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 元旦快乐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很多东西大概只能够瞒一下那些因为等级不够而显得有些无知的人,因为他们本身就对于某些秘辛一知半解而且也无法求证。除此之外屹立世界之巅的人即使是本身的武力值不够,但是眼界和见识确实不会缺少的。

    而那已经足以支持他们做出最为接近正确或者本身就是正确的判断,并且为此付诸行动。

    裴辰很明白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概就是自己等人的设定露陷了吧。事实上在东京附近大闹了一场,就连富士山都给打爆掉,会被这些老家伙盯上也是难免的。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和那些老家伙可以交涉商量的事情,甚至不觉得两者之间会生交集。

    那么对方现在竟然还是找上门来,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而且还是明言想要和自己见面,要是常规的单纯只是警告一下的话最多也就是带句话就行了吧?难不成还想要敲打自己?

    这么想着的时候,妖怪顺便往正殿地板上的那个细长布包裹瞥了一眼,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那里面的应该是神具吧?我没看错的话好像是那把天丛云剑?……那么一来,让你来传话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传说中所谓的须佐之男、素盏明尊了吧?!”

    即使是说着这样绝对是大名鼎鼎的不从之神的名字,并且现在还和自己扯上了联系,但是他的语气也不见有什么变化,反而显得毫无敬意。那感觉就像是在街口买菜的时候,和菜市场大妈胡诌闲聊想要砍价五毛钱的口气那样。

    布包裹里面的是散着强大神力的物品,哪怕用特殊手法和材料编织的布袋遮掩,却还是被裴辰看穿了其本质。那是这个岛国的英雄神的爱刀,传说中的天丛云剑。不过并非是将伪物以传说中神具的威名来继承的那种常见例子,而应该是原品或者说正版。

    嗯,不过从考古学方面来说应该是假货?但是实际上应该说是和真物一样相同的宝物。

    魔剑,圣剑,灵剑,妖刀。

    而凌驾于那些具备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非常识力量的东西之上,属于更具威胁的咒物,便是所谓的神具。一般的概念定义便是曾经或者现在隶属于神明的器具,也就是通俗意义上所说的神器。不过这样的器具等级分类局限性比较大,因为很多概念并不能够泾渭分明的分开,而是互相混淆。

    就像是裴辰的妖刀和仙剑那样,因为他现在是神灵模板,所以也能够被称作是神具。

    “是的,大人你法眼无差……”清秋院惠那先是略微惊讶了一下,然后很是恭敬的说道。

    因为并不能够确定对方的名字到底是否神祗真名,但是还是觉得是个暂用的代名的可能性更加高的样子,所以她自觉很明智的只称呼对方为大人,至于名讳方面却是一个字也没提。这样子虽然不是太过合规矩,但是至少不会失礼就是了。

    “至于须佐之男……那是惠那的爷爷哦!”黑的少女这么大大咧咧的说道,似乎对她来说所谓的爷爷只是一个称呼,并不能够代表任何实质性的东西。不管是裴辰还是桔梗都没从她的语气语调当中听到任何的亲情、尊敬之类的情绪存在。

    而她一边说着一边回身取起地上的布包裹,然后将其一层一层的解开来,露出了其中的光是刀身就有一米长的凶器。裴辰随意的一眼扫过,精确地测度出更加详尽的数据。刀刃长度为三尺三寸五分的太刀,刀身是简单的构造。那是没有弯曲,直线形状的直刀。

    “天丛云剑,真正的日本制造,惠那的伙伴……”清秋院惠那将其拨出,随意的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如此说道。

    “嗯,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注视着那口装在漆黑刀鞘里面的大刀显露了出来,裴辰眼神微动,然后不动声色的按住了腰间躁动起来的长剑。那口刀仅仅只是拔了出来,就产生了风,以刀作为中心,平静的风慢慢地卷成了肉眼可见的旋涡。

    强烈的气浪吹拂着神社正殿内的三人,长、衣摆、袍袖都被吹得猎猎起舞。名为清秋院惠那的少女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下神刀来,看了一眼裴辰和桔梗,现两人都没有责怪的意思,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紧接着她看向了妖怪,小声的问道:“既然如此,那么大人你的意思是……?”

    “话我听到了,你帮我回绝了就行……”裴辰随意的摆摆手就像是在赶苍蝇那样,“虽然说我也不是什么很有架子的大人物,但是随便来个阿猫阿狗让人隔空传句话,就想让我拉下脸去见他们……哼哼,是不是想的太美好了?”

