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护士袍里的春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前段时间大家都被非典弄得神经有点过敏,我也不例外。那天起床感觉好像有点发烧,吓了一跳,不敢怠慢,马上去到乌节路上一间防非比较有名的医院挂号检查,柜台小姐见是怀疑非典病人,马上叫来护士把我安排进隔离病房等待医生的诊断。

    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我的心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在冷清的病房里更加觉得自己的无助和孤寂。过了不久,戴着口罩的两个医生和一个护士就进来为我检查身体,量体温、量血压、抽血化验等等部做齐,折腾了老半天才把所有程序完成。医生说要把血样拿去分析化验,结果很快会出来,让我先躺在这里好好休息别乱走,又吩咐那个随行的护士帮我照料一切,然后医生就离开了病房。

    这时候我才打量了这个留下来的护士小姐一眼,虽然她的脸给大口罩盖着,但是可以看见她那双和蔼可亲的丹凤眼在微微笑着,她大概有170公分高,她的身体很女人,皮肤很好,乳房很大很挺,腿很长,在洁白的护士袍下露出的小腿令人暇思。护士小姐走近床边,自我介绍说她叫陈美凤,是这个病房的特护,她说以后我有什么需要可以按床头的按钮呼唤她。我感激地说:“那太好了,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我又说能不能看看你的样子,陈护士说按规定我们不能脱下口罩的,以后才说吧。我听她这样说也只好作罢。她接着为我调好了室内的空调温度和灯光,然后又帮我把病床稍稍抬起好让我躺得舒服一点,在她的身体靠过来的时候,我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一丝幽幽香味,是一种女人特有的体香,我闭了闭眼沉醉了一会儿。等我睁开眼的时候,陈护士已经把床铺搞好了,她向我告别说晚些会把检验结果送过来给我看的。我向她摆摆手说麻烦你了,她对我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我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给敲门声弄醒了,我清了一下喉咙说:“请进。”门推开,是陈护士,手里拿着一个病例夹,她走过来坐在我床边的椅子上就把夹子打开,对我说:“恭喜你,你的化验出来了,不是非典肺炎,只是一般感冒症状,这下你可以放心了。”我高兴得一下坐起来:“真的,哈哈,太好了,那么说我现在就可以出院了?”陈护士说:“那还不行,医生说让你在这留院观察两天,看看你的感觉有什么进展才作决定,这是我们预防一般感冒转变为非典的特别措施,希望你能配合。”我听了之后有点不情愿,但是既然医院方面是这样决定的,而且身体也是自己的,再说这里有这么个可人的护士,我也就同意留下来住两天。我对陈护士说:“这样也好,陈小姐,既然我没非典了,你可以摘下口罩让我看看你了吧?这样我也好安心留下来呀。”陈护士听我这样说,笑眯眯的说: “嘻嘻,有你这样的条件的吗?就让你看一次吧。”一边说她一边就把口罩摘下来了。

    啊,原来陈护士是如此美丽的一个小姐,弯弯的眉毛下是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下是鲜嫩的樱桃小嘴,两个脸颊桃红粉嫩,让人怎么看怎么爱,看上去她也不过是22岁左右,淫棍我这回可碰上好运气了。我禁不住讨好地说:“哎呀,原来你怎么漂亮的,给这大口罩埋没了你的风采太不公平了。”陈护士听见脸色微微红了,她不好意思地马上把口罩戴上,眼睛瞟了我一眼说:“就你嘴贫。”然后微笑着走出了病房,看得出她是开心的,是啊,女人不管是美是丑,听见赞美之词总是高兴的,就算她知道说话的人是在吹捧她,她也会很上心的,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嘛。

    后来我才从和陈护士的交谈中得知她是从中国来的实习生,老家是成都,和我都是四川人,不过我老家在重庆,怪不得她有着天府之国的美人姿色呢,她知道我们是同乡之后就对我热情有加了,尤其在这海外的环境,真是它乡遇故知啊。我本来就纳闷着这本地姑娘没这么细皮嫩肉的啊,皮肤也没有这么白的,现在才知道答案。

    可能是我胡思乱想的缘故,那天晚上我没睡好,好像给室内的空调凉了一下,第二天病情又加重了,医生来看过之后,说是感冒又加重了,问我是不是昨晚睡觉没盖好被子,我模棱两可地支吾以对,医生看我这样,摇摇头,开了一些退烧药内服,还吩咐陈护士过半小时过我打一针,然后就走了。

