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185章 :姬月瑶搞了件大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没有兴趣一决高下。”云音变了声音,眼神凌厉的看着她。

    天黑,在白雪的照应下,也只能看清楚对方一个黑影。

    “好呀。”姬月瑶打了一个响指,周围立即就出来十几个人:“你们打吧,我先回家睡觉了。”

    她才没有兴趣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必须要保重好身体。

    云音冷笑了一下,岂能这么轻易的就让姬月瑶走了。

    一挥手,也同样出现了十几个黑衣人。

    双方人马打在了一起。

    云音不给姬月瑶开溜的机会,两个女人打了起来。

    姬月瑶抽出腰间的软剑,既然她要咄咄逼人,那就别怪她了,每一招姬月瑶都是往致命的地方打。

    不到十招,哗啦一声,云音的手臂上就被划了一刀。

    云音后退几步,怨恨的看着她,没想到姬月瑶的武功这么好。

    “就你这种功夫,也好意思做杀手,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姬月瑶趁胜追击,提着剑就刺了过去。

    云音有些吃力的应对着。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云音已经感觉到姬月瑶气息有些紊乱,她刚小产几天,身子本来就没恢复过来,还逞能。

    看看旁边的手下,让姬月瑶的人占了上风,她必须尽快的解决了姬月瑶。

    姬月瑶微微挑眉,她身子却是有些吃不消了,但还是强忍住。

    不能让她看出破绽来。

    “啧啧,自己不行还赖我,那就看我是不是好的跟吃了炫迈一样。”姬月瑶提剑冲了上去。

    炫迈?

    云音愣了一下便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赶紧的应对。

    胳膊上这点小伤倒是无碍,只是姬月瑶这招招凶猛,她着实有些招架不住。

    数十招下来,云音被姬月瑶一脚踹倒在地上,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横了一眼那边,云音的人收拾的也就剩两三个了。

    姬月瑶看着地上的女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若是她没猜错,身形没看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军营里的那位白莲花的。

    “怎么服不服,不服还可以打的你服的。”姬月瑶缓缓的靠近她,准备出其不意的跳开她脸上的面巾。

    云音闭上眼睛又睁开,手上捏着毒针,待她靠近的时候准备让姬月瑶一命呜呼。

    正在姬月瑶准备靠近的时候,突然出现几个人,放了个烟雾弹,直接将云音救走了。

    “呸。”姬月瑶挥开烟雾。

    “别追了,你,马上去通知王爷,让回军营看看云音左臂是不是受伤了。”

    姬月瑶皱着眉头,既然她能跟踪到她到这里,那显然也已经知道了轩辕逸的行踪。

    仔细联想一下,定然是跟着蒙遇过来的,真特么是个坏事的男人。

    以前就知道他不喜欢自己,但是她哪里招惹他了?

    思来想去都没想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让他这般生厌。

    额,如果长的好看是罪的话,那她宁愿罪不可恕。

    领到命令的手下立即就走了。

    姬月瑶皱着眉头,是什么人来救她?

    几个人,应该不是蒙遇。

    如果云音真的是歼细,那恐怕还不是一个小喽啰,来头还不小。

    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来救她,而且还能喊动这么多人。

    她的手下已经死的差不多,就剩一个活口。

    姬月瑶摸了摸他们的脖子处,并没有贴假皮,那就不是普赛那个组织的。

    假设云音不是普赛的歼细,那会是哪个国家的?

    姬月瑶这下也不回家了,直接让手下将活口也杀了,回去找轩辕逸。

    这个人留着也不可能问出些什么的。

    姬月瑶赶到山洞的时候,在洞口就听见蒙遇的声音:“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为何怀疑云音?”

