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7-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七)冒险警花——花凤

    刑警队会议室。

    「最近市里发生了多起强奸案。」刑警队长赵林说,「我们认为是同一伙人干的,但他们始终逍遥法外。这是刑警队的耻辱。」

    队员顾旗说:「这帮家伙专门袭击已婚女性,喜欢当着丈夫的面轮奸妻子,手段残忍。我们必须尽快破案。只是他们行踪不定,很难侦破。」

    队员李新说,「我觉得可以采取诱敌上钩的做法,只是比较危险。」

    「我认为可以。」刑警队唯一的女性、被誉为「刑警之花」的25岁的花凤说,「我愿意冒险。」

    「不行!」赵林说,「太危险了!况且,你新婚不久,一旦出现意外,我无法向于毅交待。」于毅是花凤的丈夫,是警局的法医,两人上月才结婚,花凤刚刚休完婚假上班。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议论起来,都认为犯罪分子手段残忍,不能让花凤冒险。

    花凤站了起来,「大家都别争了!我已经拿定主意。如果我们不尽快破案,还会有更多的姐妹受害。只要我们计划好,应该不会出事。」

    经过一番讨论,赵林终于决定按花凤的意见办。又经过一番计划,决定让花凤和李新装扮成夫妻。李新身强体壮,相貌英俊,是刑警队最年轻、武功最好的一个。

    方案研究好,大家觉得有把握,纷纷开起玩笑。

    「李新,这次让你占便宜了,要装得和真的一样啊!」

    「花凤,别让我们的帅小伙拐跑啊。」

    「还别说,他们还真般配。」

    「小心于毅吃醋啊。」

    花凤笑打众人,李新则感到一丝甜蜜。他一直喜欢花凤,喜欢她的率直、果断、善良,像男人一样讲义气,当然,也喜欢她的美貌,但李新一直埋藏在心里。

    两天后的晚上,李新和花凤像恋人一样出现在郊外的小溪边。这是犯罪分子经常出没的地方。赵林带领一批队员埋伏在附近。

    花凤挎着李新的胳膊,「听说你新认识一个女友?」

    「瞎说!别听他们造谣。」李新否认着。

    「要不要凤姐姐给你介绍一个?」花凤笑道。她比李新大二岁,常以大姐姐自居。

    李新没有说话,他陶醉在花凤的体温中,「要是能一直这样多好。」他想。

    「看那边!」花凤突然说。

    李新顺着花凤的手指望去,发现两个人影匆匆钻进树林。

    花凤和李新跟了上去。

    树林中黑漆漆的,李新抢到花凤前面,两人一前一后向树林深处走去。没走多远,就听到笑声夹杂着喘息声。

    「你插深一点嘛!」一个女人说。

    「你翘高一点,我才能插进去。」一个男人的声音。

    花凤的脸立即红了,她明白这两个人在干什么。果然,李新拨开树枝,花凤就看到两个赤条条的人影,女的跪在地上,男的正在她身后插着。

    「我比你老公怎么样?」男的问。

    「讨厌!你又问这个。」女的娇嗔道,「你比他强多了,要不我能半夜跑到这儿来让你吗?」

    「原来他们在这儿偷情。」花凤心想,感到一阵心烦意乱,正要叫李新离开,突然闻到一股香味,立即晕了过去……

    花凤醒来的时候,发现手脚被四根绳子呈大字型绑着,吊在半空。她心里一惊,忙低头一看,自己还穿着衣服,心中稍微安慰。四下打量,发觉被关在一座密室中。

    「看来刚才中了迷香。」花凤想,否则,以自己和李新的功夫不会轻易被捉住。「不知道李新怎样了。」

    「哈哈!」几个男人的笑声传来,接着,门开了,走进高高矮矮四个男人。

    花凤心中一凉,预感到不妙。

    一个高个马脸男人,看来是个头头,一屁股坐在花凤身前的沙发上,另外三个人站在他身后。

    马脸看着花凤,笑嘻嘻地说:「刑警一枝花,好名字,好名字,果然名不虚传。」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花凤。花凤今天为执行特殊任务,下身穿了件牛仔短裤,露着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十分性感。

    花凤心中纳闷,他怎么知道我的身份?转念一想,自己的口袋里有警官证,莫非让他们看到了?

    「小武,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吗?」马脸问。

    体格健壮的小武说:「漂亮女人见过不少,漂亮警花头一次见。」

    「你呢,肥猪。」马脸向一个胖子说。

    肥猪流着口水,「不知道脱光以后是不是漂亮?」

    「肯定没得说。」一个小个说,「不信就试试。」

    花凤有些后悔,这次冒险值不值得呢?

    「脱,脱。」马脸说,「欣赏欣赏。」

    肥猪立即迫不及待地走到花凤身后,双手摸上花凤的臀部。

    花凤浑身颤抖,除了丈夫以外,没有别的男人摸过自己。

    「你们快放开我!」花凤吼道。

    「脾气不小啊。」小武说,「等会儿脱光你的衣服,看你还神气不?」

    肥猪开始解花凤的上衣,花凤挣扎着,但手脚绑着,一点作用也没有。肥猪几下就解开她的上衣,露出胸罩。

    小个掏出一把剪刀,三下五除二剪掉花凤的上衣,扔到地上。花凤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胸部因激动而上下起伏着。她知道叫喊是没有用的,干脆默不作声。

