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只手遮天第33部分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淌缮硖迥芰Φ牧俳绲阋惨丫畈欢嗔耍鹚滴按蟆11频奈颐惶嵝涯悖飧郧安煌孀拍懔a吭銮浚俜5淌傻幕埃愕奈o找簿驮酱螅牖庖簿驮侥选!崩鲜o匀欢杂谡粤罱灰笫奔涞男蘖端俣群苁遣宦狻?br />

    而赵龙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在忙其他的事情,在他看来那就是不务正业。

    “呵呵……”赵龙苦笑道:“老师,如果你能给我提供源源不断的修炼资源,保证我身边人的安全不用我担心这些事情,我肯定一门心思的修炼,直到彻底掌控左臂。我现在毕竟是一穷二白,一切都是从头开始,能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我现在这也算是磨刀不误砍柴工。”

    老师却并不以为然:“早就告诉你了,实战的过程中就可以得到资源,练功、实战再练功,其他的根本不用管。”

    老师所谓的实战就能解决一切就是练功之后就去抢夺资源,要抢夺资源就要战斗,这样既解决了实战的问题又解决了资源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和逻辑赵龙跟老师也争辩过,现在他也不想过多争辩什么。

    “磨刀不误砍柴工,还是有足够强大的经济实力才行,否则到了最后说不定就惹得天怒人怨,无数人追杀呢。”赵龙不想再争辩这些,随口说一句就想将话题转回到左臂吞噬危机上,但让赵龙意外的是,赵龙随意的一句话,却突然让很是激动、不满赵龙方法的老师陷入沉默。

    “老师……老师……”赵龙脑海中轻声呼唤老师,心中很是奇怪。

    “伟大、牛逼的我在想事情,不想死的话就尽快找时间沉下心来让自己的力量达到武道宗师境界。”说完,老师的声音已经消失。

    赵龙再呼唤老师,却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这是老师不想跟外界有联系时候的表现。

    赵龙心中暗自奇怪,突然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难道……老师当年就曾经被人追杀过。

    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以老师经常鼓励自己的修炼方式跟做事方式,如果真那么去做的话,最终绝对会引来无数人的追杀。虽然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但有些表面规矩还是要遵守,哪怕是对付敌人,背后什么手段都可以,但是明面上也还是要顾及一些规则。

    心中想着这些事情,赵龙渐渐的开始运转体内的一丝火之气慢慢的修炼九转五行炼体术,长时间的使用酒龙炼丹鼎炼丹的过程中。

    不断的使用火之气,赵龙就有意识的吸收一些土之气在身体之中。火生土,时间长了赵龙的九转五行炼体术之土之气已经非常接近第二转第八次炼体。

    虽然在这飞机上不能突破,但赵龙却也没放过这时间,缓慢的运转为后边突破做准备。

    从冰城下了飞机开车还要三个小时才能到赵龙的老家林安县城,林安县是一个拥有十几万人口的大县。赵龙他们下了飞机就已经有一辆豪华的商务车过来接他们,这是庞寿天安排的人。早在赵龙跟庞寿天提起让他保护家人的事情后,庞寿天就提过他八卦掌一门在冰城也有一个分部。

    虽然八卦掌一门说是不能跟徐家那等家族相提并论,但由此也能看出来,他们发展的已经很大。

    早上的飞机,下午两点多的时候赵龙跟庞寿天已经回到林安县,一进县城赵龙就有一种无比熟悉、亲切的感觉,笑着跟庞寿天介绍起周围的一些东西。

    虽然变化很大,但是总体格局倒是没变,只是楼多了一些,甚至能偶尔见到一些高层。

    当车子开到赵龙所指的地方,只见这里已经不再是赵龙所说的平房,周围都已经是竣工的楼房,而赵龙家里原来住的地方也已经变成了刚刚建好的小区。

    外边寒风凛冽,赵龙却没什么感觉,已经动迁了吗?自己竟然不知道。天此时有些暗,虽然不到三点天却已经有些黑,天空中已经飘着雪花,但是因为快要过年的原因,道路上的人依旧很多,这个楼房显然已经竣工,有不少人已经住在里边。

    “二玲,咱家是回迁还是搬家了,你这个臭丫头,也不跟哥说一声。”赵龙站在那看了足有两三分钟,才取出电话给小妹拨了过去。

    “呜呜……哥……你……你回来了……”

    电话那边无比惊讶,随口带着哭腔说着。

    赵龙的心一紧,以他现在的力量跟耳力,以及对人的了解,二玲的声音是喜极而泣还是哭泣他很容易分辨。

    “二玲,别急,告诉哥出什么事情了,你在哪?”

    (出门了好多天,终于回家了,昨天北京雷雨,在机场待了近十个小时之后才回到家,好痛苦啊!有推荐票的朋友们,来几张推荐票提提神吧!!)

    (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六章 父亲被欺负住院

    原本正站在赵龙身旁,欣赏的看着周围飘雪的庞寿天也是一惊,他答应赵龙的就是保护他的家人,难道已经出事了?

    以庞寿天宗师境界的力量,如果他愿意的话,就算别人隔着几十米他也能听清楚电话里的声音。。当然,刚才赵龙打电话他有意控制没去听,但是赵龙的话他却是听着,心中已经忍不住提起力量听怎么回事。

    “哥,你回来就好了,呜……爸在医院,他不让我给你打电话……说怕影响你……”电话那边,二玲带着哭腔无比委屈的说着。

    “别哭,哥就在咱家老宅这里,在哪家医院,什么地方?”赵龙说着已经直接钻进车里,庞寿天也跟着钻进车里。

    赵龙声音很稳,但是在他上车车开动之后,赵龙刚才站过的地方,地面那层雪却已经完全融化。周围足有十几米的范围内,再次飘落下来自勺雪都融化,随后是一阵炸响声,就如同那铁块加热后又遇冷炸开一般。地面上的砖块都已经碎裂,那是赵龙刚才听到小妹二玲哭泣声音时候外泄的火之气造威的效果。

