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041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嗯她怎么了?”

    “还能怎么害羞了呗,想不到妹妹也有羞涩的时候”一谈到这个话题,正值青春年华的雅米拉就止不住的兴奋。

    听着耳边同伴们在哪里胡想瞎猜,洛娜心有不甘,但也只能在那边叹气。

    “唉团长,是不是有喜欢的男人又不敢啊?”围着一堆篝火的士兵也听到了法提斯他们的议论。

    “这有什么嘛”

    “就是就是”一听有人开了个头,其余的人也都这么开始劝她。

    “那个那个团长我教你啊你看我长得怎么样,我媳妇当年就是直接往我被里一钻,事不就成了?你也这么做不怕哪个男的不动心”一个大五粗,满脸横肉的维基亚兵滔滔不绝地向女孩“介绍经验”。

    “呃”

    经过一番“劝”之后,士兵们看到自己的团长站了起来,嘴角不自然的在抽动,两眼带着无匹的杀意看着他们,这让这帮汉下意识的闭了嘴。

    “雅——米——拉——!!!你给我闭上你那张大嘴!”

    这是一向冷静的长官第一次怒吼,所有的人都转过头来看着这边。

    “还有你们几个,这一周的薪水减一半。”

    然后丝毫不理这些一脸无辜的新兵蛋,女孩耸拉着肩膀钻进了自己的帐篷。

    就目前的情况看,哈劳斯全部的战略意图都在按计划有条不紊的实施着。

    大部队扫清了雷恩迪堡到阿乎恩一线的库吉特势力,兵锋直逼游牧民族的腹地;北方拿下维基亚两大重镇,戴尔威廉伯爵和迪斯平伯爵在拉多吉尔堡牵制雪原军队的动作;罗多克人被完全赶进了山区;阿美拉堡的军队死守这一军事要冲。迫使萨兰德人不得不转向库吉特开辟更大的战略空间。整片卡拉迪亚几乎有一半已处在了斯瓦迪亚王国的控制之下。

    “国王,斯达玛伯爵有事要见您”

    刚刚从前线回到帕拉汶城的哈劳斯国王连身上的盔甲都没来得及卸下,近侍就上前通报了贵族的求见。

    “啊,想必是那件事情有成果了。”

    一听到斯达玛这个名字,国王的脸上不经意的就露出了笑容。

    “去告诉他。让他回去,那件事情我不打算过问,我准许在乌克斯豪尔和温科德堡成立骑士团国,作为斯瓦迪亚的附属只需要随时为我挥剑就行了。”

    另一方面,在日瓦车则的要塞大厅,罗德拉波耶、马加利波耶和洛娜正在一起商讨对付库吉特流寇的计划。

    “那么两位应该都没意见了。”库劳的领主在墙上的地图上画出几条线来,代表今后的进军计划,“可以的话洛娜姐和马加利大人就下去准备准备?”

    “这计划你一开始就想好了?”盯着罗德拉一开场就给了一个这么中肯而又实用的策略,女孩下意识的感到其中有鬼,“哈瑞斯波耶现在在哪?”

    听女孩这么一问,老罗德拉不由的无奈的耸肩:“唉别疑神疑鬼的。我只不过是让他先去了趟费斯纳德,他的骑兵很多,应该能应付一下那群响马。”

    “怎么想和他一起的话就快点动身吧。”

    “老家伙,如果有朝一日能得到个机会,我一定等到冬天推你下冈定海峡”洛娜一脸怨恨的目光看着老头,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转身出了城堡大门就去召集手下的部队去了。

    “她和哈瑞斯有什么过节吗?”听着女孩出那么狠毒的话。对于个中缘由一无所知的马加利波耶满头问号的问身边的老友。

    “过节?”罗德拉看了看这个头脑并不是很灵光的贵族老爷,“怎么会呢,过一段时间我就能让哈瑞斯自然而然的把她娶进门去,你看着吧。”

    “”

    傍晚时分,四十来人的部队很快被调动起来,洛娜将一整套链甲罩袍换上,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剑和匕,然后拿了十二把飞刀挂在腰间的袋里,走出帐篷时,正看到法提斯坐在营地附近的火堆旁。拿着一支烟斗,旁若无人的抽起来。

    “过来坐吧。”

    “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女孩走过来在他身旁坐下。

    中年男人笑了笑:“我是什么人,他们那帮新兵蛋又是什么人,放心好啦”