    “老二,现在只是猜测,回去看看有什么?如果不是岂不是刚好证明了她的清白?”蒙敛发现弟弟现在有些神志不清了一样。

    只要关于到云音的事情他就容易激动。

    “哼,你们为什么就那么相信她。”蒙遇气急了,有些口无遮拦。

    “领十军棍。”轩辕逸冷着脸说。

    轩辕逸也看出来蒙遇的激动,这已经不单单是一次刺杀,蒙遇这么下去是要犯军纪。

    而身为一个军人,他竟然还问这么多。

    即便自己的家属被怀疑,若是能被证实岂不是很好。

    蒙家兄弟都愣了一下,蒙遇黑着脸说:“王爷,若是有天姬月瑶被污蔑是歼细,你是不是也会这样?”

    “会,若证实她确实是歼细,本王会亲手杀了她。”没有国又岂会有家。

    轩辕逸说的掷地有声。

    姬月瑶不怒反倒觉得欣慰。

    是啊,如果有一天她真的成为了歼细,她倒是希望轩辕逸能果断的了结了她。

    否则因为她牺牲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她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的。

    “蒙遇,眼前这场战争的重要性你是知道的,我们轩辕王朝兵力不足人家的三分之一,粮草补给也不足,若是不计划周详,只能牺牲了这么多的兄弟。

    虽然云音喜欢王爷,也曾经想要破坏我跟王爷的感情。

    但她现在嫁给你了,能好好过日子,我可以既往不咎。

    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但是我公私分的还是很清楚的,若是能证实她不是今天刺杀我的人,这不是大家的心病都放下了?”

    姬月瑶一边说,一边缓缓的进去。

    她直接戳了问题的重点。

    蒙遇脸色一阵黑一阵白。

    “你说是不是?”姬月瑶严肃的看着他。

    蒙遇居然感觉她的眼神有些压迫感,张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王妃娘娘说的是,老二,不止是云音,就算是我们也一样是怀疑的对象。”蒙敛有时候也不知该怎么说。

    可能他本身的性子就比较直,所以也喜欢姬月瑶这种坦荡的女子。

    “王爷,我们借一步说话吧。”

    轩辕逸点点头跟着她出去,手搂住她的腰,能感觉的出来她气息有些虚弱。

    到了外面,姬月瑶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双腿都软了:“唔,差点就走不回来了。”

    轩辕逸心疼的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月瑶,思来想去,还是开战吧,你一个人在那里太危险了。”

    “夫君,你打仗这么多年,这场仗胜算有多少?”

    “十分之三。”

    “对,兵力暂且不说,就是粮食,现在这边大雪,至少要半个月才能接济的上,我们的余粮根本就撑不到那么久,所以,至少还要拖延十天。”

    轩辕逸将她抱的更紧,心疼的吻了吻她的眉眼。

    “初一他们已经在紧急的筹备粮食,从最近的地方运过来了,这边环境恶劣,士兵们的抵御能力也变差,我有个想法,从普赛里面去弄一些衣服过来。”

    “怎么弄?”轩辕逸觉得这个主意很好,但是买肯定不行的。

    他也让手下去别的地方买些衣服过来,只是时间上比较慢。

    姬月瑶府在他耳边小声的说。

    “呵呵,这个主意好吧?”姬月瑶炫耀的说。

    这么损的招,估计也就只有她能想的出来。

    “很好。”轩辕逸自从很姬月瑶在一起之后,她时不时的夸他,现在他也学会时常的夸他。

    突然,姬月瑶正色道:“蒙遇这个人我不想做评价,但是云音的事情你最好还是要处理一下,这毕竟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嗯。”轩辕逸也想还云音一个清白。

    “好,那你去处理,我回去了,我们再坚持十天吧。”

    “小心点。”

