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PART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一天,玉娟担任小夜班,护士的病房勤务是三班制。其中最忙的是小夜班,病患的情况在这个时间发生变化的较多,而新进的玉娟工作量也比别人多些。

    完成定时体温测量,正在准备点滴时,护理长突然叫她的名字。

    “陈玉娟。”

    “是。”

    护理长来到面前说:“奶知道今天理事长住院了吧?”

    “是。”

    “理事长叫奶去。”

    “什麽?是叫我吗?”

    玉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护士小姐中,叫玉娟的只有你一个人吧?”

    听到护理长不耐烦的口吻,玉娟感到紧张。

    “理事长在等奶,马上就去。”

    “可是,病人的点滴 ”

    “那种事不要紧,叫你是理事长的命令,不要管那麽多。”

    “是,知道了。”

    玉娟只好放下正在准备中的点滴。

    玉娟战战兢兢的问护理长:“请问,他找我有什麽事呢?”

    “奶去就知道了。”

    护理长又把嘴靠近玉娟,在耳边轻轻说。

    “奶要记住,他是在这个医院里最有权力的人,千万不能出错。”

    玉娟点点头,就坐电梯到七楼。

    七楼只有五间特别房,是专门为财政界的大人物及大企业的重要人物所准备的房间。

    玉娟还是第一次到七楼,东张西望的寻找七○二号病房,看到左边靠电梯的方向,有挂着“邓晖”名牌的房门。

    玉娟轻轻敲门後,推开房门走进去,然後把门关上。

    邓晖穿着睡袍,很舒服的躺在床上。

    邓晖向玉娟瞄一眼,便说:“奶先等一下,现在正在精彩”

    他说完,便把视线又转回到到电视上。

    玉娟吓得几乎要大叫起来。

    邓晖看的是色情录影带,画面上正有一男一女在交媾。

    美女的屁股高高挺起,男人正在抽插巨大的阳物。

    玉娟好像受到很大的冲击,伫立在那里不能动。

    邓晖的视线转过来,上下往玉娟的身躯看去。

    “奶就是陈美伶医师的妹妹。的确很美,有很好的乳房,皮肤也很光滑。”

    用好色的眼光看玉娟的胸部,使她感到不安。

    “请问 有什麽事吗?”

    “怎麽,奶还没有听说?”

    “是 ”

    “奶看那里。”

    玉娟顺着眼光看去,在桌子上放着容器,里面有剃毛用的器具。

    “奶这是什麽表情,要用那个东西给我剃毛。”

    可是,不需要动手术的病患,为什麽要剃毛玉娟感到犹豫。

    “还不快一点!”

    听到邓晖的吼叫,玉娟吓坏了,急忙过去拿剃毛用具,在不明就里的情形下,用毛刷沾上肥皂泡沫。

    她一点办法也没有,还是新人的她,怎敢违背理事长的命令。

    “来吧”

    邓晖仰卧在床上,解开睡袍的腰带。

    立刻露出毛茸茸的腿,还有躺在大腿根上的ròu棒。

    玉娟看到那种巨大的性器,倒吸一口气,没有勃起就有十五公分以上,简直像一把凶器。

    玉娟过去有过几次剃毛的经验,但这样丑恶的性器,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的脸都红了。

    “怎麽回事?还不快一点。”

    玉娟以机械化的动作,掩饰自己心里的动摇,把泡沫涂在阴毛上。

    “痒”

    邓晖扭动身体,茂密的黑毛掩盖在下腹部,而且一直延伸到肚脐上。

    仔细的涂抹泡沫时,ròu棒开始挺起,而且体积很快增加,变成guī头发出异常光泽的巨大ròu棒。

    玉娟心里想快一点做完这件事。

    玉娟拿起剃刀。

    “请不要动。”

    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说後,很小心的开始剃毛。

    邓晖的ròu棒不像是五十多岁的男人,强有力的抬着头,guī头下特别突出,令人感到可怕。

    “怎麽样?我的东西和一般小夥子不一样吧?”

