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只手遮天第18部分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易爷爷好。”水中生发现易四涛跟爷爷平辈论交,立刻恭敬的叫着。

    “嗯。”易四涛冲着他们微微点头,摆了摆手,已经走向众人。

    “老四,你让我们等了这么久,你说的那个小家伙来了?”

    “四哥,一个小孩,有你说的那么神吗?”

    “今天就是看你过生日,否则我们早走了。”

    那些人正说着,突然一阵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一辆超级跑车一路直接进入到这后边的花园之内。带着速度,激情,瞬间车一停随后横着滑动了十几米到了近前,正好停住。

    (五千字超长大章求月票,求月票,今天还会有,还有,月票有木有,有木有。)(未完待续)

    第九十九章 这是你叔

    水中生跟易杰都看傻眼了,原本他们以为易四涛这么多人等的,应该也是一位年纪很大的老人。。但是看这车开的速度,老人坐都不敢坐在这车里,更不要说开过来了。

    ssc车门向上开启,赵龙从车里边走了出来。

    “怎么会是他……”易杰一看下来的是赵龙,简直比看到国家元首从里边出来更加吃惊。

    易杰怎么都想不到,四伯一直说等的重要贵宾,竟然就是赵龙。不,绝对不可能,他算什么重要贵宾。

    其实别说是易杰了,就连那些老头、老太太也都有不少露出怀疑的神情。看着赵龙开着跑车冲进来,他们就有不少皱起眉头。

    但他们也都不是一般人,没人说什么,都在打量着赵龙。易四涛自己也都没想到,没隔多久,怎么赵龙感觉又变了许多。

    “你这小子……”易四涛不由得微微摇头,但还是上前热情的迎接赵龙。

    “祝四哥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赵龙笑着恭贺。

    “四哥……什么……”易杰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要知道以四伯的年纪跟地位。像自己这么大岁数的,多数都比他晚两辈,是孙子辈的比较多,就像水中生见了四伯要叫易爷爷一样。

    自己父亲是因为比四伯小了近二十岁,加上生自己几兄弟的时候年纪也不小才会如此。

    这个赵龙他……他算什么……“老四,这就你口中不同一般的年轻人吗?”此时,刚才一直躺在摇椅上的人缓缓坐起,明显能看出,他这一坐起来,包括水中生爷爷在内的那些老人神情都变了变。

    “我……我没看错吧……”水中生揉了揉眼睛,刚才他们没看清楚那位老人。在坐这些老人中,他们虽然有几个感觉眼熟,但是也不认识,只是感觉能跟水中生爷爷平等而坐的绝非一般。

    但是这位他们却认识,因为从小他们上学中就听过无数他的故事,这可是当年开国期间带兵打过仗,还活到如今唯一几个人中的一个,曹老。老人家现在应该有九十多岁了吧,肯定比水中生爷爷年纪大。他当年的位置还不算太高就退下来了,可是现在曹家却是军方绝对的大佬之一,他孙子辈现在都有当到军区副司令员的了。

    “是曹老,真的是曹老,这下这个家伙倒霉了。”易杰也跟水中生一样,先是震惊,随后却是暗自窃喜。因为曹老明显是不太高兴的样子。

    “曹老……年轻人嘛,如果部跟我们一样死气沉沉的,也就不是年轻人了。”虽然曹老也跟在坐这些人平辈论交,但是大家都比他晚一辈,只是他们都认识很多年了,也都习惯。

    但是所有人对于曹老,都发自内心的敬重。

    赵龙自然也认出了曹老,在这群人中这么一看,四哥算是比较年轻的。比他小的没几个,自己记忆如果没错的话,曹老应该是~九一几年出生的,十几岁就参军战斗。算起来应该比四哥大了近三十岁,不过他们却也没刻意去分什么辈分。怪不得四哥对自己如此,原来他们早就有传统,更在意的是不是合胃口,能谈的来。

    “嗯,这次顺路来看看你那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也借着你生日跟大家见见,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喽。你们要是没事,就到京城去看看我吧,至于我的追悼会什么的就没必要去了,我看不到你们,你们去有什么意思。”曹老说着微微抬起手,远处立刻过来几人,搀扶着曹老显然是准备离开。

    “您老活个百岁肯定没问题,等您百岁生日的时候,我们大家一起去给您祝贺。”易四涛知道营老要离开了。

    也有两人上前来说着话,明显能看出来,众人以曹老为首。其次就是易四涛,另外有两三人跟易四涛应该差不多,因为只有他们在此时上来能说上话。甚至连水中生的爷爷,也只能站在一旁。

    至于易杰他们,既兴奋、激动又有些不爽,因为刚才易四涛明显是支持赵龙,帮他说话。什么年轻人有活力,以前自己见过四伯几次,开着跑车带着美女,就被四伯说自己年轻不成熟不稳重。

    现在倒好,心中越想越不平衡,在那很不爽的瞪着赵龙。

    曹老虽然没说什么,那是懒得对这么一个年轻人说什么,不过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易四涛回头冲着赵龙道:“你啊,我们都等你俩多小时了。”

    曹老什么人物,虽然现在易四涛能与之平辈论交,但是他一直非常尊敬曹老的。那是为国家立过赫赫战功,一辈子金戈铁马、戎马一生的老将军。加上之前易四涛一直对赵龙不断夸赞,如今来晚、开着跑车,也不怪曹老不爽。事实上,其他那些老人家们也都很不爽,只是有易四涛在,他们不会那么直接表现出来而已。

    “呵啊……”赵龙苦笑,看着易四涛看向他,他只能苦笑无奈的摊摊手。他也不想,只是一时练功、研究丹鼎忘记了时间而已。曹老他们生气他也能理解,不过就在这曹老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赵龙突然感觉到一股金之气。

    而且这股金之气还是从曹老身体上发出来的,是头部,怎么可能?