    医生走后,陈护士埋怨地瞪了我一眼,说:“你怎么这样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呀?感冒时候的人是体质最衰弱的时候,晚上睡觉要小心别冻着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听见她这样的埋怨心里反而觉得有点暖呼呼的,我感激地对她说谢谢,她冲我笑笑说:“谢什么?呆会儿让你受点痛,嘻嘻。”说完就出去了。

    过了半小时,陈护士回来了,还带来了打针的用具,淫棍我生平连老虎都不怕,就特怕扎针,一看见那银闪闪的冷嗖嗖的铁针就打哆嗦。这会儿一看见陈护士把药水吸进针筒里然后往外推空气的动作我就开始紧张了。她看见我脸色苍白神情紧张的样子就笑了:“瞧你,不就一小针吗?大男人了还这么怕疼。”我以哀求的语气对她说:“求求你,下手的时候别太狠,我不怕疼,是怕那针啊。”“看你说的,什么下手不下手的,我们这是医院,不是黑社会。放心好了,我是专业护士,不会疼。”

    “嗯,,陈小姐,那,,那就开始吧。”我哆嗦着背过面去,把裤子拉下,露出了半边屁股。只觉得陈护士的柔软小手先在我的股肉上来回按摩了几下,跟着就是凉嗖嗖的酒精绵在擦拭,然后又感觉到她的小手在揉摸我的股肉,在她这温柔的小手按摩下我的心情平伏了很多,开始慢慢享受起那温柔的感觉,啊! 能够有幸给这样的美人儿揉搓屁股受点疼也值啊。我陶醉在这甜蜜的幻想之中……

    “好了。”陈护士的声音把我从臆想中拉回到现实里,我说:“什么好了?我在等呢,快打吧。”她嘻嘻地笑起来:“已经打好了,傻瓜。”我大吃一惊:“什么?打完了?我怎么没感觉?”现在只感觉她的手在轻轻按摩屁股那个部位。

    “哼,人家的技术高超嘛,跟你说过不会疼的,这会儿信了吧?”她一边揉着一边说。

    我欣喜若狂到叫起来:“哎呀,我的姑奶奶,你可真是神了,我从来没试过打针不痛的呢。”

    “现在知道了吧?嘻。”我侧躺在床上美滋滋地继续享受着她那软绵小手在我屁股上抚摸的美妙感觉,下体也不知不觉地胀大起来,在薄薄的睡裤里面撑起一个帐篷。陈护士看见了,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我大着胆子说:“陈小姐, 对不起,我已经不行了。”

    “什麽事情不行了? ”陈护士低头笑着这样问, 其实早就想到, 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

    “你是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呀。病患应该把自己的想法或感觉, 坦白的告诉医生或护士的。”

    “三十岁的健康男人在床上躺两三天会怎样? 护士小姐应该会知道的。”

    “健康的话就不应该来这里住院的。”

    “我本来是一点小感冒, 身体本来是很健康的。”美人在旁,自己的身体本来是非常健康的, 躺了几天,性欲无法排泄是不难想像的。

    “好像是那样, 但又怎麽呢? 什麽事情不行了?”她又故意这样问,可能很想知道我如何回答。

    “是立起来了无法解决。”我厚着脸皮说。

    “立起来是什麽东西呀? ”护士小姐一面问一面心跳。

    “当然是ròu棒!”我回答的口吻有些坚决。“ròu棒立起来以后实在需要办法解决。”我补充着。

    “是吗? 怎麽办呢? ”

    “不放出去会感到很痛苦。”

    “那麽就放出去吧! ”

    “你说的很对,你可以帮帮我吗?”我大着胆子问。

    “讨厌,你真坏,这种事情是由爱人或太太来做的,我帮不上这个忙。”陈护士的脸已经通红了。

    “可是没有太太或爱人的时候怎麽办? ”我假装白痴般问。

    “哟,像你这样英俊的男人没有女人真是意外。”她圆睁着凤眼看着我说。

    “如果你肯的话, 我愿意把你当作爱人。”我继续死皮赖脸地说。

    “其实你是只要看到女人都会说这种话吧? ”

    “不是, 我喜欢你这样温柔体贴,身体丰满的人,而且,你揉摸我的屁股使我好兴奋呢。”

