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五章 通勤的快速强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天,住在306号房的镰田繁行,接到外科部长强迫出院的命令;镰田说是要控告,但是医院有雇用近似流氓的壮汉,不但把镰田像垃圾一样的丢出去,还没收藏起来的录影带;从三楼的护理中心,看到镰田扶着拐杖离开医院大门,裕子搂紧宏美的肩膀,深深叹一口气。

    在这一个月后的时间里,裕子只接受一次岛村的幽会外,过着很平安的日子,但实际上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那是在七月的一个闷热的一天,裕子从郊外租借的公寓走出,准备去市中心;穿着浅黄色套装的裕子,站在月台上就会使上班族露出羡慕的眼光看裕子;在裕子坐的那辆车里,挤进很多有企图的男人,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披在肩上的长发,从胸口露出纯白的衬衫,从半紧身裙下露出修长的美腿。

    许多护士小姐们,下班后会显得很活跃,有不少人会去跳迪斯可或酒廊,但裕子不太喜欢那种东西;可是,她也是年轻女孩,喜欢打扮自己,有机会也想去服装店看看。

    开往市中心的快速电车进入月台;车门打开,没有人下车,裕子顺着人群走近拥挤的车厢里;就在这时候,一直躲在人群后面看裕子的二个男人,紧跟在裕子身后进入车厢。

    裕子被挤到车厢中间附近,把白色的皮包抱在怀里,和一名上班族的男人背对背站立;男人的廉价发油发出令人恶心的气味,和陌生男人的身体靠在一起也使她感到不舒服。

    裕子每一次坐拥挤的电车时,都会有这种感受,尤其是这一条线的电车是以色情而出名;在上下班的时间里,几乎每一次都会遇到色情,个性较强的裕子,每一次都用高跟鞋踩对方的脚,使男人知难而退,但顺手摸她屁股的男人实在太多;由于医院的勤务不同,四天中有一天要搭乘这班车,所以还能勉强忍耐,如果是每天的话实在受不了;那么多的职业妇女都能忍受这种状况,使裕子非常感叹。

    到市中心约需二十分钟,期间只停一次,如果车厢是空的,还可以看杂志,但这样拥挤的情vp是办不到,裕子只好看看车厢广告打发时间。

    不久后,就感到有很大的手掌压在屁股上;——又是色情男,真讨厌……;可是,情vp和过去不同,压在屁股上的手掌非常大胆的抚摸,而且觉得有二个男人同时抚摸。——真奇怪……;裕子觉得很异常,扭转头向后看,在这刹那间她发呆了;原来是镰田,而且在他身边有一个像小流氓的男人;二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裕子吓得不敢叫也不敢动;这时候镰田更大胆的挤入裕子和背后的上班族男人之间,突然把手伸入裙子里。

    “啊……”

    因为事出突然,在她用皮包防备之前,镰田的手已经摸到下体;全身立刻生成有如触电的冲击,身体猛然跳动一下;——不要!这是干什么……。

    裕子没有说话,只是拚命的扭动身体想摆脱男人的手掌;这时候另外一个男人把她的屁股从两侧压住,使裕子无法挣闸,不仅如此,还把勃起的ròu棒隔着裤子和裙子顶在裕子的屁股沟上。——不要……不要……。

    裕子的身体前后受到压迫,像变成三明治一样无法动弹;但还是想要扭动屁股脱离困境,但这样一来形成用柔软的屁股,摩擦ròu棒的状态,情vp更恶化;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可以确定镰田是有意的,如果就这样顺从下去,以前的悲剧又要重演。

    裕子准备用高跟鞋踩对方的脚,就在这时候镰田拿出一张照片,在裕子的眼前晃一下,看到那张照片时,裕子的挣扎力量完全消失,因为那就是她分开大腿作手淫时的照片。强破镰田出院时,虽然没收录影带,但是没有查找照片,没有想到这时候出现。裕子觉得自己的头部v??黖h击,几乎站不稳要倒下去,可是被身后的男人抱住。从裕子露出的修长美腿开始颤抖。

    “那一次你对我太狠了吧。后来的医生是蒙古大夫,害我变成跛脚,这笔帐要找你算清。”

    镰田在裕子的耳边悄悄说过后,把照片很小心的放进口袋里。

    “如果不想让这个照片出现在医院里,就要听从我和这个伙伴的话,而且不准乱叫。”

