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兴奋的调教护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天裕子担任小夜班,在充满消毒药水味的护理中心,白衣天使忙碌的工作,裕子正看着患者的病历,根据医师的指示正准被着点滴,因为从昨晚就没有睡,美丽的脸多少有一点苍白,眼下也有一点阴影,但相对散发出女性的性感,很想休息,昨晚的事情v浀o身心都受到严重打击,感到非常疲倦,可是,除非有非常严重的事情,护士是不准请假,好强的性格使她和平时一样工作,可是偶尔会出现镰田的ròu棒插在里面的那种感受,不由得会发呆,准备点滴时发觉自己的手完全不听指挥,裕子又急忙提起精神。

    过去从来没有这种情形,可见昨晚的凌辱剧,在裕子的身心留下很大的阴影。为那种男人使她心理动摇,连工作都无法做好,裕子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气愤,可是,镰田的阴险行为使她达到高氵朝,也是事实,原来只有在同性恋时才会有性感的她,竟然在那样无耻的行为里露出痴态,一定要想办法,不能这样下去……。裕子低下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时候有一个护士气呼呼的走近护理中心,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大声说:“真是气死人了!”

    “新井小姐,你这是什么态度!”

    饭岛护理长立刻指责。

    “对不起!因为我负责的病患,完全不肯听从我的话。”

    新井站起来解释。

    “你负责的病患是……”

    “是306病房的镰田先生。”

    听到镰田的名字,裕子紧张的抬起头。

    “是这样的……”

    新井一面说一面看一眼裕子。

    “他坚持要更换负责的护士。”

    对前所未有的要求,饭岛护理长皱起眉毛。

    “他要求裕子小姐去,还说告诉裕子小姐她就明白了!”

    “什么?裕子,你知道什么?”

    护理长完全暴露出敌意,裕子和摆出老资格架子的护理长,始终无法相处很好。

    “不,没有什么……”

    虽然这样说,裕子还是无法克制内心的动摇,身体里又复苏昨晚的可怕感受。

    “真奇怪?为什么会说这种话呢?”

    护理长露出疑惑的眼光看裕子,裕子不敢正视护理长,怕被看出她的心事。

    “你不会和镰田先生发生奇妙的关系吧?”

    “请不要胡说,根据什么说这种话?”

    裕子红着脸瞪大眼睛看着护理长。

    “听说你经常不带乳罩,这里不是下流的酒家,不要诱惑病患,破坏风纪!”

    “……”

    “你这是什么眼光?你的三角裤的线条完全曝露出来,你没有忘记,为防止这种情形,你有义务穿衬裙吧!而且口红也太红了,这种样子怎么可以建议你作主任?”

    饭岛护理长故意用护理中心的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这种说的太过分!她不是那种人!”

    站在旁边看的宏美,终于忍不住这样说,受到新进的护士当面顶撞,护理长立刻火冒三丈。

    “工作还做不好,你神气什么!不要因为有一点可爱,就望了自己的身分。”

    宏美受到斥责不敢说话了。

    “更换负责的护士是办不到的,镰田先生还是由新井小姐负责,大家要记住,对病患不要分厚薄!”

    护理长看着围在四周的护士说,可是,也许大家同情裕子,没有一个人回答。

    “你们听到了没有?”

    看到护理长露出歇私底里的样子,大家才露出不情愿的样子点头。

    这场闹剧就这样退出,可是当裕子给病患换点滴后,回到护理中心时,新井走过来说。

    “镰田先生说坚持要见你,虽然护理长那样说,你去看看他,让他高兴吧!拜托啦!”

    新井拚命哀求,新井是比裕子早一年来到医院,个性开朗,在护士之间也获得好感。

    “好吧!我会去看他!”

    “这样就好了,不愧为主任的候选人。”

    新井这才露出笑容,裕子虽然这样说,还是不想去镰田的病房,如果去了,不知道会提出什么无理的要求,想到这里心情就非常沉重。

    “裕子小姐在吗?”