    肥猪麻利的解开胸罩的搭扣,花凤丰满的双乳滚了出来。肥猪把胸罩放在嘴边闻了闻,胸罩上还有花凤的体香。「好香啊!」他感叹着。

    花凤的上身已经全裸,心中又羞又急,这只属于丈夫的美妙肉体正被别的男人贪婪地欣赏。

    肥猪开始解花凤的裤带。

    「不要,不要啊。」花凤虽然知道没用,但还是情不自禁地喊道,「放开我!放开我!」

    肥猪抽出了她的裤带,随手扔在地上。小个又拿着剪刀走上来,揪起裤脚就剪开,双手用力一撕,「哧」的一声,牛仔短裤分成两半。

    花凤身上只剩下一条白色内裤。

    「我不会放过你们!」花凤发恨。

    「好啊!」马脸没想到花凤这么坚强,「我非叫你服软不可!」他站起来,走到花凤身前,伸出右手,捏住花凤的乳头,笑嘻嘻地说:「服不服?」

    花凤「呸」地啐了他一口。

    马脸大怒,「扒光她!让她狂!」

    小武上来「哧哧」两下,将花凤的内裤撕烂,露出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和黑漆漆的yīn毛。

    花凤已经全身赤裸。

    「给她上上刑!」马脸吼道。

    小武和肥猪一左一右按动电钮,拽起绑着花凤双腿的绳子,花凤的双腿被极度拉开,几乎成为一条直线。

    马脸走过来,伸手摸着花凤光滑的小腹,又向下摸到yīn毛和yīn户,笑道:「你想塞个什么进去?」

    花凤痛苦得浑身颤抖,依然一言不发。

    「好,有骨气,我不信治不了你。」马脸说,「把那小子带来,让他也看看。」

    花凤心里一惊「难道李新也……」

    小武和肥猪放开绳子出去,花凤的双腿又恢复大字型。

    一会儿,李新被架进来。他被反绑着,也光着身子没穿衣服,头上还有血迹。

    花凤满面通红,被朝夕相处的同事看到自己的裸体,毕竟难为情,何况,李新也全身赤裸。

    李新看到花凤的样子,十分激动,开始奋力挣扎。马脸、小个、小武和肥猪合力治住他,将他和花凤一样吊绑起来。

    李新和花凤面对面吊绑着,如此裸体相对,让他们非常尴尬。

    马脸说:「怎么样?你们夫妻又见面了。」

    花凤想,「原来他们把我们当成了夫妻。看来他们就是那伙犯罪分子,据说他们喜欢当着丈夫的面羞辱妻子。」花凤心中叫苦,假如自己被凌辱的样子让李新看到眼里,今后怎么做人?

    她抬起头说,「我们不是夫妻,你弄错了。」

    「噢?」马脸略感诧异,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哈哈大笑,「那太好了!我们捉到那么多对真夫妻,早玩腻了,今天捉到两对假的,有趣!有趣!」回头另外三人说,「看来我们要想点新花样了,走,把那两个也弄进来。」

    四人一起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李新和花凤。

    花凤抬起头,发现李新也在看自己,眼睛里充满愧疚。

    「我真没用!」李新说。

    花凤摇摇头,她不怪李新,反而觉得正是自己的一时冲动,不仅害了自己还连累了李新,就说:「是我害了你呢。」

    「不!」李新说,「要不是我只顾看那对奸夫yín妇也不会着了道。」

    花凤脸一红,李新没有结婚,被那对男女吸引情有可原,自己呢?当时也忘记警惕。花凤偷偷看了看李新,李新虎背熊腰,十分强壮,特别是……当花凤看到李新的阳具时,被他的长大所震惊,赶忙转移了视线。

    李新也在悄悄打量花凤,花凤的裸体是自己一直向往的,她的皮肤那么白晰,她的胸部那么丰满,她的腰肢那么纤细,她的双腿那么修长,要是能……

    「带进来!」一声呼喝,打断了李新的思维。

    那一对情人被带进来,他们也是全身赤裸,年龄在30上下,男的文质彬彬,女的身材丰腴,相当性感。他们的双手都被捆绑着,显然受了惊吓,不停地乞求。

    马脸走道李新面前,指着花凤道:「怎么样,小伙子,你的女同事性感吧?」

    李新不理他。

    马脸继续说:「你小子平时一定经常幻想干干这个警花吧?为她打过飞机没有?」

    李新心中一惊,他的确常常幻想和花凤做爱,为她打过不少飞机。

    「我给你个机会,怎么样?」马脸说,「你当着我们的面玩了她,我们就不碰她。」

    李新抬起头,「当真?」

    花凤急道,「李新,别信他的!他……他故意羞辱我们取乐。」

    马脸哈哈大笑,「女警花了不得,好,我看你能坚持多久。」他一招手,「让他俩亲近亲近!」

    肥猪按动电钮,李新和花凤面对面贴在一起。小武用一条宽带子将两人的腰缚在一起。

    李新和花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特别是李新,当花凤的柔软胸脯贴到自己身上时,他的心中涌现一股暖流,底下的阳具很快涨了起来。

    花凤更加难受,由于她叉开大腿,吊得较高,李新的阳具正好顶在她的yīn户上。她感觉到李新的阳具正在一点一点翘起,顶着yīn户的力量越来越大,显然,李新的生理反应越来越强了。

    花凤腹部用力一收,臀部向上抬起,阳具顶着yīn户的力量稍稍轻了些。花凤已经没有办法了,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李新。李新脸一红,他的确控制不住自己的阳具上翘,只得臀部用力向下一沉,使阳具和yīn户又分开一点,但仍然若即若离地接触着。

