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电动假阳具的凌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凌晨二点,财团法人S医院第一外科病房三楼的护理中心充满沉闷的气氛;完成病房巡视,绝大多数的病患已经入睡,这时候大夜班护士,通常都会泡一杯咖啡休息一下;可是今晚值班的二名护士,很少说话,全身充满紧张感!

    新进护士小泉宏美左腿上折叠消毒过的纱布,一面偷看裕子的模样;裕子低下头默默的折叠纱布;轮廓分别的侧脸还是那样美丽;也许化装比以前浓一点,更增加美艳,连女人的宏美看在眼里心里都会怦怦跳;自从上一次值夜班以来,裕子就完全变了。裕子虽然没有说,可是从镰田的戏谑态度和自己的遭遇看,宏美也能猜想到那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受到裕子抚摸最难为情的地方,学到女人与女人的快感,所以宏美的心情非常复杂,这种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话……;宏美露出迷惑的眼神看着裕子。

    “宏美……你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裕子抬起头露出微笑。

    “不,没有……”  宏美急忙否认,露出暧昧的笑容。

    裕子当然明白宏美的新;可是对这样纯真的女孩,不能告诉她那一天发生的事情;更不想把宏美也卷入可怕的漩涡里,更严重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迎和野兽般的男人,生成有生以来最强烈的高氵朝,对自己这样的身体感到怨恨。

    就在这时候,也担心会响起306号房叫护士的铃声,身体不由得紧张;这时候听到轮椅经过走廊的声音,而且向护理中心来;——不会是镰田吧……。不祥的预感裕子的脸色开始苍白;看到裕子紧张的样子,宏美也停下折叠纱布的手,向走廊方向看去;轮椅的声音在护理中心停止,撩起门口的门帘,进来坐在轮以的邪恶的男人,果然是镰田;从裕子的身上好像血液都流失;一星期以来受到镰田的凌辱,连同羞耻感一起浮现在脑海里;——这个男人要纠缠到什么时候才会满意……?可是,如果对这个像蛇一样的男人露出懦弱的态度就完了;裕子振作起精神,用轻蔑的眼光看过去;可是镰田不理那一套,自己操纵轮椅进入护理中心。

    “不能进来,按规定病患是不能进来的。”

    宏美挡在轮椅的前面。

    “不要这样固执,我们又不是不认识。”

    镰田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眼光上下打量清纯可爱的护士身体。

    “宏美小姐,给你看好玩的东西吧!”  镰田打开放在腿上的黑色皮包。

    “就是这个,很有趣味,快看吧!”

    宏美看到丢在圆桌上的5。6张黑白照片,立刻倒吸一口气;那是惨不忍赌的照片,任何人看到都会知道那是正在手银中的姿态,手指在ròu洞理游动,而这个手指的主人就是裕子;在照片的上半部,很清楚的照出裕子兴奋的脸部。

    “不……不要看!”

    裕子推开宏美,抓起桌上的照片,一张一张的撕破。

    “随便你撕到满意为止,不过我的朋友们都非常喜欢这个照片,所以冲洗很多张,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们说要拿到新宿去卖;当前我还没有答应,所以最好不要惹我生气。”

    镰田用泰然的态度说。

    “宏美小姐,把门锁上,也把布幔拉起来,你不快一点,我就把这些照片在医院里公开”

    受到恐吓,宏美看裕子,裕子失去血色的嘴唇在颤抖,茫然的靠在桌子上;肩头起伏不平,证明她受到很大冲击;——可怜的裕子姐……;那一次如果我拒绝同性恋的诱惑,就不会变成这样了,而且她是为了帮助我,让我离开病房后,在威胁下拍了这种照片……宏美这样想过以后,就觉得自己有很大的责任。

    “还不快一点!”

    受到镰田的恐吓,宏美站起来;但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只有听镰田的命令;犹豫一下之后,所上门,把面对走廊的窗帘拉起来。

    “你想干什么……”

    振作起来的裕子仰起美丽的每毛;镰田从皮包里拿出小型的录像机和发出黑光的奇妙形状的器具。

    “这是我要朋友送来的,享用这个拍摄你们同性恋的镜头。”

    镰田说完就把眼睛靠在录像机的照门上下左右移动;彻底知道镰田异常的性格,裕子感到惊慌。

    “首先,你们两个一起脱衣服吧!”

