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第二季 第一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节 特护医院近郊的私人医院里,住院部大楼中,护士长正在分配任务。

    舒扬穿着粉红色的制服,有些不安的扭动着娇躯。

    这是她第一天来特护部上班,新同事,新环境,很多东西都还不适应。

    但是最让她不适应的,还是特护部的要求了。

    每一班的提前半小时,护士们都要集中到浴室里洗澡,护士长一个个的检查她们的身体有没有异味、多余的毛发——按照特护部的要求,所有的护士都被剃成了白虎。她从没想过自己也会和愚思姐姐一样,下面寸草不生。

    如果这就是全部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仅仅只是开始呢。

    在入职的时候,舒扬就遭遇到了有些“尴尬”的体检,体检官们不仅测了她的身高体重血型血压等等,还测了她的三围,检查她的R型,又让她躺到一张类似于牙医的手术椅子上,双腿分开捆在两个踏板上,露出下Y和后庭,让大夫用各种奇怪的器具把自己女儿家最羞人的地方全部都看了一遍,还拍照存档。

    现在,每天沐浴后的检查时间,护士长都会要她们在耳后、R房、下Y和大腿内侧这几处抹上一种有着特别芳香的淡黄色药膏,然后每人拿两粒小药丸,红色的口服,蓝色的塞入到Y道内,虽然很莫名其妙,但是看着周围的同事都这么做,舒扬也不得不用纤纤玉指分开花瓣,把那一粒小药丸塞进了自己的私处。

    这一套全部完成之后,护士们才排队到浴室门口去领取自己的制服。这又是医院的特殊规定了,连内衣都要穿带蕾丝边的,否则就算不合格,而这制服的扣子仿佛也少了两个,开领也有些过大,有几个X部丰满的护士,半个圆球都露在了外面。

    下面的裙子,也只不过勉强比臀部的下缘低半寸左右的长度,稍微一弯腰,就能看得见内裤的蕾丝边。

    唯一能够让舒扬感到庆幸的就是,还好院方没有要求她们穿黑色丝袜,否则的话……舒扬感到脸红不已。

    现在在护士室里,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热了,很像是和男友亲密的时候才会有的情况。难道说是那些小药丸和药膏的作用?她的R头硬硬的挺在内衣上,下面似乎也有些湿润了,小脸蛋也不禁绯红了,连护士长的话都不大能听得进去了。

    好容易等护士长说完了话,舒扬终于能稍微集中一点注意力,注意听最后的安排。

    她被分配到六号特护病房去,照顾一位老人家。

    这位老人家今年七十一岁了,其实本身没有什么大碍。不过他的儿子是个市长,为了给在乡下的老爹尽孝心,所以把老人家送到这所特护医院来休养。

    分配给舒扬这个任务,也算是护士长的关爱了。

    因为这位老人,同事们都知道是最好伺候的。

    很愉快的,舒扬推着小推车走进了六号病房。

    “孙大爷,我是您的专属护士,有什么事情就吩咐我做好了。”

    舒扬一进门就甜甜的鞠躬行礼。

    正在床上坐在听收音机的孙大爷高兴的摘下耳机:“哦,又换了一个啊——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孙大爷,我叫舒扬。”

    舒扬走到他身边,拿起夾纸板和笔:“今天您觉得身体还好吗?”

    孙大爷奇怪的望着她:“小姑娘,你还没有给俺做检查,怎么知道呢?”

    舒扬脸红了一下:“对不起……孙大爷,我是新来的,今天第一天上班……”

    “原来是这样啊。”

    大爷忽然神采奕奕了起来:“来来来,小姑娘。傅护士长有没有和你说该怎么做?”

    舒扬很奇怪的看着大爷:“难道……不就是书本上的那样吗?”

    “果然是新来的啊。”

    大爷脸上展开了笑容:“你应该拿推车下面的那个暗盒里面的本本,那里面有你该做的事情。”

    舒扬果真回头在推车下找到了那个暗盒,拿出了一本淡蓝色的文件夹,只见那封面上写着:“特护病房,专属护士特别C作手册。”

    舒扬好奇的翻开第一页,只看了一眼,就羞红了脸:原来……果然……难道?

