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三章 自取其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到声音,我心中顿时一震,眼睛也习惯性的眯起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这个声音我很熟悉,而且前几天还差点死在它的手上,是池墨。

    池墨在人群中,身上的气息收敛起来了,显得并不是十分突兀,如果不仔细查找,还真的不容易发现。

    这几天来昆仑山的人不少,但我也一直让这些上古遗民注意着他们的情况,并没有听说池墨来了。看来池墨是刚刚偷溜进来的,以它的能力,躲过那几个人还是卓卓有余的。

    它今天来这里,肯定是没安好心的。

    池墨说出来的这个问题,我之前就已经想到过了,他们肯定会拿时代这个问题来说事,毕竟要从鸡蛋里面挑骨头,自然是要无所不用其极了。

    对方已经出招了,我也不会畏惧。

    我看着池墨,脸上带着冷笑,回道:“池墨龙主,既然你有疑问,那你就站出来说吧,我也好解释给你听。”

    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一个领头的,有了第一个人,才会有第二个,以至于越来越多。

    就像现在,在场的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西王母悄无声息的死亡,让他们不敢多言。因为这第一个开头的人,是有很大危险的,前面可能是光芒万丈,也可能是无尽深渊。

    我直接点出了池墨的名字,众人也跟随着我的目光,看向池墨,一时间池墨成了焦点,身边的人还主动给他让出来一条路,让他来前面。

    池墨毕竟是一方大能,瞬间的迟疑之后,立刻恢复正常,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众人前面,看着我,眼底深处闪烁着杀气。

    不过从它说话的声音倒是听不出异常。

    “李殿主,你杀了西王母,占据昆仑山,这件事情我们也没有意见,毕竟在咱们这一行中,也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可你要说昆仑山属于你们人族,还拿上古时期的事情来做借口,就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它的意思是我看中昆仑山,杀了西王母,昆仑山也就算是我的战利品了,我悄悄的占了,得了便宜卖乖就好,说昆仑山属于人族就是矫情了,更是画蛇添足了。

    我自然明白它的意思,不过却装作不知道,开口问道:“池墨龙主,我是一个晚辈,对很多事情不太了解,到底怎么说不过去呢?你给我讲讲呗。”

    池墨没有想到我会这样问,愣了一下,有些语塞。

    “哼,既然李殿主非要我说,那我就说了。上古时期已经属于过去了,现在的昆仑山也不是上古时期的昆仑山了。以前,西王母是用自己的实力打下了昆仑山,那昆仑山就是它的。现在西王母不在了,昆仑山就是公共之物。如果李殿主真的也有实力占据,那我们都没话说,可如果你没有实力,偌大的昆仑山在你手上,怕也不合适。”

    池墨说的大义凛然,好像真的一样,还转身扫视所有人。

    “我想在场很多道友也有这样的想法吧?”

    一位大能说出这样话,摆明了就是要在昆仑山分一杯羹,后面那些有想法的人也按捺不住了,人群中好几个人都回应了起来。

    “没错,昆仑山应该有能者居之。”

    “我觉得昆仑山应该是我们大家的,就算西王母被你给杀了,也不能让你掌管昆仑山。”

    “对,一个小毛孩子,就算得到了黄帝传承,也不能如此嚣张。”

    ……

    池墨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得意地笑容,回头看着我,开口说道:“李殿主,你既然说你是一个晚辈,那你就虚心听前辈的教诲。我们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修行了成千上百年的,说的这些话也都是为了你好,你还是回你的珠穆朗玛峰,把昆仑山让出来吧。”

    欺人太甚!

    池墨如此逼迫,我也没有好脸色了,冷着脸,紧握着拳头,问道:“把昆仑山让出来?给你吗?”

    “不是给我,是让我们这些前辈想办法处理,你啊,还没有资格过问。”池墨越来越嚣张,而且很享受这种鄙视我的姿态。

    我身上缭绕起淡淡的火焰,身体中的黄帝血脉瞬间沸腾,张开手,龙剑伴着一声龙吟瞬间飞到我手中。

    就在我要发作的时候,忽然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呵呵,池墨龙主,你可真厉害,管的也真多啊,你说的这些话,怎么没有对我说过啊?”