    赵龙心中奇怪,忍不住向前迈步。他这一动,突然曹老身边一个扶着曹老的人猛的抬头,一股气势瞬间爆发,一股无形的压力,是赵龙从来没感受过的。

    如果不是经历了跟老师这么久的交流,不是经历这么长时间九转五行炼体术,还有上次老师临时控制自己身体,光是这种压力就会让赵龙选择退避。

    好强,顶级、还是巅峰武道大师,又或者是宗师,太强了。但光凭这个,已经不足以将如今的赵龙镇住,看到赵龙的反应,曹老身边之人也有些意外。

    “曹老,刚才有点事情耽误了,让大家久等了,我在这里先道个歉。只是有件事情我很奇怪,曹老是不是受过伤,还有弹片什么的留在体内?”赵龙顶住这股气势、压力,看向曹老说着。

    “打了几十年的仗,受的伤我自己都记不清了。”蕾老摆了摆手,身边的那人才又收敛气息,瞬间又如同一个普通的中年服务人员一般,平淡无奇。

    “切,想靠这个拉近乎,晚了。”易杰撇了撇嘴,虽然不知道四伯为什么叫他来。不过看到赵龙得罪曹老他很开心,这下这家伙倒霉了。营老戎马一生,打的仗不计其数,谈这种事情作为突破口,笨到家了。

    “这……”赵龙一听,心说自己还真猜对了,他抬起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只是他心中依}日很不解,就算脑袋里边有弹片,弹片也不可能是黄金做的吧,怎么可能拥有金之气呢。

    “是啊,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半个世纪了。”提起这个,曹老还是很有感慨的,不过他的脚步已经迈开准备离开。对于赵龙知道他脑袋中依1日有弹片,也没当回事,毕竟赵龙跟易四涛很熟悉,易四涛早就知道自己因为脑袋有弹片被折磨了多年。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帮你看看,也许能有所帮助。”从刚才就能看出来,曹老情绪不算太稳定。也就是他心态、境界到了,强行压制。这种不稳,是长期痛苦造成的。

    “赵龙,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易四涛一听,立刻露出严肃的神情,曹老的安危可是大事,这个后果没人能承担的起。

    “你是医生?”此刻,旁边又有一位老人询问,曹老身边的人也是同样的看着赵龙。

    “不是。”赵龙摇了摇头道:“但是也许我能帮上一些忙。”

    赵龙回答的很干脆,但是却又无比的自信,静静的看着曹老。

    “关于首长病情关系重大,需要中央批准,首长,需要打针吃药的时候了。“此刻,一位曹老身边专业的医疗人员说着。

    曹老点点头迈步在他们搀扶下向不远处走去,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看向赵龙,却发现赵龙依1日站在那里看着他。

    “我要跟这个年轻人聊聊。”此刻曹老想起易四涛说起赵龙的种种事情,那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几个亿的东西,还有其他神奇的手法。再一想那种疼痛,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首长……”

    “首老……”

    身边的医护人员,还有那名保护他的人,以及其他几名老头也都担心的看向他。

    “去……”曹老看向易四涛,用命令的语气说着。

    既然曹老动了这个心思,就不是其他人所能阻止的。立刻有人抬来轮椅,推着曹老上到楼上房间内,甚至连他身边的医护人员跟保护他的人,都直接让曹老给撵了出去。

    “年轻人,你有什么办法,现在可以说了吧?”曹老缓缓的看向赵龙。

    “我先检查一下看看吧。”赵龙虽然尊敬曹老,不过却无半点畏惧。他手臂重生,连老师那么伟大、牛逼的人物都天天跟他一起聊天,对于其他人他又怎么会有任何畏惧。

    或许就是因为这点随意、淡然,完全没有任何紧张惧怕,让曹老决定看看赵龙有何手段。此时见赵龙说着,直接走到自己身后,手已经在自己头上按了起来,营老心中更是一阵无语,就算易四涛当年年轻气盛不服一切的时候,见到自己也没如此随意吧。自己戎马一生,平时别人见了自己都小心翼翼、心惊胆战的,这个年轻人对待自己跟一个普通老人没区别。

    “怎么会这样?”技了几下,赵龙忍不住震惊的说道。

    (更新了,更新了,有月票得赶快来支援啊!!!)(未完待续)

    第一百章 脑中金之气

    赵龙不是医生,他之所以想要给曹老检查一下,也是因为感受到他身体中的金之气。尤其是脑部的金之气很浓重,他敬重曹老,同时也没有那种畏惧感,才如此一说。

    毕竟让近百岁的老将军等了两个小时,如果能帮他一下,自然要帮。

    但是他这一检查,近距离使用左臂感受的更加清楚。曹老身体竟然有一种缓缓的吸收天地之中金之气的感觉,非常细微,而曹老的身体跟骨骼都很强健。这完全是因为长期被金之气影响,至于曹老的头部,则有一团金之气包裹住。

    “是不是很麻烦?”曹老好像早料到一般:“我二十多岁当将军战斗时候受伤,随后半个多世纪,科技发达,医术进步。各种设备也层出不穷,但是我脑袋中的这个小纪念品,却是总发生变化。让无数人为之头疼,就算有一些特殊人士也不敢碰。”

    菖老早有心理准备,以他的身份,经历了半个多世纪,各种尝试也都试过。

    赵龙此刻却没去听曹老的话,他站在那里盯着曹老的后脑,感受着他脑部那团金之气。

    虽然老师不在,不能直接查探内部,但是赵龙也能猜到一些。

    曹老脑部受创,却引动了他身体某些变化,一个人身体都是五行平衡的。但是曹老体内却金之气旺盛,这让他的身体比一般人好,但同时也让他肺气过旺,而脑部的那丝变化,不断凝聚金之气。虽然非常细微,但是经历了几十年的凝聚,也还是相当可观。

    这造成了他头部剧烈疼痛,事实上他脑部弹片的位置并不是很危险。只是这种变化,让他才变得如此。人体真是}申秘,老师曾经提过,除非是炼丹师通过丹药能做到,否则直接从一些物体中吸收五行之气,别人是没办法做到的。

    但是曹老只是普通人,脑部受创后身体却如此。这金之气虽然不多,而且一边吸收也一边消耗,但毕竟吸收的多一些。

    “您老或许有一些不适应,我先试试吧,彻底治好比较困难,希望能帮您减轻一些痛苦。”赵龙说着,左臂已经按在曹老的头部。

    将他脑部围绕着弹片的金之气稍微吸走一些,避免其影响头部其他地方。有的人身体内就算有弹片,如果在一些特殊位置,不取出来也没任何危害,营老这本该也是如此,但就是因为这特殊的变化,才让曹老几十年来一直被痛苦折磨着。

