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496章 :对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筠回过头来看着他:“你还会医术吗?”

    唐亦东垂眼看她,她白皙小脸上写满了崇拜还是很取悦他的:“没有,只是一些简单的急救术”。

    苏筠想起在金三角时,他自己在船上的包扎还有对石木的一些急救,也就不奇怪了。

    似乎军中野外生存会训练这个?

    周围围着的亲戚婶子们热络的把热水盆端过来,还有一些漱口的水。

    给二婶,让二婶给苏笛擦擦嘴和脸。

    然后人人拉个板凳都坐成了一圈。

    人救回来了,接下来就是听故事的时间了。

    不对!

    是她们要关心关心这个可怜的姑娘遇到什么事了,大家要一起想想办法帮帮这个可怜的姑娘。

    “妈,车借到了,赶紧”。

    苏筑从外面冲了进来,着急的要过来背人。

    说来也是不巧,自从苏家的车开进了村里,基本上天天不在村里,都被村民借走了。

    今天只是不比较巧是五伯家借走去市里买点东西。

    然后看到自己妹妹居然醒过来了,再看那一桶污秽。

    婶子们来得及端水,暂且没时间去倒掉污秽。

    让它离远了到外面去散臭气。

    “苏笛这是把那毒给吐了出来了?

    真是太好了。”

    苏筑高兴过后,赶紧替妹妹感谢救命恩人。

    “妈,是谁救了妹妹啊,明天咱们家得摆个酒请人家”。

    二婶刚才因为女儿救醒的喜悦把这事都忘了,此时听到苏筑这么说,拉着苏筑过来一起给唐亦东道谢。

    “真是多亏了侄女婿,你以后就是笛笛的救命恩人,以后但有对我们家吩咐的,没有不敢不遵的。”

    苏筑觉得他妈这话说起来有点怪怪的。

    不过也没多想。

    拍了拍唐亦东的肩膀:“我还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本事,之前我小看了你,千万别跟我这没什么眼光的计较啊”。

    这对母子,一个想得多,想得美,一个实心眼。

    倒是挺有意思。

    唐亦东淡淡道:“举手之劳”。

    “苏筠不想她出事”。

    举手之劳,一条人命也不过如此。

    后面一句是原因。

    这两人听不懂就算了,唐亦东也没想解释给他们听。

    这些道谢的话都可以改天再说,现在吃瓜群众们着急的是苏笛自杀的原因。

    不对!

    是关心苏笛的各位婶子们很操心这姑娘是遇到了什么人生的槛了啊。

    大家着急要开解她。

    “苏笛,你这孩子平时看着是个懂事的,怎么关键时候,这做起事来能把人给吓死。

    谁能想这不吭声的孩子才最吓人。

    不吭不声的,你敢喝药,你是没看到刚才你妈那哭的,村里那剩下的半拉龙王庙都能被冲倒了。

    我嫁进咱们村这么多年,没见过你妈哭。

    这也就是亲闺女能把她逼成这样。

    就是昨天晚上你妈被吓得那样,我看她只是叫,也没哭。

    可想她为你多操的心。”

    苏笛现在没事了,大家也轻松不少,说话也轻松了。

    “就是,村里的大人一夸起来,你都是排的上号懂事的好孩子。

    怎么好好的来了这么一场。

    你爷爷刚才气得,我看差点都跟着你去了。

    你说你一走,你爷爷你妈妈那还能活的成吗?

    你这孩子倒是吭一声啊,别不是觉得我们这些婶子多管闲事吧?”

    “你要是真这么想,那真是让人伤心啊,大家听到你妈的哭声,你三婶鞋都没来得及穿,刚才现找的堂屋里你妈的拖鞋。

    大半夜的大家不睡,在这陪着你,就是想安慰你。

    你这么年轻,难免有看不开事情的时候,你婶子们好说,也比你多活了些年头。

    看的会多少比你开些,明白些。

    你有什么委屈都跟我们说说,三个臭皮匠还能想个办法呢,别说什么都没有过不去的槛。

    当年那些人到村里砸房子,那够阵势够吓人吧,大家不还是都过来了。

    所以说,哪有什么活不下去的道理。

    你长得又好看,又年轻,过两年生个大胖外孙给你妈带带,没事回来娘坐着说话,人这一辈子一眨眼就过去了。”

    大家你一眼我一语的,对着苏笛开始轮番轰炸。

    不对!

    轮番劝解。

    苏笛被围在中间坐着,只是低头不说话。

    二叔祖坐在太师椅上,气得呼哧呼哧的。

    苏筑在旁边急得走来走去。

    二婶就一声声:“笛笛,你说句话啊”。

    苏筠看了半天,有些要过去劝两句,她想着苏笛不说话,还是因为人太多,肯定是有难言之隐。

    唐亦东拉住她的手。

    放在掌心里:“这个村子里都是沾亲带故的,事情是瞒不下去的。

    这些乡邻平时没事,也就是嚼这些。

    与其被别人背地里嘲笑,不如今天就摊开了给她们看。

    你何故要做这个让大家嫌你碍事的人”。

    苏筠听他这么说,似是知道怎么回事:“你知道苏笛为什么喝药?”

    “她有两个月身孕,有了孕却自杀,无非是被人骗了”。

    苏筠睁圆了眼睛,她真的是没想到苏笛会这么大胆。

    而且她听苏笛说话,头头是道,怎么会被人骗了?!

    她的表情逗乐了唐亦东。

    “你这样的女孩在现代社会属于国宝”。

    这是夸她的吧?

    可是这人表情似乎是在笑她,难道是笑自己思想过于传统守旧?

    对于自己是个古董女孩这样的隐秘事情,苏筠一直是致力于不被人现的。

    因此苏筠辩道:“我也没有那么想不开啊,不是国宝,你别笑嘲笑我。”

    “就像苏笛这事来说,那也是在所难免的,女孩子嘛,运气不好,难免会遇到一两个人渣。

    遇到了,认识了,下次带着眼睛看人,看到这种人渣就一脚踢的远远的,也不枉自己吃过一次亏。”

    唐亦东看着她一副我什么都明白的模样。

    心里面止不住的冒出一层层的柔波。

    开始的时候,他对她的确算不上多喜欢,对她的靠近,也多是因为她出现在小水村的原因。

    后来慢慢接近她才现,她表面上装作的什么都懂,但是依然什么都“傻”的固执,让他有了想要更靠近的想法。(未完待续。)<!--over--></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