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7-8完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7)

    周围的人看到这幕一阵窃窃私语,毕竟八卦是人类的天X,何况又是在紧张

    的升学压力的气氛下,一些小事都值得拿来茶余饭後的大书特书。

    「怎麽着?这是吵架了吗?」

    「挺像,应该就是。」

    「刚刚发生什麽事了,你有看到吗?」

    「没呀,看他们说了几句就这样了。」

    这是看戏的一群。

    「真没想到文杰居然动chu,你看小蓁手腕都红了。」

    「就是呀,会动手的男人最糟糕了,扣分。」

    这是几个只看到最後一些的女孩。

    「没想到洪文杰这麽急色呀,在走廊上就……啧啧,难怪人家不要了,你们

    说是不是呀?」这是某位在追小蓁的男同学说的,见缝C针的能力可见一斑。

    「那可不,小蓁那身段,换成是我也忍不住呀!别跟我说你不想,还是你没

    有那话儿哈?」

    「去你的,有种脱下来比比看呀!」

    「比就比呀,怕你喔?」

    高中男生正是最百无禁忌的时候,口无遮拦,什麽话都说得出。

    回到当事人身上。时间彷佛有些凝固,文杰终究还是松开了手,沉默着不发

    一语走回自己的教室。而蓁看了看周围说:「你们是不是闲得发慌?看来是考试

    还太少了些,我再去跟老师建议一下。」蓁身为班上的班代,的确能够跟老师做

    些建议。

    而她从以前就深得师长喜爱,大夥自然也不敢太过火,但仍旧有些不服气硬

    要在口头上占些便宜的,扯着旁边的人说:「好大的官威,这臭婆娘以为她长得

    漂亮些就了不起了,早晚有天……」却是不敢大声说出来。

    文杰黑着一张脸走回教室,这年头流言传的速度比风还快,尤其是坏事,周

    遭的人看他心情不好大多也不敢惹他。但事情总有例外,过了两节课後,有一位

    胖胖的家伙凑了上来说:「我说文杰,听说你跟小蓁吵架了?」

    文杰看了他一眼说:「是又怎麽样?」那个胖子和气的笑了笑:「说话别这

    麽冲嘛就是问问,问问而已嘛!」文杰开口说:「胖子,你到底想说什麽?」

    胖子摇头晃脑的说:「古人说得好呀,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话说到一半被

    文杰一挥手打断:「别在那掉书袋了,你肚子有几斤重我还不清楚?要说什麽快

    说。」

    胖子一听反而慢条斯理的说:「急什麽,让我把话说完嘛!你看你说话时我

    有打断你吗?没有嘛!同样的将心比心,这是尊重,尊重。」文杰听到差点chu口

    都要出来了,一句「尊你MB!」卡在喉咙就要说出。

    还好胖子终於打住,改讲正题:「那你有听说後来怎麽了吗?」文杰皱了皱

    眉说:「说。」胖子此时又开始发挥他烦人的功力:「其实我本来是想说的,但

    是你刚刚没让我把话说完,让我心情很不愉快,当我心情很不愉快的时候,我就

    会……」

    他话说到一半,看到文杰手用力到青筋都浮了出来,想了想自己这几斤R还

    真不够他打的,赶紧收住说:「G据可靠消息,我们的蓁大小姐後来似乎没有上

    课,不知道跑去哪了,大家都找不着人,手机也没接。就是不知道哪个狠心的男