    赵龙一次也不敢吸收太多,稍微吸收一点,根本部不用释放就已经完全被左臂吸收。

    毕竟赵龙不懂医术,没有老师在旁,所以他还是很小心的,先将周围的一些金之气吸收。

    就像是常头痛的人,突然变成正常一样,曹老就感觉自己沉重的头一下清醒过来。脑子灵活了,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头脑清晰也更加好使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好了……”营老站起,不敢置信的看向赵龙。

    “呼……“赵龙暗自出了口气,总算还有作用。看着曹老震惊的神情,赵龙微微摇头:

    “没完全好,只是能缓解。”

    曹老有些不敢置信,看到他站起来,赵龙也担心这位百岁老人倒下,忙过来要搀扶他。

    曹老却是摆了摆手,自己迈步向前走,虽然还有些颤巍巍,却显得很是有力,精神状态明显好了许多。

    “三哥,那个家伙是谁2阴,这么拽?”看着赵龙跟曹老他们进入里边,水中生靠近易杰小声的询问。这次来算是长了见识了,刚才有几个人问水老他是谁,水老倒也挺高兴的,将他叫过去介绍了一下。

    这让此刻的水中生很是兴奋,此时凑到了易杰身旁,看着易杰气愤不已,于是上前询问。

    “以前有些过节,还让他破坏了我一笔生意。也不知道四伯怎么认识他的……”易杰不爽的说着。

    “三哥你怕什么,你四伯再喜欢他他也不过是个外人而已。而且刚才我听那些人说,他们也感觉这个赵龙太托大、太张扬了,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刚才水中生的爷爷看他跟易杰关系不错,有意无意间说了一句,易四涛并没有子女的话,这顿时让水中生茅塞顿开。

    易杰他们看上去是在争夺易五祥的那点家产,但是真正的大头却在后头,如果他们谁能得到易四涛的看重,那才是真正发达了,只是这种事情也只有水中生他爷爷那种级别的人才能知道。

    “我就是不爽他,他还不配让我……”易杰正说着,突然见到赵龙跟在曹老身边,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曹老走路虽然依1日很缓慢,但是绝对不像刚才必须要人搀扶,很弱的样子。而且精神状态完全不同了,别说是他了,就连他身边那个专业的医疗队的首席医生也都震惊的看着曹老。

    “曹老,你这是……“曹老,你的病好了?”

    “看曹老这精神状态,就算十年前也没这么好啊。“易四涛他们也都围了上去,曹老此刻心情很好的跟众人打着招呼,说话底气也更足了一些。而且到了时间那种痛苦的折磨、疼痛没有袭来,让他多年来的负担跟压力放下,整个人顿感轻松了许多。

    “好小子,你竟然有这一手。”易四涛也看向赵龙说着,他真没想到赵龙竟然有这种手段。

    “哈哈……”瞢老笑道:“小赵可比你们想的厉害,以后我要是再头疼,可就找你了。

    半个多世纪了,从来没如此轻松过。”

    “赵龙,你四哥我过生日,你不会没表示吧?”易四涛没等赵龙说话,突然笑说着,好像是无意的。但是周围这些老家伙们一个个都是人老成精,心中立刻都明白是怎么回事。菖老的身体关系重大,虽然不知道赵龙用什么手段暂时帮菖老解除疼痛,但易四涛却怕赵龙不知深浅大包大揽,到时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他有意岔开,曹老笑看着易四涛,那意思你小子跟我玩这手。易四涛则看向赵龙,全当没看到曹老。

    “期小辈要礼物,你真好意思。”曹老说着,点指易四涛,随后冲着赵龙点点头道:

    “有空到京城去坐坐,刚才我给你的电话就能联系到我。”

    “你们这群老家伙不给我送礼物,我还不能跟我小兄弟要?”易四涛笑说着。

    “四伯,这是您让我买的画,还有这是我父亲给您准备的酒。”此刻一直在旁边的易杰终于有机会说话,忙上前说着。这酒可是比茅台那八十年陈酿还有来头的,加上这幅四伯让自己拍下来的画。这幅画就是这个赵龙弄的,四伯难道也是想以这种方式告诉赵龙,让他以后不要惹自己。

    嗯,有可能,易杰此刻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心中越发开心。

    “嗯。”易四涛点点头,并没去管易杰,目光依1日看着赵龙。因为这几次每次见到赵龙,他总能让自己意想不到、大吃一惊,易四涛现在侄i是很期待他此刻给自己准备的礼物。

    “知道四哥过生日,我特意自己酿了点酒。”赵龙说着,走到车子旁从里边取出一个玻璃瓶子。上边塞着一个木头塞,透过玻i离能清晰的看到里边装的大概有一斤多不到两斤酒的样子。

    易杰~看,差点忍不住笑出来,水中生更是直撇嘴。

    易杰心中暗喜,他以为四伯是什么人呢,自己酿造的小烧,竟然敢拿来。也对,估计他也知道四伯什么都不缺,他拿什么都不行,就算他将全副身家都拿来,四伯都看不上眼,干脆就弄些最低档次的东西,美其名日礼轻情意重。

    这样的话,别人也不好说什么了。

    这也就是四伯的生日,还有曹老这种人物在,还有这么多人在。否则易杰绝对会忍不住出言讽刺的,什么玩意。这就是暴发户跟大家族的区别,狗肉上不了台面,差的远呢。此刻易杰越发的感觉自己刚才的想法对,四伯虽然认识这个赵龙,但是这次特意又让自己拍下画来,又让自己过来,绝对是借此告诉他,以后少惹自己。哼,哼,小样,怕了吧。

    “自己酿的,行,就冲你这番心意,这就比什么都重要。只是你小子也弄个好一点的瓶子,用这种玻璃瓶装酒。”易四涛并不在乎,也很是开心。其他人其实也都是如此,到了他们这种年纪跟程度,多贵重的礼物也很难让他们动心。关键是一份心意,自己酿酒,这份心意已经足够了。

    “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刚酿好这酒,一时来不及,就是拿来给大家喝的。”说着赵龙直接打开瓶塞,顿时一股醇厚醇香的酒味飘散。

