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完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禁忌之爱》

    自从参加了〈帮忙受J任务〉后,我的MM受伤了。阿基还是天天电话查勤,我都装没事没敢告诉他。

    养伤期间,日子看似又恢复了平静,我仍依少年法庭的裁定,每星期向代理保护官阿基报到。但是警察与坏小孩的对立角色不再了,我与阿基间谈话少了约束,眼神多了些暧昧。

    「我有那么乖吗?」看阿基填回报法庭的管束文件,我看的开怀大笑。“喔~痛…”唉~笑在脸上;痛在肚子上。

    在一女大战十八男中,从台北到新竹只有二小时;但〈帮忙受J任务〉却被C了一整晚。二个星期过去了MM还在发炎,看了妇产科吃抗生素又抹药,又过了二星期才稍有缓解。

    而我与阿基几乎把电话讲到破表,我每天都期待保护管束报到的日子。在他同事面前我装得正经八百,乖乖的配合阿基写保护管束文件。

    离开办公厅二人就自由自在的吃饭喝咖啡,我对他难免会有向往和冲动,但MM发炎还没好也不敢乱来;阿基碍于身份更是不敢有企图。

    直到情人节那一天,我孤零零走出医院,一个人搭公车摇摇晃晃绕到头都昏了,才回到居住的地方。

    洗了澡后X罩也懒得穿,套上一件棉质的披风式罩杉,内裤挂在手臂就把人甩在床上。握着手机等到凌晨,就是等不到阿基的电话。

    昏睡中电话响,接起来一听到他的声音,压抑的委屈找到出口,无助的泪水不停往床上流淌,「呜…呜…」我从无声地啜泣化为低声呜咽,直到泣不成声,久久不歇。

    任凭阿基怎安慰,就是抚不平被欺负的满腹委曲,终于我告诉他「人家不乖…MM痛一个月了!呜…呜…」

    「一个月?怎没告诉我,有去看医生吗?」禁不起他一再追问,我把被欺负的事说了。难道我希望看到他生气?对,我想,我就是想看到他为我情绪起伏,哪怕是臭骂我一顿也好。天呀!我居然想讨挨骂。

    「小雨…乖,别哭!你一哭我会舍不得。」

    我调高音量说:「哪会!你哪会舍不得我哭!」

    「会呀!我当然会舍不得!你十分钟后在楼下巷口等我,我现在就过去接你!」阿基说完话,也不等我就挂上电话。

    一听要来接我,我开心的不得了,情人节再几个小时就过了。

    阿基接我上车后,就一直解释说:「今天很忙。真的没忘了情人节要带你吃饭!」

    车上在暗夜的雨中飞驰,我像得到救赎,正在脱离黑暗的深渊。

    「你要带我去那里?我有吃消炎药了…」我以为他要送我去医院。

    「只有离开我的地盘,才会降低你曝光的风险!」他把车子飙向了另一城市,当刑警的他毕竟还是比较心细。

    悠扬轻柔的音乐旋律回荡,增添几许浪漫气氛。「你昨晚没吃饭?」阿基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拍二下,轻声的问。

    「嗯!」不知道他怎看出来的。但此刻我无心享用珍馐美味,我只要他陪在我身边。

    我穿的裙子是薄纱料,超短的荷叶裙摆只能覆盖二分之一的大腿,站起来仅能包过我浑圆的翘臀。但我有穿丝袜,想必是M起来舒服吧?因为阿基的手拍二下,就被粘在我大腿上了。

    说到丝袜可是超透明的黑色丝袜,它让我修长的长腿更显妩媚诱人,但长度是露脚丫子那种。出门时没什心情,我只穿夹脚凉鞋就上车了,但这反而显露白嫩的脚丫。下半身看来,尽显活泼可爱的少女光芒。

    至于上身就更简单,还是昨夜那件棉质的宽松上衣,布料光滑前面领口低X。重点是腋下开叉设计,V字的底部差不多开到R线下缘,缺点是抬手就能完全看到X部。

    「穿这样会不会太随便?」阿基转头看腋下,我不好意思的说。

    「轻松就好看!你是青春美少女呀!」本以为又要被骂了。一高兴摊开双手去抱阿基,突然好想吻他。

    他吓一跳伸手拒绝,想推开我的手一伸,竟刚好C入我腋下,空无一物的触感更让他吓一跳。

    「后!女孩出门怎连X罩都没穿!」我R房不只大而且非常坚挺,冬天即使没穿X罩也看不出来呀!