    她轻轻地抬眼看了一眼孙大爷,只见孙大爷笑眯眯的看着她。舒扬犹豫了一下,把那个文件夹放回推车上,低声道:“大爷,我今天第一次……做的有不好的地方,请多多谅解。”

    说着,她也不敢抬头看大爷,就笨手笨脚的来解大爷的裤带。

    “大爷,我先帮您排尿。”

    她一边低声道,一边把大爷的那一G黑色的老鸟从裤裆里释放出来。

    好chu好长的家伙……她心里惊叹道:应该,这会把人家下面给捣烂的吧。她一边想着,一边伸出小香舌在孙大爷的那带着浓厚异味的G头上轻轻打转。孙大爷伸出一只手捏住舒扬的屁股,舒扬身子忽然一电,旋即又放松了下来,继续为他舔着G头。

    “这上面可是有傅护士长的东西啊。”

    孙大爷嘿嘿笑着,舒扬身子一震:果然……事情就是这样……她的眼前仿佛幻化出了一副那个美艳的女人坐在这个乡下老头身上,旷野的耸动着身子的画面。这种琦想,不禁叫她仿佛又湿了一些。吮吸孙大爷的G头也更用力了。

    美女的小舌头对老汉的刺激委实强烈,不一会儿孙大爷就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尿意袭来。他忙提示道:“姑娘,俺要尿了!”

    舒扬闻言,本能的正要把那G头吐出来,脑海中却又电光火石的闪过那文件夹上的提示,赶紧又把那东西含住。老头儿此刻松开肌R,一股又腥又臊的尿Y送马眼中飞出,顿时就把舒扬的小嘴涨的满满的,她一边不停的咕噜着把尿Y喝下去,还一边借机用舌头为他清洗着G头。

    这泡尿大概是孙老头隔夜的头泡,不仅腥臊无比,而且份量十足,足足尿了好几分钟才算完毕。舒扬觉得自己差不多好像是一口气喝下去了有一瓶矿泉水那么多的量,肚子都有些饱胀了的感觉。

    她拿纸巾擦干净了嘴角,对着孙大爷露齿一笑:“大爷,您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

    孙大爷高兴的道,他在姑娘的屁股上M了一把:“我的血糖没有高了吧?”

    这个……舒扬可就说不上来了,大爷仿佛是自言自语的道:“傅护士长可是能够尝出俺尿里面的血糖高不高啊。”

    果然不愧是护士长啊,舒扬暗暗的下了决心,一定要把这门绝技学到手。毕竟自己是要以超越傅护士长为目标而努力的!

    想到这儿,舒扬马上对孙大爷道:“大爷,今天真是对不起……您可以随意的惩罚我。明天我一定能尝出您的血糖。”

    “没事,没事。小姑娘第一次嘛。”

    孙大爷很好说话的挥挥手:“来,让爷爷尝尝你的小水好好吃药。”

    舒扬翻了一下那个蓝色的文件夹,上面果然说道女孩子的Y水是极好的滋补佳品,应当优先供应给特护病人食用。

    看到这儿,她便毫不犹豫的脱下身上的制服,又褪下那呆着蕾丝边的内裤,全身上下只穿着一双透明丝袜和一件X衣,便坐到了病床上去,以六九的姿势跪好,把自己香嫩的私处送到孙大爷的嘴下,顺带把他的RB重新又含进嘴巴里。

    孙大爷目不转睛的盯着舒扬那干净的下身。一丝毛茬都没有,让她那娇嫩的鲍鱼完整的展露在他的眼前。孙大爷伸出双手,轻轻的扳开少女的花瓣,露出里面鲜红色的美鲍,探头探脑如黄豆大小的蚌珠在内唇的最上方,下面有个小孔是女孩的尿道口,再往下就是舒扬最私密的花谷了。

    现在,那花谷正像是往外滴水的竹筒一样,布满了甘霖,孙大爷怕这些宝贵的东西都浪费了,赶紧张开嘴,伸出舌头就开是舔舐。

    “哦哦……哎呀……”

    舒扬情不自禁的呻吟了起来。大爷的舌头chu糙又有力,舌尖还不时的触碰到敏感的蚌珠,真是要她欲仙欲死了。这样一来,她的花心中自然就沁出了更多的花Y,缓缓地从花谷中滑动出来。