    “照你这样说, 我好像是好色的护士。”她有点不满了。

    “就好色一次吧。”我伸出右手摸向她的下腹部。陈护士反射性的向后退, 但确实是只有反射动作而已。

    “拜托, 别这样,有人来看见就麻烦了。”她语气紧张的说。

    “这话没错,如果没人来,你是不是就可以……?”我色迷迷地看着她问。

    “你这人真讨厌,怎么我们家乡走出个这样坏的人呢?”她笑骂着。

    “求求你好吧! 看在老乡的份上。”我再次露出可怜的表情, 按捺住内心的喜悦。

    “唉,真拿你没办法,要怎样做呢? ”她的口气开始软下来了。

    “就是揉搓立起的东西, 使那里舒服就好了。”

    “你真是麻烦的病患, 其他的人都不会这样。”

    “他们可能都有老婆啊! ”

    “你是不是把我看成那一类的女人了? ”她心里还是有疑惑。

    “不, 没有,绝对没有。”我瞪大眼睛鼓起嘴巴保证。“正相反, 你是天使, 真正的天使。”

    “你是想要白衣天使做那种奇妙的事吗? ”她的手还是在按摩着我的屁股。

    “就因为是白衣天使, 才会令人感动受不了了呀! ”我的手慢慢放在了她的大腿上。

    “真拿你这种人没办法,我们医院可没要我们也负责这个工作的。”陈护士耸耸肩把我身上的毛毯拉到腿下。我嘿嘿笑着趁势推下睡裤,只看到内裤的中央撑起帐篷。

    “很可怕的样子, 可是好像从这里拿不出来。”她自言自语地说,同时停止了按摩的动作。她转而轻轻拉着内裤,这时它被立起的东西挡住,她用手指拉起内裤这样才得以通过。这时候出现巨大的ròu棒,拉动的弹力使ròu棒打在肚皮上后又立起来。非常粗大, 血管弯弯曲曲浮出来像蚯蚓, guī头发出紫色的光泽, 马眼上已经有一些湿润好像马上就要shè精的样子。

    “要怎样弄呢? ”陈护士故意用右手死板板的握住。

    我轻哼一声, ròu棒好像更硬了, 露出痛苦的表情说:“握住的手上下移动。”

    “我这样弄对吗? 舒服吗? ”她的手轻轻包住我的yáng具,上下拉动着。

    “很舒服, 你的手软软的, 和手淫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你经常手淫的吗?”她好奇地问。

    “是啊,没女人陪的时候就会呀。”我马上意识到我说错了,就装着露出陶醉的表情继续说:“太好了, ròu棒要溶化了。”

    “这样硬的东西是不会溶化的吧?”她在加快动作。“这样的速度好吗? 还要快一点吗? ”

    “不,这样正好,就这样弄下去吧!”我舒服得不想说话了,一只手伸过她的大腿进入护士袍里面两腿之间的位置,手指像在大腿间骚痒似的上下移动, 陈护士扭动了一下屁股。

    “让我的梦变成真吧! 我每天作这样的梦。”还没有说完我的手指就碰到溪谷的位置上。陈护士不由得夹紧大腿, 但却变成大腿紧紧包容我的手的结果。

    “啊,,这就是护士小姐的yīn户的感觉,真好。”我的手指在内裤上蠕动, 感觉到一股湿意透出来,她不由得扭动屁股,手部更加快了套弄yáng具的速度。她已经有冲动了,想到大白天里和病人做淫邪的事,心里就非常激动,随时有人会进来的紧张感,使到身体先有了强烈的反应,不用说她那里已经湿了。

    “陈小姐你这里湿了。”我淫邪地告诉她,手指更加深入,连同内裤一起插入的感觉, 使得陈护士忍不住手上用力揉搓ròu棒的动作更大起来,同时忍受不住阴部传来的刺激而哦哦呻吟。

    “啊,,,舒服,,我是在作梦吧,,,啊。”我开始兴奋得语无伦次了,大腿发生痉挛。

    “啊……要射了……啊……”我的心开始狂跳,手指也用力陷入护士的内裤缝里。我挺起屁股,陈护士立刻把左手盖在guī头上。我哼哼着感受她那柔软小手的律动,开始以相同的节奏, 把温热的jīng液喷射在护士的手掌上。从手指间溢出白色的jīng液, 男人的味道使护士小姐陶醉, 同时用左手揉搓滑溜溜的guī头。

    “嘻嘻,真好玩,粘粘的象浆糊一样。”陈护士看着手掌上的jīng液微微笑着,又拿在鼻子前闻一下,“嗯,好像一种什么花的味道一样。”