    “唰……”原本有说有笑的老头老太太们都定住了,刚才正在跟身边人安排要离开行程的曹老一下停住,缓缓的看向赵龙这边。就像是几天没喝水的人看到杨梅时候一般,此刻只是这酒香之味,就让曹老他们忍不住咽口水。

    “好香……好香啊……”

    “好酒……““怎么可能,这种酒怎么可能是自酿的。”

    “快……快给我倒点……”此刻不知道是谁,最先拿起一个杯子道:“这酒我得先品品。”

    “品什么品,快人士的人了还装,把我的酒虫都勾出来了,我尝尝。”

    …..(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一章 好酒

    这里之人不爱酒的几乎没有,就算现在基本不喝,也都是因为身体。像曹老,那更是无酒不欢,只是因为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家里限制。

    此刻精神状态比他二十年前都好,一闻到这酒味顿时迈不动步了。在其他人争吵的时候,他已经最先过去,其他人要找酒杯的时候,他直接将他身边一个小茶杯拿起来,那茶杯也足有一两半到二两的样子。

    “咕噜……”曹老直接一口喝下。

    “首长,这可不行……”他身边的医生吓的差点晕倒,急忙上前,可惜已经晚了。

    “爽……好酒……”曹老突然大喝一声,大有当年在杀敌之前,敢死冲锋之前大碗喝酒的气势。

    此刻其他人也有喝到的,不像曹老那般,闻其香,品其味。随后那神情,如痴如醉,似进入迷幻之中一般不可自拔。

    “好酒……好酒啊……”

    “从来就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跟这酒一比,之前喝的那些就是白开水嘛……”

    “酒竟然可以到这种感觉,喝下去身体不难受,反倒感觉身体轻快了许多……””对啊……我刚才还担心喝下去我的心脏会出问题,连药都准备好了,结果没事……”

    这些老人像是孩子一般,兴奋的说着,互相之间交流着感觉。看的旁边的易杰跟水中生都傻眼了,易杰捧着宋徽宗的山河图跟那瓶百年陈酿愣在那里,这香味却是让他都不停的吧嗒嘴。自酿的,这家伙到底干什么的,他不是玩古董的吗?

    “好酒,再来……”菖老又让赵龙倒了一杯,这次在旁边那名医生都快哭着请求下,曹老皱着眉头一口喝了三分之一。随后忍不住,第二口又是将酒部喝下去。

    那医生几十岁的人了,但是眼泪都在眼圈,老首长要是真有点什么事情,该怎么交代啊!!!

    “给我也再来一杯。”此时,基本第一轮喝酒的都喝完了,他们刚才都学曹老拿的茶杯。

    “行了、行了……”易四涛一看,忙拦住道:”这是送我的生日礼物,你们看现在就剩下这点了,怎么也得让我留点做纪念吧。”

    “小赵都说这是他自己酿的了,再说生日礼物就是一起分享,你没看那蛋糕都是先给客人吃吗?”

    “对,对…..”

    “老四啊,这可不像你啊,来,再给我来一杯。”曹老已经微微有些醉意,不过身体却并没有不舒服之感。反倒让他体会了多年未曾体会之感,心情越发的舒畅。

    少数为什么要服从多数呢,因为少数干不过多数,易四涛发现情况不对,立刻丢卒保车,自己直接又拿了个茶杯让赵龙给将这两个茶杯都满上,其他的他也就不管了。不过看着赵龙给他们倒,他也是心疼不已啊。

    “好酒……好酒……”曹老是这里喝的最多的,加上多年不喝酒,虽然身体没什么,但是却已经有些晕。此刻拉着赵龙道:“你是好孩子……有冲劲,好……记得给老哥给老哥哥我再酿点,以后……就靠你了……顶住……听到没!!”

    易四涛让自己叫他四哥,赵龙勉强还能接受。一来之前不认识,后来认识也是平辈论交,忘年交吧。但是跟曹老赵龙实在没办法做到这点,只能苦笑,听着曹老随后让自己顶住,冲、及时将涵供应上,他更是无语。

    别说自己了,就连自己的父母从小都是看着曹老的英雄事迹长大的,现在让自己跟曹老平辈论交,赵龙只能苦笑。

    一听曹老这话,其他人也都是眼睛放光,立刻将赵龙围在其中。

    “赵啊,你这酒酿白勺好,我先定一些。”

    “你自己酿的,一次不可能就这么点吧,一会我叫直升机过来,送你回家顺便取点。”

    “小赵,你帮我酿一些,需要什么你尽管说。我名下还有一家上市的酒厂。每年还特意给我供一些酒,可是那玩意跟这根本没法比。”

    “这老小子肯定打其他主意呢,别跟他说,你听我说。“刚才众人对赵龙是冷限旁观,就像是一个长辈在看一个孩子,因为毕竟他是易四涛重视之人。易四涛之前一再讲赵龙的不凡,他们也不可能怎样,但是此刻一热情起来,让赵龙都受不了。被他们围在中间,比被一群敌人囤在中间更痛苦,躲、不能躲,更加不敢用力碰他们。

    易杰跟水中生瞪大眼睛,跟活见鬼一般。

    其实那酒的香味让他们也都咽了不知道多少口水,可有这些人在那,他们哪够资格过去。

    “大家先听我说,听我说……”实在没办法,赵龙只能稍微提高一些声音,看到众人都看向他,赵龙这才道:“我这酿酒之法是我师父所传,只是我学艺未精,他老人家又已经离去。所以我试验了许久,才成功了这么一次,除了这次给四哥拿来的这些,我手中一共还有三斤左右,以后什么时候能酿出来还真没把握。”

    “啊……不行啊……努力,顶住,冲啊,我要一斤。”此刻有人推来轮椅,搀扶着曹老坐下,要推他先进去休息。临走之前,曹老拍着赵龙肩膀来了一句。

    一共三斤,这一下就少了一斤,剩下的众人立刻开始讨论起来该如何分配的事情。

    赵龙话里的“离去”,也是有意让他们误会,这样就避免他们去刨根问底,查询自己老师。至于如何分配,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赵龙好不容易才脱身出来,却又被易四涛拉到一旁。

