道不错的风景。

    她和顾南城第二次去瓜田摘瓜,顺便带着顾南鑫一起去,依旧撇开了顾李氏和窦氏母女,她们也嫌热不愿意出去。

    驴车套上,夏天和清哥坐在上面,她走在驴车的一侧南鑫跟在驴车的后面,脸上带着欣喜愉悦,他知道这次去干什么,想到那个甜到心坎里的瓜就兴奋激动。

    “子墨你坐在车上,天气太热别走了。”他牵着驴车,偏头看着还在走路的小娘子。

    “好啊。其实没多少路,我走着也成。”她没说拒绝,很轻妙的语气。

    他才不管那么多,停住驴车扶住她,“坐上来。”

    村庄到田地非常的近,不用一刻钟的时间便到了,他们到瓜田的时候正是午时不到,顾南城瓜田,“我先去摘西瓜,你们在这里等着,等我摘好,你们在帮忙。”

    摘瓜是个技术活,不是谁都能做的到,可能不小心就摘了一些没熟的瓜,他之前摘过,熟能生巧,即使不懂,但熟悉的感觉还是能抓住。

    虽说不能一摘一个准,倒也八九不离十。

    <script src=""></script>

    南鑫看着好奇,“哥,我和你一起去,我想看看这瓜长着的时候是啥样?”

    “行,你跟着吧。”

    兄弟里在田地一会儿起身一会弯腰,他更是时不时的往这边看上几眼,望到驴车旁坐着的小妇人和两个孩子心中倍感愉悦。

    瓜田不大,只捡成熟的西瓜摘很快就摘完了,他和南鑫抱着几个大西瓜往外边走。

    夏天和清哥看到了,立刻跑了过去,她起身站了起来跟着过去,微微有点显怀的小腹还不太明显,孕味十足的她格外的美丽耐看。

    “爹爹,我也要抱,给我、给我。”夏天伸着手去接。

    他腾出一只手拿了个最小的西瓜给她,她乐呵呵的抱着,还没走一下,只听啪嗒一声,手中的西瓜被摔了出去,她的脚被地面上的节节草绊住了。

    趴在地上的夏天说哭不哭,眼睛里带着泪珠打转,清哥蹲下身子,拉住她的胳膊,“妹妹起、起……。”

    林子墨站在旁爆“夏天,清哥拉你起来呢,还不起来啊?”

    “娘,西瓜烂了。”瘪嘴委屈的声音却不哭,单单看着她问。

    “烂了也可以吃,你看叔叔捡起来也能吃,夏天赶紧起来,不然我和清哥以后都不和你玩了。”

    把手中西瓜放下之后,顾南鑫捡起摔掉在地上的西瓜,是摔烂了,但里面的红瓤还好,并无大碍。

    这一家子欢喜轻笑,她更是苦笑不得的看着夏天趴在地上不起。

    夏风吹动,给燥热的夏季增添几分清凉,背着竹筐游手好闲的赖皮五从远处过来,沿着河边的横木,走到这边荒地位置,从远处看到小娘子风姿绰约的身段,不正经的心思升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