    没错,如果那群老家伙亲自过来敲打自己的话,裴辰当然不介意而且还会表示无限欢迎,之后顺手将他们都给做掉就是。但是对方根本就没有过来,只是让眼前的少女传了句话就想让他过去接受敲打……这就让他完全失去兴趣了。

    随手碾死讨厌的虫子他并不介意,但是要自己屈尊降贵亲自去见那些虫子,并且将他们一一找出来再杀死,这样的行为就未免太过无谓与奇怪了一点儿,至少他的确就是这样认为的。

    举个例子,就像是普通人看见有蟑螂在地上走过,会随意的踏上一脚那样。因为这本来就是正常的反应,而且也不怎么费事,但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可能满屋子的去找到蟑螂,然后就是为了专门踏上一脚吧?!

    “呃,这个、这个……好吧,大人,我们知道这样的确是太过突兀,但是、但是能不能够请您多加考虑考虑……”

    清秋院惠那似乎是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一个答复,颇是有些为难的说道,可是她为难了半天都没有将完整的语句组织成型。少女虽然对自己很有自信,但是却也没有傻到直接挑衅一尊很有可能和她爷爷平级的神明,也没有这样的必要。

    实际上只要是浸淫咒术界多年的特殊人群,都会有这样的认知,都会在神明面前保持自身最为恭谨的一面。人神之别可不是开玩笑的,哪怕只有神明几万分之一的力量都足以将人类当中最顶尖的那一撮人压下去。

    虽然古往今来的,不是没有过以人类之身诛杀天上众神的弑神者出现,当今世界上更是有着足足六个弑神者同时在世。可即使是他们也只会说那是不可思议、不可复制甚至堪称不可能的奇迹,哪怕让经验技巧更为丰富的他们重新回到那个时候,也再没有任何的一点儿把握能够再度上演这样的壮举。

    可想而知,人与神之间本质性的差异是何等的让人绝望,在这样的绝望下数量毫无意义,就连质量方面也得接连质变好几次才能够追得上。

    事实上在听到裴辰这样拒绝的理由之后,她也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是有些想当然了,所以现在更是不知道如何说服对方。裴辰很是没有礼貌的打了个哈欠,然后眼角看见穿着巫女装束、显得很清爽的万里谷佑理走进正殿来,惊讶的捂住嘴。

    “诶?惠那……你、你怎么来了?!”

    “呀,祐理,好久不见了。我只是、只是稍微来探望一下啦……”很显然巫女小姐的突然乱入将清秋院惠那从尴尬的处境当中解救了出来,她露出以往的微笑然后四周看了看,很是有些心虚的说道。

    很明显,并没有什么说谎的基础的少女这样蹩脚的表现无法瞒过任何人,而且她还忽略了自己的手中还举着的那把神刀。在看到刀身的第一时间,万里谷佑理小姐的心脏处出高鸣的跳动,果然那个是可怕的神力。

    “呵,有意思……”

    还没等万里谷佑理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又或者是等清秋院惠那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误的时候,两人就听到某个被打上危险人物标签的人出了让人心寒的冷笑声。

    条件反射一般的往那个方向看过去,两人却只看见清丽的巫女紧蹙眉头,而那个青色的身影却是已经不见了。

    但是从巫女的头和衣摆被气浪吹拂的方向,还有正殿内突然出现了另外一股轰然炸开的气流,清秋院惠那马上断定对方正在高的移动当中。只是因为其爆性的起步加瞬间突破人体视力所能够捕捉的动态极限的原因,所以自己才无法第一时间看见对方。

    完全就是凭借着多年锤炼的战斗本能和高的意识,跳过了思考的过程达成了瞬间判断的结果,但是却没来得及思考对方如此可怕的度到底意味着什么。从她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条件反射的看过去,对方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在不足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内,那人起步加瞬间就突破了音障并且至少达成了接近双倍音的可怕高机动性。

    否则的话不可能让实力惊人,完全可以屹立人类巅峰,比大骑士圣骑士什么的还要更胜一筹的清秋院惠那小姐都完全捕捉不到其身影,哪怕仅仅只是一道残影。不过她的确不需要思考这么多的问题了,因为她只觉得持刀的右臂突然被巨大的力道所带动。