    「年轻人都这样呀!我昨夜就穿这样,握着手机等你一晚上…」我讲的是实话也是委曲。

    车子来到24小时营业的火锅店门口,二人才刚下车,阿基的电话响了!

    「办公室来电!我接一下。」他接起电话,愈讲愈远我愈担心,就像又要被丢在街头。

    今年气候很是莫名,都五月了还有寒流,我站在冷冷的人行道上。棉质上衣太宽松,里面没内搭小可爱,寒风从腋下灌进来感觉真的很冷!我微微的颤抖着。等一下会去哪里?他把我带到陌生的城市,就只是因为我没吃饭吗?

    「跟我来!」讲完电话的他轻笑,表示没事。跟警察约会久了,我最怕这时有案子,他会丢下我赶回办公厅。

    「很冷吧?带你吃一些东西!」我摇摇头笑着,没说话。

    服务生亲切的介绍餐点,他点了鸳鸯,锅名有些敏感,我不好意思说出口,只是为难的看着菜单。

    「有问题吗?」他发现我一直杵在那里。「一人一锅,我吃不完!」我声音低低的说。

    「没关系,点鸳鸯锅,吃不完我吃,我想帮你点药膳,你一直在发抖,嘴唇都发黑了,补一下!」他说,我温顺的点点头。

    餐罢,我忍不住紧张起来,他会送我回家吗?我真的很怕一个人独处的空虚。车子经过的一家超商,他把车子停在门口。

    「等我,我去拿酒。」约莫五分钟后,熟悉的身影上车我才有安全感,弯起嘴角对他笑了。

    他把一瓶酒甩在我大腿上,说:「这一支日本清酒不错,所以我想请你喝一杯…」

    「你想…灌醉我喔?」

    「呵呵,你想太多了!难道我是年轻人,没本事只会灌醉女生,然后趁机迷奸吗?」

    等一下,我带你去一家气氛很好的Motel,那里的布置很美!」他…不是用问的,喔!不,是问的。但就像上军训课一样一板一眼。这,女生怎么回答!

    「哦?」我眉毛挑了一下。每次见面都这样,需要给他一段时间放慢步调。

    很B的汽车旅馆,优雅的欧风设计,每一个细节都铺陈得很好,难怪一次要价一千多。在门口阿基缴钱时,就问柜台要借了温酒器。

    “借开瓶器还差不多,那有人在汽车旅馆喝清酒?”想不到店家还真的有提供。

    看她细心的把酒放入,并注入热水。半晌,酒香便漾出来了。

    「肚子还疼吗?」我摇摇头。

    「这酒,对女人生育机能很好,你不要喝快,慢慢喝,明天发炎就消了!」他用杯子斟了清酒,送到我的手中,另一手还拍拍我的肩。长这么大,从没一个男人对我这么呵护过。

    我接过酒杯,心早就醉了!这样的冷冬,手里握着暖酒,哪需要再饮?单是酒香与情意,我早已醺然。

    这世界上真有所谓的老少配?我曾经发誓,绝不会与年龄大我一倍的男人在一起。

    阿基有什么魔力?让我义无反顾的决定把心交出去?而他,还是一个有家庭的人,更是把我移送法办的刑警。

    我有一百个不相信。但是这时,我的心是那样猛烈的跳动着。未曾有过的强烈情感,排山倒海而来,不可压抑。

    是,我心里是有他的。一直都有…

    可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才刚满十八岁的我,拥有完美身材这么人见人爱,内心为什么这么贫乏孤单,即使与男人上床后,还是觉得很空虚…

    我们就这样安安静静喝着,大半瓶的酒,暖和了彼此心与X口,就连我那不该骚动的位置,也因酒J的撩拨,而有一股X饥渴涌上心头…

    我,又要重施故技了吗?又想用少女的R体去勾引男人,来填补害怕空虚的心灵吗?

    知道自己有了反应,也知道自己不对,于是我开始举措不安,心头砰砰的跳着,该湿的,只怕早已湿了吧!

