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在病房吹喇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新来的护士小泉宏美右手拿着深夜巡视用的手电筒,照射病房的走廊,向306号房方向走去。整洁的黑色直发上,戴着护士帽,走路时会露出膝盖的稍短白衣,使宏美看起来很可爱。

    在午夜后两点的第一外科病房里,只听到护士鞋子的胶底和地板摩擦的声音。

    虽然坚持走出来,可能身体里还有刚才的余韵,觉得脚底下很不稳,在护理中心和先进的裕子所作的秘密仪式,就是那样造成很大的冲击,到现在还几乎不能相信会发生那种事情,不过现在必须要集中精神在工作上……。宏美振作精神,用力的迈出穿着白色裤袜的脚。

    306号病房是在E型建筑物的南侧,是双人病房,但是今天有一位病患出院,所以只剩下一位名叫镰田的。

    在306内虽然已经过了熄灯的时间,但是里面依然点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在灯光下看到杀风景的病房,这种感受并不是因为窗边的病床是空的。在镰田的病床四周,没有朋友送的花或水果,只有堆积如山的色情书刊和一包卫生纸。

    伸直打上石膏的右腿躺在床上的镰田,看到宏美进来,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你有什么事吗?”

    宏美为了隐藏自己的动摇,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说。

    “原来是你来了。”

    镰田露出苦笑,然后说“年轻的也好。”等不知道有什么意思的话!

    “请问……”

    宏美多少感到困惑。

    “你的名字叫小泉宏美吧,听说今年新来的护士中,你最可爱!”

    镰田摸着自己的四方脸,眼睛在年轻的护士身上打量。宏美对那种欠礼貌的视线觉得身上的白衣也被看透,不由得向后退一步。

    “你有什么事?是脚痛吗?”

    宏美看着打上石膏的右腿。

    “我是想尿尿!”

    镰田用自己的下额指着睡衣的下体。这种事情为什么还要找护士呢?宏美感到奇怪,他应该已经能自己小便才对。

    “快一点,要尿出来了!”

    “是。”

    不管事什么情形,在床上尿出来就更麻烦了,宏美急忙从床下拿起尿瓶,拉开镰田的睡衣前摆。在这刹挪,宏美紧张的吸了一口气,因为镰田没有穿内裤,红黑色的ròu棒从睡衣下出现,而且直直的挺起,宏美急忙转开视线,可是看到的丑陋肉块一直留在脑中。

    “怎么回事,病人的这个东西你们已经看习惯了吧,还是因为我的太大了,而吓坏了呢?”

    镰田有一点兴奋的样子,看着护士的表情说。

    “请你自己用吧!”

    宏美不去看性器,把右手拿的尿瓶递过去,她的手有一点抖。

    “你是不是因为自己有一点小聪明就神气了!”

    “我没有!”

    宏美瞪大美丽的大眼睛看着镰田。

    “那么,你来弄,照顾病患的生活,是你们的任务吧!”

    “……”

    宏美只好咬紧牙关,把尿瓶送镰田侧卧的下半身,看到勃起的粗壮ròu棒,为盲肠手术剃毛时,偶尔会遇到使yīn茎勃起的患者,可是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的ròu棒。宏美对自己的心跳感受到奇怪。

    “快一点,要漏出来了!”

    宏美被他催促,为使yīn茎的头进入尿瓶,不得不用手摸,那是又硬又热的ròu棒。这是工作,必须要做的……。

    宏美把稍许兴奋的像偶像的脸转开,引导可怕的ròu棒,竖起小手指,用三根手指轻轻握住,但立刻感到强有力的脉动,脑海里感到一阵的麻痹,这种感受还是第一次,奇怪,一定是先前和前辈裕子所作的事,还留在体内……。

    宏美为快一点退出,就把勃起的ròu棒拉近尿瓶口,就在此时,镰田的身体突然移过来,想收回手时,很大的手掌用力的压过来,宏美的手被夹在ròu棒和镰田的手掌之间,宏美不由得尖叫,这是令人难以相信的事情。

    “请你不要这样。”

    宏美想甩开手,用力挣扎,可是镰田的力量很强大,不像是病人。

    “我要叫人来了!”

    “请……不过那时候我就要说出你们在护理中心所作的事!”

    “什么……?”

    宏美的脸色突变,难道他……。镰田看着护士的脸说。

    “我看到了,刚才做深夜散步时。真意外,在这个医院数一数二的护士小姐竟然是同性恋!”

    “不是的……!”