    低沉的声音使裕子感到恐惧。在乘客中有人发现美丽的女人夹在两个流氓之间v??鸱ㄥP,但都不敢干涉,假装作出没有看见的样子;镰田当然也了解这种情形,二个人是旁若无人的抚摸女人的身体;这时候镰田把裕子的迷你裙撩起,开始抚摸裕子的下半身,在这同时露出得意的笑容。因为他发现,裕子的下半身是用吊袜带吊住薄质的长袜。-嘿嘿,穿这样性感的内衣,好极了……;镰田把身体更贴紧在裕子的身上,手伸入三角裤里。

    “啊……”

    裕子拿皮包想推开镰田的手;镰田向伙伴三岛贤次递一个眼神;三岛就是受到镰田的请托洗那个照片的,已经认识五年的好朋友,现在是在新宿做酒保。三岛点头,立刻从裕子的身后撩起裙子,同时抚摸从三角裤露出的屁股。——不要……不能这样……。

    裕子受到前后夹攻,忍不住扭动屁股;可是三岛不只是抚摸屁股,还拉开她的头发,把耳垂含在嘴里吸吮,也会把呼吸喷在裕子的耳孔里。敏感的耳朵受到刺激,裕子的身体更软弱无力;趁这个机会,镰田把手伸入大腿之间。

    镰田摸到阴毛,还有带湿气的yīn唇;浅黄色的迷你裙完全撩起,露出白色的吊袜带,和有手指在里面而隆起的三角裤;有几名乘客发现这种情形,但都怕惹起麻烦,而做视而不见的态度;——啊……救命啊……。

    裕子咬紧涂上粉红色唇膏的嘴唇,高高耸起的胸部也上下颤抖;长发掩盖半个脸,低下头时裕子的脸正好靠在镰田的下颚上;好像忍受对方淫邪的动作,闭上眼睛的睫毛轻轻抖嗦;敏感的阴核受到抚摸,肉芽从皮包里吐出;镰田以微妙的动作摩擦吐出的肉芽,在裕子屁股上抚摸的手也越来越热情,进入屁股的沟里,前后的手在裕子的大腿根相碰。

    在此时,镰田感受出裕子有变化;原来夹紧手掌的大腿,慢慢松弛,全身也不再紧张,裕子把体重逐渐放在镰田身上;偶尔会用双腿夹紧一下,但立刻又分开。

    嘿嘿嘿,这个女人比以前更淫荡了……。镰田作出可怕的表情向四周环顾,用来恐吓其他乘客,然后把二跟手指插入裕子的ròu洞里。

    “唔……”

    裕子低沉的哼一声,嘴唇开始颤抖;又急忙用手背挡住自己的嘴,以免从嘴里发出欢愉的声音。站在斜后方像大学生的男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向后看,可是看到镰田的样子,立刻低下头来不敢看。

    哼,还用责难的眼光看我,事实上你们都想这样弄,只是没有勇气而已,都是一付假道学的面具。镰田露出胜利者的微笑,把精神集中在手指上;这时候裕子轻轻咬住手背,全身也开始颤抖,体重也更压在镰田的身上;从咬紧牙齿的嘴里,还是忍不住冒出迫切的哼声。

    ——这个女人真的有性感了……镰田更得意的加快手指动作;不知何时,三岛也从裕子的腋下伸进手抚摸乳房,另一只手在屁股上,还用嘴轻轻的咬可爱的小耳朵。全身的性感带同时受到刺激,强烈的快感使裕子的身体完全失去力量,几乎要跌倒,可是两个男人由前后支撑,抚摸的动作也更加强烈。

    啊……我……已经不行了……。从裕子麻痹的脑海里快要消失现在是在电车里,或对方是镰田的事实;这时候的裕子已经分开丰满美丽的双腿,摆出男人的手容易活动的姿势;四只手在身上舞动,深深插入ròu洞的手指不停进出。

    “噢……唔……”

    终于忍不住从嘴里发出喜悦的声音。——不要……不要……。

    丰满的屁股和她心里想的正好相反,不停的扭摆;;从子宫传出身体有如漂浮在空中的快感;——啊……我是淫乱的女人,受到色情男的玩弄还会泄出来的女人……啊……泄了……;  下半身猛烈痉挛,受到高氵朝的冲击,整个身体投入镰田的怀里;  ——哼,竟然泄出来……。

    镰田从手指上感受出裕子的ròu洞在痉挛,和三岛交换会心的微笑;就在这时候电车在中途站停车,有几名乘客下车,但有几倍的人挤进来;二个男人夹着裕子顺着人群移动到对面的车门边;由二个男人围绕靠在车门上的裕子,身上还有强烈的高氵朝余韵,仍旧任由二个男人抚摸下体。