    他终于还是拿走了我手上…已经喝空却紧紧握着的酒杯。

    「小雨!」从下车到现在,他第一次叫我。一个应付媒体而有的陌生名字。

    「你实在很美,没有男人不想得到你…但是我的年纪…我的婚姻…希望你会懂。」阿基直视着我的眼神让我好想哭,只好快速的把眼睛闭上,但眼泪再也关不住,整个人瘫软下去。

    他一手扶着我一手拉开床被,顿失依靠的我,任由他C弄顺着他意倒卧在床侧,阿基替我盖上丝被。

    阿基浑厚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小雨!其实我好想…每天都好想得到你的身体。」期待几个月了,我终于等到充满雄X诱惑的真心话。

    「基!只要你要,我就是你的…」

    他自己先脱看似很急,被扯落的衣裤,还有抓犯人的手铐,都四散落在地板上。赤裸的阿基钻入被窝中,接着为我一一除去障碍时,他的动作竟突然变得那么的温柔,温柔到难以联想他是一个刚强的警察。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衣物是怎么被巧妙的解开,更不知道抚触自己的那双手,是如何以轻盈的方式,猛烈的点燃了我的期待。

    床上赤裸的我只剩丝袜,我故意大张二腿,自认为很有经验可以取悦他,我学着AV女优隔着丝袜抚M着小X。「阿基!我要你狂野的对我…」当YY沾湿了丝袜时,我是真心的提出要求。这一生我从没这样,为取悦男人而认真过。

    看他似乎不满意,我拿起掉在地上的手铐,用手铐划开了丝袜。

    「阿基!给我一个男人好吗?」

    他摇摇头说:「过来…」当他夺下手铐紧抱着我的时候,我用尽所能,使出媚力去勾引他的视觉。当我的手抱住他雄壮的身躯时,却发现他与年轻小伙子很不同,似乎每一寸肌R都充满着安全感的力量。

    我以为因为我的勾引,阿基会色欲攻心马上提枪上马。但是我媚功失败了!只好用大眼睛盯着这个中年男人。当他亲昵的舔吮我的嘴唇时,口Y我想起他遗留在我家那内裤上JY,我的脸庞顿时热了起来…

    阿基松开我躺下来时,怕失去的我追逐而撑起身子,翻身瞄准男人X前的R头,缓缓滴温柔滴咬住,轻轻摇头啃咬…我伸手M向阿基的股间,我的小手让RB跳起来,我吻了上去,欲望在飞了。

    「小雨!你还是小女孩,不要学着风尘女人。躺下!我帮你按摩!」

    自以为很行的,我再一次失败了!只好乖乖的躺下来…这一生从没被拒绝过,我有些失落;更被人按摩过,我很不习惯。

    但阿基先从肩膀、手臂、背肌,再下滑到大腿、小腿,连手指脚趾也温柔细心的按。他的专业级服务,竟让我被点燃的欲望平静了。

    「你怎搞失纵了呢?」我们开始聊天。

    「我在忙案子。对了,跟你说一件好笑的…」他边按摩边讲警察办案的笑话给我听,他逗得我开怀的笑了。

    按了很久后,他转变为轻抚着我的背脊,然后俯下身一寸寸、一下下的亲吻,每一下都刻意取悦我,这与我印象中男人只会又咬又舔,只会在我身上的涂满唾Y的感觉好太多了。

    阿基就这么一路往下亲到我的二股中间,与那么多人上床过的我,自以为看懂男人,主动把二腿分开。

    但我又错了…他并没有去撩拨我的小X。

    他只是不断亲吻我大内侧与阜丘周围的肌肤,就是不碰Y唇和Y蒂,只用鼻子有一下没一下的似无意的擦过。我开始不耐烦地扭动身驱,还主动用Y部迎合他的鼻子摩擦。

    一段时间后,他才用舌头从小X口慢慢舔起,一路舔上Y蒂,用很慢很慢的速度测试舌头对各部位的反应,当我有反应颤抖时,他也不猛攻,只是会在下次滑过时多停留多用点力。

    有人说女人心里都有两种人格,一个是叫感X,一个叫YX。阿基的按摩唤起我的感X,但这时候的挑逗我只想赶快拥有YX。我觉得自己小X已经泛滥,该是一片泥泞了。

    轰然地一股热气翻腾涌上,我害羞到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心跳加速、浑身冒汗、呼吸急促…我再也受不了的试着推开他。我想帮他口交,我要他快一点…

