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只手遮天第50部分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嗡嗡…………”仇纲灵魂力量恢复,赵龙感受到手上的刀发出呜叫,赵龙松手之下刀已经回到了仇纲灵魂之内,随后渐渐的消失。

    将这战刀融入灵魂之后,仇纲的恢复速度也快了不少,随后赵龙帮助之下,仇纲的灵魂终于回到了身体。

    只是回到身体之后,他的情况比之木七也好不到哪去。

    “谢……谢……”看着赵龙,仇纲声音微颤,随后看向后赶来之人。

    “先带将军去基地,让将军好好休息。”

    来人是仇纲结拜二哥,钱粮,也是他们中的军师,原本一直在策划其他事情,知道将军府出事后全速赶来。看到仇纲看向张野跟鹰武尸体方向,钱粮长长吸气控制住情绪道:“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至少你还活着,这对咱们兄弟来说比什么都重要,你活着我们的希望就没灭。”

    看着人抬仇纲上飞机,木七也跟了上去后,钱粮突然转身冲着赵龙直接跪下,头直接重重的磕了下去。

    赵龙左手一抬,瞬间一股力量在钱粮的面前凝聚,挡住了他马上要接触地面的头,赵龙看着他:“你是想通过这一拜来还清恩情呢,还是想让自己心里舒服一点呢?”

    钱粮缓缓抬头看向赵龙:“我知道这不能解决任何事情,但我却想拜下去,算是抒发一下我自己心里的情绪吧,我们仇家军永远记住您的恩情。”

    这个钱粮也是个有趣的人,赵龙也不再阻止,心意一动力量消失:“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你就拜吧。”

    赵龙不阻止了,钱粮重重磕了几个头,随后起身道:”您请,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方再谈。”

    钱粮是他们拜把兄弟中的老二,也是军师型的人物,赵龙坐上其中一架直升飞机,目光特意看向了外边正在帮张野、鹰武收尸的人。

    钱粮非常聪明,赵龙刚看过去,他已经道:“我们兄弟八人结拜,谁都可以为对方去死,但是如果我们所有人都死了,只要八弟还能活着,那我们的希望就还在。八弟不死,我们死得其所。如果今天不是您出手,我会采用更极端的方式来拦截他们,绐八弟创造逃生的机会。”

    “看你们这架势,好像早就做好了面对先天武道宗师这种超级高手的准备了。”不论是仇纲将军府的布置,还是仇纲、木七他们拼命的东西,还有钱粮拼命的准备都表示他们准备不是一天两天了,好像随时要拼命一般。

    (未完待续)

    第二百六十七章 阴阳老祖

    钱粮不置可否,只是感叹道:“还是有差距,我们拼尽一切,多年准备也只是让他们两人其中一人受伤,而您却能瞬间击杀一人。、”

    之前就感觉他们是有故事、有秘密的人,但是赵龙也并没想太了解,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说的秘密。但是现在看来,他们的故事跟秘密还真是非同一般,这钱粮思维缜密,做事也是不择手段的人,想从他这了解到什么事不太可能了。

    在钱粮感叹赵龙力量够强的时候,赵龙自己却并不满意,如果今天自己已经是先天武道宗师的话,绝对能将雷狂战也留下。先天武道宗师对于普通人来说,一生恐怕都很难有机会遇到,可一旦你达到这个层次,你就会发现还是有这样一批人。他们都是几十岁到上百岁,基本常年修炼不出。

    现在赵龙的敌人都已经是这个层次,他越发的感觉到自己必须尽快提升,现在自己是隐藏身份,一旦身份被揭露,要对自己下手的敌人会暴增。就算是丰本家族那边,如果不是军方将其几大太上长老重创,恐怕也早找上门来了。

    力量,自己需要更强的力量,虽然自己提升的已经够快,但是现在显然距离自己的目标依1日很远。要想让雪儿、思雨他们能不受其他力量影响,那自己就要有足够的力量,到时候自己要站在他们的身前,将所有障碍都清除。

    还要彻底控制住自己的左臂,让老师能够重见天日,恢复记忆。

    仅仅足艮钱粮说了几句话,赵龙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加上自己心潮澎湃,也就没再足艮钱粮多说其他的话。

    钱粮看到赵龙不想说话,他想了想试探的开口:“有件事情想……“我将丹瑞杀了,你既然是仇家军的军师,你自己看着办吧。”赵龙没兴趣跟着钱粮猜谜斗智,所以他刚要开口赵龙直接一句话将他挡回去,‘随后闭目养神。他已经记下了那记忆晶石上的矿石分布,只是那个图的部分很简单,还需要具体的精确的地图跟大量的人员帮忙定位,这样的话才行。

    钱粮一听两眼放光,兴奋的抱拳冲着赵龙一拜,随后立刻在直升飞机上开始下达各种命令。这种军事命令他显然不怕赵龙听到,这不像他们之间的那些秘密。

    直升飞机降落在一个山谷中,随后有车辆将他们接走。狡兔尚有三窟,仇纲经营这么多年,藏身的地方多不胜数,一旦他真的躲起来了,就算先天武道宗师找不到人也无可奈何。

    而他们躲在深山之中发布命令,下边有几万人为他服务,你先天武道宗师也不敢肆无忌惮的屠杀,否则总会有人出面管的。

    那钱粮真的很是特别,就像是冷血动物一般,知道了丹瑞死之后就跟打了鸡血一般的在布置战斗,‘将仇纲、木t他们安排到了一个隐秘据点之后就什么都不再去管。

    反倒是仇纲稍微清醒一些,就让入请赵龙过去,这里到处都是四通八达的山洞,内部像是迷宫一般。

    看着木七失去的手臂,赵龙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这么好运,手臂断了还能重生,还能有这么多奇遇。手臂断了,包扎好之后木七依1日站在一旁,跟之前一样,跟仇纲形影不离。

    之前赵龙帮他灵魂回归身体的时候,也帮他输入一些木之气,而这仇纲似乎也有一些手殷,此刻比之前已经好了许多。

    “一直还不知道您的名字,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如今我跟木七的性命都为您所救,俗套点叫您一声恩公吧,这样有个称呼也好说话,恩公请坐。”仇纲此时没了之前那种年轻将军的风采1,反倒显得很是凝重。

