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809 鸡飞狗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吉拉尔丁他们离开童子军营地的时候,带走了所有毕业生的资料,这些人即将成为内务监察部第四司的第一批外围成员。

    为了能胜任工作,这些即将进入青年时代的少年们还需要进一步接受培训,为了达到最好效果,吉拉尔丁去找苏沫。

    “哇——苏沫姐姐,你的肚子这么大了,宝宝今天又欺负你了没?”见到苏沫的吉拉尔丁就像是嘴上抹了蜜。

    哪怕是现在,吉拉尔丁也还是经常去桑迪家里蹭饭,和同样已经结了婚也经常回家蹭饭的苏沫很熟悉。当然了,平常的吉拉尔丁绝对没这么殷勤,更不用提把“姐姐”挂在嘴边上。

    所以当听到吉拉尔丁口称“姐姐”的时候,苏沫马上就提高警惕。

    “你这小家伙又想干什么?让我猜猜,你是看上了米歇尔的什么好玩意?还是在家里做了什么坏事?”快要当母亲的苏沫马上就疑神疑鬼,这算是产前综合症的表现之一。

    “姐姐,你就帮我说说嘛,不需要占用姐夫太长时间,每天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行,培训地点就在童子军营地内,甚至都不用开车,散着步就能过去,而且还能在我这里再领一份津贴。”吉拉尔丁舌灿莲花,想让苏沫帮她诱拐免费劳力。

    今年初,麦克塔维什终于修成正果,成功把苏沫娶进门,和秦致远成了连襟。麦克塔维什因为出众的专业技能,成为类似传说中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名义上只是在军校挂了个职,但从来没有去上过班,陪老婆成了麦克塔维什最重要的工作。

    吉拉尔丁想要把那些童子军训练成特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麦克塔维什,只要那些童子军们能学到麦克塔维什一半的本事,内务监察部第四司就会成为让全世界都为之颤抖的组织。

    当然了,麦克塔维什可没那么好说话,麦克塔维什和吉拉尔丁是认识的,或许是因为麦克塔维什和吉拉尔丁有某种比较相似的特质,麦克塔维什对吉拉尔丁的邀请一口回绝,就算是吉拉尔丁抬出国安局的牌子也没用。

    麦克塔维什在兰芳国内是最特殊的一个存在,自从为了接近苏沫而加入外籍军团之后,麦克塔维什接受了数十个任务,完成度是百分之百,而且超过半数的目标被认为是正常死亡,这无疑为麦克塔维什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这样特殊的一个人,自然是不惧吉拉尔丁的威逼利诱,吉拉尔丁也是没办法,这才找到苏沫这儿。

    “吉吉,很抱歉,在这方面,恐怕我帮不了你,麦克既然不答应,肯定有他的理由,如果你想达到目的,最好是和麦克商量,找出问题然后解决掉,虽然我能帮你说上话,但是我不能影响麦克的判断。”在这种事上,苏沫绝对站在麦克塔维什这边。

    哪怕吉拉尔丁在苏沫这里表现的再乖巧,苏沫也知道吉拉尔丁的真面目,鬼马精灵的吉拉尔丁实在是肆无忌惮的无法无天,国家安全局有没有什么好名声,苏沫不想让孩他爸趟这趟浑水。

    “你行!”听到苏沫的拒绝,吉拉尔丁没有死缠烂打,马上就一脸寒霜扭头就走。

    脸变得可真快。

    晚上,钓了一天鱼的麦克塔维什回到家,殷勤的给苏沫炖了一锅鲫鱼汤。

    苏沫吃的有点食不下咽。

    “怎么了?今天做的不好吃?”麦克塔维什就是个老婆奴,马上过来献殷勤。

    “不,很好——”苏沫想了想,干脆放下勺子,把吉拉尔丁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吉吉——她提出来的要求有点过分,你知道的,我会的东西很多,特别是在那方面——”麦克塔维什说着,手上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苏沫马上下意识的摸小腹,看向麦克塔维什的目光不善。

    “先听我说完,吉吉并不是想教那些孩子跟踪、窃听、打探消息,而是想要让我教那些孩子无声无息的让某些人消失,还要看上去是正常那种。你知道的,咱们都要给孩子积福,所以我没有答应吉吉的要求。”为了晚上不睡客厅,麦克塔维什马上就老老实实交代。

    “算你识相!”苏沫恶狠狠的瞪麦克塔维什一眼,重新拿起勺子。

    在决定嫁给麦克塔维什之前,苏沫曾经犹豫过,就是因为麦克塔维什之前的工作。如果站在普通人的角度上,麦克塔维什可以算是手上沾满鲜血,这让受东方文化影响很大的苏沫无法接受。

    东方传统文化讲究因果报应,作恶越多,将来得到的报应就越大,甚至这一辈子赎不完罪,下辈子、下下辈子要接着赎。在苏沫的理解中,麦克塔维什想要赎罪,估计要来上十几辈子才行。