    听到同性恋这句话,宏美立刻否认。

    “那么,那个人是谁?由前辈的护士抚摸你的阴部,还发出娇声的……”

    被这个男人看到,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全被他看到了,宏美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就在几十分钟前,在深业的护理中心,宏美受到前辈护士裕子的爱抚,向好莱坞女星的美丽裕子,不声不响的走过来,宏美刹那间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宏美分配到这个医院已经半年,因为不习惯常发生错误,每一次受到护理长的斥责,都视裕子帮助宏美的,裕子还只有二十七岁,但是医院里传说她将要升主任,所以在新进的护士中,都非常敬佩这位美丽又能干的裕子。对宏美来说,裕子是她的理想,也把她看成是自己的姊姊。

    当裕子的嘴压上来时,宏美觉得全身的力量都消失,会引起性感的口红香味,还有湿润的柔软嘴唇。

    “不要怕难为情,放心的把一切交给我!”

    裕子说完后,就拉宏美的手进入她的白衣里,让宏美的手进入裕子富有弹性的大腿深处,继续滑入裤袜和腹部之间。宏美紧张的忘记呼吸,在柔软的阴毛下,裕子的花瓣已经湿淋淋,光滑的粘膜包围宏美的手指,从此以后宏美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像做梦一般,裕子抚摸她的胸部,敏感的大腿跟。

    “以后我们是姊妹了,有困难的事情就要互相帮忙,你明白了吧,以后可以叫我姊姊。”

    裕子说完之后把宏美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能看到血管的乳房,柔软又有弹性。不久之后,宏美的敏感阴核受到微妙手法的玩弄,快要忍不住了,从身体内部生成甜美的快感,使她双手抓住皮沙发,不停扭动软绵绵的屁股。

    “你泄出来也没有关系!”

    裕子的声音进入发呆的脑海里,两个人赤裸的乳房在一起摩擦,感到非常的舒服。

    “你不必怕羞,可以泄出来!”

    宏美的耳里再度听到裕子温柔的声音。没有多久,宏美就爬上头昏目眩的高氵朝。和自己一个人偷玩的情形不一样,是又深又强烈的冲击。仍旧不停颤抖的身体躺在沙发上时,裕子也躺在身边轻轻把她抱在怀里。

    “记住,这是我们二个人的秘密。”

    裕子在宏美的耳边悄悄的说,宏美轻轻的点头,毫无理由的流出眼泪。

    “你是小傻瓜……”裕子温柔的说着替她擦干眼泪。不久之后就听到306号房叫护士的铃声,这时护理中心只有她们两个人。

    怎么会被他看到和裕子的秘密,这就难怪宏美的脸色会苍白。

    “没有想到你长的这样可爱,但又非常好色,你发出的浪声真好听呢!”

    镰田一面说一面抚摸宏美的屁股,右手继续让宏美越来越硬的ròu棒开始上下摩擦。

    “不要!不要……”

    宏美这时才恢复清醒,拚命的扭动身体想摆脱男人的手。

    “你不怕我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吗?大概你和那位姊姊都待不下去了!”

    宏美听到以后有如被击倒。宏美到这里还不到半年,如果其他的护士听到这件事,一定会用轻蔑的眼光看她,不过只要宏美忍耐就不是大问题,可是裕子是能不能升上主任的重要时期,高阶层的人听到同性恋的事情,后果一定很严重,宏美无法克制自己的身体颤抖。看到宏美软弱无力的摇头,镰田用胜利者的口吻说:“你好像很懂事的样子,不用担心,只要肯听我的话,我就不会说出去!”

    镰田的口吻变成温柔,但手还是在宏美的屁股上不停的抚摸。

    “啊……”

    好像在忍耐什么似的闭上眼睛,宏美的红唇也在微微颤抖。谁来救我……。宏美在心里呼唤。可是宏美这种纯真的模样,镰田的虐待欲望更强烈。

    镰田已经住院四个月,刚开始经常来的女友,现在已经看不到人影,无法满足的性欲已经达到极限,只有幻想护是小姐的裸体自己手淫,可是比一般人的性欲强烈几倍的镰田那样是无法满足的。他想设法把护士小姐弄上手,就坐在轮椅上四处徘徊,给白衣天使的美眉做排行榜,这样他决定得对象就是裕子和宏美,过去幻想她们的裸体手淫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其中一个人,现在自动来到他的手掌里,镰田如获至宝的抚摸宏美柔软的身体。

    “就是想尿,这个东西硬梆梆的没有办法尿出来,你设法让我shè精一次。”

    用好色的眼光看着宏美,压在宏美手上镰田的首开始用力活动。啊……不要……。宏美用力闭上眼睛,咬紧颤抖的红唇。

    “你自己来吧。”

    镰田说完就放开手。怎么可以这样,……宏美作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镰田。怎么能用手指抚摸男人的ròu棒,做这种无耻的事情当然是第一次。

    “快一点!我会真的说出去,我是性急的人!”