    乳罩已经被推上去,上衣也被撩起,丰满的双乳完全曝露出来,但因为身体对着车门,所以其他乘客看不见,如果从对面透过车门玻璃看,应该可以看到雪白的乳房压在玻璃上。

    裕子觉得自己做恶梦,可是男人的手在蹂躏下体抚摸暴露的乳房,使她知道这完全是事实,就是想反抗,经过爱抚后的身体,已经没有一点力量;这时候的镰田也感到无法克制,事到如今只有真正的插入……

    让三岛挡住乘客的视线,就把身体紧紧靠在裕子的背上;解开吊袜的扣;把三角裤拉到膝盖上,低下头就看到雪白耀眼的屁股在蠕动;镰田先从裤子拉出勃起的ròu棒,再拉裕子的屁股向后稍许挺起;镰田放低姿势对正位置。当裕子感到不对时,已经被镰田的ròu棒插入。

    “啊……唔……”

    裕子忍不住张开美丽的嘴,头向后仰;真不敢相信会在这种地方……;可是已经进入ròu洞的巨大ròu棒,在裕子的身体里更加膨胀,把ròu洞塞得满满……。——啊!不能在这种地方……。

    裕子在心里这样喊着,屁股向前逃避,可是肚子碰到车门,被追上来的ròu棒和车门夹在中间,完全无法活动;把猎物追到底的镰田,开始慢慢的玩弄,ròu棒在裕子的ròu洞里进出,伸手到前面抚摸乳房。

    “唔……唔……”

    裕子只有用手摀住嘴不让自几的哼声冒出来;镰田用手指夹住硬挺的乳房揉搓,在黑发覆盖的耳朵上舔,上身向后挺使ròu棒更能深入的抽插。裕子把手背咬的留下齿印,偶尔像忍不住似的深深叹气,全身随着颤抖;不到几分钟电车就应该到终点站了;镰田为了让裕子在那以前泄出,更快而深的抽插ròu棒。下体有十足的充实感,四肢都有甜美的电流。 —— 啊……不要在这种地方泄出……可是……。

    裕子把美丽的双乳用力的压在玻璃上,拚命的向后挺出屁股;——还要深一点插进来……;裕子拚命的摇动屁股请求,镰田当然也更用力的刺入;  ——啊……要泄了……我真淫乱啊……。

    “噢……啊……唔……啊……”

    不顾一切的发出喜悦声音,裕子生成强烈的高氵朝;就在镰田野把大量jīng液射在子宫上——已经不行了……。裕子在自己的胎内感受到火热的jīng液,立刻掉入绝望和欢喜混杂的官能深渊里。

    电动车到达终站,乘客们都下车,三个人在人潮中,镰田和三岛从两侧夹紧裕子。

    “要带我去哪里……”  裕子露出恐惧的眼神看镰田。

    “去这个家伙的公寓;他叫三岛,是我的朋友,看起来不魁梧,但是个虐待狂,而且他的东西很不错。”

    三岛摸一下头,从嘴里露出金色的大门牙。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不要说了,刚才不是泄了不少次!快走吧!”

    被用力推一下,裕子的身体向前冲;在这瞬间,男人的手离开了;——只有现在……裕子用全力向前奔跑;可是还有高氵朝余韵的下半身不听使唤,不小心在月台上摔倒;皮包里的化妆品和刚洗过的制服掉出来。

    “你还敢逃走!”  镰田抓住裕子的手臂,露出凶恶的面貌。

    “对不起,不要打我!”

    裕子向镰田哀求。三岛捡起掉在月台上的东西后,看到制服作出思考模样。

    “你在干什么?”

    “嘿嘿嘿,我想到很有趣的事情”  三岛打嘴靠在镰田的耳朵悄悄的说。

    “妙极了!专家想的就是不一样。”

    镰田看着制服和裕子脸上出现邪恶的笑容。

    “你们要做什么?”

    裕子露出不安的表情问,二个男人又把裕子夹在中间拖着走,不理会作出疑惑表情的售票员,走到右侧的厕所前停下脚步。

    “到厕所里换上护士制服。”

    镰田在裕子的耳边说,裕子作出疑惑的表情。

    “但不可以穿上所有的内衣,包括乳罩和三角裤;如果你不听话,就会把照片散发出去,我们会在这里监视,你要快一点。”

    终于知道男人的企图后,裕子几乎快要哭出来。

    “不能这样……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裕子诚心诚意哀求“快一点!”  受到怒吼,裕子不得不走进女用厕所。

    “好玩极了。”  镰田看着三岛点燃香烟。

    “坐电车去我的公寓吧!”