    最终是麦克塔维什的真诚打动了苏沫,为了赢得苏沫的芳心,麦克塔维什承诺,以后坚决不再做任何坏事,要多积德行善,做一个好人,这才让苏沫打消疑虑。

    真奇怪,别人被发好人卡一般情况下是拒绝,到了麦克塔维什这里偏偏掉了个个。

    看终于糊弄过去,麦克塔维什终于松了口气,不过心中的忧虑丝毫也没减少。

    以麦克塔维什对吉拉尔丁的了解,吉拉尔丁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

    果然,到了周末去桑迪家聚餐的时候,吉拉尔丁赫然在座。

    别说麦克塔维什,连苏沫都感觉大事不妙,手都没洗,直接坐到吉拉尔丁对面恶狠狠的行“注目礼”。

    在桑迪这里,吉拉尔丁的脸皮已经足够厚,对苏沫的目光浑然不觉,一边吃着面前的冰激凌,一边看着去厨房献殷勤的麦克塔维什,就像是一只马上就要偷到鸡的小狐狸。

    “你们在干嘛?没听到桑迪喊你们吗?”一身主妇打扮的米夏从厨房中端着一盘糖醋排骨出来,看样子已经尽得东方厨艺真传。

    “呃呃,马上来。”吉拉尔丁说着马上来,手上还是不紧不慢。

    对于这个“小妹妹”,米夏实在是无可奈何,只能在苏沫面前还有点大姐的尊严:“苏沫,去洗手。”

    苏沫对大姐的偏心很不满,撇撇嘴还是起身去了洗手间。

    米夏给了吉拉尔丁一个警告的目光,也不管吉拉尔丁有没有回应,转身回厨房继续忙活。

    吉拉尔丁对这种程度的威胁完全免疫:“米歇尔,能再给我一个冰激凌吗?桑迪妈妈做的冰激凌好吃极了。”

    “好吃就多吃点!”厨房里的桑迪百忙之中不忘回应,这也是提醒米歇尔动作快点。

    “妈妈,你不能太宠着吉吉。”米夏正在做的是老醋花生,嗯嗯,厨房里的酸味实在有点浓。

    “酸的好,酸的好,我想让苏沫吃点酸的。”麦克塔维什插科打诨,和米夏根本不在一个步点上。

    “不宠着吉吉,难道宠你们?看看你们自己,一个个整天忙忙忙,如果不是星期天,有谁会来看我们两个老家伙——”桑迪马上就找到宣泄口,滔滔不绝的开始吹风,一时间米夏开始小翻眼,麦克塔维什傻笑,脸上的表情是“我就知道会这样”。

    “好了,老婆子,别破坏了孩子们的心情。”米歇尔给吉拉尔丁送上冰激凌的同时帮米夏和麦克塔维什解了围。

    饭吃到一半,桑迪终于无法继续漠视吉拉尔丁“乞求”的目光,清清嗓子开了口:“麦克,你最近在忙些什么?”

    “呃——忙着照顾苏沫,苏沫的反应有点大。”麦克塔维什肯定不敢说每天去钓鱼。

    苏沫肚里的孩子已经有三四个月,正是妊娠反应最激烈的时候,这个借口找的不错。

    “桑迪,他说谎,昨天他和郑去打了一天的猎,前天去钓了一天的鱼,大前天居然去了潘多拉——”吉拉尔丁马上打小报告。

    当面提出来的,不算是“小报告”把!

    “你闭嘴,我没问你。”桑迪脸色不善。

    打猎钓鱼也就算了,但潘多拉——

    虽然没去过潘多拉酒店,但桑迪也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

    “潘多拉?你不是说你去上班了吗?”苏沫也生气,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哈,上班!这种借口你也信!我敢保证,他今年从来没有上过一天班,去年也是。”吉拉尔丁不失时机。

    “你闭嘴!”苏沫也脸色不善。

    “潘多拉,你真不该去。”于情于理,米夏也要发表下意见。

    好吧,在这个家里,因为缺失的岁月,米夏的地位仅次于桑迪,倒是没人敢让米夏闭嘴。

    整张桌子就还剩下米歇尔还没有表态,感受到大家一致的目光,米歇尔放下手中的刀叉,摊开双手作无奈状:“我能说什么呢——男人嘛,总是有很多工作要应酬,偶尔去一次也说明不了什么——”

    “你闭嘴!”对于米歇尔,只有桑迪能如此不留面子,当然了,米夏她们虽然不说话,但脸上的表情清楚地表明了态度。

    在这个问题上,所有的女同胞们都态度一致,绝对没有例外。

    “确实是因为一位以前的老朋友过来,他想要见识一下,我无法拒绝——我什么都没做,吉吉可以证明——”麦克塔维什眼看无法蒙混过关,只能选择屈辱的投降。

    “你也去了?”桑迪马上瞪吉拉尔丁。

    “我没有!”吉拉尔丁声音清脆,很容易就能听出里面蕴涵的得意。

    “她在国安局上班,别说我在潘多拉里都做了什么,就连我每天都是几点上厕所他们都知道。”麦克塔维什心丧若死。

    “在餐桌上能不能不要提这么恶心的话题?”苏沫痛斥自家老公的口不择言,然后捂着嘴冲向卫生间。

    餐桌上马上就鸡飞狗跳。

    (未完待续。)<!--over--></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