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十胜十败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今绍有十败,公有十胜,绍兵虽盛,不足惧也:绍繁礼多仪,公体任自然,此道胜也;绍以逆动,公以顺率,此义胜也;桓、灵以来,政失于宽,绍以宽济,公以猛纠,此治胜也;绍外宽内忌,所任多亲戚,公外简内明,用人惟才,此度胜也;绍多谋少决,公得策辄行,此谋胜也;绍专收名誉,公以至诚待人,此德胜也;绍恤近忽远,公虑无不周,此仁胜也;绍听谗惑乱,公浸润不行,此明胜也;绍是非混淆,公法度严明,此文胜也;绍好为虚势,不知兵要,公以少克众,用兵如神,此武胜也。公有此十胜,于以败绍无难矣。”操笑曰:“如公所言,孤何足以当之!”

    在一旁听的荀彧表示这不就是昨天老子和奉孝讨论局势时,提出的四胜四败说吗!怎么到奉孝你嘴里就变成十胜十败论了,你“四”“十”不分,四和十,十和四,十四和四十,四十和十四。你该不会耳朵不好使听错了吧!

    不过荀彧好歹还是公私分明,知道大局为重,只是板着张不爽的臭脸,出列道:“郭奉孝十胜十败之说,正与愚见相合。绍兵虽众,何足惧耶!”

    嘉曰:“徐州王恒,实心腹大患。今绍北征公孙瓒,我当乘其远出,先取吕布,扫除东南,然后图绍,乃为上计;否则我方攻绍,王恒必乘虚来犯许都,为害不浅也。”

    曹操听得点头不已,荀彧心里暗骂点你妹的头啊!你丫以为王恒是吕布那个脑残武夫吗。

    “文若觉得如何啊?”好在曹操还懂得征询荀彧的建议。

    “善。”谁让郭奉孝是自己的死党呢,既然已经提出来了,就顺着这条思路帮忙补完吧,荀彧整理好心态,答道:“王恒兵多将广,此战的目的乃让王恒势力知晓我军威势,从而缔结盟约,让我军无后顾之忧。但也不可过于深入其中,损失过多战力。因此必须一战而定,打出我军的威严。”

    操然其言,遂令大军东征王恒,而荀彧这次回学堂后,发现多年未露面的先人们居然回来了!

    ……

    “小友啊,我想死你们了!”荀彧那模仿冯巩的搞怪语气。

    “……”

    “十年生死两茫茫,喜之郎,灰太狼。”

    “……”

    “同是天涯沦落人,化成灰灰也认得你。”

    “……”

    我感觉我的嘴角在不自然地扭曲,甚至有一股想一枪崩了他的冲动:“文、文若先生,多年不见,你变了很多呢。”

    “很多人也这么说我。”荀彧笑道:“不过小友留下的书籍真是让我受益匪浅,自从学了小友的文化后,我感觉我以前的语文都白学了。”

    真的变了诶!说话也从以前的文言文变白话文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

    “原来小友前来是想知晓袁曹之战的情况啊。”荀彧泡好茶后,递给了我一杯。

    “嗯!我听说郭嘉郭奉孝提出了十胜十败论,感觉这场仗好像也没什么悬念的样子,所以过来求证一下真的是这样吗?”我接过茶,但只是喝了一口便放下了,因为太苦了!

    明明是我先提出来的!荀彧也只能在心里吼吼,面上不以为然道:“为之尚早,依我所见,袁曹之战,主公胜率不足半成。”

    他和郭嘉提出的胜败论,只是为了提高士气,避免未战先衰,基于立场上提出的辩词,对实际现状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话不只是对曹操说的,更是对其它心里打鼓的将士说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坚定立场。

    但这也就忽悠那些没文化没脑子的武夫,对于真正的智者,这胜败论简直是漏洞百出。

    比如第一条【绍繁礼多仪,公体任自然,此道胜也】

    这不是指着曹操的鼻子骂他不通礼仪吗,要黑袁绍黑得让曹操舒心又不能明说曹操少年游侠混得多没有教养只好裱袁绍是个装逼犯,这也算胜败论,要不要这么牵强!?

    又比如【绍外宽内忌,所任多亲戚,公外简内明,用人惟才,此度胜也;】

    我的郭嘉大爷啊,难道你忘了主公家翘辫子的事了吗,几百号人全栽了,否则咱们这儿的要职也会被那些亲戚填满,就算如此,剩下的曹系一脉和夏侯一脉也罢要职把守得死死的,你这个时候提亲戚,就不怕主公想起伤心事,拉黑你吗?

    再比如【绍以逆动,公以顺率,此义胜也;】

    别扯了!最先开始是想让曹操奉天子以令不臣,熟料曹操权欲熏心,直接把支持汉献帝的忠臣良将都杀光了,变成董卓那样的架空汉献帝,挟天子以令诸侯。这种不义之举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要说逆动也是曹操逆动!

    还有那【绍好为虚势,不知兵要,公以少克众,用兵如神,此武胜也;】

    不知兵要能以劣势艹翻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吗!彼众我寡都能被你混淆优劣,还好在场的其他人都是脑残听不出来,真有脑子的人都会在心里笑你呢。

    “这、这样啊。”我头上垂着一滴巨汗,以前不觉得,现在这么一分析,好像还真是。

    “那文若先生的五胜五败说又是怎样的呢?”

    “五胜五败说?”荀彧一愣,曰:“小友可能记错了,我所提出的是四胜四败说,而非五胜五败说。”

    “咦?”难道我记错了吗,可是我记错蓝瑟也会记错?

    算了,先不想那些。

    “那么文若先生的四胜四败说又有何不同呢。”

    荀彧讲出了他的四胜四败说:

    ⑴绍貌外宽而内忌,任人而疑其心,公明达不拘,唯才所宜,此度胜也。

    ⑵绍迟重少决,失在后机,公能断大事,应变无方,此谋胜也。

    ⑶绍御军宽缓,法令不立,土卒虽众,其实难用,公法令既明,赏罚必行,士卒虽寡,皆争致死,此武胜也。

    ⑷绍凭世资,从容饰智,以收名誉,故士之寡能好问者多归之,公以至仁待人,推诚心不为虚美,行己谨俭,而与有功者无所吝惜,故天下忠正效实之士咸愿为用,此德胜也。

    瞧瞧!言简意赅,直指核心,而且又不会触碰到主公的黑历史。比郭嘉那画蛇添足注水后的十胜十败论档次要甩一条街。

    “如果我是在袁本初的那方效力,别说四胜四败,替他列出百胜百败的理由都没问题。”这是荀彧自信满满地回答。

    “哇~”我仿佛看见荀彧的脑袋闪耀着智慧的光辉。<!--over--></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