    结果又被他拒绝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心里想着:怎跟年轻小伙子不一样!自认很有经验的自己,怎变成什么都不会的小女孩。我只能睁着大眼睛,赤裸裸的躺在双人大床上,无助的看着阿基碰触着、揉捏着、亲吻着自己的身子。

    我心里炽热的闹着、鼓噪着,似是愉悦,又觉得难为情,完全的不知所措,只能由着他主导一切,摆弄自己。原来中年男人对女人的身体这么的熟稔,此刻的一切对我来说,反而是极为陌生的,这是我未曾经历过,就像要生涩的奉献生平第一次。

    “这就是做爱吗?!”我心里承认自己什么都不懂了。乖乖在阿基带领下,我慢慢的领略男女之间的美好。原来异X相吸,心理的欲望,渴望的激情,一切一切是这么自然。也许人X本该如此率X纯真的…也许这才是人类原始的本能。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丁点的恼人声响,就连音乐也没有,有的,就是我俩微乱的呼吸声,还有暧昧的轻吟。

    但我不要这样的接受,我还是喜欢表现自己。我想证明自己很有媚力,可以征服眼前的男人,于是我把手往阿基的胯下一M,当手握住那雄X象征时,我心里狂颤一下。

    “这男人的欲望一定推积很久了!”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他比我想像中大很多,却给人一种雄伟的安定力量。这个力量就叫大P吧!警察的英文是P开头,YJ叫Penis。我要大P知道,十八岁的我在床上会做很多事。

    可是阿基不容我有太多自我,他一个翻身顺势把我环抱在怀中,他用自己的节奏,从浅处慢慢的拨弄,当手指触M到我的私密时,我的呻吟声竟然不由自主的溢出,因为那手指的律动,彷若活拨快乐的音符,从我灵魂深处悄然的跳跃出来。

    渐渐的…依赖女XR体的自信萎缩了!现在连提供R体的想法,都逐渐薄弱了;取代而起的是我乖顺成小女孩,正期待阿基的第一次临幸。

    难道以前的X交习惯是错的?难道我取悦男人的技巧不及格?难道以前爬过我身上的小伙子,都不是我想要的男人?这或许叫成长,我似乎在一夕间成熟,瞬间羽化成为一个女人了。

    我像未经人事的小女孩,胆怯的慢慢的轻握住整G大P,让掌心感受到一种扎实的饱感和硬度。

    好硬…好烫…大P就在我手心里颤动,像在对新主人索求疼爱,这让我的心脏狂跳,我忍不住的想:“会弄痛我吗?”今天这个超贴心的大P,会钻进我心深处吗?

    忆想让他钻进来时,“天啦!那紧凑与炙热…想必震撼力超级…”B身传来一股股的颤动,让我的手紧紧的握住那骇人的…我开始主动一上一下的帮忙着。

    「喔…小雨!不是这样。你准备好了吗?」后…我怎又做错了呢?

    就在我嘟着小嘴抗议时,大P开始轻探我那深锁一个月的暖热了。小女生竟变得那么柔嫩,是那么经不起爱抚,就像男人经不起诱惑一样!

    「小雨!小X这么娇嫩欲滴,以后不可随便上床,知道吗?」臭阿基…又在教训我四处勾引男人。倒不如说我没有好男人调教,才会不堪勾引而变坏的呀!

    「那阿基负责把我管好;大P负责把我教好!」我说这话时,狂乱的快感正袭击每一寸肌肤,而且大P摩擦身体的动作越来越大。我感觉原本顶在小腹的那团火烫正在往下,彼此需要的欲望,已从赤裸的胴体传输到彼此的心灵深处。

    「我是你的…为你再痛也值得…」我期待身上的阿基,用深深的方式,来回应我的索求!阿基用大手抚着我的脸颊说:「我会小心一点…」腰身随即往下,我感觉大P就定位了。

    终于,私密门扉被挤开了时,我全身打了个寒颤。起先,我感觉到密洞慢慢地被撑开,RB一点一点地进来,又慢慢地抽出,就这样一进一出。好像经过一世纪那么久,当RB全G吞没时,小X感到无比的饱满,好涨好涨。