    邓晖仔细观察纯洁的女护士会有什麽反应。

    “是不是想性交了,很多护士小姐都是好色的。”

    这 宿舍里的同事,确实有那种人但我不一样。

    玉娟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奶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

    玉娟真想哭出来。

    不知道这个男人对神圣的护士职业,有什麽样的看法。

    对方如果不是理事长,她真想立刻就走。

    为了尽快离开这里,开始进行最困难的工作。

    用手捏着巨大yīn茎,开始剃根部的毛,强烈的脉动传到手指上,她的手指也忍不住颤抖。

    再忍耐一下,马上就。

    完全剃光了,粗大ròu棒直立的光景,实在丑恶,玉娟忍不住转移视线。

    邓晖看到玉娟紧张的模样,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拿起电话。

    “可以了。”

    只说一句话,就放下电话。

    玉娟无法了解这句话的意思,她只想快一点完成这种讨厌的工作然後离开。

    玉娟在整理剃毛用具时,邓晖向她招手。

    “好像眼睛里进了灰尘,奶来给我看一看。”

    邓晖夸张的眨动右眼。

    如果能冷静判断,应该知道那只是在假装,但玉娟被刚才看到的粗大ròu棒吓坏了,还在紧张状态,只有走过去弯下身体。

    邓晖就等待这个机会,立刻搂住玉娟的细腰用力拉,把嘴唇压在雪白的乳沟上吸吮。

    “你这是什麽意思”

    玉娟忘记对方是理事长,用手推开那张丑恶的脸。

    而邓晖毫不在乎的说:“奶作我的女人吧,奶不会吃亏的,马上让奶升级。”

    玉娟觉得全身彷佛都遭到寒流侵袭般,拼命的用双手推邓晖,但这时候又听到男人的声音。

    “奶知道我是谁吧!开除一、二个护士实在太简单了。”

    玉娟清醒过来,费尽全力才拿到的护士资格,不希望因这种事而失去。

    可是啊 我该怎麽办?

    玉娟想到,一名新护士和理事长的地位有差异时,力量从双手消失。

    “奶好像明白了,这样才对。”

    邓晖的脸上出现冷酷的淫笑,然後把粗大的手,伸入雪白的胸口。

    正在这个时候,美伶坐电梯上七楼去。

    检查完手术後的病人,正准备回去时,接到护理长的内线电话。

    听完电话,美伶的脸转为苍白,好像妹妹在理事长那里,犯下什麽严重过失。

    於是便问护理长:“是什麽事?”

    护理长只说:“请奶去理事长的病房直接了解吧!”

    “好吧,是七○二号房,是吗?”

    美伶放下电话,就往电梯走去。

    电梯到达七楼,美伶跑到七○二号房前。

    敲门後等不及回答就推开门。

    美伶这时候看到意外的一幕。

    原来,邓晖理事长正把脸靠在妹妹的胸上,发出啾啾声吸吮rǔ头。

    “你这是做什麽?”

    美伶怒气冲冲的走到病房中央。

    “姊姊”

    玉娟甩开邓晖的手,跑道姊姊的身边。

    大大的眼睛含着泪珠,美伶用力抱紧妹妹,感觉出她在颤抖。

    “这是什麽意思?”

    美伶瞪着邓晖责问。

    可是,邓晖似乎毫不在乎的样子,从床上抬起上身,笑嘻嘻的说:“我在处罚她。”

    “处罚?”

    “没有错,奶没有听说她做错事了吗?所以要处罚。”

    玉娟在一边听到他们二人的说话,用颤抖的声音说:“没有 我没有做错事。”

    “那麽看看这里吧!”

    邓晖拉开睡袍,露出勃起的ròu棒,仍旧还是那样高高挺起。

    因为这个东西,实在太丑恶凶猛,美伶忍不住把视线转开。

    “她把我最重要的东西剃掉了。”

    邓晖向玉娟瞪一眼。

    “不 是你叫我剃的”

    玉娟快要哭出来。

    “混蛋,谁叫你把这里的毛剃掉,我只要奶剃肚脐四周的毛。

    受到邓晖的怒吼,玉娟更吓坏了。

    从玉娟的眼里,涌出珍珠般的眼泪。

    “玉娟,护理长是对奶怎麽说的?”

    美伶恢复镇静的态度。

    “她说我到这里来就知道了 ”

    “她没有交代奶剃毛?”

    “没有,可是他 ”

    玉娟终於大声哭出来,可爱的双肩不停的起伏。

    “我明白了。”

    美伶温柔的手,在妹妹的肩上安抚。

    “好了,奶回去吧,理事长,可以吗?”

    “那麽谁来替她负责呢?”

    邓晖特别强调自己的ròu棒,屁股向上挺一下。

    “这个”

    美伶的表情僵化,然後用毅然的口吻说:“我会负责。”

    “好吧,但是奶要留在这里。”

    邓晖好像就等她说这一句话。

    美伶不得不点头,她不能让妹妹继续留在这里。

    “奶走吧,这里的事交给姊姊,奶不用担心。”

    美伶把妹妹送出去,就转过身来面对理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