    “拿出来……”易四涛看着赵龙。

    “四哥,你这话让我有些不明白,拿出什么来啊。”赵龙故作迷糊。

    “少跟我装蒜,你小子肯定还有存货。你是不是想气你四哥,今天可是我过生日,你就这么来给我庆祝生日的,他们都有了,我这没有。”易四涛佯怒的说着。

    “呵呵……”赵龙苦笑:“真是服了您了,好吧,我将剩下的一斤都给四哥。““那你下次还什么时候酿?”曹老才得到一斤,易四涛一听也满意了,随即又想到后续的问题,毕竟酒这东西可是消耗品。

    使用丹鼎炼制这些酒倒是不难,至少不用赵龙费事,只是现阶段还没弄明白原理,也怕左臂反噬。至少要等老师苏醒过来,弄明白之后再说。”时间不好说,不过我保证,只要我酿好了肯定少不了四哥你的。”

    一听这个,易四涛露出笑容,此时他的目光也正看向像是个受气包、没人理的小孩子一般站在那白勺易杰。

    “你给我过来。”易四涛的脸色一沉,易杰立刻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步子缓慢的过去,心说我又没做什么,关我什么事情啊。

    “这是你赵叔,你应该早就认识吧,叫赵叔。”易四涛一瞪易杰。

    “叫他……”易杰手中依1日捧着画跟酒,人却已经傻在那里。虽然旁边那些老人家们都在讨论如何分配酒的事情,但是这个距离他们也都能看到听到,何况水中生也就在那看着。

    “四伯……我……”易杰还想解释一下。

    “嗯……”易四涛脸色变得更加阴沉,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目光跟哼声,代表着他已经很不快。

    一看易四涛真的发火,易杰也打心里害怕,从小他们对易四涛就比对他们父亲更加惧怕。易家到了他们这一代,虽然力量依旧庞大,但是却不像其他家族,有家主跟庞大的体系。这完全是因为,易家曾经出过一次事情,只有易四涛跟易五祥逃出来,随后易四涛凭借个人力量又恢复了易家当日的辉煌。

    易杰他们可清楚,只要四伯一句话,父亲能将他们腿打断,能将他们直接驱逐出易家,能不认他们这个儿子、断绝父子关系。

    “赵……赵……叔……”易杰艰难的叫着。

    好惨啊,水中生此时已经低下头,转头避开,好像完全不知道这边的事情。

    “哼。”易四涛倒有老辈人那种当面教子的架势,冷哼一声道:“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买这幅画吗?就是想让你知道知道,你跟你赵叔之间的差距,让你有机会跟你赵叔道歉。我们易家人丁单薄,却也不要不肖子孙,你大哥、二哥心术不正,你虽然也纨绔了一些,心地勉强还算好,没被彻底污染。只是我看你现在也悬了,包明星、比纨绔、什么你都敢去沾了,是不是?”

    “四伯……”易杰再也不去理会周围有什么人,直接双手捧着画跟酒跪下。

    “我是看你还没陷的太深,不想让你父亲太过伤心,否则你以为我会管你。你赵叔这画什么来历,你应该也知道了吧,你怎么就不好好用脑袋想想。以后跟着你赵叔给我好好学,你父亲那什么狗屁的一年限期、集团股份你都别去管,先学会如何做人,然后再去做事,听没听到?”易四涛一直都很随意、像个普通老人,此刻却显示出其威严的一面。虽然不是武道中人,但是那股气势、威压却依1日无比惊人。

    人之胆、气、势,不是单一的,是将人许多综合东西融合体现出来的。当到一定程度的官员,掌控一定财富的商人,久居上位者的人,武道有成的宗师、甚至先天宗师,都会有各自不同的气势、威压。

    此刻易杰浑身冒汗,就像是刚蒸过桑拿一般,身体的汗水大量流失,感觉口干舌燥。怪不得父亲经常说,千万别惹四伯发火,真的好可怕。

    听易四涛在这训易杰,赵龙心中也暗惊,四哥好厉害的手段。显然他是知道易杰跟自己之间发生的事情,怪不得易杰会买画,但同时也能看出,易四涛对易杰的期望很大,否则也不会如此。

    “四哥,我先回去一趟。”(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二章 嫂子

    古人言,人前教子、背后教妻,随着时间的改变,百家争鸣,什么意见跟说法都有。、但是像易四涛这样的人,更习惯如此。赵龙跟旁边那些老人家不同,所以他还是决定走为上策,不参与四哥教训易杰的事情了。

    “呵呵……”没等易四涛说什么,赵龙已经低声道:“现在这架势,如果我不将酒取来分了,估计他们都得住在你这,到时候给您的酒被喝了我可不管。”

    就算明白是借口,只要这个借口恰当、合适也就足够了。易四涛想了想微微点头没再说什么,赵龙离开之后他则将易杰叫入房中。

    “好吓人。”水中生在那擦着汗,没想到里边竟然有这么多事情。不过转头望着开着跑车离开的赵龙,水中生想想,自己爷爷刚才好像也管他叫小老弟,那自己岂不是要叫他一一赵爷爷!!

    小丹鼎就在赵龙身上,想要取酒不过是分分秒秒的事情,他开车到下边买了几个玻璃瓶。虽然说那些老人家称他暴殄天物、竟然用这种瓶子装这种酒,但对赵龙来说倒是无所谓。不过这样一分出去,他自己倒是真没剩什么了。又随意在下边逛了一下,看时间差不多了赵龙开车上去,当赵龙再次回去的时候,易杰跟水中生已经不见了。

    先暗中将易四涛的酒交给他,随后才拿出剩下的让大家分。这么多人分这点酒,根本分不到什么,不过他们却兴趣很浓,就像是小孩在分糖果一般。酒虽然好,但能让他们如此,更多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到了这种程度,就像是一群好朋友在玩游戏一般。

    “门主、长老……”刚刚接受完治疗,还需要在人搀扶下才能走动的王战虎满脸羞愧,都不敢抬头看上边坐着的人。

    “啪……”此刻在门主下手边第一个座位处,一年约六旬的老者猛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声音响彻整个大厅。

    王战虎一看执法长老发火,身心更是一颤,因为这次他输的太惨了。连他自己醒过来,都感觉到无脸见人,一招,即便一般武道大师也不可能一招将他击败。

    “之前我就说过,这种人就要以雷霆手段镇压,这次我们心意六合门,联合六省三市所有学形意拳分支,肯定引来一些人的反对,这种时候就不能手软,门主,我建议也不用等到后天了,我现在立刻命执法堂的人去将这个赵龙抓来。”聂中祥无比愤怒的说着。

    欧阳丰川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在没服用任何药物帮助下,在没有外力帮助下这个年纪就达到那种程度。

    加上他的头脑,而且正因为有他,自己这几年在心意六合门内自匀实力才如日中天,即便门主都不敢轻视自己的意见跟决定。

    如果不是为了过一到两年让欧阳丰川一举冲击武道大师境界,以心意六合门的力量跟自己的帮助,欧阳丰川现在提升到巅峰武师也部没问题。

    但这次回来,欧阳丰川手臂竟然砸碎,更让他愤怒的竟然是,对方也使用的形意拳。

    “你再说一遍,他真是一招将你击败?”