    马脸看了他们一眼,心道,「看你们能坚持多久?」转身对那对情人说,「你们叫什么名字,认识多久了?」

    男的说:「我叫徐速,她叫王丽,认识半年了。」

    王丽怯怯地说:「求求你,别伤害我。」声音清脆,十分好听。

    马脸摸着王丽的脸说:「你只要听话,我就不杀你。」

    王丽使劲点点头。

    马脸又说:「第一次是谁主动的?」

    王丽看了徐速一眼,说:「是他。」

    马脸又说:「说详细点!说得好,我就放了你们。」

    王丽眼睛里露出希望,「我说,我说。我们本是邻居,那次,我老公出差,他趁我家里没人,偷偷潜了进来,在我到卧室换衣服时,又偷偷跟了进来……」

    马脸笑道:「是你勾引他吧?」

    王丽说:「不不,不是。第一次……是他强迫我的。」

    「详细点。」马脸说。

    「我……我……」王丽低下头,满面通红。这种事怎么好意思对人讲呢。

    马脸一笑,「这样吧,你们表演表演吧!」

    「好,好,太好了!」另外三人来了兴趣。

    王丽和徐速面带难色。

    马脸说:「怎么,不听话?」对徐速说,「你要不干她,那我们四个人就一起干死她。」

    王丽害怕了,「不要,不要……我们……我们……表演。」

    马脸解开他们的绳子,他知道这两个手无缚**之力的人逃不了。

    王丽和徐速互相看了一眼,都知道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就互相搂抱着开始抚摸亲吻,一会儿工夫,王丽就进入状态,口中发出低低的呻吟。徐速把她撂倒在地,骑了上去……

    花凤很快也有了反应,王丽的呻吟让她难受。她感到李新的阳具又翘了起来,顶在自己的yīn唇上,随着绳子的晃动摩擦着。她甚至感觉到龟头已经分泌出汁液。

    王丽和徐速完全进入状态,特别是王丽,快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花凤感觉自己的yīn户也开始分泌汁液,虽然竭力控制着,但李新的龟头却在一点一点分开自己的yīn唇,就要往里插入。

    「不,不行。」花凤悄悄说。四个犯罪分子精力集中到另一边,没注意他们。

    花凤又说:「你别放进去。我不能对不起我丈夫。」

    李新努力克制着,轻声说,「我……快坚持不住了。」

    花凤喘着气,双颊绯红,胸部不停起伏。

    李新低头看到花凤白晰丰满起伏的胸部,阳具又翘了翘,龟头钻进了花凤的yīn道口。

    花凤想要挣扎,已经无力,只得说,「别……不行的……不可以。」

    李新把阳具向外抽了抽,离开花凤的yīn道一点。花凤心中无比感激,她知道对一个未婚男人来说,这一步多么不易。

    王丽的呼叫声更大了,李新也开始喘息。

    花凤心中暗暗叫苦,知道李新就要不行了,顾不得害羞,一咬牙,在他耳边说:「你……想办法射出来,射出来就不难受了。」说完扭过头,不敢再看李新。

    李新闭上眼,下身用力,却怎么也射不出。「不行……我射不出来。」

    花凤回过头,发现李新满脸汗水,涨得通红,知道他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心中不忍,就用最低的声音说:「你……你可以这样……在外面……摩擦……就能射出来。」声音比蚊子还细。她腰部用力,又抬了抬臀部。

    李新听清楚了,喘了一会儿气,屁股用力开始前后移动,阳具混合着花凤的蜜汁,果然感觉到快感。

    「呜……」花凤却更加难受,这种方式本来就是牺牲自己挽救李新的办法。

    花凤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克制,但没想到这么难熬。在李新的摩擦下,花凤感到阵阵快感从yīn唇处袭来,随即意识开始模糊,yīn户大量分泌汁液,顺着李新的龟头流到肉棒上,又顺着肉棒流到他的睪丸上……

    「啊……」花凤终于挺不住了,腹部一松,yīn唇将李新的龟头吞进去一节。

    「老公,我被插入了,对不起,对不起。」花凤暗道。

    李新仍在抽送着,龟头进出yīn道的感觉十分舒服。

    花凤感到臀部一点一点下沉,yīn道也一节一节吞着肉棒。「竟然有那么长!」

    花凤感受到李新肉棒的长大。「还没有到底呢。」花凤想,全身一松,将整条肉棒吞了进去。花凤立即感到不同于丈夫的快乐感觉,丈夫的yīnjīng还不如李新的一半长,也比李新细了许多。

    花凤感到李新粗大的龟头终于顶到了丈夫从未到达的地方,顿时全身酥软,她的臀部开始一上一下配合着李新的抽插。渐渐的两人都进入忘我的境界,开始低低的呻吟,最后都闭上眼睛尽情享受人间的快乐。

    李新终于在花凤的yīn道里完成了射精。花凤屄里的嫩肉被精液一喷,顿时浑身发抖,蜜穴深处传来阵阵,yīn道开始强有力地收缩,花心紧紧咬住李新的肉棒……花凤尖叫一声达到了高氵朝。

    当他们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四个流氓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立即满面羞愧,才想起这是在yín窝里,他们还没有脱离危险。