    赵龙坐到一旁,淡淡一笑:“称呼不重要,至于救你更多的是因为我们还是合作伙伴,你不用想其他的,如果你认为需要报恩,我马上就给你这个机会。”

    “恩公请说?”两人都是痛快之人,没那么多废话。

    “我需要对丹瑞、你跟法诺之间的那座山脉的具体一些数据、尤其是某些地方坐标的定位,这需要大量的人员跟卫星配合才行。卫星的事情我可以解决,但是人员就得你帮忙了,好在现在丹瑞已经被我所杀,你们之间战乱一起,倒是也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没问题。”仇纲直接点头答应道:“这件事情我会立刻让人去办,这只是小事,我知道恩公你们要做的都是大事,徐家足艮雷家连先天武道宗师都出来了,这里最少也是一个老祖级别的丹道存在的遗迹,又或者有什么惊世资源,否则不会如此。”

    “呵呵…………”赵龙笑了:“早就看出你不是一般人,你既然开口谈这个话题了,那肯定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了。”

    这仇纲跟他的几个拜把兄弟都很不一般,跟他们接触多了,尤其是经历这次事情之后赵龙才发现,之前外边对他们的资料有很大问题。只是如果他们不说,赵龙也没兴趣多打探,只要他们不是对自己不利就行了。

    仇纲似乎早做了什么决定:“我是有事想求恩公,如果恩公能相助的话,我们兄弟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恩公btj包括我们的生命。”

    表面上看仇纲只有一万多军队,事实上他已经有近三万人的军队,随时可以武装起来。

    这次如果吞并丹瑞的地盘成功,哪怕只是吞并一部分,他的势力也将会暴涨,加上他的财力以及以前隐藏的人脉、资源,这还真是一笔庞大的数字。如果有人支持,未来仇纲成为跟罕沓达一样的人物也说不定,那等于控制一个国家,就算是徐家、雷家那种家族的家主听到这话都会动心。

    赵龙听了也动心了,毕竟仇纲他们兄弟可都不弱。就算张野、鹰武已经死去,木七跟仇纲身上都备有一件中品灵器,两入联手如果碰到一般先天武道宗师都有的一战,还有他手下宗师境界高手至少有近十人之多,还有几万军队,不动心才有病呢。

    但越是动心,赵龙越是冷静:“说清楚了再谈价格,我不喜欢糊里糊涂,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

    永远不要为利益冲昏头脑,这点赵龙还是能做到的,有的时候他或许会拼命,但是那也是要看情况的。而不是没头苍蝇一般,不管好坏只管往前冲。

    “这是我们最大的秘密,如果这个秘密泄露出去,也许我们都会引来灭顶之灾。但是恩公救了我们,还杀了丹瑞,我这条命本来就是恩公所救,说了也没什么的。我们兄弟并不是外人所知道的那样,在外边打拼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包括我们之间的冲突,我们之前帮派势力的合并,其实都是假的,都是为了骗人的。”

    果然,让自己猜到了。

    仇纲继续道:“我、张野、鹰武还有我大哥石百川我们原本部是一个人的弟子。这个人当时就已经是老祖级别人物,能称为老祖级别的人物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就像是神木教的青木老祖,他们或许没有徐家、雷家那么强大雄厚的背景,但是他们却已经达到了武道的极限,甚至已经在丹道上有了一定wj修为。他们已经达到二个极限,再想突破除非进入那传说中的丹道修炼之所在,但那并不是谁都能进入的,没根没底的人一般成就老祖也就是逍遥快活几百年然后就烟消云散。”

    “我们当初都是阴阳老祖的徒弟,阴阳老祖从小就开始教授我们修炼,他传授的都是一些奇淫邪法。但是却要我们到了一定年纪修炼,有一次他无意间发现了一个丹道存在的遗迹,到了他这个级别,超越了一般巅峰先天武道宗师,又没办法再提升的老祖,最喜欢的就是一些丹道存在的遗迹。因为往往能找到一些突破之法,或者找到延寿的丹药。那次他带着我们一起去,其实就是想让我们给他探路,那个时候我们还什么部不知道。当时那个地方有个迷幻阵,他也陷入其中,我们才知道一个秘密。““原来我们并不是什么孤儿,我们的父母或者家里长辈都被阴阳老祖所杀,甚至有一些人的姐姐或者妹妹一直都被他囚禁玩弄,宜到最后死亡。”仇纲面对生死之事都能冷静处置,但是此刻胸口却在起伏,而在他身后的木七,这个如同影子~般从来没有什么话语跟表情的木七,此刻眼中也散发凶光、杀气。

    仇纲声音变得冰冷:“那一刻我们才知道真相,我们趁机脱离了他的魔掌,当时我们三十几个人意外的进入了那个丹道存在的埋骨之所在。但是能出来的却不到十人,我们趁着阴阳老祖被困在那个幻阵之中的时候回到他所在的地方,将一些能带走的东西部带走,可惜最贵重的一些东西被他随身所携带。同时我们也找到了一个专门囚禁人的地牢,木七他们就是从那里释放出来的。我们原本加一起有上百人之多,但是…………”

    (未完待续)

    第二百六十八章 投靠

    说到此仇纲的声音也略微有些变动,但是顿了一下却还是控制着继续说了下去:“那阴阳老祖的手下很多,其中甚至有几名先天武道宗师。;虽然当时那些先天武道宗师的人没出手,但是就算他普通的弟子也不是当时我们所能抵抗的,最后虽然杀出重围,却只剩下不足二十个人。后来我们一路逃亡,一直逃到了缅甸附近,于是开始分散开、改头换面在这里生存下去,经过这么’多年的厮杀战斗、修炼,能活下来的只有我们兄弟八人。”

    仇纲说的话语很简短,但是其中的辛酸却能体会得到,一百多人最后只剩下八人。怪不得他们兄弟都能达到武道宗师,怪不得他们能这么快崛起,这个世界上完全偶然的事情很多,偶然之下也都有必然。他们是在用性命去搏,存活下来的人都是非同一般的人,就像是那个钱粮,还有站在仇纲身旁的木七,他们的性格迥异,甚至感觉有些怪异,连张野、鹰武的死都能视若不见,但在这之后却又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跟秘密呢。