    镰田坐着轮椅,用手指着沙发。

    “不能做那种事情……”

    裕子轻轻搂注宏美,用眼睛瞪镰田;已经被迫到这种程度,还留恋护士的职务有什么用……。

    “我要向上级报告,要你出院,同时我也离开这里。”

    “嘿嘿嘿,你今天好像很硬气;好吧,就这样办吧,但那样以后,我会把这些照片送到你爸爸的公司去,听说你爸爸是一流企业得董事;嘿嘿,董事的千金小姐表演手淫……一定会受到欢迎。”

    镰田淫邪的翘起嘴角。

    “……”

    裕子说不出话来;脑海里出现父亲的脸,如果这见事情,使父亲不得不下台……。

    “你是逃不了的,落在我这种男人的手里,你就任命吧。”

    镰田的话像刀一样刺入裕子的心里,这个男人是魔鬼……;感受出去宏美的弱小肩头在颤抖,无论如何也要保护这个女孩……。

    “求求你,请你放过宏美吧!”  裕子向镰田哀求。

    “不行,我想看的就是你们的同性恋。”

    “宏美,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你去休息吧!”

    “你敢这样做,我就把这些照片散发出去;宏美小姐,你最喜欢的裕子姐手淫照片,因为你要散发出去了,你愿意这样,就去休息吧!”

    “不能再受这个男人的欺骗了,你不要管我!快去……。”

    可是宏美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刚才看到的淫秽照片,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不能害最喜欢的裕子姐……。

    “嘿嘿潶,你当然不能走,就在那沙发前脱吧,不用担心,只要照我的话做,我保证不会拿出去给别人看。”  镰田对二个女人用训话的口吻说。

    “宏美,求求你,你快走吧……”

    裕子哭丧着脸要求,可是宏美的决心很坚定。

    “不,我为了裕子姐……”  说完向沙发走去。

    ——有一天我要……。  裕子带着憎恨的心情把手放在制服上;可是在神圣的工作场地露出身体……;这样一想到还是会生成强烈的羞耻心,手的动作自然回停止!

    “不要慢吞吞的!”

    镰田坐在轮椅上大吼;二个护士都表情紧张的,同时伸手把胸前的拉练慢慢拉下去;镰田把眼睛靠在录像机的照门上,看超级美女的护士脱衣服;过去片过女人拍录影带,但是现在世真正的美丽护士,兴奋的拿录像机的手也发抖。

    二个人脱下白衣,偶尔也以怨恨的眼光看录像机的方向,然后像狠下心,脱去乳罩;然后弯下身体把包围下半身的裤袜和内裤一起从脚下脱去。

    “啊……太美了……”

    镰田看着照门,不由得吞下口水。她们的身上只有在美丽的黑发尚戴着白色的护士帽,其余的部份都是和出生时一样。

    “现在,马上就开始吧!”

    镰田对着录像机说。裕子为屈辱感咬仅嘴唇,同时看宏美;宏美的表情快要哭出来来的样子,低下头时长长的睫毛在颤抖。

    “做不到……那种事情……”  裕子用哀怨的声音诉说。

    “不要假装圣女了!和上次一样就行了;我可是明天把照片散发出去也可以”

    “裕子姐,我……”  宏美好像下定决心,坐在沙发上拉裕子的手。

    “宏美,你……”

    “我没有关系,只要是和裕子姐的话……”

    裕子看到她含羞的黑亮眼光,非常感动,她是准备和我一起掉进地狱,裕子很激动的想把宏美搂进怀里。

    “好吧……”

    裕子也下了决心,靠在宏美的身上;——反正已经堕落到这种程度,还有什么可怕的,事到如今就和宏美一起堕落下去吧……。

    一但这样下决心后,心里对宏美生成强烈的感情;裕子把宏美的美例裸体,轻轻的放到沙发上;宏美双手抱在胸前,露出如偶像明星的侧脸;闭上眼睛,好像在期待什么似的微微颤抖;露出一点雪白的牙齿,咬住红唇的样子有说不出的可爱。