    「精彩,精彩!」马脸拍手大笑,「女警花不仅业务精通,屄也很精通嘛!吊着也能干,没见过。」

    花凤和李新惭愧得无地自容。

    肥猪走到花凤身后,在她屁股下面摸了一把,沾了一手精液。「***,这么好的骚屄,让这小子先用了。」随手把精液抹在花凤的雪白屁股上。

    「别碰她!」李新吼道。

    「吆喝,老子偏要碰她。」马脸说,「把他们分开!」

    小武解开绑在他们腰上的绳子,小个按动按钮,将花凤和李新分开。

    「花凤!」李新叫道,他知道花凤将要被凌辱。在有过刚才的关系后,李新已把花凤当成自己的妻子。

    李新大吼大叫,马脸抄起地上花凤的内裤,塞进他嘴里。他就是要选在他们发生关系后,再让李新看着自己的情人被当面凌辱,自己却无能为力,这样才更刺激。

    四个人围在花凤身边,伸手乱摸。李新的眼睛里喷出火来,但花凤始终面带微笑望着李新,她早已把凌辱置之度外,经过刚才的交合,她的眼里只有李新。

    花凤的双腿又被拉成一条直线,她的yīn户滴出李新的精液。四个流氓都脱光了衣服,马脸摸了摸花凤的yīn道,高氵朝已过,已经有些干涩。

    「***,便宜了这小子,头一炮让他打了。」马脸忿忿地说。又叫徐速,「过来,给她舔舔。」

    徐速战战兢兢得过来,「我……我……」

    「快舔,不然宰了你!」

    徐速跪在地上,双手抓住花凤的大腿,抬起头,嘴巴吻上她的yīn户。花凤立即感到无比舒服,虽然极力忍住,但脸上的笑容已经僵住。

    马脸又把王丽拎过来,让她跪倒在李新身前,替他允吸阳具。王丽不敢违抗,张开小嘴,含住李新的肉棒。李新的阳具在射精后已经松软,经王丽一吸,又竖了起来。

    李新和花凤尽力控制着,但高氵朝还是来临了,他们同时分泌出蜜汁,呼吸又开始急促,不时发出「啊」的一声低吟。

    马脸对王丽说:「去,伺候一下这位警官。」说着便松开吊着李新的绳子,把李新放到了地上。

    王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让陌生人插入自己总有些不好意思。

    马脸又说:「你想伺候一下这位警官呢,还是伺候我们四个?」

    王丽不再犹豫,她怕被轮奸。她满脸泪水伏在李新耳边说:「你是好人,我伺候你。」说完,分开双腿将他的阳具套了进去,嘴里不断重复着「你是好人,我伺候你。」

    另一边,花凤被徐速吸得意乱情迷,这是她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徐速也知道自己的情人正和李新交合,心中凄苦,却没有办法,只得把全部力量都用到花凤身上。

    马脸拍拍徐速的肩,让他停下,说:「你的马子被别人玩了,你想不想玩他的马子?」

    徐速看了看花凤,点了点头。

    马脸把绳子放下来,使花凤跪到地上。然后对徐速说,「上!」

    徐速不敢怠慢,转到花凤身后,挺起阳具插进了花凤的yīn户。

    花凤心中叫苦,刚才和李新交合,虽有一半无奈但也有一半愿意,现在被这个陌生男人插入,无异于强奸。她抬起头看看李新,李新也正看着她,四目相交都是一个想法:希望藉此机会拖延时间,一方面避免花凤被轮奸,另一方面寻找机会脱身。两人彼此会意,使了个眼色,同时发出销魂的呻吟。

    四个流氓快乐地欣赏着,马脸突然挺着阳具走到花凤面前,「给我吸!」

    花凤真想一口给他咬下来,但她看到不远处有把大剪刀,「要能拿到就好了。」

    想到这里,花凤一闭眼含住马脸的大肉棒吸了起来。

    那边,李新已经在王丽的yīn道里射精,王丽正坐在地上喘息。这时,小武和小个走过来,拎起王丽,开始凌辱。王丽哇哇大哭,「你们说过要放过我的……」

    「那是老大说的,我可没说。」小个笑道。

    肥猪终于也忍不住了,一脚向徐速踹去,想要踹开徐速,自己去花凤。

    徐速这时已经在花凤的yīn道里射精,见肥猪一脚踹来,急忙把肉棒抽离花凤的yīn道,躲到一边。

    肥猪见徐速在花凤体内射精,骂道:「妈的,让你小子占便宜了」,接着便挺着肉棒也插进花凤yīn户。

    花凤心中一凉,终于还是没有躲过,现在已经是第三个男人插入了自己。

    过了一会儿,花凤便感到一股热流冲入yīn道深处,肥猪射精了。花凤暗暗叫苦:「这已经是第三个男人在自己体内射精了,我回去要怎么见老公。」

    这时,马脸从花凤口中抽出阳具,对肥猪说:「换换!」

    肥猪不敢违抗,转身走到花凤面前。他的身体丑陋,阳具沾满yín液,花凤一阵恶心,就在这时,马脸的阳具插进了花凤体内。

    「这是第四个。」花凤痛苦地想。她不愿为肥猪口交,作出要用手摸摸肉棒的姿势,肥猪十分惊喜,拿过剪刀剪开花凤一只手腕的绳子,随手把剪刀丢在地上。

    花凤立即用手撸动他的阳具,肥猪躺在地上发出呻吟……

    剪刀就在徐速身边,李新向他使了个眼色,徐速悄悄把剪刀摸到手中,向李新慢慢爬去。他也知道,要想活命必须依靠李新。

    这一切都被花凤看在眼里,心中一阵欢喜。为吸引流氓的注意力,她装出很快乐的样子,嘴里发出诱人的叫喊:「插我!噢……插我……使劲插……用力……啊……」花凤新婚不久,对老公都未说过这种话,心里感到一阵难过。

    马脸受到鼓舞,一边看着肉棒进出花凤的yīn道,一边问:「舒服吧?服了吧?」

    花凤的yīn户传来阵阵快感,心中暗叫:「不能……不能……我一定要坚持住……绝不能被他……强奸到高氵朝……绝对不能……」,口中却叫道:「舒服死了……用力……插死我吧……我服了……饶了我,我不行了。」