    听到男人的声音,正在忙碌工作的护士一起回头看,说话的人是镰田,镰田坐在轮椅上,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大家的眼光都看裕子,使裕子生成坐立不安的感受,急忙走出护理中心到镰田的轮椅处,脸上感到一阵火热,为了尽快离开这里,只好推轮椅。

    “我等你很久也不来,等不及了,只好自己先用手射出一次!”

    镰田毫无顾忌的大声说。

    “小声一点,别人会听到的。”

    “嘿嘿嘿,听到也没有关系,不如告诉大家,我们两人是相的事情!”

    “你不能这样!”

    真是无耻的男人,怎么会任由这种男人摆布,对自己感到生气。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是事实,昨晚实在太好了,你把我这里夹紧,现在还留下那种感受。”

    镰田用手抚摸睡衣的前面,那里已经高高鼓起,一眼就看出是什么情形,——不要让我想起那件事情……,裕子把脸转开。

    “现在我想小便,带我去厕所吧!”

    镰田说,裕子心理感到不安,可是帮助排尿也是护士的任务之一,裕子不得不推动镰田的轮椅。许多住院的病人看到医院最美的护士,为一个像流氓的男人推轮椅,都露出疑惑的表情,镰田反而很神气的挺起胸脯,——本大爷和这个女人性交了!你们羡慕吧……镰田真想这样大叫;轮椅从病房东侧的厕所专用斜坡下去,镰田用手指着大便用的厕所,裕子把他带到轮椅专用的房间,就想离开。

    “你帮我脱内裤!”  镰田说。

    “什么……?”  裕子不懂他的意思。

    “你要我说多少次,脱我的内裤”  简直是胡说……裕子扬起眉毛。

    “那种事……请你自己做吧!”  裕子坚持的拒绝。

    “经过一个晚上,你好像忘记自己的立场了,你暴露出yīn户的照片,已经托朋去洗了,明天就会送来!”

    镰田脸上露出淫笑,把裕子的手拉过来,——那个可怕的照片……。想到无法逃避的事实,强烈的绝望感,使裕子觉得全身的力量都消失。

    “来呀!”

    镰田改变身体的方向,把门锁上,医院的厕所是讲就清洁第一,擦拭的很干净,但在窄小的密室里,还是充满医院独特的消毒水和阿摩尼亚的味道。

    “我做不到……”  裕子摇头。

    “没有办法了!”

    镰田拉开睡衣的前面,自己把发黄的内裤脱到脚下,立刻有红黑色的ròu棒茂出来。

    “过来,含在嘴里。”  镰田说。

    “不要……”  裕子的脸通红,软弱无力的摇头。

    “解决病患的要求,不是你们做护士的任务吗?不要假装高雅,快一点!”

    镰田抓住裕子的头发向下拉,裕子形成坐在马桶盖上,上半身向轮椅弯下去的姿势。镰田神气活现的坐在轮椅上,分开毛茸茸的双腿,大概有20公分的ròu棒挺直在那里。裕子的背后像罹患恶寒似的感到冰凉,在下腹部又出现昨晚插入巨大ròu棒时的疼痛感,不要……裕子无力的摇头。

    “你慢吞吞的,会有人来,被看到两个人在这里不太好吧!”

    听到镰田的话,裕子露出怨恨的眼光瞪他。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真的要把那些照片公开,对我可是不痛不痒的。”

    镰田露出流氓的面目,使裕子感到害怕,——这个人真的会这样做……。

    “快呀!”  镰田用力拉头发时,裕子不得不把脸靠在镰田的大腿根上。

    “你要用手握住,好好的抚摸。”

    裕子快要哭出来,只好用手握住ròu棒的根部,一面上下摩擦,一面把美丽的嘴唇张开,慢慢把guī头含进嘴里,立刻闻到强烈的jīng液味道,只是这样轻轻含在嘴里,yīn茎就立刻膨胀,把她嘴里塞得密不透气。虽然说裕子是同性恋,但也不是不知道口交的技术,曾经第一次发生关系的医学系教授就彻底的教她,可是现在只能勉强塞在嘴里,下颚简直快要脱臼。

    “要更深一点!”