    此刻孟永华却站起来,有些不相信的盯着王战虎。王战虎可是巅峰武师,这才几天,当初赵龙爆发的力量跟招式威力虽强,但是也只是跟正常的顶级武师相似。

    “嗯……是我……轻敌了!”王战虎的头更低,更加羞愧的要死,这种事情说一遍已经够让人丢脸的了,孟长老怎么还追着问呢。

    “越是如此就越证明此子有问题。”聂中祥瞪了一眼低着头的王战虎,作为一名巅峰武师,再轻敌也不能让对方一招击败啊,你这么多年的拳法都练到狗肚子里去了。

    “门主,绝对不可。之前我已经跟门主提到过,此子身份大不寻常,身上有着重要秘密,有可能在此子身上,真正找到形意拳发扬光大的秘密。再者说,我们也已经发出请帖,这种时候再动手,岂不是失信于人,传出去让别人如何看我们心意六合门,我的意思还是想办法拉拢,此子如此年轻,已经要踏足武道大师境界,其背后的师父很可能是宗师存在,门主还请三思。”孟永华一直反对,否则昨天心意六合门门主马汉仁跟执法长老聂中祥回来后,就已经要动手了。

    “孟长老,别说他小小年纪不可能是武道大师,就算真是一名武道大师又如何。我心意六合门才是形意拳正宗,其他形意拳分支就算有一些奇招、古怪招也不过是旁门左道而已。

    我听说这个小子跟张思雨关系非同一般,而张思雨又跟孟长老关系非同一般,如今孟赵老一再袒护这个赵龙,是否有私心在里边呢?”聂中祥之前为此跟孟永华争论过,但是孟永华也是倔脾气死脑筋,咬死不肯放手,这才让门主决定发请帖。

    孟永华虽然不怎么管门中事情,但是他是门中跟自己、门主同样有希望冲击武道宗师存在的人。一旦能达到武道宗师,一切都变得不同,地位也会变得超然。力量、身体、寿命都会改变。

    “我孟永华做事问心无愧,但你执法长老就未必了吧。欧阳丰川虽然被打碎手臂,但那是当着几百人面前公开比斗。你要是对人下手,别人会如何看我心意六合门。”孟永华站在理上,毫不惧怕,直视聂中祥。

    “那他呢……”聂中祥就因为不在理上,还真站不住脚辩不过这个倔老头,此刻一指王战虎。

    “王战虎,是否是你先出的手,你是否将请帖插入对方匾额之中?”孟永华显然是早有准备。

    ……是……是……”王战虎根本不敢抬头,满身是汗,感觉伤势又加重,有一种喘不过气来之感。

    “你……”聂中祥气的恨不得将王战虎踹飞,随即气愤的就要发飙。

    “好了。”就在此时,心意六合门门主,年纪只有四十不到的马汉仁抬手拦住他们白勺争论:“心意六合门已经发出请帖,一切等他来了再说。”

    孟永华还想再提赵龙懂得形意拳真谛、精髓的事情,想让马汉仁想办法拉拢学习,但马汉仁随即说了一声累了就已经起身离开。在他的心中,也不认为有其他人会比他马家这一支传下来的心意六合拳更加正统。

    “唉……”孟永华见此,不由得轻声叹了口气。

    “哼……”聂中祥冷哼一声,随即看向王战虎:“你,足艮我过来。”

    一日之计在于晨,清晨赵龙带着胖子出去跑了一圈,顺便练了几趟拳,回来后天眼古玩店也开始营业。

    “老大,和平董事长最近打算去台湾跟那里的几位商界大佬合作开发一个新的港口码头,他想送他们一些礼物。这是这几个人的资料,他让我们帮忙筹备,需要多少资金随时跟他们财务联系就可以。”

    “还有,今天早上莫名其妙的收到了七八份委托,包括让我们代理帮忙去拍卖会去买一样东西,甚至连钱都打给我们。真是太神奇了难道电视宣传做慈善的效果这么好,这些人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们赚钱吗?他直接派个手下去将东西拍下来也一样,经过我们肯定得收费啊。”

    胖子回来之后,一边跟赵龙汇报着店里的一些情况,一边非常诧异的看着几个邮件跟银行的通知。早上他已经接连接了不少电话,搞的他现在有些悟。

    赵龙一听顿时明白,这肯定是昨天四哥生日宴会中的那些老人家们干的事情。他们中不喜欢古董、收藏的只有几个,多数都喜欢。现在他们将自己要购买的东西,甚至准备在某个拍卖会上拿下来的东西部交给天限。这种好意,还真是推不了。

    此时正好柳六跟胡老、许老他们也都进来。因为其中一个拍卖会是在伦敦举行,赵龙让柳六帮胖子办护照跟手续,胖子从来没出过国,一听兴奋的都找不到北了。

    柳六、胡老、许老他们面对突然增加这些大单子也很震惊。尤其有几个人他们也听说过,更是怀疑自己看错了。

    “事情现在越来越多,看样子还得找一些人,这件事情柳六你看着办吧。至于这些买家要购买的东西,你也将消息放出去,尽量搜寻。胡老、许老你们二位桃李满天下,要是有合适的人也帮忙介绍过来。”做生意就是要不断变化、最近光是委托去不同国家拍卖会的事情就有三单。

    加上其他事情,光是这几个人可忙不过来了。

    胡老跟许老也都点头答应着,就在此时门突然推开。此刻天限古玩店的所有人都在,那来的一定是顾客,胖子跟柳六已经起身,赵龙则跟胡老、许老他们交流着下一步天眼古玩店的发展。

    “嫂子……”一见来人,胖子顿时大喜,屁颠屁颠的上前恭敬的打着招呼。

    张思雨昨天跟家人经过激烈的谈判,最终还是以悲情牌感动了家人,再次让她留下来当警察。早上整理关于钻地龙、邵雨松他们从栽赃陷害到最终事情败露逃亡的整个案卷,全部整理后还有一些证词需要赵龙签字才行。张思雨想也没想,就直接带着东西赶到天眼古玩,却没想到刚进门胖子就来了这么一声。

    他这一声嫂子,让柳六傻在那里,赵龙跟胡老、许老他们也同时看向他这边。

    “腾……”张思雨顿感血压上升,一下子从脖子红到脸。

    (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三章 还给你!

