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正文 第197章 智商税(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某人这个答案差点把唐婉气个倒仰,这算哪门子回答,到很有几分黑土地上流行的“你瞅啥?”“瞅你咋地的?”“我让你瞎J8瞅”继而乒乒乓乓了的没道理无赖气息。

    “小远,李登辉可是kmT的党主席。”唐婉强调了一句,意思对付这等人物空口白牙可不成。

    “宁姨,我可是远嘉的创始人。”梁远驴唇不对马嘴的回了一句。

    “小远,这可不是……。”唐婉的话说了半截忽然想起来了什么猛地住口不语。

    作为远嘉的创世人,梁远从未强调过自己所拥有的身份,当着唐婉的面这还是第一次。

    由于梁远平日里和邻家的普通大男孩没什么区别,梁远刚刚强调时唐婉也没在意,不过话说了一半唐婉忽然反应了过来,远嘉的创始人意味着什么。

    哪怕不考虑宁唐两家的关系,远嘉也是共和国海、空军的亲密合作伙伴,浪潮更是和共和国的镇国神器产生了密切的交集,远嘉还是香港经济的幕后主宰,在美、苏这两个全球性的级大国中,都有远嘉的经济力量活跃在期间,欧洲更是远嘉的半个主场,不单在东、西两个德国内部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和英国政府也正在眉来眼去的勾搭着。

    远嘉的主营业务横跨航空、电子、金融、动力、能源等数个领域,眼下正打算雄心勃勃的进入到军工产业,真论影响力和手中掌控的资源,一个小岛小党的党主席、一个败犬政权的暂时一把手,能不能比上还真不好说,毕竟远嘉是姓梁的,台湾和kmT可不是姓李的。

    “宁姨终于想起来了吧。”

    梁远笑呵呵的说了一句,继续补充道:“其实李登辉勾结日本右翼参拜靖国神社的证据确凿与否根本就不重要,国内相关部门相信我与否也不重要,甚至眼下对台政策调整还是不变都是无足轻重的事情。”

    伸出五根手指轻轻晃了晃,梁远腰背笔直的从沙的靠背上坐起,说道:“该说的理由先前我都说了,别说有人看到李登辉赴日,哪怕是没有证据的自由心证,我说我就是不信任李登辉、就是不信任kTm当局,宁姨只要我的信念不变,我至少有五十年的时间来推动我的想法,在对台的政策上和态度上,现在的革命先辈和接班人们又能压制我几个十年。”

    梁远的言语掷地有声,话语里的锋芒犹如西伯利亚的寒风呼啸着破空而来,恍若实质般的凝固的唐婉身前。

    看着梁远一副老子就是看他不爽,就是打算栽赃他的模样,想着伟人那句“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的论断,唐婉忽然觉得无话可说。

    此时的远嘉正和共和国教委、科委、共青团中央等相关部门联合,举办了一系列和青科赛挂钩的类似拥抱计算机,迎着未来奔跑等赠书、捐款、升级全国少年宫硬件设施的长期性活动,用梁远的话说打算把港基集电四个字所代表的技术先进性,从小就打进梁远这一代同龄人的骨子里。

    唐婉根本就不难想象,一旦梁远下了五十年这样的决心,以梁远的精明和能力会放弃影响自己同龄人的大好机会,别的不说以历史参考书的名义赠书就是传播梁远某些思想和情绪的绝佳方式。

    以远嘉的影响力做做这种小动作国内能出头纠正的人或是机构绝对是绝迹的,毕竟能真正影响远嘉的都是大佬,而梁远对kmT政权的态度想来也不会是大佬关心的目标,如果真有杂音直接碾压过去就好。

    本来眼下还在愉快玩耍的小伙伴里蹦出了梁远这么一头妖孽,唐婉真不知道将来还有什么事情是某人下定决心之后还干不成的,毕竟限于自然规律共和国的国运早晚得交到梁远这一代人的手里。

    看着梁远把敲诈这种事儿都搞得这么大义凛然,气壮河山唐婉十分无语的摇了摇头,说道:“宁姨年纪大了,可耗不过你,能耗过你的现在还在尿床呢,这种关系五十年的事儿你爱咋咋地吧。”

    “宁姨万岁,不过可得帮我说服伟信叔叔和宁叔。”看着唐婉被自己说动了,梁远高兴的说道。

    “你熊叔是战争贩子,巴不得明天就和台湾开打,肯定是用不着说服的。”唐婉笑着说道。

    “至于你宁叔么……。”唐婉停顿了一下。

    “小远,你真的确定法国政府能帮你从台湾身上敲下来那么多钱?”

    梁远嘿嘿一笑点头说道:“上下也不会差出去几千万,不过这事儿肯定得国内配合,否则我一个中学生哪有那么大的面子。”

    “小远,你和宁姨说真心话,这笔钱你打算留下多少?”

    “宁姨说实话,这钱一分我都没想过留下,我在意的是将来法国政府要比美国政府容易影响无数倍,而且对面的预算可不是无限的,法国货买多了别的自然就少了。”

    “如果小远的判断没有大差错的话,国内这边远嘉就不要出头了,有军方出来做这个恶人比较适合,当然,法国那边的线还得远嘉自己去联络,一旦法国那边出现什么问题国内这边是不会给予任何背书的。”

    这个梁远倒是理解,共和方和法国政府沆瀣一气敲诈某地区数亿回扣,这新闻也太过于惊悚了。

    “如果真有小远说的那么多钱,砸也砸死你宁叔了,他的看法完全不用在意。”唐婉无比轻巧的说道。

    “就,这些?”梁远有点结巴的问道,总觉得唐婉说的结论过于轻松。

    “把这件事局限在部队的圈子里,不走政府那边。小远听说过海军登6舰运汽车之类消息没有?面对这种可以补充十亿美元级别军费的机会,别说只是演一演戏,就算有打世界大战的风险军方内部都会有做一票的呼声。”

    上辈子的梁远连土豪都算不上,哪可能了解共和政两届的高层到底是如何运转的。

    在唐婉看来,军方和政府尿不到一个壶里实属正常,毕竟这两者所肩负的责任不同。

    譬如共和国的铁腕总理严鸿基曾经斩钉截铁的说过,国家经济困难自己任内绝不会考虑航空母舰的问题,建议军方要忍耐要为经济展让路,然后……,十六号渔政船还是来了……。

    当然,军方也给了总理面子,披了个爱国商人捐赠的马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