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护士情人田小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刘大勇,28岁,在一所县医院里做大夫,大家都称呼我刘大夫。我所要讲的是我在院里的一段故事。

    院里人很少,但有8个护士和4个大夫,加上一个院长。

    其中有一个叫田小娇的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刚毕业一年,是个属羊的小妹妹,很漂亮,很爱聊天。我们4个大夫常在一起聊她们的三围了,身材了等等。

    可有一天我到3楼去查房,经过2楼的院长室时看见小娇手里拎着东西在敲门,那时候院里在评先进,我猜想会不会是她想给院长送礼好得到哪个名额。我等她进屋,悄悄地站在门口听着,他们果然在说先进的事。

    我透过门上的玻璃悄悄看,小娇和院长坐在沙发聊得很开心,院长是个50岁的老头子,平常总和护士打情骂俏,非常的好色。看了一会儿,只见院长把手放在了小娇的膝盖上,小娇笑着推开了。这个老色鬼反而按住了她的膝盖,把手伸进了护士裙里,要剥小娇的白色丝袜,我以为她会叫救命,谁想她只是嘴里轻声的喊着不要,而身体并没有动,我意识到有场好戏要来了,院长回头看了一眼门,(幸好我躲得快没被他们发现)见没人他就跪在地上先把小娇的白色小鞋脱了,没命的吻着那双小脚,手还剥着丝袜,小娇修长的双腿终于展现出来了,她虽然嘴里还是那句不要,可脸上的表情已经表明了一切。老色鬼把手伸进了裙子,转眼一件小小内裤便被丢在了沙发上,接着就把小娇压在了沙发上,急不可耐的脱着衣服,我心中一动,一个少女白晃晃的肉体就呈现在两个色狼的面前了(另一个是我)。

    我看见小娇微闭着双眼,手随意的垂着,头上还戴着那白色的护士帽。任由着院长的双手在她嫩嫩的乳房揉搓着,嘴里轻轻地哼着,看得我都痒了,院长用嘴掴着小娇的奶头,用力的吸,双手挤捏着。把玉棍顶着小娇的双腿之间,不停的蹭着她的花瓣。小娇的哼声越来越大,老色鬼终于忍不住了,提枪上马,骑在小娇的身上用力的插着,在一个和她女儿年纪一般大的肉体上取乐,几分钟后,老色鬼泄气了,更可乐的是还没坐稳,晃了晃从马上栽了下来,滚到了地板上,我忍不住噗哧乐出声,转身就跑了。

    过了一周后的一天晚上,刚好轮到我和小娇值夜班,11点过了,我听见她在楼梯上叫我,我急忙跑上3楼,看见她正在扶一个患者,对我说患者不舒服要躺下,我背起老人放到了床上,回头叫小娇把到我的办公室把听诊器拿来。

    她走后,患者说只是上厕所的时候蹲的太久腿麻了,我给他测测脉搏。等了很久,小娇也没上来。我只好下到一楼。

    一楼是办公室和急诊室,药房。那天楼里只有3楼的住院部有人,很静。我听见我的办公室里有声音,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小娇坐在我的椅子上,小内裤已经滑到了脚踝上,一只手伸进私处,另一只手伸进衣服里揉搓着乳房,桌上放着我的杂志,嘴里还哼哼呀呀的叫着。原来她看见我求人带回的《龙虎豹》,受不了在手淫呢。看的我底下都硬了,撑起了天棚。我推开门闯了进来,她看见我进来,慌了神似的,急忙站起来,转过身去,去提内裤。当她撩起裙子的时候,水蜜桃似的小屁股全都露出来了,我急忙上前,从后面楼住了她的细腰,双手上移试图解开的胸前的扣子,她的反抗更加激起了我的情欲,我吻着她的玉颈,用舌尖挑逗她的耳垂。

    渐渐的她不动了,她的小屁股不停的蹭着我的玉棍。我贴着她的耳朵,我说:“小娇我好爱你,我今晚会好好疼你的。”

    她转过身来,一张俏脸泛着红润,低垂着头说:“张医生,只要你能爱我,我今晚就是你的。”我采取三路夹攻,猛力地亲吻着她的香唇,双手紧压著乳房,同时,把小腹猛烈地顶著她的yīn户。虽然,是隔衫打虎,但是如此的爱抚,使得小娇全身一阵酥、痒、麻,而不知如何形容她的感觉。小娇被驯服了,像一只绵羊般。相反的,她紧紧地抱著我的脖子,并把她香舌伸入他的口中。她用力吸、吮、搅、顶著。我的舌根发麻又痛又痒,我将她上衣钮扣由上而下,一个个地解了开。当我揭开了她上衣的钮扣後,把她的衣服向两边掀开了。小娇马上袒露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当我看到她的胴体,欲血翻腾。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来,脱去自己的上衣。