    人生在世,父母生养之恩大于天,两个妹妹更是赵龙的心头肉。从小疼着、护着,赵龙自己学习好,别人不招惹他他也不惹什么事情,以前打架多数都是为了两个妹妹打的。

    那天吕墨林激怒赵龙的话语就是对付他的家人,听到二玲的话,赵龙第一反应就是火蝎教其他人难道也这么无耻,无胆直接找自己,到直接绑架自己家人,担心、愤怒,不知觉的就造成这种情况。

    “只要不是被火蝎教的人抓走就好,如果是生病的话,可以转到海城或者京城。”虽然赵龙没有大喊、没有发怒甚至挂了电话后没发出任何声音,但是庞寿天这位武道宗师都感觉到一丝压迫之感。心中暗自吃惊,就算是一般武道宗师全力以赴释放威压也不可能给自己这种感觉。

    “嗯。”赵龙答应了一声,随后沉声道:

    “先到医院看看再说,我这个做儿子的实在不孝,毕业之后一直也没再回来过。”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你这个年纪能想这么多已经不错了。我当年一心只顾修炼,再回头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武道之路更是孤单。”庞寿天被赵龙所感染,也忍不住轻叹一声。

    林安县医院,住院部四楼401病房。

    “咳……咳……谁让你们告诉大龙的,咳……”这是一个四人间的病房,在最里边一个脸色苍白、白头发多黑头发少的老者正剧烈的咳嗽着。

    “孩子不都说了吗?不是她们告诉的,大龙都已经到咱们老宅了才打的电话……”在老人身旁,一个年级看起来五十多岁的中年妇人,正帮着老人拍着后背。

    大龙是赵龙自勺小名,家里长辈一直都这么叫着,年纪不过五十五岁的父亲如今老威这样,已经来到门口的赵龙脚步一下停住。透过窗户看着里边,心中无比酸楚。

    赵龙的父亲赵建民今年才不过五十五,母亲刘淑珍今年也不过才五十三岁,但是他们看起来比实际年龄都大了不少,苍老了许多。而站在窗前眼中含着泪,一副很委屈摸样的两个穿着朴素,打扮、模样却一模一样的小美女,正是赵龙的两个妹妹,大玲赵佳玲、二玲赵燕玲。

    “咳……咳……”赵建民又接连咳嗽了一会,才2嵩过一口气来,脸色越发的难看:“回来了也好,不过你们都听好了,不许跟大龙说家里的事情,大龙这些年在外边拼搏养这个家已经不容易了,家里的事情不能让他再跟着操心了。”

    “可他们就是欺负人嘛……”二玲很委屈很不甘的说着。

    “别说了,听爸的。”大玲拉了一下二玲的衣角低声道:“告诉哥又有什么用,这也不是小时候我们被人欺负,哥可以帮我们打架就能解决的,没权没势,受欺负也只能忍着。”

    双胞胎,样子、打扮一模一样,但是神情跟对事情的看法却完全不同,二玲依1日很是不甘心的嘟着嘴。她心中哥哥是万能的,她一直坚信只要哥哥回来就能解决问题。

    “唉……”刘淑珍一边给老老伴轻轻抚着后背一边轻声叹道:“算了,老头子你不想让大龙跟着惹麻烦,也就别争了,我们斗不过他们的。”

    这个四人病房只有两边躺着病人,赵建民在里边,最外边则是一个二十八九岁的人。一边打着点滴,一边半躺在那里看着一份杂志,眼睛却不时的看一眼赵建民他们一家四口这边,不时的微微摇摇头,无权无势受到欺压之时除了哭泣又能如何口阔。

    老爷子还是这样,还统一口径不让自己知道,从小到大因为自己学习成绩一直很好,老爷子就不断的跟家里甚至亲戚说这种话。什么事情都不让自己操心甚至不想让自己分心,现在还是如此。

    “爸、妈……”看到他们不再说话,赵龙推门走了进来。

    “哥……哥……”

    “大龙……”

    一见赵龙回来,大玲、二玲都兴奋的跑过来,母亲则已经是含泪在眼中,欣慰、幸福的看着赵龙。至于父亲刚想咳嗽,想强忍着,一下子将自己的脸色憋得涨红。

    “长这么高了,快考大学了吧……”赵龙用手揉着大玲、二玲的头说着。

    “讨厌了,人家的发型……”二玲开心的晃着头想摆脱赵龙的手掌。

    赵龙笑着拍了拍她,迈步走到了强行憋着不咳嗽的父亲面前,伸手在父亲背部轻轻拍着。

    “爸,这样会很难受的,我已经长大了,以后支撑这个家庭的事情可以交给我了。”赵龙的手拍的力量不轻不重,正正好好,而且带着一股木之气渗入其中。父亲早年在工厂受过伤,身子一直不好,做不了重体力活,又没有什么其他技能,所以家里条件一直不好。

    赵龙木之气输入父亲身体同时,也用力量将父亲淤积的一些旧伤震开,这样一来父亲的脸色很快就好了许多,神情也舒缓、舒服了许多。

    “我还没死呢,你还是先解决你自己的事情吧,你结了婚有的是责任要你去担当的。”

    赵建民依1日很是固执的说着,随后看向刘淑珍:“我这老毛病了没什么事情,你赶快带着大龙回家,给他煮碗面,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看着说话中气足了许多的老头子,刘淑珍仔细打量了一下,难道是因为儿子回来了,老头子的脸色都好许多了。

    庞寿天并没跟赵龙一起进来,赵龙看着固执的老爷子,心中无奈的摇头。他也没当面揭穿跟询问,直接笑着拉着大玲二玲道:“行,我正好也累了,先回去吃点东西回来再来照看你,妈你就留在这陪爸吧,让大玲二玲给我做面吃,这两个丫头不说她们现在已经篡了妈的权了吗?这两年都是她们做饭,我倒是要尝尝她们吹没吹牛。”

    “面条太小意思了,我暑假可是在饭店打过工的,做大厨问题都不大。”二玲骄傲的说着。

    “不要看我,我负责准备跟打扫战场的。”大玲看到赵龙看向她,立刻说着。

    看着赵龙跟两个妹妹说笑着离开,一旁床上躺着输液看杂志的人推了推眼镜,嘴角微微撇了一下,心说这个孩子也太大咧咧了吧,家里出这么大事情他竟然看不出来,父亲住院,他回来后竟然直接回去,之前这家人还将这个儿子夸到天上,那个小丫头还总说他哥哥如何如何,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个不懂事的年轻人,估计也就是学习好点的书呆子。