    马脸又说:「我的**巴大不大?比你老公插得舒服吧?」

    花凤看到徐速已经爬到李新身边,知道这是关键时刻,大叫道:「你的**巴太大了,啊……你才是我老公,呜……天天插我吧……」

    马脸又说:「顶到花心了吗?」

    花凤无奈,只得叫道:「你插到花心了,使劲我吧。」

    马脸问:「用什么你啊?」

    「用……」花凤心中恶心,但不得不说,「用你的大肉棒…………我!哦……我求饶了!」

    徐速已经剪着李新脚上的绳子。他力气小,加上心虚,手直哆嗦。

    马脸完全被花凤吸引,又说:「你哪里?说,快回答!」

    花凤从未说过那个字,犹豫着。

    马脸得意地说:「你不说,我就拔出来了!」

    花凤既怕他真的拔出来,看到徐速就遭了,又真有点舍不得肉棒抽插所带来的快感,只得低声说:「是……是我的小……小穴……」她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字。

    「大声点!」马脸并不满足,「小穴又叫什么?」

    「又叫……小洞洞。」

    「还叫什么?」马脸不依。

    花凤只得叫道:「是……我的小穴,小穴。」

    「我的肉棒叫什么?」马脸又问。

    「叫……叫……」花凤更加难以启齿。

    「叫什么?」

    花凤说:「叫……大屌。」

    「你喜不喜欢大屌?」

    「喜欢。」

    「喜欢用上面的嘴吃,还是下面的小穴?」

    「我……我喜欢吃……也喜欢挨。」

    「喜欢哥哥的大屌什么?」马脸问。

    「喜欢哥哥的……大屌……妹妹的……小穴。」花凤说。她心想,今天真是受尽凌辱。

    马脸还不满足,他要极度羞辱花凤,「你的小穴多少人过?」

    花凤只得满足他:「好多人,大哥哥你得最好。」

    「哥哥要射了……喜欢哥哥的精液吗……要不要哥哥把精液……射到你的小穴里……」

    「喜欢……我喜欢……哥哥的精液……哥哥快射吧……射到妹妹的……小穴里……射……快射……射死我……」花凤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种在丈夫面前也说不出口的话。

    马脸受到花凤话语的刺激,很快便把龟头插入花凤的花心深处,一股浓精狂喷而出。

    花凤被这股浓精一冲,「啊」的一声大叫,终于在马脸的强奸下,又一次达到性的高氵朝。

    肥猪这时也被花凤的叫声吸引,问:「胖哥哥的大**巴怎么样?」

    花凤没办法,只得应付:「刚才也插得妹妹的小……小穴……插得妹妹的小穴……好舒服……噢……」

    「愿不愿意哥哥插你?」肥猪又问。

    花凤暗骂他下流,嘴上只得说:「愿意,当然愿意。」

    这时,徐速已经剪开脚上的绳子,正在慢慢站起剪李新手上的绳子,只听那边小个和小武说,「大哥,让我们也玩玩吧,这警花叫得人心里痒痒的!」

    花凤叫苦不迭。只听马脸说,「好,让弟兄们都尝尝警花的滋味。」随后,马脸和肥猪转向王丽继续奸yín,王丽已经半昏迷。

    小武和小个争先恐后地抱住花凤的屁股,大**巴轮流在花凤的yīn道里抽插,直至先后将精液射入花凤的身体深处。

    就在小武和小个完花凤之时,李新的绳子已经剪开,他一声怒吼,冲小武的脑袋就是一拳。这一拳用尽了全身力气,小武一声未吭倒了下去。李新又一脚踢到小个的脑袋,小个立即丧命。

    马脸和肥猪见李新凶猛,吓得拔腿就跑。李新顾不得追赶,忙解开花凤的绳子。花凤扑到李新怀里,「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刚才的坚强和理智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时,屋外枪声响起,刑警队找到这里。他们抓住马脸,击毙了肥猪。

    当队员们冲进屋子,全都楞住,只见李新和花凤全身赤裸,正抱在一起。花凤下体血迹斑斑。大家都明白发生了什么,默默退出去,向花凤敬礼……

    一月后,花凤和老公离了婚。

    花凤和李新没有参加刑警队举行的立功人员授奖大会,他们远离了这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八)影视明星——徐蕾

    徐蕾一向以清纯少女的形象出现在屏幕上,深受青年影迷的喜爱。然而,徐蕾却在事业的巅峰时期,嫁给一位年轻英俊的富商,从此退出影坛。她希望做一个贤妻良母,相夫教子,过平静的生活。

    但天有不测风云,一年之后,丈夫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夫妻二人的生活陷入窘境。幸好还没有孩子,徐蕾想重出江湖。

    徐蕾复出影坛的时候,发现一年来涌现出许多后起之秀,自己的影迷有了新的偶像,昔日的辉煌不复存在。徐蕾费尽周折,才在一位青年导演的影片中谋得一个角色。

    导演薛非以前是徐蕾的影迷,安排她在影片中出演女一号——一位女大学生,片酬也十分优厚,这让徐蕾十分满意和感激。故事情节大体是一个女大学生,才貌双全,却被导师诱奸,从此落入风尘,最后香消玉殉。让徐蕾担心的是,片中有几场「激情戏」。导演薛非告诉徐蕾,男演员会把握好尺度,影片后期会进行技术处理,不会破坏她的清纯形象,个别情节会找替身,并许诺加薪。徐蕾思考好久,终于答应。