    仟画一身金色鳞衣,姿态优雅,体态曼妙,雍容华贵,迈着慢步走到我身边,然后挎住我的手臂,轻轻拍打两下,示意我不要冲动。

    我看到仟画双眼已经变成了金色,这表示她现在很生气。

    池墨看到仟画,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身上的气息也有些不稳定了。

    “仟画龙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黄河龙宫的龙主,我是长江龙宫的龙主,我们是平等的地位,怎么听你这意思,难不成我有任何的事情都还要向你禀报吗?”

    仟画一笑,说道:“池墨龙主可真是健忘,难道忘记了上一次昆仑圣典的事情吗?你当时可是当着天下所有道友的面输给了我的夫君、现在昆仑殿的殿主。”仟画说到这里,转头看了我一眼,冲我甜蜜一笑,“作为赌注,你答应我夫君代表长江龙宫听从我黄河龙宫的命令,甚至还把这个都输了。”

    仟画抬手,手上出现了一顶龙冠。

    看到龙冠,我立刻想到了当年的事情,那个时候,仟画为了我被池墨逼迫斗法,我一怒之下上场与池墨定了三招之约,最后又用先天阴阳八卦图将它打成重伤,赢下了长江龙宫的龙主龙冠。

    我当时纯粹是为了仟画,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之后也没有太在意,若是不仟画今天提及,我都忘记当年赌约的事情了。

    在场众人当年也都听闻过此事,现在也想起来了,一个个神色各异,看向池墨。

    池墨站在下面,感受到周围众人嘲笑的目光,身体都气的开始颤抖,而眼中的杀气也再不藏着了,狠狠地瞪着我,好像恨不得现在就将我给吞了。

    “池墨龙主应该记起来了吧,你的龙主龙冠在我手上,现在也听从我黄河龙宫的命令,现在我以黄河龙宫龙主的身份命令你,马上给我的夫君李二林道歉,否则我立刻就摘了你的脑袋,用你的龙血来装点我夫君前进的路。”

    听到这番话,全场皆惊。

    我心中更加震颤,忍不住暗喊:霸道!真是霸道!

    仟画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命令池墨,还要摘了它的脑袋,用龙血来装点我前进的路,这简直是最狠的打脸和侮辱,直接将它贬的一文不值,它的血只能用来装点,也太看不起它了。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身边仿佛谪仙的仟画,心里充满了满足感。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我转头看向池墨,发现它已经低下了脑袋,身上传出了低沉的龙吟,它已经愤怒到了一个极点。

    龙是一种自以为高贵的生物,哪怕它们有些是因为血脉从蛇演变而来的,也自认为是最高等的生命,比任何人都尊贵,所以自尊心也是最强的。现在仟画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就好比在众人面前狠狠的打池墨的脸,它属于龙的高贵尊严彻底被仟画给摧毁了。

    我身上的力量凝聚起来,做好了与池墨再来一战的准备,哪怕不是它的对手,我也毫不畏惧,现在我心中面对事情的恐惧感越来越少了。

    不过出乎我的意料,池墨低声吼了一会儿,铁青着脸抬起头,没有动手,而是按照仟画所说的,咬着牙对我拱手行礼,道谢:“李殿主,刚才的事情是我和你开玩笑,还请你不要见怪。”

    声音无比的阴寒,透着浓浓的杀气。

    它说的每一个字,可能都想象成一把刀子,刺进我的身体中,将我碎尸万段。

    我心中一动,明白了池墨心中所想,现在它已经颜面无存,日后再阴阳界中,恐怕也成了一个笑柄。

    它今天如果动手,更加不会得到什么好处,不仅仅仟画比它实力强大,我身边可还有阎王爷和鬼谷子等人,动手只会自取其辱,到时候就不仅仅是一个笑柄了。

    权衡之下,它只能忍受这些屈辱,先退一步,按照仟画所说的,向我道歉,把这件事情压下去,至少到底为止,不要再让人笑话了。

    虽然我仇恨池墨,但也不至于侮辱他,也不会像变态一样享受这种侮辱人的乐趣,既然池墨已经让步,在这种场合下,我也不会追究了。

    我冲池墨一笑,说道:“池墨龙主可真会开玩笑,我还有些接受不了呢。不过既然池墨龙主说的是玩笑话,那我也不用当真了,请您回去吧。”

    池墨如释重负,低着头转身走进了人群,看着它的背影,我也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心里面加了小心,日后它怕是更加想置我于死地了。<!--over--></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