    “好主意,又可以在电车上折磨她了,你关于这方面简直是天才,让你做酒保太可惜了。”

    “老大,你做警卫才是可惜;我们二个人改行吃软饭吧。”

    三岛一面说一面注意厕所方向。

    “怎么样?她是个好女人吧!”  镰田露出很得意的表情。

    “好极了,比照片上还要好。会让我干她吧!”  三岛高兴的摸摸头说。

    “听说这个女人是同性恋,但也有被虐待狂的味道,刚才摸她屁股洞时,她的屁股就颤抖了!”

    “原来你也有这种想法,我早就想到了。嘿嘿嘿,把她带进公寓以后,要把她折磨到发疯为止!”

    二个人正在胡扯时,三岛做出眼神,镰田转过头时看到裕子出来。刚洗好的白色制服,和黑发上的护士帽,散发出清纯的气氛;因为没有穿裤袜,显得有说不出来的性感。裕子难为情地低下头,把皮包挂在肩上。镰田的眼睛掠过淫邪的影子。

    “这样还不够……”

    镰田在三岛的耳边悄悄说几句话,三岛就点点头从屁股口袋里拿出弹簧刀交给镰田。镰田把裕子带到零售店的侧面,在制服的裙摆的上方约三十公分处用弹簧刀割破后撕下来“不要啊!不要啊!这是干什么!”

    神圣的制服被撕破的屈辱,使裕子说话时嘴唇颤抖。这时候裙子在膝盖上三十公分,露出二条修长腿,虽然没有露出大腿根,但只要不小心,很可能会露出屁股,甚至于阴毛“啊……我不要这样!”

    裕子看到自己很凄惨的制服,夹紧大腿慢慢向后退。

    “现在要坐车回公寓,你要慢吞吞的就这样……”

    镰田拉起超短的迷你裙,裕子拚命的用手压住,但还是看到雪白的下腹部和黑影。

    “如果不想让大家看到这里,就乖乖的听话,快走吧。”

    裕子没有办法只好跟在镰田后面,在裕子的背后是把裕子的皮包挂在背上的三岛。——啊……不要看……。  在上班途中的职业妇女或学生,甚至于中年男人都停下脚步看奇妙的光景,还有年轻的女人用手摀住嘴,碰一碰同伴的身体,还有秃头的老人露出好色的眼光跟在后面。

    这也难怪,穿护士制服的女性出现在这种地方已经令人感到惊讶,而这位护士淫荡的模样实在……。  白衣隆起的胸前,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没有带乳罩,因为唯有尖部的颜色深,所以知道那里是乳晕。修长的美腿几乎要露到大腿根,走路时就能看到妖艳的光景。  裕子感到非常难为情,知道所有的人都用好奇的眼光看她;裕子只有夹紧大腿用内八字的样子走。

    三个人到另外一条线搭乘正停在那里的普通电车。车内空位很多,已经坐在车上的旅客看到裕子都瞪大眼睛看。三个人上车不久电车就开动。镰田催着裕子从最后的车厢向前面的车厢走。看报纸的工人,还有看窗外风景的学生,都露出奇特的眼光看着裕子经过。

    头带护士帽的超级美女,穿着快要露出屁股的迷你裙,展露雪白的双腿从眼前经过,难怪他们的眼光会盯在丰满的屁股上。裕子不停的用哀求的眼光看镰田,但镰田装做没有看见的样子。到了第三个车厢时,裕子实在受不了了。

    “我受不了了!”  裕子靠在车门拚命的摇头。

    “这一点算得了什么……”

    镰田在车厢内环视,看到箱上班族的年轻女人坐在博爱座上。镰田让裕子坐在对面,他自己坐到裕子的旁边。三岛到走廊对面的位置坐下,旁边有一位学生,向裕子看一眼之后,又急忙把视线放回到参考书上。

    “小姐,是去上班吗?真辛苦啊。”

    听到镰田的声音,那个女人紧张的抬起头来。

    “你的身体很不错,陪我玩一玩吧,你一定喜欢干那一件事吧!”

    镰田说着在对方的手臂上抚摸,女人立刻露出厌恶的表情离去。三岛对镰田做一个眼神,用下额指一指学生。镰田点点头,在裕子的耳边说。

    “你把腿分开,让那小鬼看看你那里。”

    裕子惊讶得瞪大眼睛看镰田。

    “你不肯的话,我就让你露出屁股在大家的面前走。”

    ——他真是一个卑鄙的男人……。裕子对自己的困境感到悲哀。犹豫一下后,裕子就像从绝崖上跳下去似的,慢慢分开大腿。裙子更撩起,露出大腿根,而且没有穿内裤,一定完全看到。裕子受不了强烈的羞耻感,把分开三十度的腿又急忙夹紧。

    “嘿!快一点”

    受到镰田的催促,裕子红着脸又慢慢分开双腿。郑在上学途中的狄野浩二也红着脸做出难以相信的表情,看展现出来的异常光景。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继续凝视;这个人竟然没有穿内裤……。在分开四十度的双腿之间,清楚的看到黑色的阴毛。

    “那个小子在看你那里了。”

    镰田在裕子的耳边说。裕子本能的夹紧大腿。

    “嘿!”  镰田用手把裕子的双腿分开到最大限。

    “就这样不要动!”