    我舒服得闭着眼手还在她的大腿根来回搓动,此刻那里的内裤已经是湿透的了。

    “快把裤子拉上吧,别让人进来看见就糟了。我去洗手。”她挣脱了我的纠缠就离开了床边走去淋浴室去洗手了。我把被yín水沾湿了的手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上面还留有从护士小姐的xiāo穴传来的骚骚的味道。陈护士洗完手出来,交代我睡个午觉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她会来看我,然后就出去了。我也觉得有点疲倦,就带着满足的心情进入了梦乡。

    到了晚上,吃过晚餐我就靠在床头上无聊地翻看着从家里带来的一些太空杂志,在这个单人的隔离病房里看书是最能够集中精神的了,虽然我已排除了非典的可能性,但是院方还是让我在这里休养两天。这时候陈护士来巡房,进来之后她就把口罩脱下了,她说她今天晚上值夜班,过来看看我这个老乡,当她看见我手上的太空杂志之后显得有点好奇,走过来就坐在床边,指着上面的星球和宇宙等图片问起了问题,我利用我多年来对於宇宙太空的兴趣所获得的知识为她一一解答,她眨巴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听得津津有味。

    房间里此刻是柔和的灯光,映照着床头上的鲜花更添温馨的感觉,看着身边充满灵气和迷人的陈护士,只觉得人比花娇,我一边讲解一边默默看着她那护士帽下俏丽的容貌而着迷,她这时候不经意地抬起头和我的目光碰在了一起,就象火化一闪,我们的心为之触动,陈护士意识到什么似的脸一下就红了,使她看上去更加娇艳。我忍不住,动情地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我激动地说:“陈小姐,你的心很善良,我好喜欢你。”她紧张地把手缩了缩没拉出去,只好把头低下说:“别叫我小姐了,以后叫美凤吧,你喜欢我只是因为我善良吗?”“还有你的美丽,你的温柔。”我接着说。她抬起头来看着我:“我也喜欢你,特别是知道你是老乡之后,我觉得好像和亲人重遇的感觉,我们这些游子,能够碰上家乡的人不容易啊。”我跟着说:“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我一开始就觉得你很亲切,就象我的女朋友一样。 ”

    我不失时机地把她一抱入怀,只听她“咿呀”一声就把头埋在我的胸前。然后用俏皮的眼神看著我。我低头亲了她一下, 美凤发出细细的尖叫声,我知道这个隔离病房平时除了她是没有人会来的,所以我敢放肆而为。

    “别怕,开始时也许会不习惯,但很快就会习惯了。”我说。我开始伸手抚摸她的胸部,“我不要,我不要。”美凤喘息着双手保护自己的胸部。

    “别怕,让我摸一摸吧, 又不会少一块肉。”

    “啊, 真的不要这样,今天上午帮你做了那件事已经是违反规定了。”就在美凤哀求时, 我的手摸到乳房。“啊……不要。”美凤为逃避我那只手在扭动身体,但手被我抓住,一点办法也没有,我的手继而从衣服上摸到她的右乳房。

    “哇! 好大啊! ”我发出一声感叹。她的乳房的确又大又丰满, 而且还有弹性。

    “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啦。”美凤一面哀求一面挣扎,可是我却不理会她的话, 继续伸手握左边的乳房,然后像检查似的轻轻揉。真的不错,好像乳房的肉还有节奏感。“哦,,,”美凤被抚摸乳房, 忍不住发出娇柔的声音。

    “不能这样,我,,”她还想拒绝,可是我完全不理会她的哀求,从衣服上握紧乳房,向左右摇动, 上下捏弄, 任意的用手掌玩弄。

    “啊……求求你不要这样了。”这样的哀求当然没用, 我把美凤的护士袍从前面解开。

    “哇! 肉是隆起的, 有女人的味道。”我高兴得性欲膨胀, 把鼻子靠过去闻闻,然后伸手到乳罩上。

    “啊, 不要把乳罩拿开……”

    “没关系,我的护士爱人。"我忘情地喊着,把乳罩拉下去,使美凤的胸部感到解放。胸部的自由和一种放弃挣扎的心情,使她失去反抗的力量。乳房已经被看到以后,美凤的心情反而感到轻松。人也软下来任我施为了,事到如今她也觉得不如大家都放松一些更能享受乐趣,漫漫长夜,我们有的是时间。美凤自觉地把乳罩脱了下来,露出了一双饱满挺拔的洁白乳房。啊!这是二十二岁的乳房,就象白玉雕琢而成的艺术品,真是巧夺天工的人间极品。我不禁用二根手指捏住右边的rǔ头。