    多么美的一种节奏,我几乎都要忘了MM还在发炎,接下来的激情X爱,我得换来多少疼痛?或许又得去看医生。

    从没一个男人这样对我,我从没品尝过,天下竟然还有如此美好的旋律。我闭起眼睛,感觉大P在体内的每一来回。阿基有几次想要唅我的小R头,都被我推开。「不要!」感觉中R头被男人咬,都会好痛。

    但是我接受后才发觉,阿基用牙齿咬我R头的感觉,都是那么美好!一阵阵快感让我像触电般的袭击着。原来才18岁的R头就是这么敏感,就是需要被男人这样疼着。

    过往,男人都像雄X动物般的占有我,直到今天承受阿基的温柔,我才真正蜕变为是成熟的女人,我才发现自己渴望的,竟是成熟男人的滋润。

    「舒服!快一点…」我期待阿基动作大一点。

    但是阿基的RB只是缓缓地挺进,每一次的进入都让我感到那么充实,但是当他抽出去时,又让我感到极度空虚。

    怎又出去了,很讨厌ㄋ!

    当他太深入时,我真的会痛。但我喜欢在这种情欲中抖动,我宁愿痛楚也要享受欢愉。好在阿基的动作很轻柔,当子G颈被G头咬一口时,我全身就会泛起一阵酸麻的颤抖,我脱口而出:「唉唷!痛…」。

    当我颤抖过去,阿基又缓缓的退出;当RB退到小X洞口会空虚,我就紧抓他的屁股,这时硬硕的RB又会慢慢进来。

    我用手指抓他屁股,指挥RB来回抽送着、进出着。

    「哦…我的小雨~你的小X好紧!ㄛ…很爽ㄝ!」原来男人也会叫床。

    接着阿基把我大腿挂在他的腰上,如此一来我Y部就悬在半空中,大RB在小X里一进一出的,那G头的棱刺直接蹭着Y唇,来回之中也轻刮着我的G点。

    我人在半空中荡,心魂在云端里飘,阿基搞的我一阵阵酥麻,突然一股热热的颤抖泛起。

    「阿基…到了…」一阵颤动,我X灵深处涌出了更多的YY,我高潮了。

    “哦~天哪!就是这种渐进升高的高潮…我需要…它持续着…”我对着自己呐喊。

    「阿基~好舒服~」他趴下来吻我,我用舌头咬住他的唇,用力的吸吮着。而RB还在撞击我最敏感的地方,我双手拼命紧抓床单。抽送的动作也越来越急,越来越重,我呻吟也随之转剧。

    「喔!舒服啊…啊…」我不断地喘息,身体也不断地颤抖。房间内弥漫着Y欢的味道,与彼此急促的呼吸声,我沉醉在他的雄X支配之下。

    这一刻,竟然是这么美好!

    一波高潮后,我突然想当小母狗跪在刑警面前,我希望刑警抓住我的头发,把JYS在我的脸上和头发上。

    「基!让当一只小母狗…」我的话才出口,果然他转变了动作,从我身上爬了起来,用手轻拍我的屁股「唀唀!GO~」我都还没意会过来呢…

    阿基己经拎着我的头发把我拉下床,就像牵着小狗般往落地窗的天井而去。我像一只小母狗慢慢爬跟过去,我凭住了呼吸心想“这个刑警他会怎么干我?”,一抬头干我的RB正在眼前,还挂着晶莹的黏Y。

    阿基让我趴在天井边,那巨大的大P从后面干进我的小X内。一股凉风从天井顶端灌下来,而超高温的RB,从我体内把暖流送上来。

    「喔!冷热夹攻…」我Y叫出声,但心里有一句“喔!…好刺激…好舒爽…”

    我期待的就是这种被Y虐的感觉,但我不好意思讲出来。

    我的双手紧抓着天井的丝帘。阿基拍打我的屁股说:「拉开…爬出去…」

    我按照刑警的要求拉开丝帘,天井的寒流吹在我裸露的X脯上,尖挺的R头传来冰冷的温度,但身体却觉得好热。

    “他是疼我阿基?还是凌虐我的刑警?”这男人突然出奇的凶猛,RB超奇的硕大还超硬的。我肯定当下他只是一个刑警。

    刑警一面捏玩我的小Y核,让我随着高潮而扭腰,我不管他是谁,我纵容让那只大RB在我体内激烈地冲刺,我觉得自己从X灵深处流出更多的津Y。

    我Y荡的娇啼声,在天井里回响,再和着回音从长廊往外传送…

    “喔!…好刺激…这时周边房间的所有旅客,一定会听到我舒爽的Y叫声…”