    口吻像流氓,吓得宏美不敢说话。

    “快呀!”

    镰田继续催促。已经不行了……。在宏美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开始崩溃。宏美移开兴奋发烧的脸,开始活动手只,在粗大的ròu棒上下摩擦,从火通用海棉体传来强有力的脉动感。

    啊,我是在做什么……。在值班的夜里柔搓病患的ròu棒,想到这时感到非常伤心。偶然间,宏美想起在护理学校毕业时念的南丁格耳誓词。

    ——我要在大家的面前对神发誓,我要有纯真的生涯,忠实的完成任务,我要帮助医生,将自己献给人们的幸福————自从懂事以来就开使向往南丁格尔,希望能帮助受伤害的人,现在终于做护士了,可是,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宏美在割身般的强烈屈辱感中,使可爱的脸颊红润,可是,镰田带着冷笑看着年轻护士困惑的表情。

    “不要假装圣女,用力摩擦吧!向你这样温的作法,一点效果也没有!”

    宏美的眼睛感到一阵热,大眼睛出现泪珠,然后照他说的话用力柔搓ròu棒,冒出树根般血管的yīn茎,用手握住后,手只还差一公分才能全部握住,这样粗大的东西还在火热的脉动。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大的东西……,宏美突然感到呼吸困难,急忙把脸转开。

    “好极了!”

    镰田闭着眼睛享受柔软手指的触感,不久后又说。

    “用嘴弄吧!”

    宏美的手不动了,更张大眼睛看镰田。

    “听不懂吗?用你那高尚的嘴,把这家伙含进去。”

    “我做不到那种事情……。”

    宏美快要哭出来。

    “是吗?那么就……”

    镰田一面说,一面把宏美的屁股用力拉过来。

    “你要干什么!”

    宏美拚命挣扎想逃走。

    “我要把你的事情公开出去。”

    “这……”

    宏美的动做突然停止,镰田趁机从背后撩起白衣的裙摆,把手插入裤袜和屁股之间。

    “不要!啊……”

    手掌完全靠在屁股的肉丘上,恶心感使宏美的身体生成鸡皮疙瘩。这时候,好像要享受屁股的光滑有弹性的感受,一直摸屁股的手,从双丘的沟间侵入前面的全水里。

    ——不能在那里……。

    宏美夹紧穿裤袜的双腿,可是,在这之前,镰田的手已经滑入泉源里。

    “宏美啊!你的yīn户里为什么湿淋淋了?”

    镰田作出惊讶的表情,然后露出苦笑的样子笑宏美。

    “不,我没有!”

    “那么,这是什么?”

    镰田把抽出来的手指送到宏美的眼前。宏美看到男人的手指沾上透明的黏液,在日光灯下发出光泽。

    ——啊……不要……。宏美忍不住把脸转开。

    “你的yīn户为什么会这样湿淋淋的呢?是不是摸到我的大家伙,就流出淫液”

    这一定是和裕子做爱时留下的痕迹……

    强烈的羞耻感使得宏美的耳根都红了,然后像撒娇依样的摇头,乌黑的头发随着飘动“是想性交吧!为了容易插进ròu洞里才会这样湿淋淋吧!对不对?”

    “不,不是的!”

    “那么就放进嘴里吧!”

    镰田抓住护士小姐的衣领,就把宏美的脸压倒在下腹部上。从睡衣露出黑红色ròu棒,显示丑恶的面貌,硬挺挺的直立。宏美为自几不幸命运感叹,因为没有能拒绝裕子的诱惑,会落在这种男人的手里,伤心的调下眼泪。

    “还不快一点!”用暴力把挣扎的宏美压下去,把可爱的紧闭如花瓣的嘴压在ròu棒上。在这刹那间闻到一股臭味,忍不住把脸转开。

    “臭吗?因为最近没有洗澡的关系,现在正好用你的嘴清洗吧,所以要深深的含进去!”

    镰田把宏美压下去的同时,抬起屁股。

    “唔唔……”

    坚硬的ròu棒插入到喉咙深处,立刻引起呕吐感,宏美的横隔膜激烈震动。

    “来吧!来呀!”

    镰田抓住宏美的头发连连挺起屁股。嘴张到最大极限,镰田的ròu棒毫不怜惜的在里面蹂躏。宏美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镰田的手又伸入白衣内,淫邪的手指从屁股缝插入ròu洞里,抚摸不像是处女的流出大量淫蜜的ròu洞。

    ——啊……不要……!