    镰田坐在轮椅上挺起屁股,裕子忍受呕吐感受,放松喉咙的力量,向棒锤一样的ròu棒立刻进入,裕子想叫但发不出声音,不由得翻起白眼,粗大的ròu棒开始慢慢的活动,ròu棒的顶端和敏感的喉咙摩擦,裕子轻轻闭上眼睛流下眼泪。感到呼吸困难,张大鼻孔吸入空气,阿摩尼亚独特的味道使裕子的绝望感更加深。很痛苦!为什么会有这种遭遇,眼泪不断的流出,从脸颊滴下去,在昨天被镰田看到同性恋的场面前,一切都是愉快的,但从那以后一切都不对了,可是后悔也没有用,被偷看的事实已经没有办法抹煞。

    真是美景……,泰然的坐在轮椅上的镰田,为甜美的快感瞇起眼睛,伸手把裕子的白衣拉炼打开,胸前分开,出现雪白的双峰,伸手进入纯白的乳罩里,抚摸有弹性的乳房,柔软的嘴唇和乳房,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神圣医院的厕所里做这种好事……。

    镰田陶醉的伸出舌头舔舔嘴唇,手指查找乳房顶端上的小花雷揉搓,——啊……不要!裕子在心里发出尖叫声,不想有快感,心里想其他的事情,可是敏感的rǔ头受到抚摸,无论如何神经就会集中在那里,而且塞满在嘴里的ròu棒,毫不留情地和口腔里得黏膜摩擦,雪白的脸颊淫靡的隆起,护士帽有节奏的摆动,看到这种情形,镰田的欲火烧到极点。

    “够了!”

    抓住裕子的头发拉开脸让其仰起,轻轻闭上眼睛的四周红红的,有说不出的艳丽。——嘿嘿嘿,她有了性感,好吧,我会让她有更大性感……,让裕子转身过去,双手扶在马桶盖上,屁股向后挺起,撩起浮显V字型内裤线条的制服裙摆,立刻将手伸入裤袜里,果然那里已经十分湿润。

    “已经湿了!没想到你还是这样好色的女人!”

    “不!我没有……”

    裕子的脸色红到耳根,无力的摇头。

    “我来确实检查一下。”

    柔软的yīn唇裂开,洞内很窄小,只能勉强进入二根手指,——这个女人是不是因为这里太窄小,男人的东西进入会太紧,因此变成讨厌男人的女人……。

    “啊……不要!”

    裕子发出很痛苦的呻吟,可是插入的手只开始活动时,和脸上的表情正相反的,艳丽的屁股不断的蠕动。

    “你的yīn户也有很好的敏感度,经过调教的你,就能成为杀死男人的利器,就这样下去,实在太可惜了,让我来训练你!”

    镰田高兴的说完,把三角裤和裤袜一起拉下去,眼前立刻出现高高挺起的完美屁股,镰田坐在轮椅上,把那几乎有神圣美的屁股拉过来。

    “你可不能碰到我的右腿!”

    裕子看了一看打上石膏的右腿,就慎重的其在直挺在那里的ròu棒上,裕子感到悲哀,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的凌辱,可是这样的情绪也立刻粉碎,因为有钢铁般的ròu棒插进来。

    “喔……”

    这样从背后坐姿插进,裕子就立刻挺直腰骨发出凄艳的呼声,因为自己的体重使ròu棒深入,咬紧牙关忍耐激烈的疼痛。

    “嘿,抓住那个东西,你自己扭动屁股吧!”

    镰田用下颚指向装在墙上的不??钢管。裕子为支撑不安定的身体,本能的伸手抓住钢管。

    “你动啊!”