    这个人的病情不严重,又是在机关工作的,他只是普通感冒,来这里打针也只是为了能全部报销。这些天也都听明白了八九分,感觉到这个赵建民的儿子有些太大咧咧的同时,又替他们感觉到庆幸。如果真的不知天高地厚继续斗下去,他们可就惨了,他们还不知道背后真正的人是谁呢,这里边的水深着呢。

    “哇,哥,这是你租的车吗?比网上说的明星保姆车还酷……”出了林安县医院,二玲一进车里立刻就被这车的豪华所震惊。

    大玲也很震惊:“什么明星保姆车,这是顶级商务车,我在网上看过,这车最少得上千万。”

    虽然是双胞胎姐妹,但性格却完全不同。

    这辆车确实不一般,这也是赵龙当初感叹八卦掌一门实力够强的原因,外表看起来很不起眼,甚至看起来像是一个中型面包车一般,里边却是空间巨大,就算是六七个人在里边开par七y都没问题。

    “咣……”赵龙直接将车门关上,上千万的车因为赵龙关车门这一下竟然晃动了一下。

    原本正有些兴奋的大玲跟二玲一下子都感觉到不对,两人立刻小心的看着赵龙。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赵龙坐到了她们两人的对面,脸色已经变得极其阴沉的看着她们两人。

    “大哥,你怎么了,什么怎么回事啊?”

    大玲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二玲则吐了吐舌头,正好她这个动作也被刚说完话的大玲看到。

    “哦,是你。”大玲一指二玲。

    “哪有啦?”二玲很委屈道:“我只是说爸住院了,然后哭了两声,我可没说爸是被人欺负住院的。”

    “大玲,你心限倒是越来越多了,那就你来说吧。”虽然二玲更好突破,也很想说的样子,但是赵龙并没去询问二玲。而是凝视大玲,不知不觉中赵龙堪比中级武道宗师的气势已经散发出来。

    大玲虽然心机重一些,但是面对赵龙这种气势,也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手甚至不自觉的拉着二玲的手:“哥……”

    大玲的声音也有些变了,眼中也带着泪,很害怕的看着赵龙,她还从来没看到赵龙如此一面,没感受到如此大的压力,心中惊慌不已。

    “哥你干嘛啊……”二玲不管那么多,立刻不干了。

    “呼……”赵龙长出一口气,他刚才那并非是有意的,如果是有意之下两个妹妹早受不了了。即便是无意间发火的气势,也足够她们受的,赵龙长出一口气缓缓控制住自身的气势。

    “大玲,你是姐姐,还是你来说。”父亲的性格赵龙了解,一切不想让自己分心,什么都想自己承担,对于大玲、二玲也是如此。就算大玲、二玲在家知道一些情况,估计也不太多,至少二玲知道的事情肯定很表面,而大玲则心思较重,想的比较多,她了解的应该更多一些。

    (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就要这套!

    大玲再怎么有心,年纪、经验、阅历也都在那,跟赵龙比差得太远,在赵龙目光的注视下她终于开口说了起来。、

    “去年的时候咱家那里开始动迁,原本一切都还算很正常,当时还有一些邻居联合起来想晚搬走点,多跟开发商要点钱。不过咱爸跟咱妈却不做那种事情,咱家搬的是最早的,早早的就签订了合同出去租房子住了。咱家也在五楼要了一套不到六十平米的两室一厅的房子,爸原本还挺开心,一直嘟囔着,没想到这辈子还能住到楼房。”

    “当时我就跟爸说不能搬的那么快,人家后搬走的那些比我们要的都多,我们是一平方米换一平方米,后来搬走的是一平方米换一点五平方米,最后两家是一平方米换两平方米才搬的。年初的时候哥你又寄来一笔钱,当时的房价也不是很贵,一平方米才一千五百多,这还是最近两年涨起来的,前年咱们这的房价才一平方米不到八百。”

    赵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大玲时于房价、经济上的这些事情显然非常关注,就如同刚才她能大概说出这辆车多少钱一般。而就在大玲说着的时候,二玲则不时的好奇的拿起车中的一些东西摆弄着。

    “哥你一次汇来那么多钱,爸好几天都睡不好觉,正好那几天去看房子。在最好的位置有一栋面积比较大的,足有一百六十平米的房子,四室两厅的一个房子。当时我们学校正好不少学生出去租房子都比较困难,我就跟爸说大城市的学生公寓,如果一百六十平米的房子,除了自己家人住之外,可以弄成女生学生公寓的话,可以多住七八个人,每个月每人一百块钱都可以收七八百块,如果妈再给他们做饭收一些伙食费的话就能赚更多了。”

    自己家这个位置原本是比较偏僻的,不过距离大玲二玲他们上的县高中很近,在大城市已经很普通的事情,在县城能想到的却并不多,赵龙听了都暗自点头。

    说到这里,大玲的神情也带着一丝得意,不过随即却是一黯。

    “没想到这却惹来麻烦,爸当时听了也很开心,全家人都同意了。于是就交了钱换了一个四楼最好位置的一百六十平米的房子。等了快一年的时间,爸每天晚上吃完饭都会到房子周围转悠一圈,坐在那抽几根烟才回来,结果就在前几天要交房子的时候,开发商突然告诉我们,我们的那间房子已经卖给别人了,爸跟他们争论好久,最后被气得老毛病发作住进了医院。”

    “一房多卖?”赵龙一听也是怒火上涌,当初给家里汇了十几万块钱,当时只告诉家里是销售的年终奖金,当时虽然手里边也不差钱,但是也没敢一次给家里太多。怕的就是父母一时难以接受,当时琢磨着这十几万块钱足够家里缓解一下了,当时赵龙也提到让父母换个房子。

