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071 挑事的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哎哟,小娘子这是做啥呢笑那么开心。”流里流气的声音让听的人恶心。

    瞥见他那张让人恶心的嘴脸就不喜,收起笑意,她走到顾南城身爆状似无意的把西瓜拿起放到车上。

    他可不知道赖皮五是村子里有名的赖子,瞧了那赖皮五一眼,对南鑫说,“赶紧把西瓜抱出来放到车上,我们好回家。”

    “知道了哥。”南鑫狠狠的瞪了那赖皮五一眼,“滚一边去,让我看见你再靠近我们家的人,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你凭啥打断我的腿,我咋了,我看下小娘子不成啊,莫不是你也看上你嫂子了,这叔嫂乱混的可不少啊。”简直是出口成脏到令人发指,说出的话恶心到不行。

    本是在往车上放西瓜的林子墨听到,手一顿,手中的西瓜直接摔在地上。

    夏天小脸上满是心疼,“娘,你把西瓜摔烂了,太不小心了。”

    “对不起,是我的不对。”她低声对夏天道了歉。

    转身走过顾南城和顾南城,伸手抓起铁锹,猛地直接往赖皮五身上扔,“你是想死才在这里乱说的吗?那我就成全你。”铁锹可是个锋利的物,在她扔的时候赖皮五一躲,可惜没伤着。

    “你这小娘子是疯了吗?我咋得罪你了你下这么重的手想弄死我啊,不行,你这伤着我了,得赔我钱,必须赔钱,不让我去官府告你谋害性命。”赖子天生爱耍赖,才不管你是谁,只要惹上赖子很难说的轻,他总想从你身上得到些什么。

    她也不惧怕,面色淡然一脸无害,“好啊,我赔,你这条命我都赔,在赔你命的时候我也得先弄死你这个嘴碎的癞皮狗。”

    见她上前,顾南城拉住她的胳膊,“这个人渣交给我来处理,你带着夏天去田地里抱西瓜去。”

    他算是明白了,这个被称为赖皮五的男人是村子里的人渣,人人喊打的老鼠。刚才他诬陷人的污秽之话他听得难受,不自在之余更多的是怒气,心中憋着一口气。

    林子墨轻转身子拉着两个孩子的手走开,“别打死了,给我留份儿,不打他不解气。”

    他闻言看着她,有点楞愕,她的心性倒是奇特,打人还得留下一份。

    <script src=""></script>

    他们几人说着,赖皮五一听顿时生了怯意,这是要打死他的节奏,别说要真是和顾家两兄弟打,他肯定吃亏,背着竹筐子往后退,找机会偷溜。

    “赚你往哪里卓这次终于有机会揍你了,看我不打死你个王八蛋,趁着我们不在家偷溜我家趴门缝不说还敢往我嫂子身上泼脏水,我不得打死你了。”南鑫说狠下手也重,拿起铁锹用这头的饿木棍狠狠的往赖皮五身上打。

    南鑫的话他听得清楚,加上刚才这个赖子看小娘子的眼神,他觉着恶心,拳打脚踢捡着地方错开要害去打。

    大腿、胸口、腹部全被顾南城打了遍,南鑫只懂的往后脊背打,加上赖子伸手用竹筐去挡,打的不重。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下次再让我看见你眼神乱放、话语乱说,不仅仅挨这顿打,我让死都不知道在何时。”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处逆鳞,子墨的存在就是他的逆鳞,谁也不能碰触,人生总有一个人让你想给予全世界的最美好。

    而她就是他想倾尽一生温柔相待的人。

    赖皮五被打的吃痛,“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动你们家的东西,小娘子我也不敢看了,我再也不过来了。”他说的语无伦次。

    顾南城皱眉,看着他,“你还做了什么事一并说出来,一点不能隐瞒。”

    “我说,我说,你家荒地的种苗是孙利香让我毁的,她说、她说乱你家的事解解气,等你休了小娘子就可以让小娘子嫁给我,我才帮她做的。”他抱着头眼神不敢看身边两人,浑身哆嗦,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害怕。

    两手吹在两边手掌紧握,他生气的预兆,一种兵临爆发的感觉,正想一巴掌打死这个赖皮五,肖想他媳妇,想的可真好啊!

    子墨手中拿着一个西瓜从田地里出来,两个孩子没跟在身爆她柔和轻缓的放下西瓜,走到赖皮五身爆刚才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想打我的注意,你挺能耐,现在能站起来吗?”

    身影柔和带着特有的文雅,是他听过最好听的声音了,赖皮五抬头睁眼看着眼前的小娘子,眼神闪动,真是屡教不改。

    “还有心思看呢,看来是打的不重。”她说着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赖皮五的胸口,真真是下足了劲儿。

    这一脚踢下去,顾南城和顾南鑫两兄弟看傻眼了,这一脚踢得可真不轻,那赖皮五嘴角都出血了。

    <script src=""></script>

    南鑫吓坏了,打人可以但不能打出人命来,“哥,没事吧?”

    “没事,没打死就成。”他语气淡淡,根本不放心在心上,即使打死了这个人又能怎样。

    “赶紧滚,告诉孙利香以后有别出现在我面前,不然你们可能在戈壁村没法混了。”这话是她说的,打她的注意不行,打顾南城的注意更不行。

    赖皮五屁滚尿流的离开,他们的摘瓜活动没了之前来的欢喜气氛,他走到她面前,伸手拦住她,南鑫识趣离开去了瓜田里面。

    “踢那么重的一脚疼吗?”

    “不疼。赖皮五说那些话的时候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她感觉的出来,在那些话说完之后,他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带着疑惑。

    “我、”迟疑代表的既是怀疑。

    她转身要赚他不信任她其余的话没必要再说,“不用说了,我们去忙吧!”

    “子墨,我、你也知道我五年之久不曾回来。”面对她再是巧舌如簧也说不出敷衍的理由。

    “五年,已经过好多年了呢?”她轻声呢喃一句他听不懂的话。

    “子墨,抱歉我不该怀疑你,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人,我的错。”他觉着道歉是最的表现出他的诚意,可是她还先他一步走开,还是生气了对吧!

    他心中苦涩难耐,想对一人好的时候,不管做什么总感觉是错的。

    ------题外话------

    求收藏,么么哒!

    十月一放假期间我就任性加更一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