    “大家将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但是我却一直没能达到先天武道宗师,即便有当年的一些丹药也不行。我不知道恩公用的是什么秘法,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得到传授或者指点,我需要更强的力量,否则其他一百多人就白死了,我们父母、姐妹的仇就永远难以报了。恩公可以放心,只要能报仇,能让我突破现在的瓶颈拥有更强的力量,我们愿意付出我们的一切。”仇纲虽然不知道赵龙使用的什么秘法,但那秘法绝对非同一般。

    自己能更好的发挥复仇战刀的力量,一旦掌握那秘法,也许有机会去搏一搏,虽然机会依1日很渺茫,但至少能去搏一搏了。

    秘法吗,自己左臂可是真正正正自勺先天武道宗师,哪有什么秘法,自己真正的拼命之招也还没施展。但是仇纲将这些都讲完,赵龙倒是真的心动了。

    仇纲他们这批人确实很不同,如果能将他们接收,自己的实力、势力会提升许多。而且能在这里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这种感觉也很不错。

    看到赵龙没拒绝也没答应,沉声不语,仇纲忙道:“恩公请放心,只要能让我有一线机会就足够了,剩下的事情我会去做,绝对不会牵连到恩公。而且不论我这边事情成败,我兄弟跟我的地盘、人、资产全部归恩公。”

    “呵呵…………”赵龙一听不由得笑了出来:“一个刚触摸到丹道边缘的人而已,我还不至于怕什么,我只是在想该怎样帮你。我的东西未必适合你,我再帮你检查一下看看吧。”

    赵龙自然不可能告诉他,自己的左臂拥有比身体强许多的力量,自己的左臂能独自修炼,并不是什么秘法。因为修炼九转五行炼体术,赵龙对于身体每一步变化都很清楚。帮仇纲一检查,赵龙发现仇纲的身体情况并不算好,看起来身体很强,但是各种细微处的损伤很多,这些损伤堆积到一起就影响了仇纲下一步的修炼,想更进一步非常困难。除非他找到了那种洗筋伐髓、改变体质的东西,否则很难踏足先天武道宗师。

    仇纲自己也只是知道自己因为以前身体受伤、受损影响练功,具体怎么回事却不清楚,这些年来他一直想办法提升灵魂。但是他不像苏紫冰那么幸运,有赵龙传授完整的灵魂单独修炼之法,他想修炼灵魂只能依靠身体来滋养,而他身体不提升,灵魂提升速度有限,太过注重灵魂提升反倒又会损伤身体,渐渐的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但是仇纲的灵魂力量显然很特别,超出想象很多,完全不似一个巅峰武道宗师应该有的灵魂力量。他这灵魂力量比之苏紫冰也差不了太多了,已经能单独出窍战斗了。

    “以我对身体的了解,你身体细微受损的地方我要帮你的话,你大概需要~到两年的时间能逐渐调理好。”

    “这么长时间?”

    “确实很长。”赵龙点头道:“我也没这么长时间一直守在你身旁,而除了这个办法之外,就得利用天材地宝炼制丹药帮你洗筋伐髓改变体质,利用外力推动。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你的灵魂力量很特别?”

    赵龙明显能看出,说到一两年才能调理好的时候仇纲也很是着急,毕竟一两年调理好,还要用几年才能达到先天武道宗师,达到之后还想提升,那就不知道要猴年马月了。但是听到利用外力炼制丹药洗筋伐髓的话,他却是眼睛一壳。

    “我在那个丹道存在遗迹中得到了一丝他的纯净灵魂力量作为根本,然后我还得到了一些东西,包括一些奇珍药物,所以才能让几兄弟力量都快速提升,自己也才能活到现在。否则以我身体所受之伤,有好多次都已经半只脚踏入地狱了。”赵龙后边的询问是可回答可不回答的,但是仇纲听了立刻毫不隐瞒的说了出来。

    怪不得呢,如果雷狂战跟徐儒生只是一般的先天武道宗师,在仇纲跟木七的联手之下恐怕早就被击杀了。也就是说仇纲拼命的话,他的灵魂力量接近一般先天武道宗师的程度了。

    “那就好办了。”赵龙一听也是一喜:

    “如果你的药物适合炼制辅助修复身体的丹药,我可以帮你,同时还有一个办法,既然你灵魂之内有一缕丹道存在的纯净灵魂力量,那完全可以让你灵魂先修炼快速提升,然后当灵魂力量强到一定程度,然后反过来使用灵魂力量滋养身体。””这……能行吗?”仇纲一听都有些傻眼了,使用灵魂力量滋养身体,他连听都没听说过。

    不论他以前所在的阴阳老祖门下,还是后来得到的传承,其实都不是多高深多完整的。

    自然没有灵魂滋养身体,事实上像苏紫冰这样直接修炼灵魂的人,都是随后使用灵魂力量辅助身体修炼。只是这种方式懂得人比较少,难度更大,跟身体滋养灵魂完全相反。

    “能行,没有吗。”赵龙很肯定的说着,随后看向仇纲道:“有什么东西,拿出来我看看吧,能支撑你们这么多年修炼,还有硬要长时间带着,估计你应该得到了什么储藏物品的东西了吧。”

    连这个都被赵龙点破,仇纲点着头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腰带,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腰带,但这显然只是外表。随着仇纲心意一动,这腰带上一股力量波动,下一瞬间几样药物已经出现在仇纲手中。

    “这么多年能辅助灵魂提升的药物完全被我使用,能帮助到提升力量的也都给我的兄弟们使用了,如今剩下比较好的药物还有这几种,这是千年朱果,还有这个是三千年的何首乌,这个记载中叫做天参、还有这个是能治疗伤痕的千年石钟乳,还有能短时间提升力量的火蛟血。这些药物的药性比较霸道,能用到的少,所以才剩了下来。”这些药物一取出来,虽然有仇纲的灵魂力量包裹,但独特的药味也都散发出来。

    “倒是能有些用处,但是想一次性炼制出改变体质的药物比较难,这些东西只能炼制出一些辅助灵魂力量逆向滋养身体的东西,但是有了这些东西加上我教交给你的灵魂修炼之法,两个月内你冲击先天武道宗师应该没问题。”因为这仇纲的灵魂力量确实已经积蓄的够雄厚了,尤其是其中那一丝丹道存在的精纯灵魂力量。如果不是身体有问题,恐怕他早已经是先天武道宗师,甚至未必会比雷狂战跟徐儒生他们弱。