    可爱的人……。裕子立刻迷上宏美,也许试想这样逃必现实;没有多久就把有录像机的事情,丢到脑后了;亲吻花瓣般可爱的香唇,用舌尖慢慢舔弄时,宏美好像很难过的微微张开嘴叹息;趁着这个机会裕子把红舌插入,吸吮宏美的香舌;彼此都做甜美的叹息,二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这是裕子对然人从来没有过的积极而大胆的爱抚,从高中时代就有同性恋经验的裕子,和同性做爱时,全身会变火热,裕子感受出还像花蕾的宏美坚硬肉体,慢慢松弛,就撩起她的头发抚摸耳垂;用舌尖舔粉红色的耳垂,火热的呼吸吹入耳孔。

    “啊……喔……”

    宏美不知道自己的性感带受到爱抚,那种感受使她震惊。

    “嘻嘻,处女的这里最敏感。”

    听到裕子在耳边甜蜜的悄悄说,宏美颤抖一下缩紧脖子,对将要了解快感的宏美而言,甜美的细语也是很大的刺激。

    “你好像特别敏感。”

    一只手放在胸前,玩弄可爱耳垂的裕子,把目标改到乳房上;和纤弱的手脚相比,特别发达的钟型双乳耸例;经过轻轻抚摸时,发出粉红色光泽的rǔ头开始勃起。

    “真可爱,好想吃掉!”

    裕子美丽的眼睛露出强烈的欲火看着宏美,宏美很难为情的用手掩饰胸部;裕子像高级妓女作出妖艳的笑容,把处女的rǔ头含在嘴里。

    “啊……”

    宏美发出能使听到的人感到性敢的哀怨声音,同时扭动身体;从房里的动静知道录像机正在拍摄,可是有裕子姐吻她胸部v漕??瞗A使她感到无比兴奋。自从裕子和她搞同性恋以后,好像更敏感,甚至于觉得自从那个值班的夜晚以来,心里暗中期盼这样。

    “姊姊,我觉得怪怪的……”

    用温柔动作戏弄敏感的rǔ头,宏美不知不觉中抓紧沙发。

    “宏美,姊解也一样,因为你太可爱了……;宏美,你也在姊姊这里同样弄吧。”

    裕子发出甜美的声音,挺起美例的乳房压在宏美身上;——啊……姊姊……。宏美把脸靠在就是女人看了也会喜欢的乳房上。

    “啊……美极了……”

    裕子稍许抬起胸部,出现一点空间,宏美就把凸出的乳房含在嘴里。

    “啊……我快要疯了!”

    裕子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妖媚的叹息,美丽的眉毛也弯曲,香唇翘起,手指抚摸宏美的耳根。

    “啊,实在够劲,在近处看就是不一样……”

    镰田几乎忘记摄影,紧张的瞪大眼睛看二名护士淫秽的做爱;对方是女人,裕子好像更放荡了……;镰田为了看清楚,眼经偶尔离开照门,像要咬一口似的,看着同性恋场面;不久后像白蛇般的裕子的裸体向下移动;宏美修长的美腿分开竖起成M型,裕子把头埋在宏美的双腿之间。

    ——要口交了,这里不好……。

    镰田急忙摇动轮椅前进,到达更能看清楚的位置;裕子在宏美新鲜的肉壁上以不顾一切的态度猛舔;这二名护士都是医苑里最美的,怎么看也不像作出这种无耻的事情,因此,镰田的兴奋也更强烈;再加上裕子的上半身向前弯区抬起屁股的关系,由屁股的嫩肉围绕的耻部完全曝露出来;色速较少沉淀的肛门,蠕动时也让四周围的小皱纹颤斗,而且下面的花瓣很像没有用过一样的清纯,但微微绽放,露出湿湿的光则;  在小猫舔牛奶般的声音中混杂着宏美藕断丝连般的呜咽声音;陶瓷般的双臂好像忍耐不住的旋转。

    “宏美,我已经不行了……”

    裕子用迫切的口稳说着,立刻改变身体的方向,二个人的大腿交叉,使花瓣与花瓣密接。

    “姊姊……”  宏美大概对这样的姿势感到惊讶,瞪大可爱的眼睛。

    “不要怕,一切听姊姊的……”

    裕子用兴奋的声音说,然后抱起宏美的腿,下体在下体上摩擦,二十七岁的丰满肉体,像软件动物一样的扭动。

    “啊……”