    姬月瑶刚离开不一会,就有人来禀报,说军营遭到了偷袭。

    三人立即赶了回去。

    来偷袭的人已经抓到了不少,也杀了不少,只有几十个人。

    显然只是小规模的试探。

    蒙遇立即朝云音那边跑去,蒙敛也跟着过去。

    “啊,你们别过来。”帐篷里传来云音的尖叫声。

    “杀了她。”只听见几道男人的声音。

    蒙遇跟蒙敛冲进去的时候只见云音狼狈不堪的胡乱挥着刀。

    速度将几人解决掉。

    云音还是闭着眼睛胡乱的砍着,嘴里说着别过来别过来。

    蒙遇心疼的过去夺过她的刀说:“云音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云音抖了一下身子才睁开眼睛,看到是蒙遇的时候就扑进了他的怀中。

    “相公,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一声相公将蒙遇喊的,心里软成了一滩水。

    “对不起,我来晚了。”蒙遇将她紧紧的抱住。

    蒙敛皱了皱眉,也不好意思看两人抱在一起的画面就退了出去。

    恰巧此时初二将那边的几个人都解决了赶了过来,在帐篷外面的时候被蒙敛拦住。

    “已经没事了,阿遇在里头。”

    初二是受到消息过来看云音的。

    两人正在说话间,蒙遇打横抱着云音出来了,看到初二的时候眸色暗了暗对身边的侍卫说:“叫军医过来。”

    初二抿抿唇,挥开心里的难过迎了上去:“我来看看吧。”

    “不用。”蒙遇冷着脸说。

    她本来就不喜欢姬月瑶,连带着对初二的印象也不好。

    现在云音被冤枉是歼细,他更加的厌恶这两个人。

    蒙遇看了哥哥一眼:“现在你相信了吧。”

    说完就抱着云音走了。

    蒙敛眉头紧蹙,这个弟弟现在真是被迷了心智。

    以前在军队稳重的很,为什么碰上女人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都不自知了。

    就算是为了云音也不能这个样子,犯军纪啊。

    看着有些伤心的初二,蒙敛挠挠头说:“初二啊,你别理他,你有没有受伤啊?”

    “谢谢姐夫,我没有受伤。”

    此行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蒙敛还是带着初二过去。

    因为云音的伤口在手臂,腰间也有一处,军医又是个男的,最后还是初二动手帮她包扎伤口。

    帐篷里只有两个女人,云音闭着眼眸,虚弱的问:“初二姑娘,我这伤口会留下疤痕吗?”

    “不会,砍的不深,手法也不错,用点去疤痕的膏药,跟没受伤一样。”初二无波无浪的说。

    “嗯,这就好。”

    一个伤口就想试探出她来,姬月瑶也真是太天真了。

    只不过又搭了一刀,有些不划算。

    到时候一定要一刀一刀的在姬月瑶的身上划回来。

    云音睁开眼睛看着初二说:“听说你以前跟我夫君有过婚配。”

    初二包纱布的手顿了一下,脸色白了一下,随后又佯装若无其事的继续包扎。

    “算是吧。”

    “哦。”云音眼底闪过一丝悲伤。

    这抹悲伤正好被端着热水进来的蒙遇看到,那些对话他自然也是听到了。

    目光凌厉的看了一眼初二,他不想因为这个女人让云音多想了。

    这正中云音的下怀。

    蒙遇冷着脸对初二说:“你出去吧,剩下的我来,还有,以后你都不要出现在我跟我夫人的面前。”

    刹那间,初二脸上的血色全无。

    放下手中的纱布,什么话也没说就出去了。

    出去之后,寒风吹过脸颊,初二感觉眼睛有些酸涩。

    这大概也无关乎爱不爱吧,赤果果的羞辱。

    蒙敛站在原地,真不知道该安慰还是不安慰。

    哎,这个弟弟真是的,就算不喜欢人家初二姑娘,也别说这么伤人的话。

    造孽啊。

    初二难过了一会,便去了轩辕逸身边,将事情如实的跟他说。

    “左手臂确实有刀伤,腰上也有伤口,身上其余的地方也有一些瘀痕。”

    “出去吧。”轩辕逸垂眸,深邃的眸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所以现在就是根本无法确定云音是不是歼细。

    不想,没一会,蒙遇就过来了,扑通一下就跪在轩辕逸的身边:“王爷,这次云音差点被敌国的人偷袭而死,现在可以证明她的清白了吧?”