    徐蕾一年来几乎没有多大改变,还是一副清纯女孩的形象。因此,影片拍得很顺利,剧组所有人都被徐蕾的美丽和演技折服。两月后,影片拍完一大半,只剩几场激情戏。激情戏没有剧本,徐蕾忐忑不安。

    第一场是导师猥亵徐蕾的镜头。徐蕾有些担心,因为扮演导师的男演员吴义一直用色咪咪的眼光看自己,还经常动手动脚。徐蕾怕他不规矩。

    戏开拍了。徐蕾身穿白色上衣、蓝色裙子、白色长袜,一副学生打扮。吴义中年教师打扮,坐在椅子上,徐蕾站在身边接受导师的个别辅导。

    「开始!」导演薛非一声令下。

    吴义嘴里胡乱说着,右手伸进徐蕾的裙子。徐蕾一惊,闪身躲开。

    「停!」薛非叫道,问徐蕾:「怎么回事?」

    「他……」徐蕾不知该说什么。

    「剧情需要嘛!」薛非说,「什么叫激情戏?」

    徐蕾默不作声,心想,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开拍!」薛非又说。

    徐蕾只得回到原位,双眼看着桌上的讲义。吴义的手又伸进她的裙子,隔着内裤抚摸她浑圆的臀部。

    徐蕾浑身一颤,刚要躲避,只听薛非说:「女演员注意!进入拍戏状态!」

    徐蕾心想,做演员总要有牺牲,就没有动,吴义继续讲着,手抚摸的力量却在加大。

    「他分明是故意的!」徐蕾想,自己的臀部只有丈夫摸过。

    吴义继续讲着,手却顺着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直接接触到徐蕾臀部光滑的肌肤。

    徐蕾闪身躲开,她受不了其它男人的抚摸。

    「怎么回事?」薛非发怒了,「我们的资金紧张,不要浪费胶片!继续!」

    徐蕾不敢说话,又回到位置。

    这次,吴义的手直接伸进内裤摸索。徐蕾又动了一下。

    「女演员别乱动!」薛非说,「你是他的学生,不敢反抗。要装出害怕、羞涩的样子。」

    徐蕾低了低头,脸上一红。

    「好!」薛非赞许着,「男演员也要注意,真实一点。」

    吴义的手完全伸进徐蕾的内裤,贪婪地摸着她的两片屁股。

    徐蕾浑身难受,心想,「忍一忍吧,否则还要重新开始。」

    吴义得寸进尺,手向下一拉,悄悄将徐蕾的内裤褪到大腿上。

    徐蕾一惊,欲要反抗,又想,「这么多人看着,真是羞死人。」幸亏还有裙子罩着,其它人并未注意。

    「好!」薛非道,「继续!」

    徐蕾终于没动。但吴义的手没有停止,从徐蕾的双腿之间穿过,伸到前面抚摸她的yīn户。

    徐蕾更加难受,赶忙夹紧双腿。这反而给了吴义更大的享受,他的右手被大腿夹着,手掌却依然可以活动,而且,充分感受到徐蕾的体温。他一边说讲义,一边摸着徐蕾的yīn毛。

    徐蕾感到心乱如麻,更难堪的是,身体在吴义的抚摸下竞然有了反应,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自从公司出事后,丈夫整天忙得焦头烂额,他们夫妻就再没有一次性生活,自己的身子已经三四个月没有得到爱抚了。

    徐蕾的双腿有些颤抖,渐渐松开。吴义趁机用两根手指挑逗她的yīn唇。

    徐蕾呼吸开始沉重,觉得下体开始分泌出爱液。

    「好!」薛非说,「你要表现出只能服从的样子,他是你的导师,掌握着你的命运。」

    徐蕾不敢再动。吴义则更加放肆,手指伸进她的yīn道,搅动着。

    「哦……」徐蕾情不自禁地发出呻吟。

    「很真实!」薛非赞许着,「反应再强烈些,要配合导师的动作。」

    吴义的手指开始抽插,进进出出,带出很多爱液。徐蕾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上下起伏,口中不时发出声音:「哦……啊……呜……」

    「OK!过!」薛非说。

    吴义立即抽出手。徐蕾感到下体一空,随即一凉,意识到自己的内裤还在大腿上吊者,不敢当众整理,匆匆跑向卫生间。

    吴义望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微笑。

    徐蕾关上卫生间的门,长出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体,已经水流成河,立即满面羞红……