    “都是自己人,嫂子你随便坐,想喝点什么我给你拿。、你跟老大要是早回来半天就好了,就能赶上拍卖会了,你都不知道咱们天眼举办的慈善拍卖会有多壮观,光是宋徽宗那副山河图就拍出来一个亿。”胖子兴奋的说着。

    “你胡说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将你抓起来。就算你大哥有这个想法,我还不会同意呢。”张思雨毕竟不是一般女孩,虽然心跳加速、被弄得有些脸发烫,可随后立刻反击。

    我靠,这个死胖子,让我躺着都中枪,关我嘛事啊。我啥时候说我有这个想法了,赵龙实在无语,自己在这好好的策划公司发展的事情,竟然也无缘无故的中枪。

    “嘭……”赵龙突然起身,看似轻轻的一抬脚,胖子那三百多斤的身体竟然离地了近半米。

    “哎呦……”胖子惨叫一声。

    “叫什么叫,到旁边屋去站俩小时龙形桩再过来。”毕竟火是胖子惹出来的,加上张思雨也是女孩,又刚刚跟自己一起经历过生死。

    一想到张思雨当时不顾生死,张开双手用身体拼命的去接自己,赵龙也就没办法反击她了。”张警官,你来古玩店应该不是挑选古董的吧,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赵龙随即露出淡淡笑容,就像是招待一位上门的客人一般。

    赵龙一句话拉开彼此的关系,保持了距离。张思雨的心突然一颤,难道自己刚才的话说重了,不过他也真是的,一个大男人的连这种玩笑都开不起。都怨那个死胖子,没事乱叫什么。

    “这里有几份文件你看一下,都需要你签字。”张恩雨说着将文件交给赵龙,突然道:

    “刚才跟胖子开个玩笑,你一个大男人的,不会连这个都承受不了吧。如果你真对我有意思,我不介意你来追求我,不过目前为止我还只是将你当威一个好哥们。”

    “啊……哦…………”胖子走到那屋,却留个门缝正在偷听,听到张思雨如此直接说,他也很是意外。”咳……”胡老喝茶不小心呛到了一下,连连咳嗽了几声。许老则拿过一枚钱币,用放大镜正在那看着,柳六想了想也已经悄无声息的移动到胖子那边。

    “好,等我想追你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赵龙笑着点头,随即拿起笔来看了一眼,唰唰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啊……啊……”出了天眼古玩店,张思雨很快加快脚步,一直上了车关了车门,张思雨突然大喊了两声。随后急忙取出瓶子,取出一颗丹药服下之后才缓和一些。自己今天怎么了,怎么当着那么多人面,在店里跟赵龙说那种话呢。

    接下来的一天里,整个天眼古玩店的气氛都很特别,胡老、许老、胖子、柳六的表情也都很奇怪。赵龙也懒得理他们,催着柳六又帮忙购买到了一块价值一百三十万的奇楠,随后他又自己去买了两块市价在百万左右的红宝石。这样一来他手上的钱已经只剩下两百万左右了。之所以买奇楠跟红宝石带在身上,就是因为上次的事情给赵龙的启发。虽然上次是因为生死关头,孤注一掷才会如此。但是也让他明白,两种相生的五行之力产生的效果。

    这次的奇楠跟红宝石都相当于上次的六分之一左右,虽然现在老师已经不在,但是自己也得准备一些后手。如果这两种力量爆发,赵龙倒还是有信心压制住的。毕竟自己现在的力量,比跟钻地龙战斗时候提升了足有一倍有余。

    这是老师沉睡、休息后自己面临的第一次大战。赵龙从下午就离开天眼古玩店,一直在自己用拳头砸出来的练功的地方待着。站桩、练拳,静静的休息、回想这一路走来所经历的战斗。

    清晨在普通人还在梦乡的时候,赵龙已经开着他的ssc来到了心意六合门前。这次门口站着的是四名普通弟子,当看到赵龙那辆超跑ssc的时候,也都是眼睛发直。

    “竟然是他,是赵龙,快点通知……“当从ssc中看到赵龙下来,立刻有人激动的跑了进去。显然,当日赵龙跟欧阳丰川的战斗他们也都在旁。

    虽然练武之人起的早,但是这个时候能起来的还是少数,知道这个消息后心意六合门内立刻热闹起来。

    孟永华起的倒是很早,正在打拳,接到这个消息不由莞尔,这个赵龙到底在搞什么,天色刚亮他就来了。但是想想,请帖只写了今天,并没写具体时间,赵龙就算是过了十二点立刻过来也正常。

    “就他一个人?”马汉仁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询问。

    “师父,连三师兄都不是他的对手,看来只有让护法出手才行了。“此刻有两个弟子,正在帮着聂中祥换衣服,帮他拿一些东西。因为这是老式的那种建筑,房间里边虽然有洗漱间,但是院子中也有,这些人多数习惯在院子中。

    在心意六合门中,能达到武师境界就是弟子中的精英,就算普通弟子达到武师境界也有机会拜长老甚至门主为师,有机会学习更强的招式。

    如果有机会达到武道大师,就已经不再是一般弟子,就会成为心意六合门中的护法。至于长老则都是要达到巅峰武师才可以,能成为长老之人都是有机会冲击宗师境界的存在,是心意六合门中真正的高层。