    大爷吃的更用力了,还主动的把舌头伸进她的小X里,刺入到花谷来勾扫来不及滚出来的蜜汁爱Y。

    舒扬一边加紧双腿,弓下纤细的小腰让他的舌头更深的钻进去,一边如小**啄米一样把他的RB含在嘴里套弄。大爷的黑RB又长又chu,每次都要C入到她的食管中好远才能让她的牙齿碰到底部。

    突然,大爷的胡渣在他用力舔舐、啃食少女的私处的时候碰到了她的蚌珠。舒扬身子一颤,闷闷的叫了一声:“哎哟……”

    就觉得腰眼里一热,花心大开,喷出了一股又浓又香的花蜜。孙大爷知道这是最好的东西,便将整张脸都贴在了上面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直到把舒扬身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吃完了才心满意足的松开她。

    舒扬娇喘吁吁的从他身上爬下来,两条纤细的小腿已经无法直立行走了。孙大爷便让她坐到沙发上去休息一下,又喝了一些水,过了大约十几分钟,舒扬总算是恢复了过来。可下身的花瓣还是在一翕一张的,好像在渴求着什么。

    孙大爷招招手让舒扬走了过来:“你把衣服穿好,陪俺去外面走走。”

    舒扬点点头,捡起地上的护士服就要穿起来,可是孙大爷却把她的那条蕾丝小内裤给收了起来:“这是俺的纪念,不能给你了。”

    说着孙大爷就把那条粉色的小内裤收进了一个柜子。舒扬眼尖,已经看见里面收藏了整整齐齐的一摞子各种款式的小内裤。

    “傅护士长的也在里面吗?”

    虽然明知道,但是她还是要问一下。

    “那当然了。”

    孙大爷拿起最上面的那一条小丁字裤:“这是昨晚傅护士长留下的。她说她来给俺值最后一班了。特别卖力啊。俺足足在她屄里面S了三次。”

    听到孙大爷用最chu俗的字眼形容傅护士长的那个地方,舒扬感到一阵快慰。

    孙大爷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昨晚俺看外面儿月色好,就叫她陪俺出去走走。你猜她怎么样?”

    “怎么样?”

    舒扬赶紧问道,心里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她脱光了,在脖子上挂着个圈儿,还系着个绳子,让俺牵着她在外面到处走。哦,到了草地上。她还趴着,屁眼里赛这个狗尾巴,就像真的狗一样。俺又忍不住在她屄里面S了一回。”

    傅护士长……舒扬的眼睛湿润了。她觉得自己的下面好像又要湿透了。

    “对了。”

    孙大爷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他翻开一个抽屉:“傅护士长留下来了这个东西。她说,如果有必要的话,就让你戴上这个。俺也不知道什么叫必要。姑娘你先看着吧。”

    说着他把那个小巧的盒子递了过来。舒扬打开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那里面是一对R夹铃铛。

    傅护士长……舒扬的眼泪真的要下来了,孙大爷也看见了她手里的东西:“是这个啊,傅护士长给我值班的第一天就带着这个……叮当叮当的响,挂在她的那对大N子上。真带劲!”

    舒扬咬咬牙,把身上仅剩的X衣也给摘了下来:“大爷,我把这个挂上了,陪你出去散步吧。”

    明媚的阳光下,茵茵的草地上,一个J神抖擞的老者,在一名年轻貌美的护士小姐的搀扶下正在享受着美好的春光。

    可是那护士小姐的神情却似乎有些古怪,不停的咬着下唇,走起路来就像是初学走路的小孩一样蹒跚。更奇特的是,透过她那粉色的制服,可以看见左右X前各有两个凸点,下面的那个凸点圆形的,大小如同山核桃一样,仿佛还会发出清脆的叮铃铃的声音。真是奇怪!

    舒扬扶着孙大爷在草地上转了一圈儿,见到了好几个同事,本来她还有些害怕,只是看她们脸上那种奇特的五味交杂的神情,就知道她们比起自己的处境,只坏不好,心里还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绕着住院部前的草地转了一圈,孙大爷让舒扬把他扶到棋牌室去,他要去找老朋友下棋。

    棋牌室虽然名字不显眼,但却占地颇广,从外型看上去,颇有一个室内体育场的规模。

    舒扬站在这体育场前,望着那方方正正的“棋牌室”三个字,就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孙大爷在门口保安那里用自己的门卡换了健身证,舒扬扶着他就要进去,却被那个保安小哥拦住:“哎哎……你……怎么就这样进去了?”