    受到催促,裕子开始战战兢兢的活动屁股,皱起美丽的眉毛,屁股前后慢慢摇动,镰田从背后抓住丰满的双乳揉搓;也许是习惯男人的巨大ròu棒,肉被撕裂般的疼痛已经变成麻痹的闷痛;而且从这样的麻痹感中,开始出现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强烈感受,——过去和男人性交时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可是在这种地方被这样的男人强奸,还有性感,我是不是异常的女人……;在朦胧的脑海里浮沉这样的念头。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人进入的动静,接着是敲门声;裕子紧张的停止动作,连镰田也难免感到紧张;裕子不敢用力呼吸,准备等外面的人离去,可是始终没有要离开的动静,不久之后镰田感到不耐,突然挺起屁股,裕子忍不住要叫出声音,但拚命的忍耐。镰田反而感到有趣,像故意折磨她似的,不断向上挺起;裕子把抓住钢管的手,拿手摀住嘴,拚命的忍耐声音;美丽的脸快要哭泣,露出哀求的眼光看镰田。镰田看到绝世美女这样向他哀求,觉得非常有趣,更用力扭动屁股,——拜托……快一点离开吧……。裕子几乎想向外面的人请求。

    “哼,还要多久啊,难道是便秘,我真倒楣。”

    外面的人留下这样一句话终于走了;这时候裕子把忍耐已久的闷气立刻发泄出来。

    ——啊……不要看我……。裕子在走廊上感受到每一个路过的病患,都露出淫秽的眼光看她,使得她低下头快快走过去,现在的裕子正推着镰田坐的轮椅走向306号房;在厕所里受到一阵凌辱后,还不准她穿内裤;而且白色的制服吸入大量的汗水,完全贴在身体上,走路时从胸部到屁股露出艳丽的S型线条;如果从前面看,从贴身的制服,显然能看出没有戴乳罩的丰满双乳,如果仔细看,就能看出浅红色的rǔ头把白色制服的胸前顶起;用拐杖或吊起手臂的病患中,对裕子的胸前和屁股,投过来淫邪的露骨眼光,甚至于一些人的下体已经隆起。

    这也难怪,裕子不美丽而且举止高雅,护理的技术精湛,性格又温柔,是才色双全的护士,在医院里是无人不知的最受欢迎人物;这样的裕子穿着贴在身上能看出没有戴乳罩的性感白衣,而且像淋过雨似的贴在身上,隐约的看到三角地带;不管有什么理由,这样的镜头很难有机会看到;难怪病患们会骚动;有一个秃头的中年病患,不顾一切的在裕子身边纠缠。

    “大家的眼睛都快要瞪裂开,裕子小姐真是红透了!”

    坐在轮椅上的镰田,看着裕子发出淫邪的笑声,裕子觉得如果地下有个洞,恨不得立刻钻进去;——不要……不要这样……。回到病房的距离觉得特别长。

    终于到达病房后,裕子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又遭到更大的屈辱。

    306号房里的空床已经有了新的病患,是叫田原纯一的中学生,上体育课时从单杠上摔下来折段锁骨,二个人进去时,躺在床上K书的中学生回头过来看。

    “喂!小鬼,她就是这个医院里最美的护士裕子小姐,因为我们有特殊的关系,她特别来照顾我。”

    镰田从轮椅转到床上,裕子的脸露出尴尬笑容时,少年作出紧张的表情,苍白的脸上出现红润。

    “这个小子,好像有了性感,你可不要幻想裕子手淫!”

    镰田取笑时,田原的脸就更红润!

    “我还有其他的事情。”  裕子想走时,镰田抓住她的手臂。

    “等一下,还有事情要你作!”

    “真的,我很忙,所以……”

    “我是可以把那个照片送给这小子。”

    镰田在裕子的耳边恐吓,裕子皱起眉头拚命的摇头。

    “不然,就听我的话。”

    镰田用眼神指示裕子,把病床周围的U型布幔拉起,裕子知道镰田的企图后,拚命的摇头,快要哭出来。

    “快呀!”

    受到镰田的催促,裕子不得不把布幔拉起,浅蓝色的布幔围绕镰田的病床。

    “上来!”

