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0184章 心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慕凝之不假思索地答道:“正是。这本就是我一直以来的夙愿,此次下山走了这一遭,更坚定了我修道的信念。此次回山之后,便不会再下溪云一步,梁公子,我还要和张笑风他们碰面,就此别过了。”

    说完,慕凝之朝梁博颔致意,便走过梁博身边,梁博心潮澎湃,转过身来喊住她:“慕姑娘,我知道你心意坚决,只愿求道,但是你真的甘心自己大好年华,就全都付与青山白雾?这红尘繁华,当真就都留不得你一点心动?”

    他说道这里,不禁往前迈出一步,接着说道:“就没有一点让你留恋的地方?”

    慕凝之站定了,她微微回头,沉默不语。

    梁博的心激越地跳着,他期待着那个自己都不相信会生的回答。

    “应该是没有。梁公子,保重。”

    言讫,慕凝之头也不回地走了,梁博呆立原地,平时口若悬河的他,此时虽有满腹的话想说,但是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他只是孤立回廊之中,目送着秋风卷走黄叶与慕凝之的背影。

    慕凝之来到前厅,只见张笑风和李元康都在,于是上前又交谈叮嘱几句。

    最后,慕凝之说道:“方才已经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那么我走了。”

    李元康说道:“那等我们回山上复命,再去丹霞峰找你叙旧。”

    慕凝之微微摇头,淡淡说道:“这次回去,我会向师父请求进入丹霞峰密室闭关修炼,此次不入开天之境,便不会出关。”

    张笑风一惊,说道:“开天之境?我师父说过,他从归仁之境开始,历练平阳与聚神后,迎来乱死道劫,经历九死一生,才进入开天之境,而这一切,他用了近四十年。你难道要数十年间一直闭关?”

    慕凝之点点头:“正是如此,修道之人,不正是要以此为本么?待我开天之境有所成,再于丹霞恭候诸位前来一叙。”

    张笑风与李元康俱是默然无语,在一方斗室中闭关数十年,对于一名妙龄少女来说,是何等残忍之事?

    张笑风喉头颤抖,想说什么,但是却说不出。

    慕凝之又说道:“那么来日再见,我先启程回山了。”

    她朝二人一拱手,转身朝大门走去,李元康追过几步说道:“我们去送送你吧。”

    慕凝之回头摇摇头说道:“不用了,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此去不过短短数十寒暑,终有得见之日,又不是生离死别,何必囿于一时之离绪。”

    说完,慕凝之朝二人一点头,转身继续朝大门走去。

    大门处已有仆役牵着白马等候,见慕凝之过来,便将缰绳交于她。

    慕凝之谢过仆役,牵着白马出了梁府大门,沿着街巷缓缓而行。

    此时大街上秋风萧瑟,沿街店铺大多仍是闭门歇业,看起来只剩一片萧条,全然没有当时一行人初到京城时所见的繁华景象。

    原来繁华尽处,仍不过是落寞而已。

    慕凝之心中暗暗叹息一声,信步往城门方向前行,走了许久,忽然闻到一阵豆浆香气,于是转过弯来往前一看,却是一家热气腾腾的粥铺正开门营业。

    这家掌柜,此时还敢开门营业,倒是有几分胆量。

    慕凝之早上并未在梁府用早膳,此时腹中正有些饥饿,于是便走过来将马拴在一旁,寻个座坐下,向粥铺掌柜买了一张面饼,一碗豆浆,慢慢吃了起来。

    正吃着,忽然旁边一个稚嫩童声响起:“爹,我想喝豆浆。”

    随即一人笑道:“好好,你乖乖在这做好,爹这就给你买。”

    慕凝之觉得这父女二人的声音很是熟悉,转头一看,原来是凝思阁的掌柜和他的女儿绿翘。

    绿翘一见到慕凝之,拍手娇憨笑道:“爹,爹,你看是仙女姐姐啊!”

    掌柜回头一看,忙过来作揖道:“居然在这里巧遇恩人!”

    慕凝之忙说道:“掌柜太客气了,那是我修道之人分内之事,无需多谢。”

    但掌柜仍是千恩万谢,然后和绿翘一起坐了过来,那绿翘甚是喜爱慕凝之,乖乖坐到她的身边,双手捧腮望着慕凝之,嘻嘻而笑,甚是可爱。

    慕凝之忍不住轻轻抚摸她的头,心中甚是奇怪,京城如此形势,这掌柜居然还敢带女儿出门,于是开口问道:“小绿翘,你今日这么早便起身,和你爹是要去哪里啊?”

    绿翘答道:“今日我和爹要一起去城外,去瞧我娘亲。”

    慕凝之一愣,问那掌柜道:“你妻子不和你们同住?还有这城中如今还没太平,带着绿翘出门方便么?”

    那掌柜一声叹息道:“恩人你不知,这孩子命苦,从没见过她娘。只因当初她娘生她时难产,从此便去了。今天是她娘的忌日,听说城门也开禁了,所以便起早带她去祭拜。”

    绿翘却昂起头,很认真地说道:“爹,你错了,我见过我娘,她经常来我梦里带我玩,还给我好吃的。”

    孩子的回答让掌柜甚觉辛酸,他伸手摸摸绿翘的头,没注意到慕凝之却已经出神。

    慕凝之拿着面饼,却忘记了吃,只是呆呆想着:人生于世,自有父母。可是我慕凝之是父母,却在何处呢?

    一想之下,自是心潮难平,思忖道:眼下手中已经有了一条线索,若是追查下去,应该会有收获,只是修道一事又该如何呢?

    她左思右想,竟是不能自己,暗道:此次回山,闭关是一定要做的事,再等出关,已是数十载之后。到了那时,只恐怕许多当事人早已不在人世,若是再想追查,自然是难上加难,几无可能。自己眼下便在京城之中,倒不如先将玉佩这线索彻查下去,待找出生身父母后,再回山上修道。不然,始终有这么一个心结在胸,修道之时,也定然难以全神贯注。

    打定主意之后,慕凝之又想道:这件事,自然不能再让任何人知道。只是这玉佩居然与大燕开国皇帝有关,若我自己来查,却又该从何查起呢?

    想了半天,慕凝之一筹莫展,毫无头绪,又思忖道:梁博倒是认识不少朝中人士,找他打探的话,应该会有点收获。只是如今实在不想再让别人知晓此事介入其中,也不想被人觉自己其实未离开京城,否则便尴尬了。

    思来想去,慕凝之心中暗道:看来,唯有去找那个人帮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