    人弄得她心情不好。唉呀,不会就是你吧?怎麽这麽不小心呢,小时候老师有教

    过要爱护花草树木吧?更何况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呢!」

    胖子突然压低声音靠近文杰说:「听说你在走廊上就想对人家动手动脚呀,

    这又是何必呢?兄弟,我知道有很多人追她让你压力很大,但这种事情要一步一

    步来嘛,她迟早也是你的人,何必搞成现在这样呢?人家女孩子的矜持,矜持,

    你懂这两字怎麽写吗?不懂我教你哈,所谓的矜持呢……」

    文杰终於受不了说了一句:「够了,闭嘴!」胖子还有些嘟囔着:「你看,

    又打断别人说话,中国乃礼仪之邦,自古儒家……」胖子说到一半突然发现他的

    双脚有些离开地面,他的领口被文杰抓住提了起来。

    文杰深深呼吸了两口气後说:「你说完了吗?」胖子有些讪讪的说:「说完

    了,就说最後一句,如果你真的那麽想要的话,我那片子包够,看你喜欢欧美还

    是亚洲的,纯情还是骚的,成熟点还是幼齿的,就怕你想不到……好好好,我说

    完了,轻点。」说完了话,他一看苗头不对就溜走了。

    文杰静下心来,想着刚刚胖子透露的唯一一个有用的消息:小蓁翘课了。她

    会去哪?他拿起手机拨了小蓁的电话,一阵悦耳的音乐铃声传来,是一首粤语歌

    曲,男女合唱,文杰听不懂歌词,也认不出是哪首歌,只想小蓁快些接电话。

    小蓁在另一头看着电话响起,白皙细长的手指在萤幕上来回地滑动,似乎在

    犹豫到底要不要接听,在电话要进入语音信箱的前一刻她接了起来说:「喂?」

    文杰松了一口气道:「是我。」他听到轻脆好听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我当然

    知道是你,有显示来电呀阿呆,找我干嘛?」

    文杰在电话的这边皱了下眉毛,沉着声音说:「你人在哪里?」接着听到了

    回覆:「我在教室呀,」文杰愣了一下说:「我怎麽听说你没回教室,不知道去

    了哪,大夥都找不到。」他听到小蓁沉默了一下说:「你知道啦?」文杰眉头锁

    得更紧了。

    小蓁接着说:「别皱着眉头,会比较快老哦!我应该猜对了吧?呵呵。」文

    杰还是有些担心:「你在哪?我去找你。」此时上课钟响起,虽然没人看得见,

    但蓁还是摇了摇头,说:「不用了,等等还有课,你专心上课吧,我晚点就回去

    了。」挂了电话,文杰还想再问已经来不及。

    他开始推测小蓁会在哪里,门口有警卫,不能随便出入,除非像男生一样翻

    墙,但小蓁应该是不会这样做。然後想,她可以用正常声音说话,应该不是在学

    校的图书馆,刚刚下课时间周围没人声,不会是靠近教室的地方。他想了一会,

    突然福至心灵,冲出了教室,爬着楼梯上楼,等去到顶楼时已经气喘吁吁。他打

    开顶楼的门,小蓁正站在栏杆旁看着外面城市的街景,柔顺的发丝随着风微微飘

    动,间或露出白皙的颈部。

    她听到开门的声音转了过来,看到是有些喘息的文杰,虽然是晚秋的凉爽天

    气,但额头上还是开始有汗冒了出来。她又转了回去,看着远方淡淡的说:「从

    小的时候,大夥一起玩鬼抓人,不论我怎麽躲,就是会被你找到,你是怎麽知道

    的?我明明很少来这。」

    文杰仍是有些呼吸急促的说:「你还记得那次吵架吗?」小蓁有些疑惑说:

    「哪次?」文杰走了过来道:「那次大宝说要追你,我当时不知他在开玩笑,跟

    他说了你的喜好那次。」

    小蓁想了起来,那是在文杰第一次交女友的事,於是问道:「这跟我的问题

    有关系吗?」文杰跟她一样站在栏杆前看向整座城市说:「那次你突然生气,之

    後找不到人,我当时也很倔,不觉得我有错,後来我听小如说你那段时间会跑去

    屋顶,你记得吗?」

    小蓁恍然大悟说:「原来是这样。不过当时有个家伙不仅把我的事情乱说,

    还把我喜欢的东西记错,气死人了。」文杰有些尴尬的说:「那两样东西长得很

    像嘛……不对,你到底怎麽回事,还有你早上跟小如说了什麽?」小蓁把头转向

    一边说:「我为何要告诉你?」

    文杰迟疑了一下说:「如果你不肯说就算了。你手还会痛吗?我那时候有些

    着急,不小心太用力了。」小蓁看向自己的左手腕,仍旧是有些印子,她细长的

    手指轻轻的M着红肿的地方说:「其实我只是把妈昨天说的话告诉她而已。」

    文杰虽然比较老实一些,但人却绝对不傻,他思考着,隐隐约约猜到小蓁可

    能知道他跟妹妹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她是怎麽知道的。

    这时小蓁突然冷不防的说:「小如吻起来感觉怎麽样?」他一时不察竟下意

    识的回答:「很甜……不对,你……套我话!」蓁「喀喀」的娇笑着:「我没有

    套你话喔,你自己太呆哩~原来你们已经吻过啦?」

    文杰有些惊讶的说:「你到底怎麽知道的?明明才一天的事。」蓁指了指身

    後的门说:「你们挺大胆的,门都没锁,昨天早上我帮你锁上的。」文杰这才知

    道小蓁怎麽知道这件事,他接着问:「那你何必把阿姨的事情告诉她呢?你也知

    道小如的个X就是会有些小X子。」

    小蓁把头凑在文杰耳旁轻轻的说:「答案A:因为我那个来了心情不好;答

    案B:因为某人把我喜欢的东西记错了;答案C:我不小心忘了;答案D:我等

    这天很久了。你相信哪个呢?」

    文杰有些无奈,只好说:「我晚点再去跟她解释好了。」蓁突然有些好奇的

    说:「亲吻是什麽感觉?」她看到文杰的眼神突然有些迷离,似乎在回忆着。文

    杰摇了摇头不肯说,她双手抱在X前说:「那下次你们接吻我要在旁边看。」文

    杰愣了一下。

    蓁看到他这样子就说:「你要是不答应的话,我就把你做过的坏事都跟小如

    说。」文杰有些无言,有够冤枉,他明明就没做过什麽,但他知道同一件事从不

    同的说法听起来差别会很大,尤其是从当事人口中说出。

    他跟妹妹之间的关系还非常不稳定,实在是不想增加一些不稳定因素,就随

    便找了几个替代方案说:「那要是小如不愿意呢?而且你要看的话,路上也很

    多影片呀!或是你自己去交一位嘛,以你来说应该是很容易的事吧?」

    蓁轻笑着说:「别让小如发现就好啦,真人总是不一样嘛!而且我才不想让

    那些男生碰呢!」文杰有些惊讶的说:「为什麽?难道那些追你的男生你都看不

    上吗?有几位条件都很B不是吗?」蓁挥了一挥细致的小手,说:「不是那个问

    题,他们的眼神……算了,反正你这阿呆不会懂的。」

    文杰倒是翻了翻白眼,你这样子说谁能懂呀?他勉强的点了一下头答应了,

    然後看了一下时间说:「先回去吧,现在回去还能上最後两堂课。」蓁最後望了

    一眼外面,挽了挽被风吹乱的秀发,跟着文杰一起走了回去。

    文杰就像每一对正在热恋中的情侣一般动辄得就,他在课堂上偷偷传着讯息

    给妹妹跟她解释着,当看到宛如传来一个大大的笑脸时,他才重新把心思回到课

    堂上。

    今天的放课後宛如要社团活动,而三年级基本上是不会参加社团的,因为要

    准备考试,最多回去客串一下找学弟妹帮个忙聊聊天,所以今天回家的路上就只

    有蓁跟文杰两人。文杰在路上跟蓁提起在外流传的版本是他对她动手动脚,然後

    蓁不愿意,所以两人吵架。

    蓁淡淡的说:「他们也不想想,你有这个胆子吗?」文杰一听这话不对劲:

    「你这话怎麽听起来怪怪的,什麽叫我有这个胆子吗?这又不是有没有胆子的问

    题。」蓁回说:「是是是,我们文杰大人胆子最大了,是小女子质疑得不对。」

    文杰被堵得有些接不下话。

    他们又静静的走了一段,文杰像是突然想起什麽事情一般,突然从背包里拿

    出巧克力递给蓁,蓁接了过去疑惑的看着他说:「这是给我的吗?」文杰「嗯」

    了一声说:「听说那个来的时候吃巧克力可以舒服些,我早上从家里带来,一直

    忘记给你,你要不要试试看?」

    蓁静静的看了一下手上的巧克力,然後把它收进书包里,文杰看到之後说:

    「喂,你不想吃可以还我呀!」蓁把书包关了起来紧紧捂住说:「不还,你刚刚

    给了我,那就是我的东西了。」

    蓁突然岔开了话题:「对了,你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忘记吧?」文杰想起下午

    时答应她,要让她看他跟妹妹接吻,就觉得有些头疼,他实在搞不懂小蓁在想什

    麽,他到底为何要答应她呢,这不是在自找麻烦吗?他在心里後悔着。

    蓁太了解他了,一看他的脸色便说:「你是不是想反悔?不可以。」文杰话

    都还没出口就先被堵住,只好说:「那次数呢?应该是一次吧?」蓁偏着小脑袋

    说:「那就要看你让我满不满意了。」

    (8)