    宏美用力夹紧大腿,可是,镰田毫不在意,任意的侵略柔软的淫肉,把充血勃起的阴核剥开,轻轻的在阴核尚揉搓。嘴里塞满v渐R实感,最敏感的地方被玩弄的快感,宏美虽然受到丑陋男人的抚摸,但也感决出全身都生成淡淡的甜美感,仅剩下的理性要求自己拿出克制性欲的心,她怕就这样被欲望的波涛所淹没。

    ——我是怎么了……?

    镰田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因为夹住他手腕的大腿,慢慢放松力量,更大胆在ròu洞里活动手指时,宏美开始扭动穿裤袜的屁股,同时插入巨大ròu棒的嘴里发出哼声。宏美战战兢兢的伸出手指,握住ròu棒的根部。

    “你的手要动,用舌尖舔guī头!”

    宏美的手指在青筋暴露的ròu棒上开始活动,从guī头的马口流出表示性感的透明液体,宏美伸出舌尖舔。

    “唔……”

    镰田忍不住发出哼声,血液在勃起的海棉体猛烈沸腾,已经几个月没有和女人干过了,何况面前的护士,是医院里数一数二的美女,和娼妓完全不同,受到胁迫,不得不用幼稚的动作做出来的样子,实在令人觉得可爱。

    “现在,就这样含进到喉咙里。”

    宏美嘴里含着ròu棒摇头表示不愿意。

    “要这样弄!”

    压下宏美的头,屁股猛烈上下移动。

    “闭紧嘴唇,把嘴唇夹紧!”

    镰田有节奏的活动屁股。

    就在这个时候,裕子感到不安,快步走向306号病房,因为宏美还没有回来,正准备去看一看时,其他的病房叫护士,去处理后回护理中心还不见宏美回来,更觉得奇怪,就急忙冲出护理中心。

    裕子在女人中算是高佻的身材,穿着合身的白色制服,有如女明星演护士的角色,在S医院几百位护士中,被认为是第一美女,男医生个个想追求她,只要看她美丽的容貌,就知道有道理了。

    裕子来到306号房前时,看到门缝露出灯光。宏美还在里面……,护士是有不敲门就进去的权力,裕子推开房门。在这刹那间,裕子把手摀在嘴上,伫立在门口。病患压在宏美的身上,手在白衣里蠕动,而且宏美的脸是靠在病患的大腿跟上……。

    裕子的声音很尖锐,二个人都露出紧张的表情,转过头来看裕子,在宏美痴呆的眼睛里恢复理性的光泽,知道站在门口的是裕子,宏美甩开男人的手,奔向裕子的身边,然后把脸靠在裕子的胸前,想到这样能摆脱男人淫邪的魔掌时,立刻流出眼泪。裕子温柔的抱住宏美的头,没有穿乳罩的乳房上感受到湿润的泪水,已经大致了解到情vp,裕子微微红着脸用锐利的眼光瞪着镰田,可是镰田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样子,挺立着沾上口水发光的ròu棒,脸上露出淫笑。

    “镰田先生,请你把那个丑陋的东西收起来!”

    裕子用严厉的口吻说。

    “不要这样翘起嘴巴,会影响美丽的脸孔。”

    “真没礼貌……好吧,我要向护理长报告,请你离开医院。”

    “你可以这样高姿态吗?我可掌握你和那个女孩的秘密。”

    听到意外的话,裕子看宏美的脸,停止哭泣的宏美从眼经理露出哀诉的眼光,然后又大声哭出来。

    “我看到你们在搞同性恋。”

    裕子的脸开始苍白。

    “所以,你就把小泉小姐……”

    “你真聪明,不过这件事情说出去,又困难的是你们,听说你是主任的候选人,这样的人搞同性恋,不太好吧!”

    裕子无言以对,从其他护视听过很多镰田的恶劣行为,摸护士的屁股或乳房是家常便饭,偏偏被这种男人看到秘密……。

    “为什么突然没有精神,请随便向护理长或院长报告。”

    “好吧!但要小泉小姐回去,她是我今天第一次找她,什么都不懂,所以让她走吧!”

    “你的意思是说,你愿意留下来陪我吗?”

    镰田在裕子美丽的身上上下打量,恨不得马上咬一口。

    “小泉……你回护理中心吧”

    宏美听了以后摇头。

    “不要管这里了,你走吧,有病人叫护士怎么办,快走!”