    第二天,是下一场戏,导师强奸徐蕾。徐蕾有些害怕,找到薛非想不拍了。

    「那怎么行!」薛非说,「我们是有合同的。你中途退出要赔偿所有损失。

    你赔得起吗?」

    徐蕾摇摇头,她的确赔不起。

    薛非说:「不用担心,又不是真的。昨天那场戏也是假的,演得很好嘛!」

    徐蕾暗暗叫苦,心想,「你怎么知道不是真的。」

    薛非又说:「这样,我把剧组其它无关的人都请出去,行了吧?」

    徐蕾点点头。

    片场留下薛非、徐蕾、吴义和摄像,连灯光师都出去了。

    徐蕾心里稍安。

    薛非说:「你们脱衣服吧!」

    「什么?」徐蕾大惊,「脱衣服!」

    「当然了,不脱衣服怎么拍?」薛非说。

    徐蕾坚决地摇摇头,「我不脱衣服,死也不脱!」

    无论薛非怎么说,徐蕾坚决不脱,这是她的底线。

    「那怎么办?!!!」薛非发怒了。

    徐蕾依然坚决地摇头。

    「这样吧,」吴义说,「这场戏只有我一个人脱,让徐蕾穿着吧。」

    徐蕾有些感激。

    薛非摊摊手说:「怎么演?」

    吴义说:「让徐蕾穿着裙子,里面套两条内裤,演戏的时候我撕下一条,然后做假些动作就行了。」

    薛非想了想,问徐蕾:「这样行不行?」

    徐蕾只好同意。

    徐蕾去换衣服,穿了两条内裤。回来时,她看到吴义果然脱光了衣服,阳具坚挺着,又粗又大。徐蕾心中乱跳,赶忙转过身,不敢看他。

    「开始!」薛非喊道。

    吴义扑了上来,徐蕾尖叫一声,想跑。吴义抓住她,抱住就亲吻。徐蕾左右闪避,嘴唇还是被咬住。吴义的舌头钻进她的口中乱搅。徐蕾无法闪避,只能就范,被吻得意乱情迷。吴义的双手趁机撩起她的上衣,几下就解掉她的胸罩,扔到一边。徐蕾大惊,没想到他真脱自己的衣服,想叫停,嘴被堵住,只得奋力挣扎。

    吴义抱起徐蕾坐到椅子上,双腿夹住她,双手乱摸她的乳房。徐蕾娇喘连连,身体有了反应,双手击打着吴义。

    吴义双手抓住徐蕾的双手,嘴巴狂吻她的胸部。

    「你干什么?」徐蕾惊呼,「快放开我!不要啊!」

    吴义继续狂吻。徐蕾浑身乱颤,正想叫导演,吴义又吻上自己的嘴唇,拚命狂吸。

    徐蕾用尽全身力气,挣脱吴义,「导……」刚叫了一声,吴义猛虎般地扑上来。

    「说台词!」薛非喊道。

    徐蕾早忘了台词,只想尽快逃走。她三步两步窜进卫生间,还未关门,吴义已经跟了进来,摄像立即把镜头靠过来。

    徐蕾拿起洗裕喷头做武器,拧开,水流喷了出来,溅了两人一身。徐蕾上衣较薄,胸罩又被脱下,浑身湿透后,身躯立即显现出来,乳头尤为清晰。

    徐蕾顾不了那么多,因为吴义已经扑上来抱住自己乱摸。

    「啊……」徐蕾呼叫着,「放开我啊……」

    吴义抱起她向床走去。

    徐蕾喊道:「停一停!」

    「继续!」薛非说:「女演员,别乱讲话,说台词!」

    徐蕾连连叫苦,「砰」地一声被扔到床上。

    吴义将她反过来,左手按住她的双手,右手伸进她的裙子,「嘶」的一下,把两件内裤都撕下来。

    徐蕾惊恐万分,叫道:「你怎么脱我衣服?」这恰好是台词的一句。

    「我不仅脱你衣服,还干你呢!」吴义也说了句台词。

    「停……机吧」徐蕾叫道。

    「来了!**巴来了!」吴义说着,撩起她的裙子,摸着她的yīn户,嘴巴又吻上她的双唇。

    徐蕾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身体却在吴义的抚摸下乱了方寸。

    就在此时,她觉得下体一紧,吴义的阳具插入了自己的yīn户,阳具缓缓前进,逐渐塞满自己的yīn道。

    徐蕾连声惨叫,真的如同处女被强奸一样。导演鼓掌叫好,徐蕾叫苦不迭,心想,「你哪里知道我下面发生了什么?这哪里是拍戏,分明是被吴义强奸。」

    徐蕾还要挣扎,吴义一面用舌头堵住她的嘴,一面下身用力抽送。他的肉棒感觉到徐蕾yīn道的窄小,「真的像处女一样啊!」吴义感叹,心中激动,加快了抽送速度。

    徐蕾逐渐松弛,她感到yīn户正湿漉漉地迎接肉棒的进进出出,这种感觉就像在自己家,自己的床上,让丈夫的阳具在自己的蜜穴里进进出出一样。

    「他不是丈夫!」徐蕾想,却控制不住下体对肉棒的讨好,她完全陷入快乐之中。

    迷迷糊糊的,徐蕾听到吴义激烈的喘息,「他要射精!」徐蕾立即惊醒,「不要啊!」她叫着,双手用力一推,想使大肉棒退出yīn道,不让吴义在体内射精。

    但是吴义紧紧抱住了她的屁股,随即一股热流直喷徐蕾的花心,烫得徐蕾浑身发拌。徐蕾无法控制自己,随着吴义的喷射,「啊……啊……啊……」地大声呻吟,一下子达到了高氵朝。

    「过!」薛非喊道。

    吴义心满意足地从徐蕾身上下来,撩过裙子盖住她的下体。

    徐蕾浑身无力的躺着,薛非走过来说,「你演的真好,像真的一样!」

    徐蕾暗暗叫苦,心想:「这本来就是真的。」

    剧组休息了二天,准备拍摄最后一场戏。这二天中,徐蕾把自己关在屋里。

    「真是没脸见人!」她想,「我怎么糊里糊涂地就被别的男人给插入了,还让他在体内射精,而自己居然还有了高氵朝,我真对不起老公!」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不能告诉别人吴义强奸了自己,否则,自己的清纯形象就将磨灭。「吃个哑巴亏吧。」她想。

    二天后,第三场戏开始了,按照情节,徐蕾此时已经堕落为风尘女子。导演薛非亲自上阵扮演一个花花公子。排戏前,薛非特意递给徐蕾一杯咖啡,「我们只是做做动作,其余镜头由替身演员完成。」