    镰田指示床铺,裕子摇头;镰田抓住裕子的手臂用蛮力拉上去,裕子虽然想抵抗,但担心邻床的中学生,不敢用力抵抗,中间虽然有布幕声音还是会听到的。——多么卑劣的方法……。裕子在心里咬牙切齿,镰田不过是一个警卫,也不会有很好的学历,可是对陷害女人,好像有很大的本领,偏偏会遇到这样的男人……。

    镰田把裕子推到床上,从洋装式的白色制服抽出裕子的双臂。——啊……羞死了。裕子立刻用双手掩盖乳房,夹紧白色裤袜的双腿,避免看到大腿根的中心。

    “真是美极了……!”

    镰田在心里这样想,发出白色光泽的裸体,有压倒性的美感;一手不能完全盖住的乳房,向小提琴一样凹下去的细腰,穿着极薄贴身的裤袜,因为没有穿内裤,从裤袜渗透出黑色的三角地带。在灯光下,美丽的护士露出难为情的表情掩饰白磁般的肉体,有说不出的性感,镰田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裕子把头侧过去,露出雪白的脖子,镰田在那里不停的吻,然后把她的手拉开,舌头在乳房上舔;粉红色的rǔ头仍保持在厕所里的兴奋状态,用舌尖在上面拨弄时,裕子的身体扭动一下,然后很难过的左右扭动;想发出声音也不能说话,在这种兴奋状态下裕子不停的摆头,同时想用手推开镰田,这种模样更沟引起镰田的虐待欲望。

    “……”

    裕子无言的抵抗,但绝望感越来越深;真不敢相信自己会在大白天躺在病人的床上露出裸体;如果这时候负责的新井进来,看到布幔的情形……;裕子感到一阵恐惧。需要尽快离开这里,为此就要满足镰田的欲望,心里这样想,可是身体还是会拒绝;不知道镰田是否了解裕子的这种心情,他从脱下来的白色制服口袋拿出绷带,然后把裕子纤弱的双手绑起来。裕子想挣扎,可是越挣扎绷带越陷入手腕里。——一切都完了……。

    裕子终于放弃挣扎,但也生成奇妙的心安,我已经不需要抵抗,也不用反抗了,因为已经用进全力抵抗过了……。

    这种心情带来对屈服的奇妙欢愉,更引起窒息般的兴奋感;镰田把绑好的双手拉到她的头上,在没有任何防备的腋下用舌尖舔;闻到腋下的分泌物和汗水混杂的无法形容的芳香,这种味道发生春药般的效果;在剃过腋毛的不光滑皮肤上舔。

    “唔……”

    裕子雪白脖子因为用力而冒出青筋,同时猛烈摇头;怕发出声音咬紧牙关的样子,有说不出的性感。

    “你怎么了?叫出声音也没有关系的!”

    镰田用挖苦的口吻说,然后把攻击目标改到乳房上,用整个手掌压在丰满的乳房上旋转,几乎能看到青色静脉的乳房充满弹性,能把镰田的手指弹回去;镰田紧缩嘴唇向婴儿一样吸吮rǔ头时,裕子已经不规则的呼吸更混乱,好像很难过的喘气;镰田的右手伸向大腿根,裕子急忙把有一点松弛的大腿夹紧,但在这以前,镰田的粗大手指已经滑入肉缝里;透过白色的裤袜在柔软的肉缝里轻轻的摩擦,另一只手继续抚摸越来越热的乳房,不久后透过裤袜感受到蜜汁湿润感。

    原来夹紧手腕的大腿,逐渐无力的松开;镰田把有石膏的右腿慢慢抬起,移动到床的下方,然后使裕子的腿分开竖起成M字型,低下头向里看。

    裤袜的中心线正好在yīn唇的正中央,在白色极薄裤袜下,几乎能看清楚每一根阴毛;而且微微张开的yīn唇吐出黏黏的蜜汁,把裤袜紧贴在yīn唇上,显示出那里得复杂形状。

    “哈!这里已经湿淋淋了!”

