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第六卷 主世界,绥阳郡 第六十三章 高手汇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新的一年到了,2o17,来了!祝大家新的一年开心喜乐,心想事成!)

    ……

    洛阳或明或暗的各方势力全力运转下,天下间能不被他们察觉蛛丝马迹的人或物已然寥寥无几,王动处身洛水画舫的消息不胫而走,一夜之间传遍全城。

    但是敢来找麻烦的人却是寥寥无几,这乱世里就连愣头青都快从江湖绝迹了。

    若以往还有人心存侥幸,等到曼青苑一役域外诸族高手的惨状传出后,非只洛阳震动,江湖亦是一片失语。

    不怕死的人在如今这世道不算少,可若死得毫无价值,那就值得慎重考虑了。

    因师妃暄持和氏璧入世,代天选帝之故,而汇聚到洛阳的各方势力,此刻却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平静。

    所有人都在观望风头,便是傻子都清楚,这是暴风雨降临前夕的宁静。

    时光如水,转眼到了第九日。

    明月高悬周天,繁星漫天闪烁,皎洁的星光月色洒将下来,映得洛水如白银生辉。

    笃!笃!笃!

    夜色里忽然传来敲击木鱼的声音,回响如洪钟大吕,挟着振聋聩,夺人心魄的力量。

    一个高挺俊秀的和尚,悠然自天街转出,迈步徐行踏上天津桥。

    在他身后还跟着四位身穿蓝色僧袍,体魄雄伟的僧人!

    此刻天街两旁商铺,酒肆,客栈全都关门歇业,屋舍闭户,烛火尽灭,纵有木鱼击响声回荡,却愈显出夜晚的静寂。

    然而在那星光月色无法照耀到的无数个阴影角落,隐隐绰绰晃动的身影,无不显示出今夜“凑热闹”的人数之众乎常人想象。

    无数道目光隐晦的投射到天津桥上,当看见这五名形貌卓的僧人时,许多人呼吸加重起来。

    净念禅宗当代主持,了空大师以及四大护法金刚不嗔,不痴,不贪,不惧!

    洛水之上,也有一叶轻舟逆着波涛汹涌的河流而上,船上却无人操舟,一位峨冠博带,留着五缕长须的老人面对高悬的那轮明月,身形伟岸如山,负手而立。

    月光洒在他身上,像是随时要踏月狂歌而去的高士。

    “老朽宁道奇,王小友可否赐见?”峨冠老人悠然出声。

    宁道奇之名一出,就像是在这静寂的夜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暗地里立时引阵阵骚动,许多人甚至顾不得隐藏,竞相奔逐出来,眺望着轻舟上那位被传说得神乎其神的卓高人!

    事先虽有传言宁道奇会亲自出手,可等到他真人降临时,仍教诸多旁观的武人惊呼四起。

    “散人”宁道奇乃是与突厥“武尊”毕玄,高丽“奕剑大师”傅采林并列为三大宗师的存在,其威名垂世近百年,乃是天下公认,无可撼动的中原武林第一人。

    而且他的声名绝不仅仅只限于武林,更流传到了朝廷和民间,甚至有许多人将他视为在世神仙一般的人物。

    画舫内,师妃暄眸子注视着王动,平静道:“王兄现在收手,尚还来得及。”

    王动与她对视一笑,目光落到她背后色空剑上:“妃暄,能否借剑一用呢!”

    师妃暄幽幽一叹,知晓任何劝诫都是枉然,淡淡道:“色空剑乃平定乱世,救世济民之剑,并非杀人之剑,不管是染上他人之血又或王兄之血,皆非妃暄所愿看见的。”

    “我与妃暄玩笑罢了,且随我去见见这位中原第一人。”

    言罢,王动不再理会师妃暄,转身出了舫内,登上舫中楼台上,与宁道奇所在轻舟遥遥相对。

    宁道奇以玄之又玄的精神秘术探测着王动气机,脸上渐渐浮现出动容之色,讶然道:“王小友体魄气血之强横,实是臻至了亘古未有的绝巅,这真是人力所能成就的?不可思议!”

    以宁道奇凡的见识眼界,此刻竟也感到不可思议,可见他心中受到的震动之大。

    但这也显示出宁道奇的高明之处,在王动气血收敛之下,宁道奇尚是位一眼窥破他体魄之秘的人物。

    距离散功已然相距十日,此刻王动已修回了一些先天真气,如今或该称之为“太初真气”!

    但这点太初真气在他体内那澎湃如火山的气血掩盖下,实在太渺小了。

    王动油然道:“我猜宁兄你们并没有将和氏璧带来。”

    “和氏璧乃是山河重宝,干系社稷安危的神物,岂可轻动。”宁道奇闲适自若,拈须微笑道:“王小友若只是想一观和氏璧的话,老道或能帮上忙,但若要将和氏璧据为己有,我希望小友能为天下万民着想,及时罢手!”

    王动袍袖垂泄而下,淡笑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宁兄若要说服我,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我击败或斩杀。”

    宁道奇长叹一声,双眼中浮现出童趣之色。

    王动目光从宁道奇身上移开,环顾洛水沿岸,悠然道:“四大圣僧既已到了,何不现身相见,躲躲藏藏岂与圣僧的身份符合?”

    四声佛号同喧而起。

    声音不一,声调有异,有的清柔,有的朗越,有的雄浑,有的沉哑,可是四道声音合起来,却有如暮鼓晨钟,震荡夜空。

    这四道佛号似凭空响起,充斥着神异禅意,沿岸或明或暗观战的人群无论修为高低都受到了影响,区别只在于深浅而已。

    修为高深者只是浑身战栗一瞬,修为弱者却是脑中一片空白,陷入茫然之中。

    但就是这一瞬的工夫,天津桥畔不知何时已多了四位老僧,有的枯瘦,有的魁梧,形貌各异,颇具奇相,隐隐与庙里供奉的佛陀神形应和。

    了空转与四僧见礼,四僧口喧佛号回礼。

    王动目光扫去,他倒是很清楚当代佛门虽以四大圣僧为领袖,无论佛法武功均臻至出神入化的境界,可真正的佛门第一人,实则却是这位不以武功显于江湖的了空,其人精修闭口禅二十余年,禅定功夫登峰造极,只看他执掌净念禅宗逾五十年,容貌却如二十余岁青年,就可知他一身功力已达返老返童,凡入圣的境地。

    四名老僧又转向王动,一名面容古拙的老僧摇头叹道:“施主自踏足江湖起,无一日不掀起腥风血雨,著两榜挑动天下武人厮杀,不知害死多少人!施主午夜梦回之间,心中可有半分愧意?”

    “而今又大肆杀戮突厥,吐谷浑等异族之人,给了域外诸族进攻中原的理由,不知又有多少人为此遭殃!”

    王动淡淡道:“老和尚何必说这些连你都不信的废话,天下争斗厮杀岂止一日?异族入侵还需理由更是笑话!”

    老僧眉目低垂:“施主话中偏执甚深,已然入魔了!以施主百无禁忌的行事风格,若继续放任下去,只怕戾气会一日深重一日,到时真成了祸害天下的魔头就悔之晚矣,我等也只好强请施主随我等而去,希望能以佛法化解施主的戾气魔念。”

    “魔念?”王动笑了笑,突然之间,体内太初真气流动起来,心神却瞬间与大日如来经相契合,刹那之间,周身弥漫出一股股威严,庄重,肃穆,宏大的韵味,好似一尊佛陀降临到了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