    “嗯,你起来吧。”

    “王爷明察。”

    轩辕逸缓步走到他跟前,两人四目相接:“蒙遇你可知罪?”

    “末将知罪。”蒙遇又跪下。

    “犯了什么错?”

    “末将不该感情用事。”

    “关十天禁闭。”

    “末将领罚。”蒙遇自觉的就出去了。

    既然已经回来了,计划又要改变,而这个军营已经不安全了。

    轩辕逸没有去看云音,直接在帐篷中歇下了。

    三天之后。

    普赛城里炸开了锅。

    姬月瑶一如既往的赖在子清的房间里学女红。

    子清穿针引线,拉家常似的说:“王子妃,有没有听说这几天普赛城里发生了好多怪事?”

    “我这一个贴心的人都没有,也出不去,笼中之鸟,去哪里听消息,怎么?有八卦吗?”姬月瑶眼睛都没抬起来一下。

    “好奇怪,这几天城里的百姓都丢衣服粮食。”子清目光没落在她身上,余光注意着她的表情。

    “哦,普赛本来就穷,有些老百姓没的吃就偷别人家的很正常。”姬月瑶漫不经心的说。

    子清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王子妃,这话就有些偏颇了,普赛虽然无法跟轩辕王朝一样的富足,但是百姓们也都安居乐业,建立上百年了,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子清忍不住要辩驳一下。

    她实在很看不惯姬月瑶这嚣张的样子。

    “那还是穷,你看这王子府都寒酸成这样,百姓就更不得了了。”

    子清无语噎疑。

    “我倒是觉得是有人在从中作梗。”子清不再跟她纠结穷与富的问题。

    姬月瑶停下手中的活,总算抬起头看她了:“你这个意思是在说我在做怪吗?衣服是我半夜三更不睡觉去偷的?”

    “呃。”子清居然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话。

    “你还真看的起我,没想到,在你的心理我居然如此这般的神通广大,我有点小吃惊呢。”

    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

    子清实实在在的不喜欢姬月瑶把话说死的性格。

    这么直接简单粗暴的说穿原因,这叫她如何回答是好。

    一边的拈花憋笑快憋成内伤了。

    主子啊,做人不能太直接啊。

    “依照王子妃的聪明才智,您觉得这事儿会是谁干的?”子清将话题抛给她。

    “我怎么知道,也许是有人想将屎盆子扣到我的脑袋上。”姬月瑶继续拿起针线。

    聊不下去了,子清真的是分分钟想掐死她。

    而姬月瑶也压根就不想跟她多聊。

    这个话题就这么打住了。

    姬月瑶每天都相安无事的在王子府呆着。

    而端木阳似乎将她这个人忘记了一般,还有三天,他们预定的大婚日期就要到了。

    只是不知道这次还会不会改日期了。

    “王爷,这王妃娘娘还真有一套。”蒙敛看着堆成大山的衣服,还有几车粮食,不禁赞许的说。

    轩辕逸眼底闪过笑意,没有言语。

    萧远航将手下的人都吩咐好走了过来说:“王爷,主子让属下给您带个话,说大婚前一天还可以大捞一笔,她打探到消息,从邻国会运来一批粮食。”

    “王妃娘娘意思是让我们去劫持?”蒙敛惊讶的说。

    “对。”萧远航看着他说。

    “没问题,我们安排人手。”

    “这两天是不能再动手了,经过这三天的洗劫,城里的普塞人已经有了防备,密道也不能太频繁的出入,以免被发现。”

    这个已经是另外一个军营。

    轩辕逸他们那边的军营现在已经做成了一个幌子让那些歼细去打探。

    所有粮食跟重要的会议都已经搬到这边来。

    “萧统领。”此时有属下过来。

    “什么事?”