    蓁说完这句话後,轻轻的叫了一声:「文杰。」

    「嗯?」

    她一双漆黑如墨的瞳眸望着他说:「你真的决定了吗?确定不会後悔?」

    文杰挑了一下眉说:「你想阻止我?」

    蓁垂下眼帘,平静的说:「我没那麽大的本事,只是想提醒你这条路会很辛

    苦。」

    文杰看着小蓁道:「路是人走出来的,我也想过,如果我们不是兄妹该有多

    好。但世界上没有那麽多的如果,我只能把握住眼前。」蓁默然不语。

    经过便利商店时,蓁拉着文杰的手走了进去,跟他说:「来,逛一下。」文

    杰一头雾水,搞不清楚便利商店有什麽好逛的。蓁拉着他在几个柜子前停留了一

    会,看文杰没什麽反应,看着他说:「你有没有什麽东西要买的?」文杰摇了摇

    头说没有。

    蓁一双妙目盯着他说:「你确定吗?」文杰想了一下还是想不出来。蓁看他

    这样子,走到角落的柜子前拿了包东西塞到文杰手中,红霞浮现在双颊上,咬了

    一下银牙说:「你自己看。」

    文杰一看,上面写着「杜蕾斯」,原来是包保险套。他不知为何感到了阵心

    虚,又用手掌合了起来,蓁则是头望着脚尖不看他,他轻声的说:「谢谢,我差

    点忘记了。」

    蓁一听跺了一下脚说:「你们两个,大傻带小傻,实在让人有够不放心。」

    文杰看她这样,笑了一声道:「那你自己呢?」蓁听了後沉默了一下,转过身去

    走向柜台,用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说:「我是第三个。」

    就在快到家时,蓁转进了一个小巷,走了一小段路看到路旁有一排灌木,蓁

    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有些难过的说:「果然都被台风吹落了。」文杰跟了上去,

    一朵朵黄色的桂花落在土壤中,大多湿漉漉的不甚完整。

    蓁蹲了下来看着土中的花说:「前几天来看才开得正漂亮,本来还想叫你们

    一起来的……」文杰看她难过的样子,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想了一下後捡起了一

    枝树枝在地上的泥土写了句「年年岁岁花相似」。

    蓁静静的看了一会後说:「我也来写一句。」文杰把树枝递给她,她想了一

    下写了「花谢花飞飞满天」,写完後又快速的抹去,站起身来说:「走吧!」

    到了文杰家门口时,蓁突然问说:「今天阿姨是不是不在?」文杰边开着门

    边说:「对呀,你不是知道的吗?她每周这时间都要南下上补习班的课,隔天才

    会回来,所以今天轮到我煮饭。」蓁接着说:「那我等等过来吃饭。」文杰看了

    她一眼说:「那你要记得跟家里说一声。」

    蓁回到家例行的弹了下琴後,拎着换洗衣物走到文杰他们家,此时文洁打扫

    完家里,洗完菜准备要煮饭,蓁看到便说她想要切菜,文杰犹豫了一下说:「不

    好吧?」蓁柳眉微微竖起说:「哪里不好了,你说。」

    文杰很老实的说:「我每次看你切菜都心惊胆跳的,怕你切到自己的手。」

    蓁一听瞪了他一眼说:「哪有那麽糟,刀给我。」

    文杰把刀收到一旁不肯给她,蓁气鼓鼓的喊说:「你真的不给?」文杰摇了

    摇头跟蓁对视着,蓁看着他坚持的神色,无可奈何的说:「那我要做什麽?」文

    杰想了一下说:「那你去洗米跟打蛋好了,比较不容易出问题。」她用小拳头捶

    了文杰一下说:「什麽叫做不容易出问题,你这家伙。」

    到了准备得差不多後,文杰卸下围裙说:「你先吃吧,我去接小如回来。」

    蓁坐在沙发上闭着美眸问说:「要陪你去吗?」文杰摇头说:「你又不会骑脚踏

    车,我载你去要怎麽接两个人回来?」

    蓁白了他一眼说:「我就是意思问个一下,你不用这麽认真回答。」文杰笑

    了一下说:「我很快回来。」

    到了学校後,文杰熟门熟路的到了社办,有些感慨缅怀了一下过去在这里的

    日子,踏步走了进去,马上有人叫了他的名字,他打了声招呼。随即宛如也跑了

    过来,看似就要扑进他的怀中,还好最後想起这里是哪,止住了脚步。

    宛如眼睛弯成美丽的月牙状说着:「哥,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了。」这时

    一个老头走了过来,在文杰身上东M西M了两下说:「一阵子不见,你小伙子又