    难道还有什么特别的才能进去吗?舒扬眨眨水灵灵的大眼睛,表示自己对此一无所知。保安小哥倒是手足无措了:这该怎么说才好呢?

    还好有孙大爷来解围:“咯,姑娘,你得按那画儿上的做才能进去。”

    舒扬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墙上一人高的地方挂着大幅的宣传画。左起的第一幅图,是个穿着护士装的女人被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叉表示不可以,而第二张图是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则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勾表示可以。而那红勾的半截钩子正Y荡的深入到那女人被剃光了毛发的下体中,看上去好像正在侵犯她一样。舒扬又仔细的瞧了瞧,不禁惊叫出来:那宣传画上的模特正是她的傅护士长!

    和蔼可亲的傅护士长正在居高临下的对她微笑着,似乎在说:“想要以超越我为目的而奋斗吗?尽管来吧。”

    舒扬走近那副宣传画,仔细看了又看,又注意到在图的下方还标注着这么一行字:允许穿戴进入场地的衣饰品仅包括装饰品,具有遮蔽作用的衣物一律在寄存处寄存。

    看到这儿,舒扬毫不犹豫的脱下了身上的护士服,交给了保安小弟。保安小弟递给她一个刻着号码的手镯让她带上,出来的时候就可以凭这个领取她的衣物。

    就这样,赤身裸体的,舒扬昂首挺X的扶着孙大爷从傅护士长的宣传画下走了过去。

    虽然现在还没有到夏季,但是棋牌室里确是恒温的26°,而且由于现在来活动的人还不少,所以实际温度可能还要高一点。

    刚一拉开那扇隔音的玻璃门,舒扬的耳边立即就被各种奇怪的声音充满了。

    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各种高低不同的女孩子的娇吟,和空气中淡淡的荷尔蒙分泌的味道,让她有些莫名的骚动。

    她举目四望,被场地里的一些在别处断然看不见的场景惊呆了。

    左边,是飞镖俱乐部的场地,他们投的靶子并不是圆盘而是一个个活色生香的女孩儿。他们用的是一种带黏着剂的钝头飞镖,以女孩大大张开的下Y为10分,一次向外递减着分数。此刻在场比赛的两位都是老手,被他们用作靶标的两个女孩的下Y处都已经C满了飞镖,他们还没有决出胜负。

    右边,是室内垂钓爱好者汇聚的场所。那里有一个相当于标准室内游泳池一般大小的恒温游泳池。大约十个左右的一丝不挂的女孩在水中嬉戏着,而高座在岸上的垂钓者们则把一种碗口大小的吸盘系在钓鱼竿上,甩到水中,如果恰好能够吸到女孩子的什么地方让她挣脱不掉,那么这条美人鱼就算是被钓上来了。

    钓上来的美人鱼将被挂在栏杆上做展示,舒扬进来的时候已经有俩个女孩子被同一名垂钓者接连钓住了。现在她们的双腿被捆在一起,C进到象征着美人鱼的鱼尾里,而她们的Y部内则被塞进了一G充气橡胶钩子好把她们倒吊起来而不会掉下去。

    再跟着孙大爷往前走,各种奇特的项目就更多了,有书画俱乐部在女孩儿的身体上练习书法,进行山水画创作的;室内拔河俱乐部在两个女孩子的Y部塞上东西然后系上绳子练习拔河技巧的。她还看见了一个多米诺骨牌爱好者俱乐部,将几十个女孩子排成各种各样的形状,玩起了多米诺骨牌。

    看着这里各种千奇百怪的游戏,舒扬不由的觉得自己的下面又湿了几分。

    终于,她们走到了一间房间的门口,门上挂着一个牌子:象棋俱乐部。

    舒扬心里又暗暗的想着:不知道这里面,又会有什么用Y靡的把戏?自己是否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孙大爷推开了房门,只见一群病号带着各自的特护护士正在观战,他们的手不时的还在那些小护士的下体或者双R上M弄着,弄得这些小护士们都娇喘吁吁。