    “喔!我好色…好Y荡…喔!”一阵冷风从天井吹拂而下,也带出一股浓郁Y秽的气味…那味道好熟悉,它安定我的心,陪我渡过不少空虚的夜。

    “哦~我酥麻了…”Y道随着大P的冲击,我在高潮,子G不断地收缩抽搐着…

    我的激情在寒风中荡漾~

    变成Y妇在天井里娇喘~

    高潮在男人Y虐下回响~

    我与执行保护管束的刑警,在陌生的地方公然做爱,二人Y荡的交沟声,从天井传送出去了…

    高潮又在宣泄了…

    我全身不住的颤抖…子G颈紧缩的箝住G头冠棱,我下腹一再的吸吮收缩…我整个人僵直了!那是我一生从没有过的舒服,直到完全瘫软下来…

    “这是情欲的最高境界吗?”我当时有一段记忆是空白的…

    当我恢复记忆时,我被压在床上。

    少女的胴体陷在柔软的床里,压在我身上的男人是阿基,熟悉的拥抱触感回来了;但是疯狂作动的男人消失了。

    「基!我要…」我期待两人一起达到X爱的顶点。

    「小雨~!我要S给你了…」他SJ时C得很深,而那冲击力,让我飞到圣母峰上了,高潮有如电击似的使我颤抖。当JY灌注进来后,高潮就开始平缓的向下飞翔…向下飞翔…

    我们的小腹贴在一起,同时痉挛的起伏着。随着每次收缩又引起小小的抽动,直到慢慢的松弛下来,进入一种喜悦的漂浮状态中…

    唔~我们的嘴紧紧的吻在一起。

    「小雨~…舒服吗?」这还用问,笨阿呆。我不会告诉他今天是排卵期;我更不会吃事后丸。一切让身体安排…

    我们静静的躺着,我的手臂环抱着他的脖子,他不停俯下身亲吻着我。他一定感到了满足~能彻底的征服我。

    有人说,男人跟女人在一起是因为贺尔蒙作祟,但为什么阿基给我的感觉,是从别的男人身上找不到的。

    「今后,我可以叫你阿呆吗?」我凝视着他的眼睛。

    他「嗯!」了一声,却看得出来他在想着〈小雨&阿基〉与〈小雨&阿呆〉有何不同?

    「阿呆!你爱我吗?」我羞怯的问。

    「嗯!」我默契的回应并献上热情的樱唇…

    希望阿呆他的知道,在警察的认知里,我曾经人皆可夫,但他却不知道,我从未毫无保留的把灵魂给了一个男人。怪不得我要叫他笨阿呆。

    笨阿呆阿…笨阿呆!我有漂亮的R体与Y荡的心;但不代表我的灵魂是Y荡的。

    然后,我们相拥沉睡了!

    即将昏迷前我感觉千万只J虫,正奋力的游向我子G深处。我希望沉睡廿四小时,让身体有从容的时间,去安排我未来的命运。

    「小雨~起来了!」我被吻醒时,已是翌日的午后。

    从激情过后醒来,只觉得做了一场最真实最甜美的春梦!我MM小腹,觉得这春梦很真实,因为我似乎觉得小腹有些微的隆起…

    床上二个人赤裸裸的拥抱像情侣,他吻着我…轻抚着我的头发;但是一个老男人搂着一个少女,却也像一对父女天南地北的聊着。

    「阿呆!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参加痴汉列车吗?」我从小我就发育良好…我认为提供R体就可以得到一切,没想到男人竟当我是Y荡的玩物。

    「阿呆!我是Y荡的女孩;但我不一定要有很多男人!我喜欢幻想当只小母狗,但我不需要很多只公狗!」

    「你不乖…没本事还想当小母狗!」

    「那你带我回家,弄个项圈把我管好呀!」我的话激发他的雄X本能,他转头亲吻我小X。

    「汪…汪!这里是大狗阿呆的地盘喔!」我也转头咬住他的RB,却感觉嘴内的软Q软Q在变大。

    「别闹了!我们回家了…外面凉,过来…帮你穿衣服!」

    「嗯!」我站起来竟觉得天旋地转,要不是他温柔的抱着,我准会瘫倒在地。

    我将赤裸裸的身躯交给他,他捡起四散的衣服,再一件一件逐一帮我穿上,我眼泪掉了下来。

    〈EndRelax〉

    ──────────────────────────────────

    《无言的结局》

    车子离开Motel时,持续几日的寒流与霪雨霏霏,终于过去了!