    毕竟他的际遇很好,得到了这么多奇遇,有这么多好东西。

    看着赵龙略微有些不太满意的样子,仇纲心中更是震惊。心说自己这个恩公到底什么来头啊,这些东西随便拿出一样,就算是那徐儒生跟雷狂战都会拼命争夺,虽然比之自己的复仇战刀跟影子剑差许多,却也都是有钱难买到的极品,可是在自己恩公口中,就只能算是勉强凑数的东西了。

    他又哪里知道,赵龙整天跟老师交流,加上之前万年玄冰、火鞋王、以及各种好东西赵龙也见过许多,听到的更多,不知不觉中对于这些东西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不管心中怎样想,当听到两个月能提升的这个消息,还是让仇纲兴奋的差点冲起来。

    赵龙忙抬手示意他别着急:“别着急,达到先天武道宗师不过是开始,你灵魂力量才是你最强的依仗,还有,记得让人尽快将我吩咐的事情办妥,我也很急。”

    (向大家推荐一本新人新书,绝对的精彩,胜己也正在追看,精彩痛快的《飞扬跋扈》。)

    (未完待续)

    第二百六十九章 洗髓丹

    “找到那几个小东西没有?”雷狂战刚刚休息了一天一夜将伤势养好,出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询问有没有仇纲跟赵龙他们的消息。

    在雷狂战养伤的这一天一夜,雷翔玉一直守在外边,一方面是因为这雷狂战是他爷爷辈的人物,而他现在毕竟还不是家主。另外一方面他也在处理事情,因为丹瑞的死,很多事情发生了变故。虽然丹瑞的家族立刻就推选出一个人来,然后全面开始防御,但情况依1日非常糟糕。

    丹瑞的死引发的震动还是很大的,而仇纲、法诺那边在第一时间就发动了袭击,尤其是仇纲那边,简直是疯狂一般。而这个时候,大家也终于看到了仇纲积存多年的实力,竟然完全不比丹瑞弱多少,法诺随后跟着出手。

    丹瑞的家族想请求罕沓达他们出面调解,但是罕沓达那边却态度暧昧,显然是钱粮早已经跟罕沓达那边交谈过。尤其加上赵龙这么个神秘的高手出现,罕沓达显然不想管这个事情。

    丹瑞的死活雷翔玉懒得理会,丹瑞的地盘在短短的两天内被仇纲的人香了五分之一他也懒得理会,他想知道的就是谁偷了自己的记忆晶石,谁在跟自己作对。

    记忆晶石一丢很麻烦,因为那也不过是个初步结果,需要进一步的勘探跟挖掘。而现在丹瑞将军一死,许多事情就麻烦起来。最重要的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家族跟徐家派出去杀仇纲跟他身边先天武道宗师的高手竟然铩羽而归,不但没杀死仇纲,徐家的徐儒生还被杀了。这件事情闹得非常之大,毕竟先天武道宗师不比一般,徐文国都怒了。

    “他们早已经藏了起来,现在想找他们已经很难了。”雷翔玉也沉着脸,他现在心情很烦躁,但是在雷狂战面前又不能像对一般人那样。在他们这样的家族之中,达到先天武道宗师之后,地位也变得不同,就算是家主都要以礼相待。

    雷狂战一听立刻怒了,脚下的地面纷纷被他散发出来的雷电之力震碎,雷翔玉心中一惊,连忙后退两步。

    “可恶,给我找到他们,如果老夫当时不是中了他们的阴谋诡计受了内伤,岂能让他们逃走。他们那群人中已经废了一大半,唯一还有战斗力的就是那个神秘的家伙,但是他不是先天武道宗师,只是依靠一些特殊秘法暂时拥有了先天武道宗师的力量,不足为惧。”想想那两个使用中品灵器的家伙一个断掉一臂,一个灵魂受到重创,雷狂战心中无比自信。

    “我已经令他们全力追查。”雷翔玉心情也是不假,跟雷狂战应付了一会,雷狂战跟他要了一张仇纲势力的地图自己也跑去查找,雷翔玉则开始继续布置开采的事情。现在丹瑞被杀,他们家族的势力被香食,如果仇纲真的控制了这个山脉的话,也是个麻烦的事情。关键的问题他躲起来了,不能将他杀了,自己也不敢直接屠杀他的军队啊。

    而且这件事情似乎有其他人插手,会不会是青木老祖的人呢?除了他,谁敢在缅甸如此嚣张,谁敢轻易得罪徐家跟雷家。越想雷翔玉的心情越烦,那天记忆晶石被偷、丹瑞将军死在他面前,已经让他几乎吐血,加上这几天心情烦躁,他的胸口越来越闷。因为他感觉到了好像有人在针对自己,却没有丝毫头绪,自己辛苦布置了一年多的事情,能让自己登上家主宝座的事情接连出现问题,让他有一种不好的预兆。

    外边战火连天,赵龙却正躲在山洞之中炼制洗髓丹。

    洗髓丹也分品级的,能帮助武道宗师洗髓改变体质的洗髓丹已经不是一般丹药,好在仇纲那里还有些珍贵的药材,尤其是火蛟血是主要成分。至于其他方面的药材,就只能用一些相差不多的药物代替,虽然总体会降低洗髓丹的效果,但是赵龙也没想只靠丹药就能做到什么,主要还是要看仇纲灵魂力量的修炼。

    以前仇纲知道增强灵魂力量,还浪费了大量药物,但是却是乱打乱撞,现在赵龙传给他一些方法跟套路,没出几天的他灵魂力量已经提升了许多、凝练了许多、强大了许多。

    仇纲的那个储物腰带的空间赵龙也询问过,不过只有不到二十立方米大小,而就算这个东西绝大多数先天武道宗师终其一生都不可能的得到一件。当时仇纲也提到过这个储物腰带,赵龙实在没兴趣去评论,因为他的酒龙炼丹鼎之内,现在连游艇跟够几百人吃一年的物资都有,完全跟仇纲说的不是一个概念的存在。

    正因为赵龙酒龙炼丹鼎内其他药物很齐全,虽然未必多贵重罕有,但是胜在品种齐全,以仇纲拿出去的火蛟血跟朱果等珍奇药物为主还是能炼制出洗髓丹的。像赵龙这种完全临时搭配药物的炼制,如果让其他真正的炼丹师知道恐怕都会有吐血的冲动。要知道正常的炼丹师,就算炼制水平多高,都是要按照丹方炼制,哪怕随便改变一点都不能,因为一个丹方往往都是前人经历无数实验、千万次改良才完成的。而达不到一定程度,改动丹方引发的后果谁也不可能预测。