    那是一直如同她自己的手脚延伸那样被自在的使用着的神刀,天丛云剑。但是现在这口漆黑的刀却自己动了起来,划破空间如同箭矢一样,携带着庞大的咒力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剑士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应该放开自己的手中剑,在这方面清秋院惠那绝对是最为合格的。即使是还没有意识反应过来,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她却还是本能反应一般,在拥有着漆黑锋刃的神刀暴动的一瞬间收紧了握刀的纤纤玉指。

    结果就是她被天丛云剑的巨大力量带了出去,或者说在万里谷佑理小姐的眼里,她根本就是主动地挥舞着神刀出击,想要大不敬的弑杀一尊神明。

    我的天啊,东京果然还是要彻底毁灭了吗?这么的一个想法蓦然的在脑海里划过,在万里谷佑理小姐没来得及感到恐惧、担忧、震惊或者其他的什么情绪的时候,然后就看见那口神刀被突然出现的一只手掌紧紧地攥住了。

    是的,没有前兆,突然出现。

    漆黑的神刀锋刃明明连物理规则都能够破坏掉,划破空间都轻而易举,但是在那只普普通通还有着血肉质感的手掌里面竟然丝毫没能够撼动对方,最多也就是刚刚破皮的那种,有浅浅的血痕浮现出来。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那只手掌的掌指猛地力,嘎巴嘎巴的难听声音出现,传说中英雄神的爱刀,三大神器之一的天丛云剑竟然出了不堪重负的哀鸣。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万里谷佑理甚至看见了刀身上有着大量的漆黑的微粒在高振动着,弥漫开来宛若一层淡淡的烟雾。

    看得出来似乎诞生了灵性的它们并不愿意离开刀身的主体部分,但是却被无形的力量不断的剥离出来,连抵抗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只能够不断的爆庞大的咒力,稍稍减缓这样被分解的过程。

    “小心,还有后手……”桔梗同时脸色微变,出言提醒道。

    不用她说裴辰其实也知道,只是他现在的身体还是相对而言太过脆弱了,不可能彻底的爆出九尾之力的力量。而想要摧毁的又是这样的著名的神具,当然不可能一击而断。可就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面,依然还完整的神具已经足够敌人施展出后手来了。

    因为清秋院惠那‘能够听到神的声音,能够稍微借用神的力量’,是能够将对于普通人无法使用的神具运用自如的嫒巫女,也是与居住在生与不死的境界的自然存在的心灵相通之人。

    而她所持有的天丛云剑也不仅仅只是一般概念定义的神具,更是用有自我意识,经由神明的力量所催化的从属神。

    换言之,她或者它都还有另外的身份和本质设定,也就是神明的媒介。

    神社外面的天空立即就变暗了,仿佛高悬天上的太阳被涂黑了一样,附近都被黑暗支配了。强烈的风像是要割裂皮肤一样在黑暗封闭的世界中莫名涌现出来,虚空的黑暗空间同时出现,那里有着庞大的神力输送了出来。

    这种感觉,应该是有神来到了附近?!不,不对,的确是有神的气息出现在了附近,但是并非是存在于现实空间,而是在另一个性质更加偏向于精神方面的异空间!!

    那是……生与不死的境界。

    刹那间完全把握住了那个空间的本质的裴辰眸光一闪,明白了过来,对方似乎是想要用强的将自己等人硬是拉进名为幽世的境界当中去。虚空的黑暗正在吞没着万里谷佑理、清秋院惠那以及桔梗,但是除了瓷巫女之外另外两人压根就没有抵抗的力量,眼看着就消失了。

    一瞬间布下结界,一瞬间射出灵符,一瞬间爆破魔灵力!

    桔梗不但没有任何陷入困境的表现,反而还非常轻松的迫退了身周的黑暗虚空,而且还有余力在虚空当中尝试着将失落其中的两个少女拉扯回来。敏锐的灵觉感知一下子放到最大,她感知锁定了两个熟悉的灵压然后就开始尝试这样的救援行为。

    敌人竟然是不分敌我的最好就将所有人都给拖进去似的,也许是因为觉得对上裴辰没什么把握,所以只求杀敌不管误伤?!新的两仪自然而然的在自己身上出现并且与那个异空间对立起来的裴辰,现在成为了互相平衡的另一端的天秤。

    幽世不但无法吞噬他,还在主动的排斥他,就像是两块磁极相同的磁铁碰在一起那般。不过他这个时候却放松了对于由天地对立延伸而来的两仪领域的掌控,任由虚空的黑暗空间吞没着自己。最后一刻他回头看见眼含忧虑的桔梗张弓搭箭,然后爆射出来的一道炫目流光。