    “啊! ”强烈的刺激感使美风忍不住叫出来。

    “嗯,你好像很敏感的样子。”我接着捏住左边的rǔ头。

    “啊! ”美凤又叫了出来。我把rǔ头上的手指移到乳晕上,用手掌包住rǔ头画起圆圈,同时用姆指和食指夹住rǔ头的根部揉搓。

    “好可爱的rǔ头, 红红的硬起来了。”我一边赞叹一边把右边的rǔ头含在嘴里吮咂。

    “啊! 啊,,”因为太舒服太刺激, 美凤迷乱的想推开我的头。可是我不让她得逞,舌尖在 rǔ头上扫来扫去。“啊! 受不了了! ”她在拼命摇头。我又把左边的rǔ头含在嘴里用舌头搅弄“啊!啊。”美凤的头猛向后仰,就像喂婴儿吃奶一样抱住我的头,rǔ头被吸吮的快感像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 像电流一样传到下面的小肉豆上, 她不由得夹紧大腿扭动。

    这时候我的手偷偷伸向那里,啊,原来这小妞里面只穿一条细三角裤,撩开护士袍就看见两条雪白的大腿。“我让你这里也舒服吧。”我在她的耳边细语,手开始在那里抚摸,手指微妙的动作在最敏感的地方活动, 美凤忍不住扭动屁股分开腿。我把她的三角裤拉下来,手 摸到她的阴毛软软的, 像羊毛一样轻飘飘。美凤的敏感的肉豆开始被我轻柔的抚摸,美感在那一带扩散。因为强烈的快感,使她不得不夹紧大腿。三角裤还挂在膝盖的上面。我的另一只手在她下腹部和屁股上摸来摸去,被抚摸和挖弄的感觉使她不断呻吟。我的嘴分别在左右乳房上来回咬弄着, 因充血而增加敏感度的rǔ头, 被嘴唇吸吮的同时还有牙齿的攻击。

    “啊……”抬起胸, 大腿颤抖, 美凤忍不住发出欢愉的声音。 “舒服吗?这里和这里也舒服吗?”我在下腹部上抚摸的手经过夹紧的大腿,稍许钻入大腿根里,手指摸到半闭的肉缝, 湿湿的骚痒的花瓣, 使美凤两个膝盖夹紧到痛的程度, 同时挺直身体。

    “已经这样湿淋淋了, 这里面好热呀。”我的手指一边抽插一边说。她的阴核和yīn唇都忍不住强烈的刺激, 身体不由自己的开始上下扭动屁股。

    “凤,舒服吗? 你可以更用力的扭动屁股。”我在她耳边耳语。美凤的屁股上下移动,同时胸部向上挺。她感觉出自己的rǔ头已经硬到极点,因为我还在吸吮rǔ头

    “不行了, 快要泄了, 忍不住了……”她呻吟着。

    “你可以得到更大的快乐,快用力扭屁股。”右边的rǔ头被我的牙齿咬, 然后是咬左边的rǔ头, 但感觉和右边不一样。屁股挺得更高, 玩弄阴核的手动作加快, 摸花唇的手指进入ròu洞里。美凤发出欢乐的声音, 这个声音低而粗,不像是她自己的声音,快感不断的从下面向上涌出。进入ròu洞里的手指开始活动,有节奏的进进出出,轻轻碰阴壁,压迫阴口,这种动作只有淫棍我才能做的出来。包着阴核的皮被剥开了,快感传到美凤的脚趾头上,肛门也是湿湿的,一定是流出来的蜜汁。

    我伏下身子,把头探入她两腿间,“哟, 好可爱! ”随著这句话, 把剥开的阴核吸入嘴里。

    “哦……”她轻呼一声,快感愈来愈强烈, yīn唇里的阴核也自动的开始蠕动……。

    “泄出来了! ”我轻轻叫出来,看着yín水不断涌出。敏感的阴核受到触摸刺激,每一下都传到湿湿的肛门上,刺激使肛门不停的一张一合地蠕动,我用一只手指在她的屁眼上揉着。美凤挺起yīn户, 稍许分开颤抖的大腿。“啊……啊……”她觉得自己像在手淫一样, 不由自己的哼出声,紧绷的大腿根感觉到湿湿的,两个乳房膨胀,rǔ头也挺立起来。不由的挺起yīn户,她觉得自己的阴核飘浮在空中,性欲越来越高yīn户也开始波动,她发出像啜泣的声音,大腿开始颤抖, 高高挺起yīn户。我用嘴吸吮她的阴核,我不只是吸吮,还轻轻温柔的咬肉豆的根部,用舌尖舔露出来的嫩芽。她的屁股猛烈扭动,吻合在一起的yīn唇发出非常淫靡的声音。