    但是赵龙不同,赵龙有老师在旁,根本没这么多顾忌。事实上,他从最开始学炼丹的时候,按照固定丹方炼制丹药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过,都是临时搭配各种药物炼制需要的丹药。

    山洞底部有一个最大白勺洞穴,此时赵龙就在其中,周围老师都用神识帮着控制住,此刻赵龙正在专心的炼丹。

    酒龙炼丹鼎之内火焰熊熊,此刻酒龙炼丹鼎大概有一人多高,赵龙就站在那里手按在火口之上。仔细的看着、感受着酒龙炼丹鼎之内的变化。

    “火蛟血性烈,必须现将其药性中和,否则快速强化身体会让人难以承受。”赵龙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但是随后又摇摇头,因为仇纲给的那几种药物之中并没有药性温和足以中和火蛟血之物。虽然赵龙对于仇纲取出来的这些东西也并没太以为意,但是赵龙现在手中还真没这个级别的药材。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减少火蛟血的数量,可以分威几波炼制,自己足艮金刚、倪钢的身体倒是很适合。赵龙心中想着,这仇纲也带个纲字,自己如果将这仇纲也收服了,手下都快组成四大金刚了。因为之前已经跟仇纲谈过,帮他炼制足够他使用的丹药之余,其他的皆归赵龙所有。

    原本因为有火蛟血的原因,赵龙想炼制一份足够强的洗髓丹,不但能洗筋伐髓改善体质,还能强化身体。因为赵龙自己修炼的九转五行炼体术就是不断强化身体,所以不知不觉中他就靠向这个方向,但是随后又发现仇纲的身体承受不了这种提升身体强度的洗髓丹的药性,最后只能先退而求其次,只帮他洗筋伐髓。

    火蛟血、朱果、石钟乳三味药物为主,其他上百种药物为辅助,随着各种药物的融合,能看出来丹药的质量也在逐渐下降。最终达到一种平衡之后,开始逐渐凝聚合拢,出现洗髓丹的雏形。如果全部都是跟火蛟血、朱果一个级别的药物炼制的洗髓丹,那效果会有现在的十倍甚至更强,但现在也只能凑合着来了,好在不是真的要逆天改命一般,将一个庸才直接变成天才的体质,仇纲需要的也只是一些外部助力而已。

    “成了。”终于,彻底的将丹药的所有药性都平和,完全的凝聚成一体的瞬间,赵龙的神情也是一缓。不算前面的准备,他已经一天一夜未曾休息了,现在终于成了。就在此时,突然酒龙炼丹鼎的上方出现一片红白相间的雾气,随后伴随着类似蛟龙吟叫的声音,这个动静看似不大,但是整个山都跟着发生颤抖,就像是发生五级左右的地震一般。

    “怎么会这样……难道哪里出错了?”赵龙心中一惊,随即又否定了这种想法,因为那洗髓丹已经成型就在里边,这次一共炼制出三颗洗髓丹,但这红白相间的雾气跟这声音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老师曾经讲过的丹劫。

    炼制普通治病的药物没什么,但是丹药到一定程度甚至能逆天改命,因为其力量太大,会引来丹劫。”呸……呸……”此时,赵龙脑海中突然传来老师的声音:“别臭美了你,还丹劫昵,你这离丹劫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只不过是刚刚有丹药的雏形,只是因为你没将那几种还算有些灵气药性的药物彻底的炼化引出来的一点小的变动而已。真正的炼丹高手,炼制这种丹药前都能直接将这药性里边含有的一点灵性抹杀,绝对不会引发这种现象的。

    就在老师说着的时候,那洗髓丹已经稳定成型,赵龙一抬手已经将其吸入掌中,同时明白怎么回事的他立刻运转左手之中的冰寒之气立刻掐断这洗髓丹跟那红白雾气以及那蛟龙吟叫声音的联系,顿时这个小小的异象消失,赵龙手中已经多了三颗洗髓丹。

    (未完待续)

    第二百七十章 出事了

    老师这么一说赵龙已经明白怎么回事,朱果那些药物跟火蛟的血液之中都会含有一些灵性、意志跟威压,就算被炼制成药物这份灵性跟意志威压也很难消散。这些还算一般的,有一些甚至具有无比杀伤力。

    就拿火蛟血来说,蛟的狂暴跟强横在血液中也有体现,那是对于一切不屈服。之前炼丹之时,就属这火蛟血最是不安不甘于被彻底的降服炼制成丹药,最终这种东西凝聚形成那种小的异象。

    “刚才不过用了十分之一的分量而已,现在我们来加量。”趁热打铁,赵龙没有停下,将洗髓丹收好继续开工炼制丹药。只是这次他炼制的可跟刚才有许多区别,虽然也是叫洗髓丹,但是更加偏重强化身体的方面。

    赵龙在炼丹,仇纲则在按照赵龙传授给他的灵魂修炼之法不断在修炼,此刻的仇纲就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终于找到路一样。虽然前路依1日很是艰辛、漫长,但是他却走的格外有动力、有感觉。最重要的是,在他灵魂之内的那丝精纯丹道灵魂力量的帮助下,他灵魂修炼速度也异常惊人。

    他们两人一个闭关炼丹,一个修炼灵魂力量,外边却已经打得不可开交。在钱粮的布置策划之下,丹瑞有三分之一的地盘被他吞并,法诺跟其他趁机出手的人也都占了不少便宜。

    丹瑞的家族在损失了一半的地盘之后,终于拼命的守住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他们还是有些底牌的,在不想有太大损失的情况下,谁也不想逼得他们狗急跳墙。

    这场战斗经历了半个月之后,渐渐的平患下来,而此刻雷翔玉买下的山脉有三分之二被仇纲控制。雷翔玉的人想勘探或者进入一直都被拦阻,如果你自己随意进入也行,那遇到狙击手、或者哪天不小心被炸一下,被火箭炮轰一下可就得自己承受了。雷翔玉找罕沓达抗议,罕沓达也表示遗憾,因为目前那里正处在战乱区域,一切都得等战乱结束才行。