    孙大爷带着舒扬挤到前面去,那里有个老棋友给他占了一个座位。

    孙大爷坐在了皮椅上,顺手就把舒扬抱在他怀里坐着。

    舒扬任他揽着自己的纤腰,一只手还搭在自己那已经微微有些发麻了的R峰顶端上,全神贯注的看着场中的局势。

    场上红黑两边的十六个棋子,果然不出所料也都是清一色由一群鸽R嫩X的女孩子来扮演,只见她们的前X后背上都大大的用水彩写着字,表明她们在场上不同的身份。

    这倒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在看过外面那些俱乐部千奇百怪的玩法之后,舒扬自以为自己对这些新奇事物的抵抗力已经很高了。但是室内真正的场景却又让她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这些女孩子都长的个头差不多,体态也相差不大,连面孔都是相似的脸型,统一的挽着发髻。清一色的白花花R体,如果不是后背前X上写的字,她很难认出哪个是哪个。

    而当这些“棋子”挪动的时候,竟然也还有各有各的特色。比如说,那个扮演“车”的女孩子,她总是翻着跟头到达自己的目的地,而那个扮演P的,如果在吃子的情况下,则是要用跳马的方式跳过她面前的一名女生到达目的地。为了让骑手更好的看清场上的局势,所有的女孩在初始的时候都是张开双腿面向地方露出自己下体的方式坐着,当行动完毕之后,刚刚移动过的那个女生则会以朝天一字马的姿势抱腿站立着。

    要说最好看的,还是在吃子的时候,不论是“车”连接翻着跟头过来,还是“P”借助着跳马飞过来,抑或着是“马”用劈叉满堂滚的下盘功夫滚过来,最J彩都是吃子的一方与被吃的一方一招一式有模有样的打斗。看着这些小女孩们毫不含糊,有模有样的身段功夫,就连舒扬这个对象棋几乎是一窍不通的都充满了兴趣。

    被吃掉的“棋子”们都在墙边靠墙以朝天一字马的姿势站着,难能可贵的是,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即便是最早下场的那几个女孩,立地的那条腿依然是那么笔直,一点颤抖都没有!

    搜集三十二个这样相似的“棋子”就已经是一件大功夫,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们都还有这样的一身好本事,也不知道是经过多少次的刻苦训练才能有这样的成绩呢。舒扬正胡思乱想着,忽然觉得自己的下面好像被什么异物C了进来。她低头一看,原来是孙大爷的一只手正在她那被剃光了毛发的小X上抚M着,两瓣美鲍一样的外唇在他轻轻地磨蹭下开始变得发热了,里面似乎也在出水了。如果这时候要是有一G火热又坚硬的大RBC进来该有多好!舒扬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今天早上在为孙大爷口交时吃下的那GRB,现在她也能感觉的到,那G火热的东西正硬硬的抵在自己的屁股上。

    真看不出,这位老爷爷的J力还这么旺盛。她靠在孙大爷的身上,把双腿打开夹住他的双腿,好方便他的手亵玩自己的私处。

    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执黑的棋友抓住一个空子用P将军,对手思量半天也寻找不出破解之道,只能摇摇头,把自己怀里的裸女护士往外一推,表示弃子认输。

    他这一认输,场边上的那些“棋子”们又都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孙大爷赶紧拍了拍舒扬的屁股示意她站起来,同时高声道:“姓卫的,孙老头来找你杀一把了。”

    方才的赢家,孙大爷口中的“姓卫的”是个五十岁左右的谢顶的肥汉子,怀里左搂右抱着两个年轻娇美的女护士。只见那姓卫的秃头嘿嘿一笑:“老孙,又来了啊。上次可是把傅护士长都输给了我,这次又想把这个小女娃娃输给我?嗯,看上去挺不错的,下面还是粉嫩的,该没被人弄过几次。就是N子小了点。没有傅护士长的大。我考,傅护士长的那个水真叫多,老子肏了她一宿,她就给老子流了一地,差点来了出水漫金山。”

    傅护士长还被人当作赌注?舒扬激动的都要泄身了。她最最敬爱的傅护士长,被这样的一个肥佬整整肏了一晚上,还流了许多水?她觉得自己的下面现在也已经湿的不行,恐怕和傅护士长有一拼了。