    “不知道,不过好像不是,我特意找一些朋友问了,他们说是有其他人看好我们家的房子,然后他们就找个理由,说我们最开始搬迁的时候作假,量面积的时候有问题。我们家当时是搬的最早的,而且是他们说多少是多少的,现在他们竟然还说有问题,摆明就是欺负人嘛。”大玲很是气愤道:“最可气的是,这些人还说什么全款退给我们,这一年来咱们林安县的房价跟坐火箭一样,一年多就从一千五百多涨到了两千四百多,甚至有些地方达到了三千块钱的高价。同样的地方,那些钱连一百平米的房子都买不到了,更可气的是,我听说买我们房子的人就是以我们当初定房子的价格买的房子。”

    “最可气的是,爸跟他们争论,最后他们差点让人打爸。”二玲此刻也在一旁补充道:

    “哥,他们还威胁说,如果我们再闹的话,就连房款都别想退回来,爸这才被气得犯病住进医院。””好、好、好。”赵龙接连说了三个好,当时听二玲哭泣,听父亲被入欺负赵龙就奇怪。虽然父亲很固执,在家里又很有家长威势,但在外边却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从来不跟别人争什么,大玲说的没锚啊,越老实越欺负啊。

    如果当初搬迁时候家里就要死要活,当钉子户死活跟他们闹,估计他们现在也不敢这样,这是摆明了欺负自己父亲是老实人,好欺负。如果不是自己正好回来,父亲最终也只能无奈的选择忍气吞声,最终只能拿回那笔购房款,到其他地方买一个小一点的房子。

    “哥,当时我就说去找二宝哥收拾他们,可是爸不让。哥你回来了,二宝哥最听你的,你找他一起去,看那个崔经理还敢不敢说再去闹就找人打我们。”二玲在一旁挥舞着小拳头,一副准备跟着赵龙一起去打架的样子。

    二宝是赵龙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没上大学,高中念了两年就开始在社会上混了。他爸是林安县的警察局副局长,所以他这些年听说混的也相当不错,当初赵龙跟人打架,他肯定冲在最前面。

    “哼。”听二玲提起二宝,大玲立刻气哼了一声。

    “你找过二宝?”赵龙立刻听出这里边味道有些不对,再一想大玲的个性跟父亲可不同,立刻猜到了一些。

    “还二宝呢,他就是个熊包,哥你上学的时候他倒是挺仗义,拍着胸脯说帮着你照顾家里人,好像多仗义似的。之前出事我去找过他,他跟施舍一样说要借我钱,让他帮忙他就支支吾吾的扯别的。”大玲很是气愤的说着。

    “去刚才我们停车的那片新开发小区。”

    赵龙点了点头,也没再说别的。毕竟已经好多年没见了。这个他听一下也没说别的,现在不是管这个事情的时候,直接按通了跟前面司机通话按钮,通知他开车。

    “二宝哥不会那样的,哥,你一个人去不行的,那些家伙很凶的。”二玲一听赵龙要去,立刻担心的说着。

    大玲也忙道:“哥,还是先回住的地方,想想其他办法吧,最少先将钱要回来之后再说,我已经将这几次足艮他们见面的录音都保存了,还有一些照片,包括当初签的合约的原件跟复印件,复印件我一直带着呢,我正想等钱要回来将这些发到网上呢。”

    大玲跟二玲同样的年纪,都才上高三不到二十岁,几年没见大玲感觉她不太像一个一般的高中生,但是此时听到大玲的话又是一阵欣慰。大玲的变化,也有更多是无奈在里边。

    可以想象,这段时间家里人所受的委屈。

    “剩下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哥来解决。”赵龙说着按了旁边一个酒柜,里边除了好酒之外还有几种香槟,赵龙取出一瓶来给她们两人喝。

    看着那精致弹出来的酒柜,大玲跟二玲都是瞪大眼睛,无比新奇、好奇。

    县城本来就没多大,他们这边刚喝了没几口,就已经到了原来赵龙住的地方,此时的福源三区。下了车顺着大玲指的方向,赵龙一眼就看到了在一旁楼角挂着福源三区销售处的一个牌子,同时也挂着福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牌子。

    庞寿天刚才赵龙从病房出来的时候,已经传音给他,让他留在医院,这点小事赵龙还没当回事。

    “哗啦……哗啦……崔经理手气就是好,一会可得请客。”

    “哈哈……你们几个小子,今天晚上在林源市大老板请客,你们想黑我可黑不到。”

    推开门进去,一个六十多平米的房间之内,墙壁之上挂着平面示意图,中间则有几个模型,旁边有一套桌椅,另外一个角落则有四个人正在那打着麻将。这里完全没有大城市售楼处宽敞、明亮、豪华的气势,更加没有美丽的售楼小姐,有的只是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伙在那打牌。

    “嘎吱……”赵龙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赵龙推门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叼着烟,年纪四十上下的人转头看了一眼:“干啥的?”

    “买房子。”赵龙笑着走到那个做得很差的模型面前看了一眼,至于大玲跟二玲则在门口正用手捂着鼻子,皱着眉头并没有跟着立刻进来。

    “墙上没插旗的是还有的,自己看看,想要哪套说一声,现在我们福源开发的房子可紧俏着呢,再不买可就没了。等等,我还没抓牌呢。”那个人一边打着牌一边说着。

    “四楼、正房、一百六的。”赵龙很干脆的说着。

    “哈哈……那可没有了,我胡了……”那人说着,兴奋的将牌推倒,不再去理会赵龙,伸手去跟其他人要钱。

    此时那个叫崔经理的三十多岁的男子好像听出有些不对劲来,不由得想起最近几天的事情,转头看了过去。看到赵龙顿时有一种很眼熟的感觉,当看到在门口张望的大玲二玲的时候,那个崔经理立刻明白怎么回事。

    “我就要这套了。”此时赵龙也在墙壁上找到了自己家买的那间房子,三号楼401室,他直接用手指在上边一按,上边原本插着的一个小红旗被赵龙手指直接碾碎。”哗啦……”那个崔经理直接将牌一推都推到桌子中猛的站起身来:“小子,你是那个赵老头的什么人吧?这里是福源房地产开发公司,你要是再来胡闹,你那二十多万块钱一分你都别想要回去。”

    (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八章 谁来都没用

    “呵呵……”赵龙淡淡笑着转身看向这个崔经理:“我本来就没打算往回要,我有合同在手,我要的只是房子,现在已经过了交钥匙的时间了,钥匙呢?”