    雷翔玉气得暴跳如雷,却也无可奈何,想找仇纲谈判,根本找不到人。甚至连钱粮他们这些人都找不到,钱粮甚至放出话来,现在仇纲这边花大价钱买了一些大威力杀伤性武器,而他们所有主要负责人都分散在不同地方。除非你有办法一瞬间杀了所有人,否则有一个活着的,将会展开最恐怖的报复。

    这种状况下,就连雷翔玉都无可奈何,他才发现一直无往不利的自己竟然在缅甸翻船,而雷家这个最强大的招牌跟靠山在这里竟然没有了作用。

    但事情总有例外,他雷翔玉束手无策,并不代表别人也是如此。

    公海一艘刚刚落威的大型赌船之上,雷翔玉带着一身疲惫从缅甸赶来进行剪彩,剪彩只是一部分,重要的是他要跟徐文国商量一下后边的事情该如何办。

    “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有些闹大,事情已经扩散开来。好的一方面是家族能派来更多人力物力支援,坏的方面则是要有更多人分这次的利益。当然,我之前跟徐叔您定的一切约定依1日有效,这件事情我已经跟家主说过了。”雷翔玉重重的抽着烟,好在这间巨大的贵宾室通风系统良好。他原本是想这次事情之后甩开徐文国,但现在事情有变,他现在更要稳固两人之间的关系。

    徐文国的脸色也并不好看,沉声道:“岂止是你们家族内部,我徐家因为徐儒生的死也引起了不小的波澜,一名先天太上长老被杀,影响是非常恶劣的。我也要将利益让出来许多,但现在最麻烦的不是这些,你将事情搞的乱如麻不要紧,就算分出一部分利益也不要紧,可现在神木教已经插手,青木老祖的人已经在那附近公开查探。”

    “那山脉我已经买下,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能退步,青木老祖又如何,我就不信他敢得罪我们雷家跟你们徐家。”这件事情雷翔玉也是在回来的路上知道的,神木教的人大模大样的派出人员到那座山脉勘察。

    徐文国心中冷哼一声,脸色却依旧沉着:

    “你我两家虽然根深蒂固,但老祖级人物也是一方枭雄,他就是地头蛇。你之前得罪了一个仇纲都闹威如此,神木教可非仇纲可比,这个东西说理是说不清楚的。”

    “徐叔的意思是让他们一份。”雷翔玉心中冷笑,他还不知道这老狐狸,什么东西他都喜欢吃独食,他肯让出来才怪呢。不肯让出来,还说这些话来教育自己,他以为他是谁呢。

    “我的意思是要处理好,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着,你能不能威为家主也就看这一次了,我能将这个生意托付你全权负责,甚至连牺牲了一名先天武道宗师我都没说什么,没跟你去计较什么,由此你也能看出我对你的信任跟期望。”徐文国的话说的非常敞亮,非常的大气。

    你这还叫没说,沉着个脸比驴还长,还叫做没反应。雷翔玉心中暗骂,但是脸上却带着笑容点着头:“{余叔放心,既然事情已经到这种地步了,我们雷家跟徐家也自然不能让人看不起,只要我们稍微加强一些力量,多派遣一些人过去,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了。我的意思是,每家派遣两名先天武道宗师,其中最少要有一名中级先天武道宗师,然后再备派遣十名武道宗师,配合我们的勘探人员,先给罕沓达跟仇纲施压。丹瑞家族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罕沓达是神木教的代言人,至少要让神木教知道我们势在必行。”

    能成为老祖的人物,都不是一般人物,最少都是活了一百多年,像有些老祖甚至扬名了两百多年。因为先天武道宗师拥有三百年的寿命,如果不中途陨落的话,可以活三百个春秋。而老祖都备有秘法,甚至还能多活一些时日,他们都是些没有门派跟靠山的入,否则这些老祖都是能成为丹道神通存在。

    就算徐文国也不愿意跟这样的人碰撞,他早就知道雷翔玉这次来的目的但是他还是有些犹豫。

    想了好一会,徐文国才道:“行,合作这么久了,徐叔我肯定是支持你的。但是这次绝对不能再出差错了,还有青木老祖那边,实在不行跟他谈谈,到时候你跟我打声招呼,我也过去跟他一起谈,如果他能帮忙清除仇纲的话,到时候分他一部分利益也没问题。当然,这是下策,没有办法时候的办法,毕竟我们不能总这么耗下去。”

    徐文国的意思很明白,他认为就算给雷翔玉人,他也不可能很快解决这个问题。而雷翔玉则没想到,他真的能舍出来一部分利益,徐文国的话像是在雷翔玉的伤口撒了一把盐,让他的心无比的疼难受。

    徐文国一再这么说并非是要安慰他,而是在揭他的伤疤,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原因才变成这样的,他是要负责的。也正因为如此,越听徐文国这种话雷翔玉的心里越怒。

    “哼。”雷翔玉冷哼一声:“我就不信他仇纲能躲到什么时候,我用一个月的时间,将他所有的负责人都抓起来,让他的军队没人控制跟指挥,让别人香食他他的地盘,同时将他也找出来干掉。至于青木老祖那边,我会让他看到我们两家拿下那座山脉的决心,我就不信他真敢为了那玉矿山脉得罪我们两家。总之,只要我们调去的力量足够强大,谁也别想碰我们的东西,谁碰我们干掉谁。”

    说到后来,雷翔玉的眼中冒着凶光、狠辣,到了现在他已经退无可退,无论如何也要拿下这座玉矿尤其是里边的玉髓。

    出关之后赵龙将九粒洗髓丹交给仇纲,这九粒洗髓丹的药性相对来说都比较弱,因为赵龙自己手中现在也有九粒洗髓丹,但是比给仇纲的九粒药性强了三倍以上。除了药性强,偏重点也不同,仇纲现在灵魂力量提升,光是使用灵魂力量滋养身体他都有信心在一年内达到先天武道宗师,而他的灵魂力量则快速提升,提升的速度竟然不比苏紫冰慢。

    但是赵龙知道,这是因为他体内之前积蓄的力量跟那道丹道存在的灵魂力量,但那道灵魂力量还是有所限制的。但是赵龙也查探过,那个丹道存在应该是已经达到丹道第三境界之人,就算只剩下一缕灵魂力量,在仇纲进入第三境界之前都会有巨大帮助。如今仇纲自身的灵魂力量已经彻底的稳固在出窍期,相信只要身体达到先天武道宗师,他的灵魂力量就能达到出窍初期,到时候就算再次遇到雷狂战都有一战之力。