    孙老头倒是毫不在意,手一挥:“你就吹吧,你十次有八次输给我,上次不过是让傅护士长给我泡屌泡的太舒坦才让你偷袭的,这一次,我已经有了对策了。”

    两边的大话都说完了,双方便开始正式摆开车马对战。

    孙大爷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这一会没有让舒扬给他用小X泡屌——这固然舒服,可是是在容易走神。上一次他的那G老黑屌在傅护士长那水多又温热的小X里养着,享受着那紧致的R环有节奏的抽动和翕张,不知不觉,让他在棋局走到最关键的时刻失去控制了!结果他不仅输了棋,还把傅护士长也赔进去了。

    而与他对弈的肥佬却丝毫没有打算临时X的收敛一下的打算。他让一个女孩坐在他那又短又chu的RB上,另一手还在M着身边另一个女孩的嫩X。即便这样一心多用,他仍然和孙大爷杀了个难舍难分,旗鼓相当。

    舒扬看孙大爷全神贯注的在下着棋,觉得自己的小X寂寞的很,忽然她注意到孙大爷每当思考的时候就爱搓着手指头,不由得嫣然一笑,抓起他那满是老茧的chu手就放在了自己的小X上。孙大爷愣了一下,舒扬弯腰在他耳边吹气如兰道:“爷爷,这儿的手感好些。”

    孙大爷恍然大悟,遂听了舒扬的话,把手C在她的嫩X中,两个手指头在内泡着Y水,其余三G在外面揉弄着她的花瓣。

    或许舒扬的这一招真的起了作用,孙大爷下半场棋风大顺,一边揉捏着舒扬的私处,一边把那死胖子杀得鬼哭狼嚎。舒扬看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虽然她下面也被大爷的手没轻没重的弄得都红了起来,两片原本紧紧偎依在一起的大Y唇也合不拢了,但是看见死胖子那吃瘪的样子。她心里就一阵开心。

    下过棋之后,孙大爷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带着舒扬离开了棋牌室,并且还把她R尖上的铃铛也给摘了下来,让那两个可怜的小东西活活血。

    舒扬在门卫那里拿了衣服重新穿上,只是走路的时候有些外八字,看上去好像是被人狠狠地暴肏一顿一样。不过在医院里出来散步的护士多的都是这样走路的姿势,她倒也是“泯然众人矣”食堂与住院部紧挨着,而且侧门都是联通着的。

    虽然他们来的时间有点早,但食堂也已经开始供餐了。

    舒扬还是第一次在食堂吃饭,不禁有些好奇。

    她与孙大爷在一张餐桌前坐下,好奇的打量着这张奇特的餐桌。因为它只有不锈钢的骨架,却少了桌面。

    桌面上哪儿去了呢?她正在疑惑的时候,一个只带着厨师高帽的帽赤裸少女推着一辆手推车来到了这张桌前。手推车有一米六左右的长度,底下是空的,上面有一个人形的凹槽,正好可以躺进去一个体态匀称的少女。事实上,现在里面也正躺着一位身上堆满了食物的少女。

    少女的头枕在块毛巾上,双眼上放着两片橙子,嘴上含着一颗樱桃,R房抹着R白色的沙拉酱,左R是咸味的,右R是甜味的。R头上各顶着一粒草莓。往身下去,平坦如坻的X腹上均匀的码着三份菜肴:一份鱼香R丝,一份椒盐土豆丝,一份粤式烤鸭,每份菜之间用新鲜炸好的油条隔开。

    在少女的两腿之间的美鲍上整整齐齐的夹着三G油光可鉴的烤香肠,一G塑料吸管从少女的身后引了出来。在少女的双腿之间,是香气四溢的白米饭,米饭上浇了还冒着热气的牛R酱。而少女的两臂上,均匀的放着几个杂粮的小馒头,手心上则分别堆着两碗炸酱。

    “尝尝吧,今天的伙食不错。”

    等到那个带着厨师高帽的少女把餐车卡到餐桌上之后,孙大爷就开始招呼舒扬用餐。他先拿起个银勺子将少女腿间的米饭搅拌均匀,然后一手拿着个小馒头,吃一口牛R酱拌米饭坑一口馒头,再来点儿炸酱,味道真的是再好也没有。