    镰田小声的说;裕子没有办法掩饰胸部,被绑的双手高举在头上,急促的呼吸,使双乳不停起伏;这时候裕子甚至于生成希望快一点插进来的感受;这是由于在别人没有发现之前,快一点弄完的心情,还是真的需要男人的爱抚,连她自己都分不清础,只是她也能清楚v荧P觉出,从下体的中心流出大量蜜汁。镰田突然把裤袜脱去,立刻把脸埋在裕子的双腿之间;在那里闻到强烈的味道,但立刻伸出舌头进入吐出蜜汁的ròu洞里。

    “啊……”

    裕子到吸一口气,然后吐出细如丝的叹息,在这刹那间忘记隔壁的床上还有病人,当听到自己的声音在病房里发出很大的回响,急忙闭上嘴;——也许听到了……。裕子在这刹那恢复清醒,神经集中在耳朵上,可是听不到任何声音。不管裕子的不安,镰田更执拗的吻下去;舌头在肉缝里挖弄,刺激在敏感的阴核上时,裕子生成一种坐立难安的强烈快感;拚命忍耐时这股快感出现在雪白的裸体上,忍不住左右扭动。——这个女人已经有那个意思了……。

    原来想要逃避的耻丘,现在反过来迎接镰田的舌头,这种感受使镰田大为感动;事到如今,就让她彻底爬上高氵朝的顶点,让她知道男人的真正好处……。镰田的下半身进入形成M字型的双腿间,用ròu棒的尖端在稍许靠上的溪谷定位后,用力插进去。

    “嗯……!”

    裕子发出野兽般的哼声,露出雪白的喉头;ròu棒深深插入后,对里面的感触完全不同,非常惊讶;ròu洞里仍就是那样窄小,可是里面的肉壁像柔软的手掌,把ròu棒温柔的包围,而且开始蠕动,有如把ròu棒向更深里面西进去的样子;——大概这个女人被绑后会更性感……;意外的发现攻击裕子的方法,镰田高兴得满面笑容。正在享受肉壁的这种感受时裕子的屁股好像忍不住似的开始扭动。

    “是想要我给你抽插了吗?”

    镰田在裕子的耳边轻轻说着;这时候裕子皱起眉头,好像表示不愿意的摇头。

    “哼!你很顽强!”

    镰田好像要测验裕子的反应,慢慢抬起屁股。

    “啊……不要……”  裕子好像追逐一样的抬起屁股。

    “嘿嘿潶,身体是最诚实的”  抬高的屁股立刻用力下降。

    “啊……”

    裕子仰起头来,身体向上挪动;护士帽在头与床之间压扁;甜美的刺激感直达脑海,如果双手能自由活动,真想抱住镰田的身体,她觉得镰田的动作和过去不同,现在觉得非常可爱;那是比女人之间更能得到快感,不但强有力,而且有真实感;镰田抽插v熙t度开始加快,有如做伏地挺身的样子,用力插入到ròu洞里,铁制的床铺发出声音,连布幔也摇动,现在的女人已经来不及顾虑到隔壁的床;好像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快感,为追求高氵朝的极点,中意是的挺起耻丘和对方摩擦;有如维纳斯的裸体,好像涂上一层油的发出光泽,因为上身向后挺,更强调美丽的乳房,粉红色的rǔ头也好像要求什么东西的勃起。

    “啊……”

    咬紧牙关的嘴终于松弛,发出充满欢喜的叹息声;一旦发出这种声音以后,就忍不住连续哼出来。仅剩下的理性想阻止她,可是遭受到男人猛烈的抽插,轻易就被粉碎;当粗大的ròu棒刺入时,生成全身要飞散的感受,可是当ròu棒离去时,有甜美的电波传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裕子为掌握逐渐接近的陌生的瞬间,使全身的神经都紧张。

    听到裕子如泣如诉的哼声,镰田觉得自几登上天堂,原以为她像绽放在高领上的花朵,不是他这种男人能高攀的;可是这个美丽的护士,正在他的肚子下甜美的啜泣;于是镰田把自己所有的性技巧都发挥在裕子的身上。反覆进行三浅一深,插入后改变ròu棒的角度旋转,同时用手指捏弄勃起的rǔ头;火热的ròu洞里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壁缠住ròu棒,jīng液从输精管前进。

    “啊……想要。”

    裕子把夹紧镰田腰部的双腿,改放在对方的腿下,并拢伸直,这是迎接高氵朝来临的姿势;镰田低哼一声,连连又快又深的插入;裕子也以勒紧屁股的肌肉,挺起耻丘作为回应,裕子当然对自己的动作感到羞耻,可是涌出的快感远超过理性。

    ——不要!不要!可是……,好舒服!