    ——裕子姊,对不起,宏美不得不离开病房。

    “没有想到你这样的大美女还会是同性恋,告诉大家时,一定会感到惊讶。”

    在只有二个人的病房里,镰田用露骨的视线,在模特儿般均匀的身上打量。

    “好吧……你有什么要求?”

    “不愧是主任后选人,我喜欢反应快的女人。”

    镰田的眼里发出淫邪的欲火。

    “这里正好有空床,你就在那里手淫吧。美丽护士小姐的手淫秀,不是随便能<看到的。”

    “你不要胡说八道!”

    裕子红着脸瞪着镰田说。

    “你不肯答应吗?那只好把你们槁同性恋的事,告诉饭岛护理长了。”

    听到饭岛护理长的名字,裕子开始紧张。在第一外科的护理部也有派系,而饭岛护理长是推荐一位比裕子早来两年的护士升主任。可以说是敌对的派系。如果她知道的同性恋的话……。裕子感到眼睛一片黑暗。镰田当然看出裕子的紧张,知道已经掌握她的弱点。

    “护理长明天是白班吧。”

    镰田更紧逼不放。

    “好吧……你要我怎么做?”

    裕子终于小声说出来。

    “你先坐到那个床上吧。”

    裕子气得把红唇咬得快要出血,但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得不坐到没有铺床单的床上。

    “现在把上衣的拉炼拉开,也脱下三角裤。”

    裕子有点犹豫,但是又像是使自己提出勇气似的,把手放在胸前的拉炼上。在这重要时期传出这样的事情,主任的宝座就完全落空,而且可能无法待在这个医院里……。裕子把拉炼拉到肚子的下面,然后稍许抬起屁股,把纯白的三角裤和裤袜一起从修长的腿脱下来。丰满乳房从白衣之间露出,镰田看在眼里忍不住吞下口水。

    镰田对自己的巨大ròu棒很有信心,过去也玩过不少女人,但最多也是去找泡沫女郎,像裕子这样每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这样好的女人马上就能任意的玩弄……。镰田是没有学历,面貌也不起色,只不过是一个警卫,像样的女人都对他不屑一顾。这样机会在一生之中可能只有一次。

    “你不要慢吞吞的!还不快开始!”

    裕子露出院恨的眼光上了床,心理就是答应了,身体也不听指挥,肩头微微颤抖,深深叹一口气。

    “就算是同性恋的女人,也有过手淫吧!可能比一般女人还激烈。”

    “我弄了……你就肯忘记看到的事情吗?”

    “这是交换条件吗?好,我可以忘记,但完全要看你自己了,千万不能偷工减料,能做到最行的要求,我会忘记。”

    “你能保证吗?”

    “不要在啰唆了!”

    裕子坐在床上,慢慢的用手抚摸乳房。

    自从来到这个医院做正式护士已经五年,与生俱来的美貌受到同事的嫉妒,护理长等人对她百般刁难,放在更衣是的制服被弄脏,也有人把图钉放在她的鞋里。可是裕子一句话也没有说忍耐过来,她的梦想是将来升上主任,甚至护理长,因此不希望受到这种事情的影响。

    裕子把手插入上衣里,开始抚摸乳房。镰田火热的视线射在她的身上,强烈的羞耻感使全身感到火热。

    “要认真的弄,不然不合格,还不快把腿分开!”

    裕子手停下来时,镰田就厉声催促,裕子不得不慢慢分开双腿。

    “脱衣舞娘在开始时,不是有露出yīn户的姿势吗?你就照那样做!”

    随着两腿分开,原来盖在膝盖上的白衣,慢慢向上缩短,露出白衣内的肉体,丰满v漱j腿……。镰田几乎停止呼吸,因为分开的大腿根看到黑色的阴毛。这时候裕子轻轻闭上眼睛,左手在一个乳房上轻轻揉搓,不久后右手从膝盖的内侧向大腿根移动,修长的雪白手指犹豫一下后,移动到阴毛上,在那里轻轻揉搓。

    “看不清楚,要把膝盖数起来分开一点!”