    “崔哥,这怎么了,找茬的?”

    “崔经理,你说吧,怎么办?”

    刚才跟那崔经理玩牌的三人也都站了起来,一个个的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人。、qunaben、这崔经理看到赵龙直接伸手,他不由得笑了,他崔友才当初也混过十几年,大牢也进去过几次,在市里边别人听到他的名字都给几分面子。到了这小县城,倒是谁都敢跟他叫板了,这就是干正行的不爽之处,好在还是跟着大老板干开发,不用像干其他买卖跟别人陪着笑脸。

    “我们福源公司是正规公司,你不服气可以去法院起诉,你现在在这胡搅蛮缠,小心我对你不客气。”崔友才一指外边:“有多远给我滚多远,穷山恶水出刁民,小地方的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连你们县里领导见了本经理都客客气气的,就凭你也敢跟我来找事。”

    赵龙手一抬,直接一把抓住那崔经理的手指。

    “你是不是就用这根手指点着我父亲的头说他是老不死的,说要不是看他年纪大了,快要死了,就宜接将他扔出去,是不是?”赵龙在来的路上,也听大玲跟二玲讲了许多事情。

    虽然他们并没直接打父亲,但那也是因为父亲一直只是跟他们讲理,没做其他行动,就是如此也几次将父亲推了出来,甚至于这个崔经理点着父亲脑门说了许多难听的话。

    赵龙虽然离开县城几年,但是还是很清楚的,小地方的开发商很多就是那些大混混。而他们的手下,原本可能就是一群小混混,他们都有一些黑背景,这些家伙本来就没什么好东西,真正做买卖的哪有这样说话的。

    “啊……我的手……我的手……”赵龙一用力,那个崔经理原本还想抽出来,想反抗,但是随后就立刻痛苦的叫着。赵龙虽然没直接将他手掰断,却已经几乎到了极限,疼的他惨叫不止。

    “操,找事的……”

    “干他……”

    那三个人已经直接抡起旁边的椅子,也有拿起放在麻将桌上的啤酒瓶就砸向赵龙的。

    “啊……哥小心……”

    “哥,加油……”

    门口的大玲二玲一看,也都大喊着,只不过大玲是担心,二玲则是无比兴奋,握着小拳头喊着,在她的心中哥哥打架从来就没输过。

    “嘭……嘭……嘭……”他们根本没接近赵龙身旁,连怎么回事都没弄明白,已经飞了出去,至于那个崔经理已经疼的跪了下去。

    “钥匙呢?”赵龙冷冷的看着这个崔经理。

    “轻点……轻点……我是福源集团的入,我们大老板是林源市酋富,你要是敢动我的话,你死定了……”虽然疼的不行,但这崔友才并没有像一般人那般只是喊疼,最先想到的还是出言威胁,搬出自己背后的靠山来。在他看来,赵老头这个儿子即便再能打也不过是个愣头青,在权、钱面前这种个人的武力根本不算什么。

    “大玲、二玲,你们先回车里待一会,让司机将车子开到一旁。”赵龙回头看向正在看热闹的大玲跟二玲,二玲显然不愿意,小鼻子刚一翘,赵龙的目光却是一严,神情也变得不容抗拒。在赵龙不容置疑的气势下,大玲跟二玲很不情愿的回到了车上。

    “你现在放了我,你还有机会,如果你以为仅凭你个人这点武力就想在我们福源公司面前撒野,那你可找锚地方了。我告诉你,你要是再嚣张的话到时候就不只你有麻烦,连你的家人都有麻烦……”见赵龙让他两个妹妹离开,崔友才也感觉手指不是疼的那么厉害,还以为赵龙惧了呢。在林源这块地头上,谁不知道林源首富黑白通吃、手眼通天,崔友才已经在琢磨等这事过了之后该如何收拾这个愣头青。不废了他一手一脚,根本消不了自己这口气。

    “咔嚓……”赵龙什么都没说,手微微用力,直接将崔友才点指父亲、点指自己的那根手指给掰断。

    “口阿……”赵龙一松手,疼的崔友才捂着手在地上打滚,他可没有火蝎教那些人那么彪悍,剧烈的疼痛让他几次要晕死过去,而看着自己那被掰断的手指他更是无比恐惧。

    “钥匙。”赵龙什么都没多说,脚已经踩在了崔友才另外一条手臂上。

    “啊……啊……我的手……啊……”疼的浑身大汗,眼泪、鼻涕全出来的崔友才努力想抽出手来,却根本做不到。再抬头看着赵龙,他心中猛的一凉,他现在绝对相信下句话回答的不满意这个家伙就将自己的手臂踩断。这是老板身边才有的那种高人,那种真正的武功高手。这群混蛋王八蛋,他们不是说这个赵建民老头的儿子是个书呆子,怎么没人跟自己说过他是武功高手。

    “有……有……我这就有钥匙,还有两套钥匙不在我的手里,在邱华手里。他是你们林安县的人,是林安县县长李兆义的小舅子。”

    最开始那股钻心的疼痛过去,虽然现在依旧疼的要命,但是更大的恐惧笼罩让崔友才趴在地上抬头小心观察着赵龙脸色,他有意提起邱华跟李兆义。就算这个愣头青不知道自己这条过江猛龙,总该认识地头蛇吧,何况还抬出他们县长李兆义来。

    “叫他带着钥匙过来。”赵龙这次就是要将这些家伙都揪出来,赵龙不是那种什么都不顾的愣头青,事实上他考虑事情还是非常周全的,只是现在不论从哪方面来说,一个县长跟一仗着县长势力欺负自己家人的家伙,赵龙还真没当回事。

    “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我也是无奈的,我只是一个开发商他可是你们林安县县长李兆义的小舅子,都是他让我这么做的。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我的手……”崔友才一看赵龙根本没什么反应,心中暗自叫苦不堪,真的碰到什么都不顾的愣头青了。还是那种学过功夫的愣头青,在他们道上现在也都有规矩,轻易不要正面去惹小孩。