    “后方运来的上百车粮食已经到了五十里之外。”

    “这么快?”萧远航都有些不敢相信。

    “那我们派人去接应吧。”

    轩辕逸眸子亮了亮,既然粮食到了,那似乎不用等到七天后,在姬月瑶大婚之前便可以开战。

    打心里,他是不希望姬月瑶成为别人的新娘。

    哪怕只是权宜之计。

    一行人去接粮食,才惊喜的发现,这次不止运来了粮食,还带来了上万的锦衣卫。

    “卧槽。”蒙敛已经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的景象了。

    锦衣卫那是保护皇上的啊,怎么都来了。

    只有帐篷里的轩辕逸面色凝重,他或许猜到了是为什么。

    蒙敛点着军粮。

    “蒙将军。”

    突然有个人在身后喊他,蒙敛愣了一下,觉得声音有些熟悉啊。

    “蒙将军。”身后的人又喊了一下。

    蒙敛咻的一下就转过身,看到一个穿着男装的清秀人儿站在身后朝她笑。

    “你怎么来了?”这不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儿吗?

    “想你了就来了。”初一淡笑着说。

    “你个女人,这么远的路途,别伤了我孩子。”蒙敛冲过去,一手摸在她肚子上。

    “孩子好着呢。”她也是在京城呆不下去了,慕天的人到处都在抓她们,她干脆带着姐妹们来前线了。

    “那就好,这边冷快进帐篷。”

    “你别管我,先把东西都归置好。”初一笑笑说。

    “好,你先去帐篷休息,我忙完过来。”

    “嗯。”初一离开了。

    蒙敛有些蒙圈,怎么都来了呢。

    初一没有回帐篷而是先去找轩辕逸。

    轩辕逸正在看地形图。

    “王爷。”

    “嗯。”

    “主子让我们带来了第一批武器,已经试验过,都很不错。”初一脸上漾着骄傲的笑容。

    “是什么?”

    初一将一个小盒子放在他面前:“王爷,这事儿只有我们两个知道,主子说为了防止被歼细探去消息,在开战使用的时候才拿出来。

    我们有专门使用这些武器的人,王爷不必担心。”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后方的粮食还在往这边运,慕天现在似乎并不着急开战,也不再去皇宫,不知他又在玩什么把戏。”初一一直想不透。

    轩辕逸垂眸,将一份图放在她面前,初一打开之后,他接着说:“这是本王部署好的兵力,我们从正面进攻的时候,这些人会绕到他们后面杀他个措手不及。

    这里几千人马阻断他们的支援,切断他们跟其他几国的联系。”

    初一愣了一下,没想到他早就将这些事情安排好了。

    打下一个普赛,以儆效尤。

    “佩服。”初一觉得这个大姐夫没找错。

    虽然对于感情的事情迟钝了一些,但是对主子总的来说还是很好的。

    似乎一切都往好的方向走。

    “王爷,这次不止我们来了,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也来了这边。”初一挑挑眉。

    轩辕逸大致已经猜到了是谁。

    见他并没有什么惊讶好奇的表情,初一有些挫败。

    估计那个人也有些挫败。

    “王爷难道都不好奇是谁吗?”跟姬月瑶在一起习惯了,初一也忍不住大胆了一些。

    “来了自然会相见,有何好好奇的?”轩辕逸其实并不想见这个人。

    太淡定了,初一顿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最后挫败的说:“算了,王爷还是随我去一个地方吧。”

    别卖关子了,轩辕逸这样的人最不会配合,不懂情趣了。

    就姬月瑶那么爱闹腾的人,怎么受的了这么闷的男人呢。

    两人悄声的离开,在军营五里的地方支着几个帐篷。

    轩辕逸进帐篷的时候,果然是不出所料<!--over--></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