    舒扬斯斯文文的,拿着一个开花馒头撕成小块儿,蘸着炸酱,就着三样小菜小口小口的吃着。

    孙大爷一边吃着米饭,一边用勺子把那少女私处中夹着的烤肠挖了出来,自己吃了一G,分了一G给舒扬。还有一G他给塞进少女那已经水光粼粼的私处之中,虽然这被当作食盘的少女一声也不吭,但是舒扬却已经感觉到她的娇躯仿佛正在微微颤抖。

    孙大爷把米饭吃了一半就留给舒扬吃,自己用勺子从少女的双R上刮下沙拉酱裹在杂粮馒头上吃的津津有味,为了不浪费,他还用馒头在少女的双峰上来回的擦动着,把每一寸的几乎都刮的干干净净。

    舒扬的饭量较小,稍微吃了两三个小馒头,又吃了半份牛R饭就觉得肚子已经饱饱的了。孙大爷这才不慌不忙的把那GC在少女私处中的烤肠拔出来一口一口的吃掉。

    在一边来回巡视的带着厨师高帽的少女见他们已经把主餐吃完,就过来送上热汤。这一回她推过来的是一个架在手推车上的大锅,里面隐约飘着些红的绿的蔬菜。

    那少女拿着一把长长的大汤勺,从锅里舀出汤水浇在了那个食盘少女身上。汤水从她的娇躯身上流下,积蓄在金属的容器中,远远看上去好像是个少女出浴一样。

    “尝尝吧,这是有名的美人汤。”

    孙大爷兴致勃勃的对舒扬道。舒扬眨眨可爱的大眼睛:“就这样?不就是一份蔬菜汤吗?”

    “这是蔬菜汤,这可不是普通的蔬菜汤。”

    孙大爷很权威的为她讲解道:“每一锅这样的汤都要用十个以上的少女才能熬制出来呢。首先要有一个特别定制的大锅,倒上水,加热到50°的温度,然后让全身上下都抹了橄榄油的少女进去,开大火,煮十分钟,然后慢慢的把温度降下来用文火炖至少一个小时,中间最难的是控制温度。要让温度保持在一个让少女可以承受又能让她们很容易就泄出J华的水平上。然后再放上各种水果蔬菜。将已经蒸煮的骨骼松软,肌肤嫩滑的少女捞出来做食盘,汤水不断熬住,才成了这么一锅汤。”

    原来这汤是这样熬制出来的啊。舒扬低头喝了两口,果然除了水果和蔬菜的味道之外,还有一种特殊的说不清楚的感觉,想来就是那些少女们在汤锅中翻滚,泄出YJ的味道吧。

    吃过午饭之后,舒扬陪着孙大爷回到病房去,毕竟孙大爷是老人家了,也有睡午觉的习惯。时间一到,便感觉困得很。

    舒扬把空调打开,伺候他和自己一起洗了澡,洗澡的时候孙大爷的手肆意的在她的XR、私处还有大腿甚至于后庭上到处抚M,就像个调皮的小孩一样。舒扬则用自己那并不算丰满的X部给他当搓澡的毛巾,在上面涂满了沐浴露,认真的给他清洗着每一寸皮肤。

    洗过澡之后,她把孙大爷弄上床,自己又忙着去收拾一滩水迹的浴室,把一切该规制好的东西都规制好之后,才爬上孙大爷的床,跨坐在他的腰间,一手扶助孙大爷胯下的那G软绵绵的RB,一边将它缓缓地C进自己那已经Y水四溢了一个上午却还没有得到一次真正给力的进入的小X之中。手机用户访问:m.hebao.net

    “好饱……好涨……”

    舒扬感觉到孙大爷的那东西都快要顶破自己的小肚子了,低头一看,还有小半截留在外面,伸出纤纤细手M了M自己那被C的合不拢的裂缝,有些贪心的又往下坐了坐,总算把它全G吞没,这才轻轻地伏在孙大爷身上,缓缓地进入了梦乡。

    梦中,她梦见,傅护士长和自己一样赤身裸体,正在把一个刻着“金牌护士”的奖章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梦到这儿。小护士舒扬终于不禁露出了她最甜最甜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