    赵龙将洗髓丹交给仇纲,从他那拿到了让仇纲他们测量的数据,随后问了一下现在外边的情况。仇纲让人将最近的情况刚跟赵龙一说,赵龙立刻急了,直接冲了出去。

    (冷眼睥睨皆乌有,一剑光寒十四州!推荐白金瑞根新书《魔师》。)

    (未完待续)

    第二百七十一章 争夺玉髓

    “出什么事情了吗?”看着赵龙着急的冲出去,随后诡异的消失,仇纲楞了一会才转头看看钱粮。

    因为仇纲最近也一直在闭关修炼,刚才是钱粮汇报的情况,钱粮也很奇怪:“我刚才没说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啊,我只是说徐家跟雷家公开身份大张旗鼓出手,雷翔玉那个家伙竟然还想抓我们仇家军的高层,结果中了我们之前的计策,折损了两名中级武道宗师,又伤到一名巅峰武道宗师之后才不敢贸然行动。随后他们占据那里的山脉,清除我们的人,但是却跟神木教的人不断发生摩擦。随后我就说,有的时候他们搞的动静很大,那附近经常有微弱的地震,难道是因为这个?”

    看到赵龙突然离开,钱粮开始顺着刚才的话题往回找,看能不能找到原因跟线索。他还是非常善于分析的,几句话已经猜到了一些问题。

    “嗯。”仇纲想了想也缓缓点头道:“你刚才说的话中,也就这句算是能让人想到别的,看来那应该不是什么地震。雷翔玉那些普通的挖掘人员被我们阻止,没办法正常的对那里进行开采,想必在想其他方法。”

    钱粮想了想道:“那么大的山脉,那么点人能想什么办法,除非他们要找的东西并不大,不多………,,说到此钱粮望向仇纲,两人顿时都是眼前一亮,没锚,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了。

    此刻赵龙正从仇纲隐藏的山洞之中冲出,快速的赶往原来三方势力中央处的山脉处。钱粮事无巨细的将最近发生的事情讲给赵龙听,当听到神木教足艮徐家、雷家的人发生几次火拼之后就没了动静,随后又提到那附近经常传来微弱地震,赵龙立刻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帮孙子开始动手了。

    自己从雷翔玉手中抢的记忆晶石,但那里边只有模糊的方位,让苏紫冰那边找人租用卫星,然后让仇纲这边的人配合,经过这么久也终于将一些方位确定下来。凭借那隐约的地形图,以及下边几个发光点,还是能精确推算出一些东西的。自己能有办法确定一些东西,徐家、雷家联手,加上还有地头蛇神木教肯定也都备有各的办法。那地震肯定是他们由地上转移到地下,在地下发生争斗造成的结果。

    而这种武道宗师以上境界的人出手,仇纲他们的人根本察觉不到踪迹跟太多情报的。

    “轰……轰…………”茂密的丛林深处,地面不断的发出一阵阵轰鸣之身,就像是地下有人正在开采挖掘什么东西一般。

    “嘭……嘭…………”突然两声炸响,两道人影如同两发炮弹一般的从地下冲出,其中一人手中一把长剑闪动着蓝色光芒,另外一人则一身火红光芒,手中使的正是一根长鞭,再仔细去看那根本不是什么长鞭,而是一根千年树藤制作成的武器。两人从地下冲出,互相之间打的不可开交,一直冲向半空近百米势头才稍有缓解。

    “几次三番抢我徐家之物,你们真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说话之人手使长剑,一身淡蓝色休闲装扮,身体被一层海蓝色光芒所围绕。此人正是徐家新调来的先天太上长老徐海。

    “能耐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徐家就牛逼啊,这里是神木教的地盘,四爷没兴趣跟你玩了,走喽!!”华善强是青木老祖手下五大弟子之一,青木老祖广收门徒,但是只有达到先天武道宗师之后才能成为他的真正弟子。经过百年的经营,手下有五大弟子,此时一身红色外显气劲包裹的正是青木老祖第四弟子华善强。

    徐海跟华善强都是一般先天武道宗师,一旦华善强想逃走徐海根本追不上。看着华善强冲入森林中消失,气得徐海一剑斩向地面,地面直接被他的剑气斩出一道近百米长,宽足有三米的深沟。好在刚才他们的战斗,早已经将周围的野兽惊到,倒是没有野兽被他这一剑斩杀。

    “师弟,又被劫了?”远处一道金色光芒几个闪动,如同在树尖之上滑动,眨眼间已经到了近前。来人看起来只有五十上下,岁月虽然挂在脸上却依1日难掩当年的风姿。

    徐海也是年近百岁的人了,但是见到了这位比他还大几岁的师姐,依1日比看任何年轻美女部更有吸引力。听到师姐的问话,徐海恨不得再次举剑劈下,当看到师姐徐欣的眉头微皱,他又急忙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徐海气恼道:”这群家伙,利用他们对地形的熟悉,利用他们能掌控树木为他们所用的能力,几次三番伤我徐家跟雷家中人,还抢走了几块玉髓。可恶………“轰……轰……”

    “嘭……嘭…………嘭……就在此时,远处传来怒吼声,随后能看到一团电光追着一道带着绿色光芒的影子冲下去。徐欣跟徐海对视一眼,下一瞬间身形加速冲了过去。

    “滚出来……给老子滚出来…………”雷狂战怒吼着,狂雷拳轰击之下,身边几十米的树木跟石头纷纷炸裂,他所在的地方就像是被上古暴龙肆虐过的地方一般。

    徐欣跟徐海赶到,在周围转了一圈也没发现对方影踪,他们再次回来之时雷狂战已经平静下来。在他的身旁也站着一人,此人须发带着土黄色,就像是年轻小孩有意染上去的颜色一般。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两家这么下去等于为他人做嫁衣,必须先停下来重新商量对策。

    神木教现在摆明不惧我们,三番两次抢夺我们的玉髓,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没法继续下去。”徐欣看着雷狂战身旁的老人说着。

    这人是雷家刚派来的先天武道宗师,而且是真真正正的中级先天武道宗师,如不是有其他特殊原因,他甚至有希望再往上冲击。老人名叫雷诫,虽然只有一百岁左右,却已经像是要到先天武道宗师三百岁自勺大限一般,显得无比的苍老。