    所谓的小孩就是那些年纪十三四到二十多岁的家伙,容易冲动什么都不顾的愣头青,这种人根本不考虑后果。他不会去想你的背景跟势力,林源市原来几个很牛逼的大混混,就因为喝酒的时候跟几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吵起来,还没等他们亮明身份,那些小孩掏出刀来就捅死了他们三人,重伤五人。

    而现在那些老大做事也喜欢用这些半大孩子,不顾后果,敢下手,稍微给点好处就什么都做。在崔友才眼中,赵龙虽然年纪不小,但也是这个范畴里边的人,所以他忙将邱华搬出来。死道友不死贫道,管他后面如何先将邱华弄来再说,他是地头蛇,总比自己好一些。虽然自己老板在林源势力很强,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0嗣。

    “操你妈的邱华,都是你害的,非要抢占赵老头家的房子。现在你他妈的立刻给我滚过来,他儿子回来要钥匙来了,哎呦,我的手都被打断了,我操你妈的邱华,都是你害的,你个王八蛋,我只是负责卖房子的,都他妈你害得……“赵龙抬起脚来,崔友才立刻颤抖的给邱华将电话打过去,电话刚一通崔友才立刻骂了起来。一来是推卸责任,避免赵龙再下狠手,他现在是真的怕了。另外一方面也是暗中提醒邱华,让这个家伙有点准备过来。

    “哗啦……”在一个巨大的澡堂之中,正搂着两个只穿着比基尼美女泡澡的邱华猛的站了起来,邱华刚三十出头,身体还算是结实。

    “邱哥、怎么了……“邱哥,出什么事情了……池子中还有几个人,这些人都是身上纹着各种纹身,也都是林安县有名的一些混混,现在都已经跟在邱华屁股后边。这年代,混的再好没钱不行,想活的好没权不行,以前邱华不过是个开台球厅的小老板,后来他姐姐嫁给了李兆义他才逐渐起来的。

    “我操……”听着电话那边已经挂断,邱华怒骂了一声,直接从里边起身道:”都他妈的给我找人,竟然敢在林安县跟我叫板,我看他是活腻歪了。都他妈的快点。1在福源房地产开发公司售楼处街对面的商务车中,大玲跟二玲正透过玻璃看着外边,从外边看这商务车是漆黑的车门,事实上从里边却能清晰的看到外边所有的情况。

    “姐,你看我没说错吧,只要哥一回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二玲手中拿着一杯香槟,从车中的小冰箱中取出一些冰块,开心的加入其中。

    大玲却是眉头紧锁,对于妹妹这种没心没肺的想法很是无奈。

    “你动动脑子好不好,现在也不是我们上学时候,打完一架就算了,最多找找家长就行了,这根本不是打架能解决的事情,也不知道哥哥怎么想的。”虽然大玲一直很悲观,认为这件事情很困难,但是一直以来哥哥都是她的偶像,哥哥办事从来不会如此的,就算打人都是让对方家长来道歉的那种人,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真是因为愤怒,还是在外边变了,这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啊,只会将事情闹得更大。

    “哥肯定早就想好办法了,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二玲很有信心的点着头说着。

    “啊……”正当大玲有些头疼妹妹这种不理性思考的盲目崇拜的想法的时候,突然听到二玲惊叫一声。

    “姐快报警,坏事了……..:玲指着外边,大玲也看过去,只见外边二十几个人都是手里拎着钢管、砍刀冲向了售房处。

    大玲想去开门,却发现门已经锁住了,二玲此时也去帮助。

    “这个破门,怎么开不开了……”

    “开门……”大玲想起哥哥按的通话器,立刻联系驾驶座位上的司机。

    “刚才赵老板打过电话通知我,让两位在车里待着,不用下去。”坐在司机位置上的人早得到了赵龙的通知,说完已经结束通话。

    在福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售楼处里边,当看到邱华领着二十几人冲进来的时候,一直靠在角落里边的崔友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就是他……”崔友才猛的一指赵龙,神情露出狰狞、狠辣的神情:“废了他……….这两年自从姐夫李兆义当上县长,邱华在林安已经是一大霸主,而崔友才跟他关系也非常好。何况崔友才背后还有林源首富,还有一个大靠山,打崔友才不就等于打自己的脸,还想跟自己要钥匙,简直他妈的找死。所以邱华带着人进来,二话不说就让人动手。

    “给我砍,砍死了我负责……“邱华手里也拿着刀,直接一指赵龙。

    一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邱华带来的人就都已经躺在了地上。这次赵龙下手比刚才更狠。看他们拿着刀砍人的样子就知道,这种事情他们常做,所以赵龙直接将他们的手全部打断,地上二十多人捂着手臂在地上嚎叫。

    “啊……”崔友才张大嘴,靠着墙壁一下子瘫软下去。

    赵龙此刻正握着邱华拿着刀的手腕,邱华此时已经完全傻在那里,他刚才抬起来指向赵龙的刀还没放下,他带来的人就都被打倒。这还不算,每个人持着凶器的手臂都被打断。

    “钥匙。”对于赵龙现在来说,打倒他们再多也没有任何感觉,冷冷的无比坚定的看着邱华。”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姐夫是县长李兆义,你敢动我……”邱华有些心虚,颤声说着。

    “完了……”瘫软在一旁的崔友才眼睛一闭,握着自己被掰断的手指。

    “0上嚓……”赵龙手一用力,邱华握着刀的手腕也直接被捏碎。

    “啪……”这次赵龙根本没给邱华叫出来的机会,直接抬手一巴掌将他打飞了出去,而且还正撞到了瘫软在那的崔友才的身上。崔友才直接被撞得背过气去,胸口肋骨也直接被撞断了几根。

    “钥匙。”五分钟后,赵龙看着刚刚清醒过来的邱华,冷冷的说着。

    (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九章 暴怒的县长

    李兆义接到老婆电话的时候正在开会,最开始他直接将电话挂断,有什么事情给秘书打电话都不懂。、可是随后电话又不依不饶的响起,李兆义跟旁边的人说了一声,走出去接了电话。

    “没告诉过你吗?我上班的时候轻易不要打这个电话。”李兆义很是不爽的说着。

    但是随后他的脸色就是一变,电话那边传来了他老婆的哭声,说什么自己小舅子被人家打断了手臂,还有其他二十多人一起被人打断手臂囚禁在福源房地产开发公司售楼处,连崔友才也都断了手指。