    “你想泄了吗? ”我继续吸吮着。

    “要泄了,泄吧! 泄了吧! ”她迷乱地呻吟。身体僵硬, 双手放在身后, 双腿用力, 头向后仰。

    “你泄吧!痛快的泄出来吧!”我的嘴像觅食的鱼一样活动,吸吮她的yīn唇。感觉到她的四肢、乳房以及屁股都在痉挛,还把yīn户挺到最高点,一股阴精滚滚泄出,把病床也弄湿了一大片。

    “啊……天……”美凤无力地瘫软在床上,只觉得身体始终在高氵朝里徘徊。

    我轻轻抚摸着美凤,我知道女人这时候是需要男人的呵护的,慢慢我把手滑过她的背,在摸她的大腿,而且又从下面一下子就摸到下腹部隆起的位置,手指伸入连阴毛都湿的大腿根,感觉到湿淋淋的yīn唇,用中指摸着那里,从上往下滑,手指到达洞口,稍许弯曲手指, 很顺利的就滑进去。

    “啊……”美凤又低嚎了一声。

    我把美凤的头按在肉棍前面,她感到有些难为情,吞着口水,试着张大了嘴巴,伸出舌头在guī头的边缘舔一下,我马上发出低沉的哼声,受到哼声的吸引,美凤张开嘴把guī头含在嘴里。我的大腿开始紧张,这种紧张也影响到我的手指,手指弯曲挖到她右边小yīn唇内侧。疼痛和快感同时产生,美凤扭动屁股挺起yīn户,这是迎接手指深入的动作。这时候我的手指碰到阴核, 发出强烈的摩擦。骚痒的快感, 使美凤的口忍不住含进整根肉棍。

    “啊,,美凤。" 我的声音因为刺激而很紧张。

    “要出来了,要出来了,要射在嘴里吗? ”她紧张地问,一边起劲地吞吐。

    “不, 不要在嘴里, 在你的yīn户里,快上来吧。”我喃喃着说。我伸手拉她, 美凤摇摆一下, 脱了鞋,摇晃着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就上了床。我坐起来,她拉起白裙骑在我的大腿上,全身因欢喜而颤抖,尖硬的前端碰到湿淋淋的地方,好像不必要用手去导引。直接把屁股放下去,感到像钢铁一样时,guī头已经刺进去。她双手放在我的肩上,头猛向后仰 ,感觉电流从背后流过,不断的有电波向上冲击,这是因为阴核碰到我的毛的缘故。她不顾一切的开始扭动, 抱住我的头, 疯狂的摇动屁股。

    “美凤……好好……用力摇”我兴奋不已在下面回应,用尽全力向上挺,从结合的部分发出淫靡的水声……美凤半眯着眼,口张开,不断喘气呻吟,从阴穴传来的刺激好像要把她融化掉,粗壮的肉棍完全陷入了肥嫩的阴部,yīn蒂在与阴毛摩擦之中产生更大的刺激,美凤又再一次感觉到高氵朝在慢慢来临,两个丰满的乳房在我面前不断颤抖,我左右轮换着舔咬两颗立起的rǔ头,美凤在摇摆着头似乎要摆脱难受的刺激一样,我加快了上挺的频率,刺激感在加强,两个人狠命互相抱着,滚热的浓精开始在她的yīn道里喷发,“啊……啊……啊……”美凤感受着热精的灌溉,狂乱地把嘴吻在我的嘴唇上,只觉得我的guī头也感受到她那阴精的火热喷洒……

    做完之后美凤跳下床,拿纸巾擦净自己逼上的jīng液yín水,然后套上那条细三角裤,再把护士袍扣好,一个端庄美丽的护士小姐又出现在面前了。她然后又用湿毛巾细心地帮我擦拭干净肉棍部位,替我盖上被子,吻别了我就轻轻走出了病房。

    第四天,经过疗养和美凤的特殊照顾,我完全恢复了健康,就出院了。临别依依,我和美凤相约再次见面,缘份把我们安排在一起,没有理由不珍惜这份良缘的啊。再说,美凤在那几天的确带让我体验了白衣天使的温柔和刺激,使我知道洁白的护士袍下原来是春色无边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