    徐蕾十分感激,将咖啡一饮而尽。

    戏开始了,在酒店包间里,徐蕾坐在薛非怀里聊天、接吻。

    现场的灯光忽明忽暗,徐蕾感到一丝心悸,随后感到头昏,机械地配合着薛非的动作,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徐蕾醒来时,首先感到下体火辣辣的疼,心里一惊,立即挣扎起来,看到自己还穿着衣服,就自己安慰,「也许是太累了。」

    徐蕾拿到一笔不菲的报酬回到家,心中却高兴不起来,眼前总是浮现着吴义那张无耻的脸和自己被迷奸后的情景。

    一月后,薛非突然打来电话,说影片未通过审查,将转到海外发行,并寄来一盘样片。

    徐蕾感到有点不妙。

    夜深人静,徐蕾悄悄起身,看了看熟睡的丈夫,翻身下床。她来到客厅,放进录像带。

    影片开播了,徐蕾感到一点安慰,自己的形象还是那么清纯可爱、美丽动人。

    影片播到第一场激情戏,吴义的手伸进自己的裙子。徐蕾有些紧张,就像当时拍戏一样。镜头一转,突然照到徐蕾裙子里面的风光,内裤被脱下,吴义的手指抚摸着她的yīn毛。

    「啊!」徐蕾惊呼,原来他们在桌子下面安置了另一台摄像机!

    「咦?」丈夫突然出现,「你在看自己拍的戏?也不叫我。」

    「哦……」徐蕾一阵慌乱,她一直不敢让丈夫看。

    丈夫坐到徐蕾身边,奇怪地问:「三级片吗?」

    「呜……」徐蕾支吾着,「这是……替身演员。」她撒谎道。

    「噢。」丈夫没有怀疑。

    镜头拉近,整个屏幕出现徐蕾yīn部的特写,每一根yīn毛都清晰可见。

    「哦!这个替身演员是谁!这么开放!」丈夫觉得这个女演员的yīn户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是在那部三级影片还是A片里见过,他还没有发现这其实就是他妻子的yīn户。

    「是……香港请来的。」徐蕾说,偷眼一看,发现丈夫未发现片中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妻子,还看得津津有味,心中稍安。

    镜头又转,吴义的手指插进徐蕾的yīn道,前后抽动,带出许多蜜汁……

    徐蕾的脸在发烧,好在这一段很快过去,画面又呈现出徐蕾灿烂的笑脸和美丽的倩影。

    「拍的挺漂亮。」丈夫赞许着,「你还是那么美丽。」

    徐蕾心乱如麻,轻轻靠在丈夫肩头。

    影片继续播放,到了第二场激情戏,吴义抱住徐蕾乱摸,并脱下她的胸罩。

    「这也是替身演员。」徐蕾赶忙解释,「只有脸是我的。」

    「哦。」丈夫相信了,抓起徐蕾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根上。那里已经隆起,丈夫干脆掏出阳具,让徐蕾抚摸。

    屏幕上吴义撕下徐蕾的内裤,挺着肉棒插入她的yīn道。

    「这个替身和你身材很像嘛!」丈夫说。

    徐蕾心中苦楚,心想,片中这个被强奸的女人其实正是你的妻子呢。

    镜头一转,照到吴义一耸一耸的臀部,随后是肉棒进出yīn道的情景。

    「原来导演们早已知道吴义在强奸我。」徐蕾痛苦地想。

    丈夫却兴致勃勃,「香港女演员真开放,这简直是A片嘛!」

    屏幕上,徐蕾的yīn道分泌出大量蜜汁,出现男女的呻吟声。

    「这男演员好大啊!」丈夫说,「那女的受不了了。」又舞着自己的阳具笑问:「我大还是他大?」

    徐蕾无地自容……

    最后一场激情戏终于上演了,徐蕾稍稍安心,毕竟自己和薛非没做什么。

    然而,事实出乎意料,影片中,徐蕾和薛非拥抱了一会儿就开始脱衣服,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徐蕾大惊,「这是我吗?」

    片中的徐蕾已开始给薛非吸阳具,画面推进,正是她那张清纯的脸,口中含着肉棒贪婪地吸着。

    徐蕾大脑「嗡」的一声,「难道……他们给我吃了迷药……」徐蕾想起那杯咖啡,「我做了什么一点也不知道!」

    片中的徐蕾跪在地上,晃动着雪白的屁股,yīn户清晰可见。薛非把大肉棒从后面插入,随后,镜头转到徐蕾脸部,她双目紧闭,小嘴微张,发出诱人的呻吟声。画面向前,照到她晃动的丰乳,再向前,照到她的yīn毛和被阳具塞满的yīn道。

    片中还有对话。

    薛非说:「你舒服吗?」

    徐蕾说:「太舒服了,使劲!」

    「多长时间没人你了?」

    「好长时间了……噢……想死我了……」

    「那你喜欢被我吗?」

    「喜欢,被你得太舒服!」

    「喜欢我射到你屄里吗,喜欢就求我吧。」

    「求求你……射吧……把你的精液……都……射进去……射到我的……骚屄里……求你了。」

    薛非从后面抱紧了徐蕾的腰部,大肉棒一阵猛烈的抽插,接着紧紧压住徐蕾的yīn户,屁股不停的抖动,显然已在徐蕾的yīn道里射精。

    徐蕾被射得整个人都趴到了地上,当薛非把大肉棒抽离时,一股白浆从徐蕾的yīn唇之间缓缓倒流出来……

    「啪」的一声,丈夫抓起茶杯砸向电视机,「轰……」电视机冒出滚滚浓烟。

    丈夫吼道:「这也是替身演员吗?!!!」

    徐蕾默默无言,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