    虽然断断续续,不过李兆义听后也有些不敢相信,难道在这小小的林安县还出了恐怖分子不成,竟然劫持人质,打伤几十人,这种事情就算在全省都是大事。最重要的是,受伤的不单有自己小舅子,还有崔友才,那可是林源首富在林安县的代表。

    李兆义也急了,让人准备车的同时,一个电话也已经给警察局打了过去。

    包力军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刚下班到家,他正在看着报纸,听完情况直接快步走到楼下。

    他家住的是一栋二层小楼,是包力军的儿子包鲍前几年赚钱盖的。

    “爸……”光着膀子正在网上玩游戏的包鲍看父亲突然进来,忙起身。

    “大龙是不是回来了,你有没有跟他联系?”包力军面色阴沉,负责多年刑侦的他一旦脸色沉下来还是非常具有威慑力的。

    “龙哥回来了,我不知道啊,上次联系还是几个月前,他说他在海城开了一家古董店。”包鲍就是大玲口中的二宝,他有个大哥在五岁时候掉河里淹死了,后来才有的他。家里一直拿他当宝一样,他的小名就叫做二宝。

    “爸,出什么事了?”二宝也在社会上混这么多年,还很少见父亲如此,立刻反应过来道:“是不是龙哥出什么事情了?”

    “嗯。”包力军道:“我现在要立刻赶去福源房地产开发公司售楼处,赵龙回来了,而且还将李兆义的小舅子邱华跟崔友才他们二十几人打威重伤,现在人都在里边,李兆义非常愤怒。局长现在去省里开会,他直接点名我带人过去。”

    包力军说着已经向外走去,包鲍一听连衣服都顾不上穿,直接跟在包力军身后冲了出来。

    “爸……一定是因为房子的事情,上次大玲来找过我的,爸,你可一定要想办法帮龙哥,他走的时候托付我让我帮忙照顾他家人,可是我也没帮上什么忙。邱华那混蛋干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爸你也知道的……”包鲍已经急了。

    “如果事情真的闹得这么严重的话,我也无能为力,我的情况你也知道。算了,我尽力吧,我尽快赶过去,避免事态继续恶化。”包力军说着快步向外走去,同时嘴里嘟囔道:

    “不应该啊,赵龙这小子做事很稳重的,怎么会如此冲动呢。”

    在包力军的印象中,赵龙做事一向都是谋而后动,以前就算他带着包鲍跟别人打架,都能提早将一切准备好,让对方承担一切责任,还帮了包鲍许多次,甚至还救过包鲍一次。难道出去几年,变了?包力军想不明白,现在也只能尽快赶过去了。

    包鲍在后边随便抓起一件衣服,跟着也冲了出去,门口停着一辆老款的桑塔纳,一发动起来声音巨大,包鲍也开着赶了过去。

    这世界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后来邱华他们那么大动静的带人冲进去,当警察赶到的时候,这周围早已经围了许多人。有一些胆子大的甚至已经到窗户边看了几眼,所以现在周围围观的那些人都在互相传着里边的情况。

    “没错,应该是赵建民的儿子,地上被打倒了几十人……”

    “这是怎么了……”

    “还能有什么,还不是因为房子,我就说他们这么干旱晚遭天谴,你看报应来了吧。”

    “该,活该,我们家原来买的是八十多平米的房子,结果建好了就只给一个五十多的。”

    “你那算什么啊,听说有十几户都跟老赵家一样,直接退钱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不断的议论着,而此时赶来的警车也越来越多,将周围都封锁起来,周围的路口跟门口都是警车。

    “里边的情况怎么样?”包力军也很快赶来,立刻询问情况,当听手下将里边的情况描述之后包力军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爸,让我进去……”此时包鲍也跟来。

    “这没你的事情,给我滚一边去,将他带走,闲杂人不得靠近。”一看包鲍就要冲进去,包力军脸色一沉立刻命令手下将人带走。

    他是一步一步干起来的,二十几年下来,在警察系统威望非常之高。尤其是刑警队这些人,都是他亲手带出来的。

    看着人将儿子带走,包力军心中暗叹一声,这种时候、闹得这么大,又岂是你小子能插手的。只是让他想不明白,赵龙一个人怎么能将持着凶器的二十几人都打倒,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

    “我是林安县警察局常务副局长包力军,我……”包力军已经走上前去,隐隐的透过窗户他已经看到站在里边的赵龙,非常容易认,因为里边站着的人只有一个,看起来跟以前变化不大,只是好像又高了一些,结实了一些。

    “在我跟他们的事情没解决完之前,我还不想跟其他任何人谈。”赵龙头部没回的说着。

    刚才他让那个邱华也打了一个电话,他给谁打电话赵龙并不关心,赵龙的目的就是将事情彻底闹开、闹大。他就是要看看,这件事情到底都牵扯到了谁,自己家的房子到底在谁手里,从刚才那邱华的反应来看,房子也不在他手中。

    在对面街上的商务车里,大玲跟二玲早已经没了力气,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外边越来越大的场面。虽然看不到此刻里边的哥哥,但是大玲却能感受到哥哥的怒火,当他将情况跟哥哥说后,发现哥哥异常的平静,当时她还有些奇怪,难道哥哥听了不气愤,此刻她才知道,哥哥的怒火有多大。

    哥哥在父亲面前的平静,在自己跟妹妹面前的淡定,在他平静跟淡定之下是如同要喷发的火山一般的怒火。哥哥显然是要将事情彻底的闹大,现在这局面已经是大玲想都不敢想的了。

    “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说,不要伤害人质,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包力军在门口看着站在那里的赵龙,将该说的程序上的话都说完。

    在这个过程中,他却不断的在观察着赵龙,发现赵龙没有一点变动,没受外边的任何影响。包力军越想越感觉这里边不对劲,超乎寻常的力量,加上有意想将事情闹大,他这是有意如此啊。为什么呢,难道他早有打算,或者他早有准备,有什么后手?