    镰田的沙哑声音刺在裕子的心上。裕子虽然感到强烈的羞耻,但继续把双腿分开,抚摸乳房的手也慢慢用力,阴毛上的手也开始活泼的蠕动,感受到镰田抚摸自己ròu棒的动静,也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厌恶感使裕子的身体颤抖,很想马上停止,如果就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出丑。

    可是镰田说,如果没有达到最后泄出来的程度,就要把同性恋的事情说出去,裕子不得已的把手指摸到yīn唇上,可是不管什么样的心情,经过同性恋变成非常敏感的阴核,就是在完全没有感情的机械化刺激下,也会生成强烈的性感。和自己的心情完全相反的,她的手指更激烈的寻找最敏感的部位。又用手指捏弄完全勃起的rǔ头时,生成难以抗拒的甜美感受。

    “啊……”

    裕子对开始出现的快感忍不住发出哼声,好像支撑不住身体的倒在床上,白衣的下摆已经撩起在大腿上,暴露出赤裸的下体。双腿分开的角度大概有120度左右,在两条大腿交插的地方有剃成长方形的阴毛,和下面的优雅花瓣。——脸漂亮,好像连这里也漂亮了……。

    镰田深深叹一口气,在心里想,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女人占有,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

    裕子的手指活动得更快速,美丽的手指在微微隆起的维纳斯山丘和下面的肉缝上有节奏的抚摸,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阴核,从处女般的浅粉红色洞口看到湿润的光泽。

    不知何时裕子已经陶醉在自几的行为里,男人的淫邪视线盯在分开的大腿根上看,这样羞耻的姿势一直有男人看……。这样的感受,使裕子的身体生成无比强烈的兴奋。雪白的身上微微出和,乳房被抚摸得出现红润,抛弃一切的羞耻心和自尊心,裕子终于将中指插进ròu洞里。

    “唔……”

    裕子轻轻的哼一声,仰起美丽的下颚,中指的第二关节已经进入ròu洞,在里面和四周的肉壁摩擦,另一只手也从乳防上转到下半身,左右手一起摩擦敏感的阴核,身体快要溶化的美感,开始变成强烈的电流,无意中开始扭动屁股。

    “啊……不要……”

    裕子紧紧闭上眼睛,咬紧嘴唇。为了追求将要来临的高氵朝,两条雪白的大腿夹在一起摩擦。手夹在大理石般光滑的大腿间,更活泼的蠕动,在自己最熟悉的敏感带抚摸,揉搓,挖弄,从下腹部传来肉体摩擦发生的水声,流出的蜜汁弄湿肛门。

    一切多余的思考完全离开大脑,忘记这里是深夜的病房,以及有病患淫邪的眼光,抬起屁股夹紧双腿,手指深深插入后,用力抽插二三次,忍不住扭动屁股,这表示高氵朝将要来临的征候。

    “啊……难为情……”

    裕子的身体向后仰,头上雪白的护士帽顶在床垫上,用力把中指插入。

    “不要看我……啊……唔……”

    强烈的高氵朝,使已经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体一阵颤抖后,跌落在床垫上。——啊……作出这么无耻的事情……羞死了……。在晕船的高氵朝中,一直生成强烈的自我厌恶感,雪白的脸变成红润,下体微微颤抖。

    就在此时,照相机的镁光灯闪亮,异常的气氛使裕子抬起头张开眼睛,又是接二连三的闪光,照亮裕子淫荡的姿态。

    “不要!”

    裕子立刻把手盖在脸上。

    “嘿嘿,来不及了,已经拍下你完全露出yīn户的姿势。”

    镰田手拿小型照相机得意的说,镰田是照相迷,但他迷的不是普通的照相,而是偷拍女人裙子里的景色,住院时也偷偷的拍护士小姐性感的照片,让裕子手淫拍下照片,就是想掌握证据用来恐吓裕子,事情进行顺利,镰田的脸上出现得意的笑容。

    “现在,你没有办法再反抗我了!必要的时候我会在医院里公开这些照片。医院里的第一美女露出yīn户,是手淫的最好对象,这里的病患一定会很高兴”

    镰田笑了一下,从照相机里取出软片,所在床头柜里。

    ——怎么会作出这么卑鄙的事情……。因为达到性高氵朝,裕子的美貌显的更加妖艳,用力怒视镰田,可是镰田毫不在意。——原来这是陷阱,为什么会被这种男人骗了……。裕子心里生成强烈的悔意,可是照片在他的手里,就一点办法也没有!

    “现在才正式开始!你到这边来吧!”

    “……”

    “把那个软片交给我的朋友,不到几个小时就会洗出来的。”

    他是多么卑鄙的男人……。强烈的绝望感,使裕子咬紧没有血色的嘴唇。

    “还不快一点!”

    在镰田的催促下,裕子下床后摇摇摆百的走道镰田的床边。镰田抬起上身把裕子拉过去,用双手抓住乳房,在rǔ头上摩擦。

    “喔……”

    裕子皱起美丽的眉毛,发出痛苦的声音。

    “你刚才自己弄得很凶,使我非常激动,你不要自己一个人享受,和我玩玩吧,你不会是对男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吧!”