    太阳从Y霾里探出头,带着绚烂与耀眼,阳光驱走湿冷的同时,也带来我期盼许久的温暖与舒爽。

    「小雨!不准你再跟别人约会了!」「你凭什么说?」我问。

    「阿呆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心爱小雨去约会而无动于哀,除非心里没有她!」直到这一刻,我才深深体认到,小雨已经深入阿基的心中了。

    「小雨!我…」我翻身过去,用颤抖的手呜住嘴唇。

    我在他身边说:「这样就够资格了!我答应你…」亲吻的唇Y在彼此心中,缓缓化成浓郁的甜蜜。

    他手紧握方向盘,另伸出一手将我揽进怀里,我双手紧抱着他,身躯紧密相拥,电流周身窜,内心惊喜又感动,亲密让我感受到两人距离竟是这么的贴近。

    在一家渔汤店,阿基叫店家煮了二尾艳红粘光。我的脸还微酣,想必就跟鱼一样鲜红。粘光鱼没去麟就煮,阿基贴心的拨开鱼麟,我贪婪的吃掉那参着真爱的鲜嫩。

    青春少女的身体,似乎被开发得更熟嫩,R欲似乎被调教得更饥渴,连清醒都还在回味梦中的极乐。我早已分不清这是真实;还是一场春梦?

    阿基看着我很严肃的说:「小雨!昨天收到公文,你的保护管束撤销了。你这的小美女自由了?」

    「不要!我是老刑警眷养的小母狗…」听到保护管束撤销,不知怎么的,心里一阵失落就酸了起来,好…酸,好酸。X口像被什么哽住一样,非常难受,心里头就像有一G刺一样,说深不深,说浅不浅得那种…

    吃完饭我们又重回的车上时,两个人之间的生疏不见了,多了一份只有彼此才知道的亲密,却也有了一股离愁。

    「我送你回家?」「嗯!」心头暖暖的,眼框却湿了。再怎追求爱欲都是个人行为,但我应允过自己,这辈子绝不可以成为第三者的!

    罢了!到此为止了。

    今天保护管束期满,就当作临别礼物好了!我MM肚子,希望昨夜上帝有应允我乞求的愿望。

    回去的路上,我乾干脆装睡,这场禁忌之恋再发展下去是不对的。所以在跟他道别之前,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决定。

    就让急驶的车窗,把甜美的春梦往身后抛去吧!

    车子在快速道路上飞奔,他他轻咳一声,淡淡的问:「下周日我放假,你有空吗?」

    「嗯~…嗯~…」我缓慢地抬起眼眸,但全身无力,就像没电的机器人。

    「嗯~…还不知道!」我迟疑好久好久,本来要回绝的,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三分钟前不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忘了这个男人、要把他从记忆里抹去的吗?

    但是阿基转头看我时,两眼发出两道光芒。我像被那光芒急速充电,又活过来了!

    回想过去这一年,对我而言,真是奇特的一年。

    从有X经验后,就站在疯疯癫癫的边缘,一个十七岁的小女生,竟连杂交都荒唐过,我自许是Y荡的坏胚子,却没想到一个老警察,竟能拉赢十八个年轻痴汉,他宁愿丢了官位,也要把我拉回到正常的轨道上。

    一个对我执行保护管束的刑警,竟能让我这么…激情…心里醉人的余韵,依旧刻骨铭心…偏偏他…却,无法给自己任何未来的答案!

    回家后,去冲了许久的冷水澡,昏茫的神智才略为苏醒,但他的声音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怎么样也散不去。更可怕的是深幽秘处所传来春潮,依旧是从未有过的美妙!

    后来我知道错了,因为冲冷水澡可能影响受孕!

    如果不成功话,我也会再安排,再拥有他一次…

    这一夜,我又失眠了!

    小雨呀小雨!是阿基害我改变了对男人的观点,现在连依赖女XR体的自信都丧失了,我不再是那个仰仗青春R体的小雨了!