    正在包力军想着的时候,李兆义也带着人赶了过来。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还不进去将人给我抓起来。”李兆义一过来,立刻黑着脸对包力军训斥起来。包力军是以前李兆义老对手的亲信,当年包力军是代警察局长,没少给李兆义上眼药,自从李兆义当上县长之后,包力军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李县长,现在里边情况不明,有包括您小舅子在内近三十人在里边。如果此时贸然冲进去,万一有个什么意外,这个责任谁来负责?”包力军也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要不是他没什么大毛病,李兆义早拿下他了。虽然凭借根基跟人脉留在警局,但是现在也被边缘化了,所以包力军也完全不客气的顶了回去,再坏又能如何。

    “你……”李兆义被气得不行,缓了一下才道:“你身为警局现在最高领导,我命令你立刻拿出解决方案来。”

    “上报上级、收集资料、跟对方沟通,等待机会。”包力军的回答很干脆,却跟李兆义想要的答案完全不同,可包力军的话也挑不出错来,这让李兆义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姐夫……呜呜……你让我姐将他家的钥匙还给他们吧,我受不了了,疼死我了…………”就在此时,窗户突然打开,里面传来邱华痛苦凄惨的叫声。

    “那不是李县长的小舅子邱华吗?””除了他还有谁,活该啊,我家房子就是被他换到其他地方的。”

    “包力军,立刻给我抓人,让你的人进去将这个歹徒给我制服,必要的时候可以将其击毙…………”李兆义此刻再也忍不住了,指着包力军大喝着。

    (未完待续)

    第一百八十章 事情越闹越大

    包力军看着里边,这个赵龙到底想将事情闹得多大,他到底想干什么,他到底有什么倚仗?凭借以前对赵龙的了解,包力军越发的感觉这里边有问题,想到赵龙以前还救过自己儿子的性命。!又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包力军心一横决定赌一把,赌输了大不了提早病退或者被调到一个更清闲的岗位。

    反正现在被李兆义打压,也好不到哪去,自己现在一切都是按照规章办事,他也挑不出自己大毛病来。

    “李县长,警察口的事情你不了解,你这样胡乱指挥很可能会造成重大问题跟责任的。

    你这个命令请恕我不能执行,我已经向市里边请示,我这边也会尽量做资料搜集,想办法跟对方沟通……”包力军心中有了决定,直接将李兆义顶了回去,自从李兆义当上县长这几年,被他打压的连大气都喘不了一口,今天包力军说出这番话后,心中这个畅快。

    “你……你……好……”李兆义气的不行:“好你个包力军,你竟然不服从领导,我现在就撒了你的职。”

    “我已经将情况通报给市局,市局也同意我目前的方法。”包力军此时也刚接了一个电话,毫不示弱的说着。对李兆义想撤他的话根本当做没听到。

    而李兆义此时才发现,周围那些刑警队的人根本不听他的指挥,此刻他恨不得将童讯掐死。将他弄上警察局局长位置两年,警察局竟然还在包力军的掌控中。

    “立刻给市里边打电话,请求特警支援。”这两年打败老对手当上县长,李兆义以为他已经将林安县一切都掌控,现在才发现还差的很远。

    林安县距离林源市走高速路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而特警大队队长跟李兆义关系非同一般,他们又都是林源市苗市长的嫡系。李兆义打完电话之后心中已经暗下决定,这次事情之后,无论如何也要彻底将包力军整死,竟然敢当众顶撞自己,不听自己的命令。

    林源市市委书记乔秉一的办公室,年纪还不到四十的乔秉一正是春风得意之时,三十六岁当上了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就算是在一些红色家族中他也算是成长比较快的。现在家族中已经将他作为主要后继力量培养,最近正在帮他活动,省里有一位副省长就要退了。

    乔秉一手中端着一杯茶水,站在窗边看着对面的政府办公楼,刚才秘书刚刚跟他说了林安县发生的一件事情。

    “书记,这李兆义是茁市长全力推上去的,最近又提议他去开发区任副主任,现在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要怎样收场。”秘书声音中也带着喜色的说着。

    乔秉一也很是开心:“这么简单的局面都掌控不住,当了两年的县长连警察局部控制不住,这种得力干将,哈哈……”

    秘书听了也陪着笑,因为苗瀚允曾经公开夸奖过李兆义是得力干将。

    就在此时,乔秉一的私人电话晌起,秘书非常聪明的退了出去,因为这个电话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一般都是乔秉一私人比较重要的事情才会用这个电话。

    “林哥,你还记得我啊,自从你调到秘密部门,我可找你一年多都找不到人了。”看一看这个电话号码,乔秉一很是开心的说着。

    “我现在的身份,不太方便跟你们地方上的人接触。”电话那边低声说着,随即道:

    “你现在是林源市市委书记吧?”

    “对啊,怎么,有什么事?”乔秉一神情一正,也听出有些问题。

    “林安应该是你们下属的县吧,那里应该出了一些事情。”

    “果然不愧是秘密部门的,这你都知道了,一个年轻人热血上涌,不过应该很快就能解决,这些都是政府那边的事情,我也只是听到一点。”虽然伤了不少人,但这种事情乔秉一也知道只要不出人命,苗瀚允很容易就能按下来,只是开发区副主任这个位置还有林安县县长这个位置恐怕就要换换人了。

    那边显然也听出乔秉一幸灾乐祸的意思,沉声道:“你最好尽快控制事态,那位小祖宗如果真将事情闹大了,到时候你也会有麻烦。”

    “小祖宗……”乔秉一一听也是一愣,他也让人调查了赵龙的家里,普通人啊。乔秉一沉声道:“林哥,这小子难道有什么背景?”

    “他背后有一群老爷子。”

    老爷子,乔秉一一听就是一愣,除了自己爷爷那种级别的人会被他们称为老爷子,别人还够资格威为林哥嘴里的老爷子?

    好像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电话那边道:

    “是你爷爷跟我爷爷的老首长。

    “不会吧,/哥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一下……”乔秉一也慌了。

    “再说连我都有麻烦了,我只能说到这了。”说完,电话已经挂断。

    “你这个县长是怎么当的,连这么点小事都控制不住,一个县长连自己治下的警察局长都指挥不动,你还好意思跟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