    洛娜看了一眼挂在他腰间的长剑,一身无袖板甲已经整齐的穿在身上。法提斯活了近四十年。在帕拉汶做了二十多年的骑兵,整装那一套已经不知有多熟练了,外出征战就和吃饭睡觉般频繁,也难怪常人需要花二十分钟整理的东西他可以不到十分钟完成,那是数十年刀头舐血的见证。

    “昨天的话不过是玩笑不要当真,雅米拉一个姑娘家,刚好是对男人感兴趣的时候,你也别怪她了。”

    “我不是怪她只是被他们的很烦”

    “哈哈我倒是觉得比起刚遇到你的时候,你变得可爱多了。”大叔脸上的笑容出人意料的灿烂。

    没有想到法提斯会这么,洛娜听到这话时表现出了明显的惊讶。

    “我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如果我像常人一样二十岁结了婚,孩估计也有你这么大了”男人伸手抚摸着少女的头,洛娜望着他,蓦然感到内心里涌上一股久违的感觉。

    “其实在窝车则的酒馆,我刚开始以为你不过是个孩就算再怎么怪异,你也终究是生活在人群之中,受着父母的关爱和亲友的祝福长大的孩,”虽然仅仅只是一个月前的事情,法提斯的眼神似乎是在回忆非常久远的事,“可当我发现你能毫不犹豫地对着一个活人挥剑,成上千的人在你的面前倒下时仍表现的一脸漠然,情绪什么的似乎已经在你身上不存在了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你或许是个可怜的人”

    “可怜的人?”

    “不会笑了、不会哭了连发怒都不会做为我来根本难以想象究竟怎样才能够让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女孩变得像钢铁一样冷”到这里的时候,中年男人仰头看了一眼即将下落的夕阳,“我希望你到了后来能够有一群朋友有能关心你的人还有你会关心的人。”

    “好啦,时候不早了,我想那帮愣也该收拾好东西啦,走吧别让哈瑞斯一个人战斗。”

    完这句话,法提斯伸着懒腰便离开了,洛娜望着他的背影,阳渐渐在远方的山头落下最后的一缕光辉。

    从日瓦车则开赴费斯纳德的途是一片平原,因为洋流的缘故一年中只有个月有植被生长,另外六个月下雪,个月下冰雹。这样恶劣的地方原本不会有人居住,但费斯纳德当地盛产毛皮和铁矿,在过去一成为规模不的村镇,虽然因为海寇和雪贼的肆虐而衰落,对于维基亚北方仍然有着不轻的战略价值。

    “大风天气不是什么好兆头啊。”艾雷恩骑着新买的马,将头上的风貌稍稍拉了一下,乱舞的风雪几乎看不到周围的事物,倒是凭借着风向能勉强辨别来去的方位,不至于在这大平原上迷。

    “唉估计是萨兰德人把他们逼得活不下去了,不然库吉特人也不会愿意迁到这种鬼地方来。”法提斯一握着手里的长矛,四周目不视物的情况下正是游牧骑射最适合发挥的时候,这些马背上长大的人都会了靠声音判断猎物和敌人的位置,一不心就可能因为一支冷箭送命。

    “停下!!”

    走在最前面的艾雷恩突然抬手示意后面的人,洛娜策马走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

    “前面好像有东西。”

    “你们几个”法提斯闻言,转头望向后面的步兵,“带了盾牌的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个诺德的士兵依命而去,用手里的圆盾护住头部,慢慢挪向艾雷恩所指的地方。

    “长官是维吉亚人的尸体!!”

    听到这么一个汇报洛娜不禁眉头一皱,驱使座下的战马奔跑过去,然后下马拂开地上的雪,一具尸体显露出来,身上有毡帽和鳞甲,一支断掉的箭插在他的胸口处。

    “估计已经死了半天了”少女伸手摁了摁尸体的脖。

    “大人这里还有很多”

    前方似乎出现了一个战场,很多尸身被积雪掩埋了,大部分是维吉亚人的尸体,库吉特的尸身两两的分布在周围,还有几具马的尸体总之维基亚的军队在这场战斗中损失的要大得多,尸体分布较为集中一些。

    “应该是哈瑞斯的部队受到一波伏击”法提斯目睹眼前的惨状,下了这样的判断。

    “受了这样的重创居然还打算趁胜追击贪胜不知输的笨蛋”女孩直起身上了马,“继续前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起点(qd)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qd阅读。)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