    宏美发出快感但又惊讶的声音,阴毛一起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难为情……但是每一次都刺激到敏感的阴核。

    “宏美,你动吧!”  宏美听到裕子的话,很不自在的开始扭动屁股。

    “啊……好……”

    裕子忘我的大叫;分不出是谁的蜜汁,留在二个人的大腿上发出光泽,湿淋淋的花唇摩擦时发出淫縻的水声。

    “啊……”

    “喔……”

    “那里好舒服……”

    二个护士都扭动有白色护士帽的头,完全露出本性,更贪婪的向高氵朝的顶点挣扎。

    “嘿嘿嘿,早该如此……”

    镰田这时候用一只手摩擦自己的ròu棒,认为终于到了使用准备好器具的时候,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镰田急忙拿出放在桌上的器据,把放在旁边的花瓶的水洒在二个人的身上;二个人都紧张的转过头来看。

    “对不起,自古说对发情的狗最好是泼冷水,请姐姐戴上这个吧!”

    举起手里发出黑色光泽的奇形怪状器具;那个形状丑恶的东西,是女人同性恋专用的假yáng具;有如中世纪在西欧使用的贞操带,在腰带上装有覆盖yīn户的皮带;可是和贞操带有决定性的不同点,就是在相当于yīn户的位置上向内外吐出二根和真的东西一模一样的假扬具。

    “你一定知道这个是什么吧,这是麻烦朋友买来的;你也很希望这个东西吧”

    “胡说……”

    裕子用不屑的口吻说,可是她的眼睛就是离不开那个东西。

    “嘿嘿嘿,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你立刻戴上吧!”

    “不要,那种东西……”

    “你真是烦人啊,看,这里怎么搞的,为什么湿淋淋的?”

    镰田伸出手指插入裕子的花瓣里揉搓。

    “哎呀,不要……”

    “你的淫乱ròu洞夹住手指了,这是表示想要的证据;不要假装圣女,想想看自己做的事情吧!”

    镰田的话刺入裕子的心里。

    “不要说了!”

    裕子用双手摀住耳朵。

    “你是千金小姐,但是为了看男人的性器,才来做护士;而你的本性是淫乱的女人;所以不要装出高雅的样子,只要看到男人,你的yīn户就湿淋淋了!”

    “不要说了!”

    “站起来,快站起来!”

    受到镰田的催促,裕子摇摇摆摆的从沙发站起来。

    “很好,早就这样听话,没有人会骂你的。”

    镰田高兴的把女人同性恋的假yáng具,套在裕子美丽的下身上;腰带在裕子的峰腰上固定,然后把皮带上的塑胶假yáng具,慢慢的在裕子ròu洞里插入一个。

    “啊……唔……”  裕子轻轻哼一声,双手忍不住颤抖。

    “比我的小多了,应该很轻松。”

    把假yáng具插入到跟不时,裕子的身体软棉棉的要当场坐下去。

    “不行,还太早。”

    镰田支撑有很多汗珠的裕子的屁股,把皮带拉仅,将一端固定在腰带上;真是很奇特的模样;头戴护士帽,像维纳斯一样的美丽裸体,可是她的大腿根耸立一根发出黑光的假yáng具。

    “很好看,你想不想用那个东西玩弄你的屁股洞呢?”

    镰田对着宏美说,宏美的身体靠在沙发边上,露出惊慌的表情看着裕子。

    “看吧,你的可爱的女人还在等你。”  镰田一下就把裕子推到宏美的身上。

    “那种事情……我做不到……”

    “你还是乖乖听话!”

    镰田抓住从裕子的大腿根挺出的假yáng具用力旋转。

    “哎呀……”

    裕子忍不住使下腹部抽动,因为有深深插入的假yáng具在火热的ròu洞里转动。

    “快弄吧!”  在催促下,裕子好像很痛苦的咬紧牙关点头。

    “宏美,对不起了……”  裕子把身体靠在宏美身上。

    “不要,我不要……”

    宏美的大眼睛露出恐惧的眼光,一面摇头一面退缩;虽然对方是裕子姐,可是想到那个丑陋的假yáng具会……;身体就本能的表示拒绝;裕子推开宏美的手,抚摸丰满有弹性的乳房;她不知道何时已经被异常的兴份所控制;想到自己变成男人夺取宏美的处女,就会感到特别的兴奋。