    她狂热的解开我的裤带,把我憋了许久的玉棒释放出来,我拉着她坐在椅子上,她双腿分开,坐在我的腿上,我用玉棒摩擦着她的小yīn户,她只是狂热的吻着我,不时的把香津送到我的嘴里,我吸允着她的舌尖,不时的舔着她的牙齿和香唇,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恰好一手一个。我按着她的奶头,一下轻一下重的捏着,渐渐的感到她的小奶头挺了起来,我埋下头,把嘴伸到乳沟里,猛烈的舔着,少女的乳香使我的情欲更加高涨,她嘴里哼着,我贴着她的耳边说:“好妹妹,把腿分开了,哥哥要进来了。”小娇乖乖的分开双腿,把xiāo穴对准我的玉棍套了进来,她不由得叫了一声,就不动了,带着哭音的说:“哥哥,你的太粗了,我哪里痛。”

    我心里一阵的骄傲,楼着她的腰抚摸着她的背,说:“那我先放一会儿,你要夹住了。”我的玉棒在她窄小的yīn道里十分受用,把手抓在她的小屁股上捏着,她那里果然是性感地带,一会儿小yīn户里就春水汹涌了,我一见时机成熟了,就挺了进去,她也顾不得痛了,扭动着细腰,用双乳蹭我的脸,我叼住两个小奶头,咬一下掴一下,只干的她花枝烂颤,香吻在我的脸上开了花,我把住她的腰,她每次都使劲的坐下去,还浪叫着说:“好哥哥,顶死人了。”她的阴壁刮得guī头一阵的酸麻,快感来了,我挺直了腰,配合着她的套动,终于她的高氵朝来了,一阵阵的阴精喷在我的guī头上,我的马眼顶在她的花心,一股浓浓的阳精射进了她的xiāo穴,她无力的趴在我身上,我抱起她,放在平常给病人检查身体的床上,我站在她的面前,仔细的欣赏着她的玉体,匀称的身材,俏丽的面容,高耸挺拔的双乳,浑圆白嫩的丰臀和珠润修长的玉腿,两片滑润的yīn唇,高高耸起,柔若无骨,丰厚而有余。

    在那短而不长,细而不粗的一片片阴毛掩护之下,使得肉缝若隐若现,一切尽在眼前。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著娇躯。

    她微睁了双眼,笑嘻嘻的说:“张医生,你在看什么哪!你好坏呀!”我又是一阵的兴奋,把头低了下去,伸出舌头,往她的玉体猛舐著,由上而下,舐著粉面、酥胸,抵达那黑草原到了百慕达神秘三角洲。允吸着她的xiāo穴,舌尖在xiāo穴口一进一出的,拨开她的花瓣,对准阴核轻咬着。一时之间,她的血脉贲张,柳腰猛摆,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里也不停地哼著:「唔…嗯嗯…唔…哎哟…」。她双腿打开,使得yīn户暴露无遗,她自己也不知道。我的上半身俯下去,用舌头触她的yīn户,猛舐著,饥渴地吸著仙津玉露。我见时机已到,压在她的身上,挺动屁股,挥动著那只玉棒,朝著xiāo穴插了进去,她啊了一声,说到:“好哥哥,你轻一点,只要你能爱我,你高兴怎么干,就怎么干吧!”我的欲火已被焚烧了片刻,一点也不能再等待了。即刻发动一阵猛烈攻击,长驱直入,直达花心。一下接一下抽送著。一阵阵抽送,那美妙的yīn唇一吞一吐,渐渐地裂开了。我把头埋在她酥胸里,用手把玩那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同时,也用双唇紧挟两个rǔ头,就像婴儿吸母奶一样,又吸又舐。她不停的绅吟着,不停的叫我快点,我深吸一口气,情急之下,挺住上身提了起来。双手紧按住乳房,下身悬空,以双脚尖为支点,然後猛然落下。玉棍塞得yīn道饱饱的,两片花瓣向外翻了出来,一张一合的。彷佛就和活塞一般,一上一下返覆抽送著。

    她已魂不附体,欲死欲仙,全身战抖摇摆著。阴精就如同泉水一般咄咄喷水,使她的yīn道更加的滑润了,我加紧了速度,每当我的玉棍落下时,就来用力一顶,然後绕S形的路线抽出,顶了三十几下,她那yīn户翻腾了出来,双眼紧闭。她突然紧抱著我的脖子,腰不停的配合着我的玉棍,我大叫了一声,一股热腾腾的jīng液只射入她的花心,她叫道:“我会…跌下来呀…好烫呀。“我只感到她花心内壁像要允吸着我的guī头,一吸一收著,使我十分的舒服。我趴在她的身上,相拥着沉沉的睡去。

    从此我就得到了一个美少女情人。可是使我苦恼的是她从不肯为我口交,每次做爱的时候,她都拒绝我吻我的玉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