    “嗯。”雷诫缓缓点头:“我已经叫其他人都停下来了,翔玉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我也已经通知他了,他很快会赶过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商量一下对策吧。”

    徐欣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自从决定不顾及这里的玉矿,以得到玉髓为目的之后,就让武道宗师以上的人开始按照一些可能的方向挖掘开采。基本上顶级跟巅峰武道宗师可以直接破开地下的玉石前进,长时间的在地下,如果再带上少量的氧气的话,简直就是个人性挖掘机。开始还算顺利,挖到了少量的玉髓,但是没进行多久之后,就接连出现神木教的人暗中偷袭,抢夺他们得到的玉髓。

    “这还商量什么。”雷狂战恨声道:“先将这些捣乱的人灭掉,刚才那可是一块足有鸡蛋般大小的玉髓,而且成色相当的好,竟然被他们夺走了,太可恶了。”

    徐海一听也很赞同,但是他还没等说话,就感受到了师姐徐欣的目光,立刻又将话咽到肚子里去。很快,他们分别发出联络信号,两家十几名武道宗师都已经纷纷向他们这边聚拢,分别站在了他们四人的身后。

    “果然让自己猜对了。”赵龙来到这后不久就看到了这一幕,随后他小心的离开这里,找到一处隐秘的地方打开了记忆晶石跟钱粮交给他的掌上电脑,两边一对比就很清楚这个山脉下方哪里会有玉髓。

    虽然这也只是个大概方位,但是相对于偌大的山脉,有个方位就已经不错了。否则全部都是石头为主的山脉中,就算是再有一百名武道宗师赶来没有目标的搜索,也得个几年才能全部找到。

    看来这雷翔玉还是有后手准备的,神木教不知道大概方位,就直接半路抢劫或者破坏。

    趁着他们停下来的时候,赵龙已经选定一个方位,身体一层金之气包裹人瞬间已经沉入地下。

    这里表面是一层泥土,以赵龙现在的力量,直接就能以力量破开轻松进入其中。如果要是遇到岩石的话,倒是需要费些功夫,毕竟自己现在的力量还没能到随便就将岩石破开随意通过的地步。

    正想着的时候,赵龙灵识突然一动,因为他感受到了一些微弱的木之气波动,这种波动极不寻常,绝对不是正常草木之上的木之气。

    赵龙的身形一下停了下来,仔细查探才发现自己刚才下沉的过程中震碎了一些树根,而这上边附着了一些木之气也随之散掉,这一刻赵龙有一种踩到地雷的感觉。

    (《江山美人志》、《弄潮》大家一定都很熟悉吧,现在瑞根又开新书了,推荐瑞根新书《魔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未完待续)

    第二百七十二章 十三少

    散掉的那些木之气很奇特,有一些竟然不知不觉中附着在自己身体外显护体气劲表面,它没有伤害性,却能不知不觉中附着在其上。、qunaben、

    赵龙顿时明白怎么回事,这肯定是神木教跟踪人的手段,怪不得刚才徐家跟雷家的人接连被拦截,到了手的玉髓又被抢走。

    “老于,你是不是搞错了,那两个家族的人现在都集中在一起,被咱们搞的不敢出手了。”此时,两个人已经到了赵龙刚才沉入的下方,其中一个年轻一些的人说着。

    那个年纪比较大的人很肯定的道:“绝对不会有错的,母虫发出信号,那个人现在正在缓慢向下,他应该是碰触了我布置在这附近的气息,吸引到了小虫附着在其上。”

    那个年轻的耸耸肩膀:“好吧,你既然这么说的话我就陪你下去看看喽。

    “那就有劳十三少了。”那个老者恭敬的说着,老于已经年近六十也才不过是一般武道宗师,此生几乎无望再向上冲击。但是这次却是一次好机会,如果能再多抢到一些玉髓的话,回去老祖一高兴自己就算不能冲击先天武道宗师,也能有所提升,延寿几十年应该是没问题的。

    至于眼前这位十三少,是目前在老祖五大弟子之外排行第十三的一位,年纪不到三十就已经是顶级武道宗师,有希望冲击先天武道宗师的存在,自然地位跟他大有不同。

    那个十三少说着话,身体之外立刻显现出一层冰寒气息,脚下发力形威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大地撕裂开一道口子。他向下落的过程中,那个老于也跟着落下,他们落下去之后那地面才缓缓的合拢,但是依1日留下肉眼可见的一条缝隙,在缓慢的合拢。

    他们的对话赵龙都听得清楚,他这才去注意了一下自己外显护体气劲上的那微弱的几乎难以注意到的一点气劲。虽然说每个人修炼不同五行之气,表现出来的颜色跟状态各异,但是很少说有能完全精纯到一定程度的。多多少少都会掺杂其他一些五行之气,如果能将自身的五行之气彻底精纯了,那也是要达到一定水准,进入丹道第三步以后才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一般外显护体气劲上多一点其他五行之气也不太容易注意,更加不会去注意,此刻稍微一注意才会感觉到里边有微弱的气息,这竟然是包裹在五行之气下的微小生命。

    此刻赵龙已经感受到那个老于跟那个十三少已经接近自己,心意一动之下,一团火滚滚从体内射出,直接将那个小虫子炼化。

    “咦……不对劲,小虫出事了。”跟在十三少后边的老于立刻感受到,身形微微有些停顿犹豫。

    身在前面的十三少一听立刻不爽道:“你看吧,我就说他们不可能还有人敢去挖掘玉髓,肯定是什么动物不小心带走的。”

    老于立刻摇头:“不可能的,小虫只会附着到身体外围有五行之气的人身上,普通动物带不走它的。”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现在怎么回事,真当你家少爷我时间很闲啊。”十三少很不满的说着,突然他的心中一动,隐隐的似乎感觉到什么了。

    十三少的话音未落,就感觉到一种不对,但是当他这种感觉出现的时候,前方已经出现一个不大不小的脚印。完全是由土之气凝聚的外放脚印,十三少直接一脚被踢中。

    “不好……”十三少全力提防,但是外放护体气劲瞬间被轰穿,十三少双手变换形成一个古怪手法带着全力一震。没震开那道脚印,却将他自己震的口喷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