    “姐姐……饶了我吧……”

    宏美皱起眉头要求;可是现在的裕子,对宏美的这种表情,也会感到刺激;立课覆在宏美的身上,把小小的已经勃起的rǔ头含在嘴里。

    “不要……不要……”

    虽然是姐姐,也不要这样……。但同时也闻到浓厚的香味,还有唇膏的甜味;忍不住微微章开嘴时,舌头立刻伸进来;啊……从宏美的身体失去抗拒的力量;裕子在宏美的身上爱抚,从可爱的耳多到脖子,从敏感的腋下到小腹,宏美的敏感肉体随着颤抖,呼吸也开使急促;经过一阵长长的深吻,二个人同时深深叹气。

    “啊……受不了了……”

    裕子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深深插入的假yáng具在ròu洞里引起强烈快感;本来接吻就已经有强烈的甜美感,还有在裕子身上突出的假yáng具,动不动就碰到宏美的大腿上,立刻变成强烈的刺激使ròu洞里出现搔痒感;裕子觉得自己的身体很淫乱,因为又想起那天在镰田病房里感受到的高氵朝滋为;这个男人使我变成淫荡的女人;看着手拿录像机的镰田,裕子气愤的咬紧红唇,然后把宏美的充满健康美的大腿左右分开。

    “不要!”

    宏美用双手把脸遮住,可是暴露的花蕊流出黏黏的液体,证明她已经发情。

    “湿承这样了……”

    裕子张大充满情欲的美丽眼睛,她的身体进入宏美的双腿之间。

    “宏美,可以吧……”

    裕子的声音颤抖,宏美的情绪的紧张的向上看;裕子的手握住挺立的假yáng具,把前端压在处女的花瓣上。

    “啊……我怕……”

    “不要紧,开始时会痛一点,但立刻会感到舒服。”

    裕子的身体慢慢向前挺;可是先发出惨叫声的是裕子;因为宏美的身体还没有经过开通仪式,所以假yáng具受到强固处女膜的阻挡,反弹的力量反而使裕子ròu洞里的假yáng具深深进入;发出黑光的假扬具头部微微进入yīn唇里,就形成进退不得的状况,裕子难过的不停喘气。

    “痛……姐姐……痛啊……”

    宏美的手抓沙发的皮。

    “怎么了!一下子弄到底啊!”

    镰田这时候兴奋的已经忘记拍摄,一掌打到裕子的屁股上。

    “不可能的……”  裕子说话时,富有弹性的屁股还在颤抖。

    “哼,难道她还是处女不成?”

    “她是处女。”  裕子喃喃说,没有想到镰田听到以后,态度完全改变。

    “原来你是处女,嘿嘿嘿……那就另当别论了;近半年来想看到处女孩很不容易,你快让开!”

    镰田推开裕子,拖着打石膏的腿蹲在沙发前,宏美紧张的想夹紧大腿,但已经来不及阻止镰田的身体进入大腿之间。

    “不要!不要!”  宏美看到巨大的ròu棒,吓得双腿在空中乱踢。

    “不要叫!”  镰田的大手掌打在宏美的脸上。

    “啊……”

    双腿跌落在沙发上,宏美把脸转过去,从留下手印的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嘿嘿嘿,已经很久没有玩过处女了。”

    镰田的样子几乎要流出口水,同时把巨大的ròu棒对证处女的洞口。

    “不能这样,千万不能!”  在旁边发呆的裕子,突然冲向镰田。

    “少啰唆!”  镰田抓住裕子下腹部上的假yáng具用力旋转。

    “喔!”

    身体里立刻冒出强烈的快感,裕子忍不住蹲在护理中心冰凉的地板上。

    “你还真没有用。”

    镰田说完之后就用力向前挺,凶暴的guī头把新鲜的粉红色yīn唇顶开。

    “痛啊!”

    恢复清醒的宏美发出尖叫声音,可是镰田不顾一切的把ròu洞向里插;因为激烈的疼痛,宏美发出惨烈的叫声,身体慢慢向前挪动,镰田追逐向上逃走的yīn唇,同时有如橡皮的肉膜阻挡前进,使他更发生强烈的虐待欲望,向追到沙发角落的猎物,使出全身的力量向里插入。

    “哎呀!”