    “去叫你子渊大师兄来。”聂子渊是聂中祥收养的义子,也是心意六合门现在的大师兄。原本这次聂中祥回来,就打算让聂子渊脱离普通弟子,成为心意六合门的护法。自己两个儿子都成为护法,亲生儿子甚至有可能在未来三年内成为长老。每想到此,他就很是骄傲。

    孟永华最先赶到大厅,这是一个足有四五百平米的巨大大厅,是心意六合门的正厅。

    “你叫赵龙是吧,我上次见过你。我叫孟永华,是心意六合门的长老,你这来的也太早了吧。”孟永华之前就想跟赵龙拉近关系,还拜托张思雨,只是张思雨根本就没提。如果她知道赵龙今天竟然二次来心意六合门,她一定会阻止。

    “早上车少。”赵龙淡淡说着,只是他这个回答让孟永华很是无语。

    足足十几分钟后,心意六合门的人才都出来。但马汉仁却并没出来,他已经让人交代,这次的事情由聂中祥跟孟永华二人处置。其实马汉仁就在后边,坐在沙发上通过摄像头看着整个大厅里的情况。

    轻轻端起刚刚沏好的咖啡,马汉仁静静的看着屏幕中的赵龙。凭他这么个年轻人,还不够资格让自己出面,如果他背后那个神秘的师父出现倒是还勉强够资格。其实让两个长老出面已经高抬他了,正常来说有两名武道大师境界的护法出面就足以了。只是对这件事情上,孟永华跟聂中祥备持意见。

    心意六合门逐渐没落,自己父亲辈的时候,门主、长老中的佼佼者还都是宗师境界,到了现在就连自己这个门主都还没达到宗师境界。悲哀啊,没落的还不只是他们一家,其他门派也都遇到如此尴尬局面,除了那些神秘的几个家族。如倪家、曹家、陈家他们这些神秘的家族。只是这些家族却不是自己小小的心意六合门可比的,就算是当年马家的祖先,那位据说已经达到先天宗师境界的人物,也都不敢去惹那些神秘的家族。

    不过还好,他们也不轻易插手一般事情。

    马汉仁喝了口咖啡,不再去想这些,静静的看着。

    “赵龙,你言语侮我心意六合门,还打伤我的弟子,甚至还很可能偷学我心意六合门的招式,你怎么解释?”门主位置上空着,聂中祥跟孟永华对面而坐,聂中祥一坐下立刻发飙。

    “聂长老,说话注意点。我可没听赵龙说过侮辱我心意六合门的话,至于欧阳丰川的事情我当时也在旁,这些我已经跟你说过了。”

    孟永华毫不退让。

    “孟长老……”聂中祥这个气2阐,这个家伙怎么总跟自己作对。

    咦,自己认识他吗?赵龙倒是很意外,自己还没等说话,先有人帮自己说话了,而且听那话里的意思,为了这件事情竟然早就争吵过。

    “你弄错了。”赵龙淡淡道:“我来这不是来给你解释什么的,你也不是法官,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果然是什么样的师父教出什么样的徒弟,我这次来就是告诉你们,如果输不起呢,就明说,想耍流氓跟无袖昵也直接点。

    别闲着没事就跑去发请帖,你以为我很闲吗,很有空来你们这吗?还有,我今天是来将这个还给你们的。”

    “嗖……”赵龙直接将那请帖一甩,瞬间请帖飞出,直接插在大殿之中那心意六合门的牌匾中,而且直接深入其中,只有一小点露出。

    …,,”足有三秒钟死一般的寂静,随后孟永华、聂中祥身边的几名护法,还有其他一些上百名站在两排壮威的弟子都怒了,有几个人直接跳出来就要冲上去。

    此刻的情景,真的打起来,绝对会闹出人命!!(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四章 强硬的爆发

    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丈,别人都欺负上门了,赵龙也绝对不会服软。!激起众怒虽然危险,但赵龙也全然不惧,如果他们想倚仗人多,那自己就算不如此,他们也依旧有理由。

    当然,赵龙来之前倒是没想到有孟永华帮自己说话。但这也不重要,赵龙已经决定这么做。即便今天被抬出这心意六合门,也绝不后悔。

    “嘭……”聂中祥也同时拍案而起。

    “站住,你们要干什么。”突然,孟永华猛然之间爆发,瞬间声音刺耳惊人,将所有人都镇住,也让他们一下子清醒了一些。

    “孟长老,此人如此挑衅、你难道还想为他说话吗?”聂中祥目光冷冷的望着孟永华,已经准备翻脸,毕竟他是执法长老,孟永华在门内权力毕竟不足。

    “来吧,如果你们怕找不到一个借口,我现在给你们。这是还给你们的,你们约我来心意六合门,不就是想玩这种把戏吗?我现在不是宗师更不是先天宗师。如果我要是那丹道中人,你们估计连个屁都不敢放。我既然没一个人灭了你们一个门派的力量,你们弟子不行,就可以找护法,护法不行就找长老,长老不行还有门主跟太上长老,来口嗣。”突然,赵龙猛的大喝一声。

    瞬间左臂猛的向地下一按,凌空一道火劲瞬间直接顺着左臂轰击而出。这是赵龙刚刚暗中刚吸收了一颗红宝石的火之气,并没有多强,混合赵龙左臂推动的二重劲的力量,产生一道红色的掌影直接拍到了地面之上。

    “轰……”地面那大理石砖直接被轰碎,但是却并没有碎石炸开,只有几块大一点的飞出去,小一点的竟然都直接被那股火之气融掉。

    “嘭……”身在后边看着大屏幕的马汉仁杯子直接掉落地上,人也猛的站了起来。内气外放,隔空伤人,这是只有宗师才能做到的。

    不只是如此,还有那股火红的光芒,那是什么力量……此刻马汉仁有些后悔自己怎么没在现场,他毕竟已经是接近宗师境界的巅峰武道大师。

    现在他全力运转之下,护体的气劲已经能凝如实质,形成一层如同铠甲一般的存在。这除了自身的内劲,其实也融人了不同的一些属性,到了这种程度,对于天地之间的力量也有了微妙的感应。他们凝聚保护身体的那层如铠甲一般的气劲,其实已经多少开始融人天地之间不同的五行之气。

    只是他们融的很缓慢,练的也很慢,就像聂中祥经过近二十年才达到巅峰。在这二十年间,他也慢慢的吸收了不少火之气,当然、吸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