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阴阳术与茅山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了,本道长不逗你玩了,何必发就是我的名字!”他说道,本道长,难道他还是个道士?还有他姓何,我再看他的这张脸,瞬间就明白了,他跟何村长有着几分相像,只是我根本就没有朝那边想。可是,如果他就是何村长的儿子,前些日子在大梨树村的时候,我在何村长家的时候也根本就没有见到他。

    “你是……”我还没问出来,他就直接回答说:“没错,我就是!”

    然后,他就回头问我老爹说:“杨叔,我爹他现在咋样了?”这句话肯定是在问何村长,所以他的身份的确就是何村长的儿子。

    我老爹回答他说道:“你爹他没事,现在只是晕了过去,等醒了就好了。”

    他点了点头,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他继续问道:“那我娘他咋样了?”

    “你娘的他的情况有些难办,不过,我跟你婶子,还有凡娃都在想办法,你别着急!”老爹这么安慰他,其实,这何必发比我的年轻还小一些,不过,他却有着一种成熟的气质,我总感觉刚才所经历的肯定不是他的真实一面。

    其实,我老爹解释了之后,我才知道,何必发一进到院里我老爹就在屋里看到了,他心思缜密,直接就想到了这个年强人就是何村长的儿子,虽然没有见过,但是相貌的确有几分的相似。

    老爹猜到这何必发是为了脱身才大半夜跑到了我们家,所以才有了刚才的那一出戏。这唱戏演的十分完美,但是,这场戏美中不足的是,我最后那一脚稍微狠了一点。

    事实上,我老爹说了,他当时给了我几个眼神,可当时情况紧急,我根本就没有看到。

    这时候,老爹过去将大门关上,我的问题就来了,刚才这何必发自称道长,难道他是道士?

    我扶着他到我屋坐下,然后,老爹也跟了过来,我老爹这个时候直接就问道:“小发,你刚才自称道长,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还以为老爹知道,不过,老爹倒是把我的问题给问了出来。

    “我是道士啊!”何必发说道。

    老爹似乎也来了兴趣,在我床边坐了下来,之后,何必发就解释了自己的事情。事实上,他有好多年都没有回大梨树村了,他一个都跟着一个人学习道法,而巧合的是,他的师父就是何道长,就是那个被李爱国所伤后被我爷爷给救了命的何道长。

    其实,何道长本来与何村长就是有着亲缘关系,何道长何纯阳其实就是何村长的哥哥,而何道长就是何必发的伯伯。

    前些日子,何道长算到大梨树村要出事,所以何必发才慌慌张张的赶了回来,可是刚刚回去,他就被人给监视了,甚至,他发现整个大梨树村都被人给控制了。

    何必发从村民那里打听到何村长的下落,而且还听说何必发的父母被杨家人给杀了。因为何必发的师父是何纯阳何道长,他自然是听说过我爷爷的事情和杨家的为人,所以他不相信。

    不过,何必发倒是十分的聪明,在他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就假装相信,利用那几个村民的说法,演了一场戏,从而脱身。事实上,那些村民就是大梨树村的村民,只是那些村民被一些人收买了,那背后的势力也在针对我家,所以,才有了上门闹事的这场戏。

    只是,那些村民就算是被收买了,他们也只是普通地村民,我老爹刚才对他们的恐吓也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那些村民们才吓破了胆,后来我老爹一声令下,他们就逃命了。

    不相识的两个人能够配合的如此默契,我着实的佩服我老爹,当然还有这个何必发,他也的确足够聪明。

    话说到这里,老爹突然就站了起来。

    他这种反应肯定是想到了重要的事情,不过,他又缓缓地坐了下来,然后叹了口气。我问道:“爸,你这是咋了?”

    老爹又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道不赶那几个人走了,刚才救小发心切,真是的,我怎么会忽略了这一点,那些人被收买了,但也是普通的村民啊,这一回去,必死无疑,恐怕是连杨家庄都出不去!”

    旁边的何必发也站了起来,他说道:“杨叔,能不能救他们?”

    老爹摇了摇头,他说道:“恐怕那几个人命数已经没了,现在我们赶过去也不过是看到几具尸体罢了,他们应该已经没命了!”

    何必发站了起来,他朝着门外走去,我本来想要过去拦着他,可是老爹却对我摇了摇头。我担心他出去再出事了,毕竟刚才他逃命到我家也实在是不容易。

    不过,我跟着他过去之后,他悄悄地打开大门,对我做出了个噤声的手势。

    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摸索着,过了一阵,他找到了一个葫芦。那是一个瓷葫芦,也没多大,他就将那东西给放在自己面前的地面上。

    然后,他就直接坐在我家的大门口,嘴巴里边念着一些我所听不懂的咒语。

    我老爹也出来了,我低声问他:“爸,他这是在做啥?”

    “招魂!”老爹说道。

    “那咱跟我爷爷的招魂不一样呢?”我低声问。

    “当然不一样,他用的是茅山道派的术法,当年的何道长就是个茅山道士,何必发也是个茅山道士。你爷爷所用的是阴阳术法,是两个不同的术法体系,不同的术法体系所用的招魂方法自然是不一样的,不过,也有一定的相似之处!”老爹向我解释道,我到现在才知道,我爷爷用的那叫做阴阳术,而何道长的那种叫做茅山术。

    只见那何必发念了一阵咒语之后,手上开始捏出指诀,然后,从自己的袖口当中抽出了一张黄符,杏黄色的符纸,倒是跟阴阳术所用的符纸相同,不过上面的符文我只晃了一眼,好像也有很大的区别。

    拿着那张黄符,他在手上一捻,黄符就烧了起来。

    之后,不到半分钟时间,我就看到大门外开始升腾起了浓雾,雾气是越来越大,到后来,我就看到雾气当中有几个晃动的身影,他们离地三尺而走,缓缓地飘了过来,一个个都是一张惨败惨白的脸,他们身上的衣服就可以辨别出,的确就是之前那几个人。

    看来我老爹所料没错,他们的确是被杀了。

    何必发虽然救不了他们的人,但把他们的魂给招了回来,他也算是尽了力。

    只是那些鬼魂飘到我家大门口附近,何必发口中喊了一句:“收!”那些鬼魂都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们一个个目光呆滞,就是不动。

    何必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他自言自语道:“卧槽,这招不是跟师父学会了吗,咋就不灵了呢?”

    何必发连续喊了几句,那些鬼魂还是没有动静。

    与此同时,我就注意到,那些鬼魂那只有眼白的眼睛好像是在盯着我,我这才意识到,老爹低声说道:“凡娃,你先回屋去!”

    其实,我这才想了起来,鬼就算是没有任何的灵智,但是他们死亡时间一定范围内的一些记忆还是有的,特别是某一些记忆深刻的事情。除此之外,我的身上还有着一种气息,那种气息肯定也是他们所惧怕的。

    我点头,立刻就回屋了。

    片刻之后,那何必发就拿着瓷葫芦回来了,可是,他刚刚走到我那屋门口,堂屋的方向就传来一声惨叫。

    声音一听就是何必发母亲的,他脸色一变,朝着堂屋那边就冲了过去。<!--over--></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