    有如野兽的绝叫声在充满淫邪气氛的护理中心响起;突破处女膜的粗大ròu棒,立刻侵入窄小的ròu洞里。

    “唔……”

    感到身体裂开两半的强烈冲击,宏美像氧气不够的金鱼一样对天空张开嘴。

    “嘿嘿嘿,还进入一半而已。”

    在痴呆的意识里听到难以相信的话,也就在这刹那,巨大的ròu棒冲入到yīn道的最深处;——要死了……;眼前变成一片黑暗,在黑暗中有火光爆炸;镰田开始活动,粗大的ròu棒抽插时,雪白的下腹部隆起成ròu棒型,挤出黏黏的蜜汁;而且在半透明的蜜汁中混合着证明破瓜的浅红色血液;——救救我……谁来就就我……;宏美拚命抓住沙发的黑色皮面求救;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为有一天一定会出现的白马王子一直保护的纯洁竟然被这种男人破坏……;不知何时流出眼泪。

    太妙了,处女的味道就是不同……,镰田感到非常满意。

    宏美的脸上五官已经挤在一起,强烈的打即使她美丽的乳房不停的颤抖;这个女人是我的,一定要她做我的奴隶……;镰田的虐待狂欲望愈来愈强烈,同时狠狠的向窄小的ròu洞里插去;一把抓住丰满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肉里。

    “哎呀!”

    宏美皱起眉头不顾一切的喊叫;镰田急忙又用手摀住她的嘴,同时加快ròu棒的抽插速度;已经压扁的雪白护士帽前后猛烈摇动,从镰田的手掌间露出宏美的哼声;窄小的ròu洞微微发生痉挛,同时夹紧ròu棒。

    “真是美极了……”  镰田这时候不顾一切的猛烈猛抽。

    “啊……” 宏美的身上向后仰,然后,镰田的ròu棒抽慉一下后,以猛烈的力量喷出液体;镰田在麻痹般的陶醉感中,又猛烈抽插二。三次,屁股的肉紧缩,巨炮爆炸,把jīng液一滴不剩的送进去;享受过shè精余韵的镰田,从躺在那里像死人般的宏美体内拔出失去力量的ròu棒,然后发现有异常的味道,回头看裕子,不由得瞪大眼睛;因为裕子坐的地板上,有浅黄色的水滴。

    “哼,长得很美,可是没有想到是这种女人,连尿也弄出来了。”

    听到镰田的话,裕子的羞耻感已经达到绝望的程度;——啊……还不如死的好……;裕子不敢站起来,只好把屁股泡在尿水里,在那里展露出白蛇般的妖媚裸体;镰田看到裕子那种模样,异常的兴奋起来,拖着打石膏的腿来到裕子的面前,挺出开始恢复力量的ròu棒。

    “放在嘴里好好舔,我会忘记刚才看到的事情。”

    裕子美丽的肩微微颤抖,然后抬起忧虑的面孔,把红唇压在面前的ròu棒上;又用兴常的手指握在ròu棒的根部,慢慢揉搓的同时先把guī头含进嘴里;ròu棒立刻像如意棒一样增加长度;裕子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甜美的叹息;裕子不久后就发现自己是那么高高兴兴的为镰田奉献,用舌尖舔ròu棒背面的肉缝,还把满是皱为的肉袋也含进嘴里,为这样像暴君的男人奉献,不知为何会生成强烈的陶醉感。

    “刚才不是有性感了吗?你就用自己的手活动假yáng具吧!”

    听到镰田的声音,有如魔鬼在说话;裕子在稍许犹豫后,就把自己的右手伸到大腿根上;刚开始时还是战战兢兢的动作,慢慢的开史家快速度;握紧和真的ròu棒一模一样的假yáng具,前后活动;——啊……我真淫荡……。  裕子对自己行为的淫荡,感到强烈的刺激,手握假yáng具的动作也更加速,同时也淫秽的扭动屁股;就在这时候叫护士的铃声响起。

    “护士小姐,有病人在叫你。”

    镰田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可是裕子好像根本听不到铃声,嘴里吸吮巨大ròu棒,用手摇动插在自己ròu洞里的假yáng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