    裕子听到镰田的话,脸上出现困惑的表情,裕子在过去并不是没有和男人接触的经验,裕子的家庭非常富有,她会做护士就让人觉得奇怪,就因为是千金大小姐的身分,从小就被养成,男人士肮脏而傲慢的先入观念。

    这样在良家子女多出名的S女学院求学中发生一个事件,裕子在校庆时被选为校花,可见是一个美少女,可是在俱乐部担任顾问的男教员,在俱乐部的教室里强奸裕子,所幸听到裕子的叫声,同学赶来没有发生严重的事,但是这一次的强奸未遂事件,对裕子的男性观发生决定性的影响,——男人都肮脏不洁……

    不久之后,裕子受到景仰的学姐引诱,进入甜美的同性恋世界。那是甜美而又充满温柔的禁忌花园。担任护士进入大型医院工作时,受到医学系教授追求而发生关系,裕子还是处女,只留下疼痛的印象,从此以后,裕子拒绝所有男性的追求。

    “看你的丰满的乳房,绝不会那样的!”

    镰田把富有弹性的乳房抓在手里揉搓。

    “快放进嘴里!”

    用粗鲁的声音说完,就把裕子的脸用力的压向自己的大腿根上。丑陋的ròu棒直立在她的面前,裕子把脸转开,男人就用力把她压下去,强迫把火热的ròu棒塞进嘴里。

    “唔……”

    裕子感到恶吐,用舌头把yīn茎推出去。

    “臭女人!你敢这样做!”

    镰田抓住裕子的头发,把她的裸体拉到床上。

    “不要因为我不能动就小看我,不要忘记我手里掌握你的弱点,哼!把屁股转过来!”

    镰田用恐吓的口吻说,然后让裕子的屁股转到床头的方向,这样一来裕子形成69式的姿势,骑在镰田的身上。镰田先抚摸有白衣盖着的屁股,但没多久就突然把白衣撩起,立刻就看到两个丰满的肉丘,在肉丘的溪谷间有张开湿淋淋的嘴。

    “不要看……”

    强烈的羞耻感使裕子扭动挺出在后面的屁股。

    “还是漂亮的粉红色,你的经验好像不多的样子!”

    镰田仔细的看着美丽护士的yīn户,以妇产科医生的态度抚摸有黑毛装饰的花瓣。

    “喔!不要!”

    裕子的屁股颤抖,同时用力紧缩肛门,本来就窄小的肉到变得更小,进入一半的手指被夹紧,——唔……这种样子经过训练能成为名器,让她做同性恋太可惜了……。镰田更加想占有裕子,让她成为自己情人的欲望,同时用手指玩弄充血勃起的小肉豆。

    “不要在那里……”

    裕子发出急迫的声音,扭动光滑洁白的屁股。

    “果然同性恋的阴核适最敏感,你们是彼此舔这里吧!”

    镰田把脸靠在屁股沟上,伸出舌头舔着yīn唇,闻到向潮水流下后发霉的味道,镰田深深吸入。

    “你差不多想交媾了吧!”

    “……”

    裕子摇头。

    “不要说谎,已经这样湿淋淋了,还说不要!”

    镰田用双手把二片yīn唇向左右分开,从里面露出复杂的构造,而且沾满蜜汁。

    “不能看啊……”

    裕子发出悲叫的声音。

    “不要大声叫,你自己骑上来吧,这是女人在上的骑马姿势,你知道吧!”

    “不要……千万不要这样……求求你饶了我吧!”

    “哼!把yīn户全露出来,还要饶了你什么?你再不听从,就真的把那个照片公开在医院中!”

    受到这样的恐吓裕子只好认命,慢慢的改变身体方向,骑在镰田的下腹部上,就在她的大腿下方,有粗大ròu棒在黑毛中挺立。裕子在那里瞄一眼,立刻生成恐惧感,多年的护士工作中,也没有看过这样巨大的yīn茎。——如果有这样的东西进去……?裕子感到心脏强烈压迫,停下来不敢活动。

    “你要快一点,不然宏美一个人会发生困难。”

    裕子只有认命的阖上眼睛,用右手握住镰田的ròu棒,然后像说服自己似的叹一口气,慢慢放下屁股,下半身立刻生成强迫挖开窄小肉道的感受,裕子咬紧牙关忍耐,虽然如此,火热钢棒进入的痛苦,使得裕子发出痛苦的哼声。

    “来吧!快泄出来!”