    镰田用恐吓的口吻说过之后放开手。裕子就这样低下头,双腿分开九十度没有动。雪白的大腿轻轻的颤抖,在大腿根露出淫秽的肉缝,阳光从车窗射进来,看到她的身体也在颤抖。

    “你手淫吧。”  镰田说!

    裕子以为自己听错了露出疑惑的表情转头看着镰田。

    “你做手淫给那小子看。”

    “我不要!”

    “你这样子还敢拒绝,如果不听我的话我就真的把ròu棒给你插进去。”

    裕子只好豁出去了,右手慢慢向大腿根伸去,低下美丽的腿,手指在yīn唇上轻轻的抚摸。穿着学生制服的小男生眼睛瞪的圆圆的,看在二公尺的地方展开的淫秽光景,看女人的那里还是第一次,有如在梦中的感受。学生裤的前面开始隆起,从guī头渗出透明的液体沾湿内裤。

    ——啊……他在看我的那里……。裕子看到学生的眼睛露出欲火,生成奇妙的兴奋。 ——奇怪,我怎么会这样……?  裕子的手指自然的热情起来,阴核从包皮中露出头,弯曲的姆指轻轻摇动,立刻从背后生成甜美的快感。

    ——我是变态……。裕子用中指插入火热的ròu洞里,真不敢相信里面是湿淋淋的。连续在肉壁上摩擦,屁股忍不住扭动。

    听到学生的呼吸开始急促,——好吧,想看就看吧,让你看到满意为止……。裕子把修长的手指做成V字体,把yīn唇分开。学生的视线集中在yīn唇上。乘客之中还有人探出身体,看着这一边的异景。可是现在的裕子对寞生人的眼光也感到强烈的性感。

    大家来看吧,看清楚我达到高氵朝的模样……。裕子更激烈的活动在ròu洞里的手指,分开的大腿左右摇摆,鼠蹊部发生痉挛。 ——啊……真舒服……快要泄出来了……。裕子的头猛烈向后仰,红唇也随颤抖,性高氵朝的波浪打在她的身上。

    镰田和三岛互望一眼,露出会心的一笑。三岛说的没错,这个女人是变态的暴露狂……。三岛指一指那个学生,然后模仿用手握住含在嘴里的样子。——这个家伙想到的事情实在很厉害……。了解三岛的意思后,镰田让裕子站起来,然后到那个学生的面前跪下。学生露出恐惧与迷惑的表情看着他们二个人。

    “你不要害怕,因为你长的可爱,所以她想吃你的那个东西。”

    镰田说着,裕子紧张的抬起头来。

    “快一点吧,不然会有旅客进来,把他裤子的拉炼拉下去。”

    这个男人真是魔鬼……。裕子仰起眉毛瞪镰田。

    “你这是什么表情!”  镰田大声说完之后,就拉起裕子身上的衣服。

    “哎呀!”  裕子为盖住露出来的屁股,拚命的向下拉衣服。

    “快弄呀!”

    裕子低下头,眼里感到一阵热,在蒙胧的眼里看到学生露出恐惧的表情。裕子从学生的裤子里拉出勃起的ròu棒。

    “他是学生,能有这么大实在很难得。”

    镰田看在眼里露出苦笑。裕子继续跪在学生的面前,把他的ròu棒含进嘴里。

    “喔……”

    学生轻哼一声。火热的ròu棒在裕子的嘴里跳动,裕子的修长手指握住ròu棒的根部上下摩擦,同时上下摆头,让ròu棒在嘴里进进出出。镰田的手抚摸裕子的屁股。三岛像保镳一样的站在旁边,偶尔对乘客露出恐吓的表情,因此乘客都做出假装看不见的样子。学生的哼声越来越大,裕子扭动暴露的屁股,一心一意的用嘴套弄ròu棒。

    “唔……”

    学生一面哼一面露出快要哭的表情,ròu棒在裕子的嘴里连连跳动,射出黏黏的jīng液。

    “喝下去,不准吐出来!”

    听到镰田的严厉声音,裕子像梦游病患一样,把有腥味的白色液体吞下去。

    “你只要肯做,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的。”

    裕子痲痹的脑海传来镰田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