    只对巫女点点头,然后他跟随着那道箭矢的指引方向,几乎不分先后的一同消失在无法辨认的黑暗当中。

    ……

    ……

    泥土和树木的气味十分浓郁。而且旁边还有涓涓流淌的小溪。这是一座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山中,如果天气好的时候,在这里徒步的感觉肯定很好吧。不过可恨的是天公不作美,现在正下着雨,豆大的雨点哗啦哗啦地拍打在身上。

    相当偏远的深山野林,河流的上流方向有一座小屋,是那种朴素的临时搭建的小房子。粗略地看上去就能知道,这绝对是跟电器瓦斯自来水之类的东西绝缘的建筑物了。

    像是小屋的主人的老人,正盘腿坐在古典式的坑炉前。他的身高估计过一百八十厘米,身躯十分巨大。因为身上只穿着一件粗糙的和服,所以看上去精力旺盛而且与岁数毫不相应。

    那好像十分强大实际上也的确十分强大的肌肉,大概能把再怎么强壮的人都给一拳击倒。而老人的表情也显得十分怪癖顽固,与他的体格非常合适。

    此刻,他正紧皱着眉头,似乎很是吃力的在做着某件不需要任何动作的事情。但是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这方面从他那极度吃力的表情当中就可以看得出来。然后下一刻,他似乎松了口气,脸上刚刚挂上一丝笑容,可是还没有成型就化作了脸色大变的表情

    破灭的刀芒乍地绽放,天空在下一刻陡然就破碎了开来!

    在从虚幻与真实的间隙中跳出的刹那,妖怪毫不留情的把握住了必然的一闪的可能性,过五倍音的挥刀度,所带起的风声已经不仅仅只能够用凄厉来形容了,在他手中的境界之刃绽放着可怕的死亡光辉。

    那是比高周波震动剑都还要可怕百倍的杀戮之刃!!

    以五倍音进行的攻击,武器本身就已经突破音障掀起了毁灭的音爆,所过之处的大气剧烈扭曲,能够将一切物质都给碾碎的冲击波生生的将整座山都从中压裂出一道巨大的冲击沟壑,而且破坏范围还在不断的扩大着。

    在这毁灭一切的破坏力的背后,却是裴辰赋予了这一击逆转因果的可能性!将真实的一瞬化作无限,达成了相对意义上的时间停止,虽然限于本身的器量还有能力值都只能够维持短短的一瞬间,可是裴辰的确是初次做到了这样的事情。

    他的动作化为了光,甚至是比宇宙中度最快的光都更加快,虽然实际上依然还是最多五倍音,但是至少在别人的眼里的确是这样的。

    然后也是在那一瞬间他捕捉了数量堪称庞大的属于未来的可能性,在他的最大捕捉数量的处理范围之内,他击出了必然的一闪!

    几乎就是限定必然的结果,宛若先决定了敌人被击杀的‘结果’,然后再补充上敌人死亡的‘原因’那样!就像是传说之中的盖伯尔加之矛一般,无论如何躲避都将贯穿目标心脏,逆转因果的必中魔枪。

    “……!!”

    须佐之男的眼中泛起暴虐的腥红,他已经感觉到了,在敌人这一宛若在彼世幽冥斩出的一击之下,自己可能会死!甚至是必然会死!如果不能够彻底的爆自己的全部力量、生命、意志、气势、信念……等等等等的话,自己一定会被一击杀死!

    那是直接锁定了自己灵魂本质的一击!已经无法思考自己这次怎么会惹上如此可怕的敌人的素盏鸣尊不知道是暴怒还是疯狂的大吼出声,浑身的神力燃烧起来。而他那暴虐猩红的眼睛却陡然对上了敌人那赤红的眸子,冷静而且淡漠。

    这是曾经让裴辰绝望的、来自另一个可怕的世界的神明的一击。

    现在的话,他却是轻而易举的把握到了那份真实,并且将之重新复制了出来化作了自身的力量。非常奇怪的,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呼吸一样简单。

    虽然强度和威力还差了少许,但是这份质的真实,却是不容忽视的。

    ……

    ……

    (嗯,终究是没有完成双更,而且作者君还感冒了……咳咳,那个什么,不知不觉的又到了这个时候啊,谈笑风生又一年……)(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