    如今,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我决定明天开始乖乖的读书,我要当一个女警,唯有站稳自己才能耍坏,也才能坏的澈底。

    今后我该追求,美丽人生的幸福?

    还是会更坠落,陷入Y乱的生活?

    我才满十八岁,故事至此不该是结局,而是拉开序幕的开始…

    有一天,我登入脸书(facebook),看到一则给我的讯息:

    「小雨!我们搞了个「跳蛋趴」,已经有上百友参加配对聚会。你是名人所以报酬加倍喔!

    我去看了活动页,他们将活动分成4阶段,依每阶段的火辣程度深浅,男生收费从1500、2000、2500至4000元。跳蛋女星只要裸露上空,在内裤里塞跳蛋,再配合拿摇控器的男生,做出娇喘Y荡的动作,就能视火辣程度收钱。虽说不允许「直接X」的X关系,却又暗示:私下邀约社群管不着。

    我想看有那些跳蛋女星时,滑鼠一按我吓了一大跳,那一张张火辣曝露艳照,竟有二三张是从我脸书偷的。果然,他们还是搜索到我了!

    阿基说的对,举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只要人在路就没秘密。与其躲避不如勇于面对,这让我更加意志坚定,决定要以反扑的方式找出自己的路。

    我认真的想着,我真正的X格到底是什么呢?坚强吗?空虚吗?Y荡吗?还是因为一场〈蜕变式的X爱〉而成熟了呢?

    半年后,就在我如愿考上警察学校那一天,阿基却突然失联了!

    任凭我怎么扣,电话总是没人接!打电话去办公室,同事说他请长假。

    「警察先生!求你告诉我阿基他怎了?」

    「对不起!这是他的私事,无可奉告!」我开始慌,但就是问不出他出了什么事。他去哪了呢?在做些什么?完全没有任何消息。

    只有我一个人,真寂寞啊…真寂寞啊!我讨厌这种感觉。我每一哭出来就无法停止眼泪,我只能一直拨着他的手机,期待有人会接电话…

    又过了半个月了!

    我还不死心,还是每天机械式重拨,甚至不相信重拨键,而改逐一按着熟悉的号码,直到那几个固定的按键,先失去数字再变成光亮。

    「喂!」终于有一天,有一个女生接了电话。

    「怎么可能?」真希望电话那端传来的,只是一场恶梦吗?

    我霍然起身,身子一晃头晕到差点站不稳。只穿着拖鞋焦急而慌张的拉开门,飞奔出去。

    依旧是下雨天,我在街上奔跑,我火速赶到医院。病床上躺着一个人,身上C满了管线,是阿基但他一动也不动。护士说他得了癌症动了大手术刚出来。

    「看你猛扣电话,我不忍心才代接,通知你过来…」护士对我说。

    可恶,怎么会这样?这一刻我心凉了半截…泪水随着雨水滴落,让病房的地板变得湿答答。

    「小姐!你准备宽松衣服,待会儿他醒来一起帮他换衣服…」我打开他的行李袋,发现一个透明盒子,里面平整的摆着白底红碎花丝质内裤,就是车上激情那次我穿的那件。

    回想当初的调皮,叫声「阿呆!」眼泪再也关不住,我双肩颤抖,原本压抑的情绪,终于崩溃了。

    「阿呆!不要这样对我,不要这样丢下我,我拜托你…」整个人伏在他的头上,放声大哭,直到浑身颤抖…摇醒了他。

    「小雨!对不起…怕你担心…才没告诉你。」他道歉的声音很低很低。

    「白痴,臭阿呆…为什么要道歉?」你跟本不懂我在想什么,居然还道歉。

    「我们须要爱…我们爱不够…」真是白痴,臭阿呆,你是小雨唯一的爱呀!

    「你瘦了…」阿基冰冷的手抚M我脸。

    「是为你而瘦的。」我眷恋而仔细的看着他,他的下巴布满新生的胡渣,他的眼下是深黑的黑眼圈,他明显变得更老更憔悴了。

    「臭阿呆!我小雨宁愿一辈子当小三,就是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满腔激动,强烈的感情让我哽咽得泣不成声,我只能紧紧抱着他,泪流满面。手机用户访问:m.hebao.ne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