    裕子中途停止动作时,镰田就发出怒吼声,可是身体有如被分成二半,激烈的疼痛使裕子一动也不敢动。

    “求求你,饶了我吧……”

    美丽护士双手放在镰田的肚子上,形成半蹲的姿势,发出惨痛的声音,就在这时候,镰田猛烈向上挺起屁股。

    “啊……”

    从裕子的喉咙发出凄惨的叫声,因为膨胀的guī头进入里面碰到子宫口。

    “来呀!来呀!”

    镰田连续拚命的向上挺起屁股。

    “啊……”

    裕子感受到超过限界的强大冲击,拚命的摇摆戴白色护士帽的头,然后就向前仆倒。

    “还没有完!现在才开始!”

    镰田抱起像发生抽筋的裕子,双手握住从制服露出的乳房,像正可口的白桃,有力的弹性把手指弹回去,用手指捏弄抬起头的小小肉豆时,裕子发出低沉的哼声。

    “你自己来动吧!”

    “……”

    “你还不懂吗?”

    裕子不得已慢慢摇动屁股,轻轻抬起屁股又轻轻放下去,这时候肉缝几乎要裂开,裕子只好咬起牙关忍耐。

    “痛吗?因为我的是特大号!”

    镰田的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更仔细的揉搓微微出汗的乳房,好像要把下腹部完全塞满的充实感,不停对勃起的rǔ头揉搓,裕子几乎无法呼吸的痛苦中,意外的感受到快美感的出现,觉得非常狼狈,过去几次和男人性交时,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奇妙的亢奋,可是现在从身体里涌出,裕子急忙停止动作。

    “ròu洞好像习惯一些了!这是证明你有了性感,就是同性恋也会有洞,在洞里摩擦自然会舒服!”

    镰田的眼里冒出火通用光泽,屁股又开始做波浪动作!

    “啊……不要……饶了我吧……”

    裕子哀求时快要哭泣,和刚才进入病房时毅然的态度完全不同,现在散发出弱女子的性感,镰田改变方式,目的是要裕子达到高氵朝,慢慢在ròu洞里抽插,裕子像逃避似的抬起屁股,镰田就用双手抱住屁股,把ròu棒深深插入,然后又变成在洞口戏弄,每一次裕子都发出痛苦和快乐混在一起的哀怨啜泣声。汗珠从雪白的脖子流到乳沟上,从性器交媾的位置发出摩擦的水声,丰满的乳房在不停的摇动,镰田不说话了,原来只是窄小的yīn道慢慢松弛分泌出蜜汁的肉壁包围ròu棒。

    镰田平常shè精较慢,女人都会感到厌烦的程度,但是对象是裕子这样的美女,又另当别论。昨天以前还是高岭上的花朵,现在能和这样的美女护士性交,就生成极大的兴奋!

    “我难过……啊……好难过……”

    裕子的头向后仰,长长的睫毛不停的振动,这样啜泣的裕子实在美极了……!还要让她哭泣……。镰田放弃平时用的技巧,开始做猛烈的抽插。

    “不要!弄坏了……”

    裕子露出凄艳的表情,摇头时黑发随着飞舞,双手抓住镰田的肚子,指间陷入肉内,每一次深深插入时,美丽的双乳摇动,汗珠也随着飞散,抽插v熙t度加快,经过最后猛烈插入后,镰田也忍不住大吼一声。

    “呕……”

    随着野兽般的咆啸,屁股开始经孪,大量的jīng液不断射出,裕子感受出男人的ròu棒迅速萎缩,同时像断了线的木偶,身体向前倒下,这时候的裕子身体留下从来没有过的强烈余韵,全身微微颤抖,可是身体无法离开男人的身体。

    显得长又短的时间过去,裕子终于恢复清醒,缓慢的抬起身体,下床后捡起三角裤塞入制服的口袋里,走出病房时,听到镰田说:“下一次再来!”

    裕子头昏昏的在无人的走廊上,摇摇摆摆的走回护理中心,还觉得双腿之间有粗大的东西塞在里面,手福着走廊的墙停下来休息,再一次向前走时,有温温的东西从大腿根流下来,是男人留在里面的惊异,裕子美丽的脸上充满悲哀的表情,从制服口袋拿出消毒过的纱布擦大腿根,然后把纱布挡在ròu洞口,扭动一下屁股,好像要挤出留在里面的东西。这种样子如果让住院的病患看到……,疲惫的心理生成危机感,裕子收起纱布,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向前走,看到护理中心的灯光,裕子振作起精神,挺直身体推开门,走进去的刹那,宏美冲上来抱紧她。

    “姊姊!对不起!”

    裕子温柔的搂抱哭泣的宏美。

    “不要紧!没有事了!”

    假装平静的说完后,从裕子的眼睛也流下一直忍耐的泪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