    “泄了!”

    裕子尖叫一声,全身随即僵硬,就在这时候有火热的jīng液在她的身体里爆炸,裕子受会令身体粉碎般的强烈高氵朝的袭击,五体都颤抖;在黑暗中,不断的散出爆炸的白光。

    ——是不是这叫男女的真正高氵朝……。裕子在朦胧的脑海里这样想。

    镰田的身体离开以后,裕子还是不能动弹,身心都被击倒;现实已经远离,只剩下充满快感余韵的身体;这时候不知镰田有什么想法,突然拉开围绕在病床的布幔;从意识中消失的现实感开使迅速复苏;——对了!在邻床还有一个中学生……。

    “不要!”  裕子立刻像婴儿通用卷曲身体,想隐藏性感的身体。

    “喂,你看看他吧!”  听镰田这样说,裕子战战兢兢的把眼光转过去。

    “哎呀……”

    不由得闭上眼睛;戴眼镜的少年正在手淫,坐在床边,面对着裕子的方向,从睡衣里拉出yīn茎,努力的揉搓。

    “不要……”

    恢复清醒的裕子,生成自己身体受到奸淫的污浊感;可是少年好像有什么东西附在身上一样,看着她的身体右手疯狂的上下活动;镰田看少年后,眼睛也出现残忍的光泽。

    “给你看最想看的东西吧!”

    张牙裂嘴的笑一下,让裕子采取脱衣舞的动作,他从背后抱住后双手抓住双脚,裕子发现镰田的企图,开始拚命挣扎,可是刚有过高氵朝的身体,一点也用不上力量。

    “不要!不要……”

    裕子拚命的想夹紧双腿,可是一旦打开以后,就更无法胜过镰田的力量;在大致完全开放的大腿根,刚刚受到凌辱的花瓣张开嘴,发出淫邪的光泽,阴毛也沾上蜜汁贴在身上,每一片花瓣都看得非常清楚; ——啊……我在做什么事情啊……;被一个病患强暴肉体,现在又向一个少年病患暴露出女人的神秘;裕子生成强烈的羞辱感,美丽的脸颊染成红色,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唇。

    “不要!不要!”

    裕子拚命的摇头,护士帽掉下来,头发也散乱的披在肩上;中学生的锐利眼光刺在羞耻的泉源上。

    “不要看……不要……不要!”

    “那小子拚命的手淫,简直像野兽,嘿嘿嘿,我们也给他帮忙吧!”

    镰田的手指伸向完全绽放的花瓣。

    “你要做什么?”

    裕子想要把腿闭合,但镰田巧妙的用自己的脚勾住裕子的腿。

    “让他看到更深处的地方吧……”

    镰田把手指放在花瓣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

    “哎呀……不要看!”

    少年为看更仔细,探出身体,眼睛冒出火光;镰田好像要满足少年的希望,把手指插入裕子的ròu洞里。

    “啊……”

    因为太突然,吓得裕子的身体紧缩;镰田不理会裕子的样子,手指挖弄ròu洞;再度涌出的快感,裕子又被击倒。 ——在这样小男孩的面前……。

    可是,被镰田唤醒的肉欲,使她从ròu洞流出蜜汁,传到屁股上;裕子虽然在绝望中,但不得不继续暴露出羞耻的泉源;不久后少年发出低沉的哼声,从guī头高高的喷出白浊液体;脸色通红的少年,好像附在身上的鬼神离去,急忙钻进被窝里;裕子看到有白布套的毛毯还在微微颤抖,第三次进入忘我之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