    长高了些。」文杰毕恭毕敬的说:「王老师,这两年多谢您的照顾了。」

    那老头哼了一声後说:「你走了後,这些人没几个有长进的,一个个都无法

    专心致志,何以追求棋道。」

    这时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脸上有着几分惨澹的白,一双眼却如鹰隼一般盯

    着宛如直瞧,开口道:「好久不见,社长。」文杰摇了摇头说:「我已经不是社

    长了,你们要好好努力,别让王老失望了。」

    这时王老拉着文杰说:「来来,让我看看你小子棋艺有没有退步。」文杰有

    心想拒绝却不知如何开口,还好宛如跳了出来说:「老师,今天太晚了,改天好

    不好?」

    老头吹胡子瞪眼说:「这才几点,哪里晚了?」宛如翘着小嘴说着:「如果

    你不答应,我就要揪你的胡子哦!」文杰一听皱了眉头,老头显然是想起了一些

    不好的回忆,手一松对着文杰说:「这ㄚ头真是无法无天了,也罢,改天记得多

    回来看看老头子。」

    文杰苦笑着说:「我也管不太动她,有时间就会回来看老师的。」之後又待

    了一会,等宛如准备好了便启程回家。

    回去的路上,天色已经灰暗下来,宛如侧坐在後座,手环着文杰的腰,阵阵

    的体温透过衣服传到文杰的身体上,文杰发现宛如环着他的腰的小手慢慢地往下

    移,快要碰到他的双腿间的雄X象徵。

    他有些紧张的说:「你不要闹,这样我没办法专心骑车。」宛如却彷佛充耳

    不闻,细嫩的小手在其上轻轻的拂动。文杰极力避免分心,但下身的阳G却是不

    受控制的立了起来,文杰的呼吸逐渐的急促了起来,感觉理智正在离他远去。

    就在他快要忍受不住的时候,宛如才将手拿开,而他却是一股子邪火憋在体

    内发不出来。这时宛如靠在他的背上轻轻磨蹭着说:「哥哥不喜欢吗?还是哥哥

    比较喜欢阿姨昨天的提议,要跟蓁姊姊在一起?」他这时才知道妹妹为何这样,

    敢情是早上的事情还未消停。

    文杰感受到背後两团少女椒R隔着衣服轻轻的磨蹭着他的背部,顿时倒抽了

    一口气,只好咬着牙一阵的连哄带骗让宛如停下动作。

    等到骑到家门口时,文杰已经是被逗弄到满头大汗,他一进到家门,才刚到

    玄关就把宛如的小手拉开,直接的吻了上去,把刚刚累积下来的慾望发泄出来,

    舌头叩开妹妹洁白的贝齿,那甘甜的津露像是怎麽喝也喝不够。

    他们就有如天雷勾动地火一般吻到几乎停不下来,双方紧紧地搂住对方的身

    子,像是要把对方揉进体内一样。在迷迷糊糊中,文杰似乎觉得有一件很重要的

    事情忘记了,但他此时也无力去思考究竟是什麽事情了。

    他们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从旁边传来了一个东西坠地的声音才让他清醒过

    来,他转头一看,蓁正站在一旁看着,他这时才想起原来刚刚忘记的重要事情是

    这个。

    而宛如看到小蓁在一旁,整个人羞到钻进文杰的怀里不肯出来。小蓁牵动了

    一下嘴角说:「真没想到你们一回到家就这样子呢,过来吃饭吧!」

    一顿饭吃得是让文杰有些汗流浃背,他不知为何有些不敢面对蓁的眼神。饭

    後蓁拉着宛如的小手到房里,过了一会出来跟文杰说她先回去了,文杰送她到家

    门口,蓁走了一小段後突然想起自己拎过去的换洗衣物还在屋内,轻轻的摇了摇

    头又继续往前走着。

    回到屋内後,文杰问妹妹说刚刚小蓁跟她说些什麽,宛如有些害羞的用小手

    招了招,文杰把耳朵贴近她的嘴唇,感受到如兰般的吐气。宛如轻轻的在哥哥耳

    边说:「蓁姊姊说一定要记得用套套,还有如果你欺负我的话可以去找她,还有

    一句她叫我跟你说,她很满意,只是我不知道是什麽意思。」

    文杰抬起头来望了望蓁离开的方向,那淡淡的幽香似乎还残留在屋内。

    宛如突然跑去开了电脑,然後说:「哥,你过来一下。」文杰过来看着妹妹

    打开了一个放着影片的资料夹,宛如红着脸说:「上次会失败一定是经验不够,

    这次我们先看影片研究一下。」文杰先是惊讶了一下後笑出声来说:「你这麽想

    要呀?」

    宛如哼了一声说:「我才不想让哥哥被外面的坏女人拐跑呢!哥哥那些前女

    友之前还有回来找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文杰想了一下说:「喔,你说那个,

    她只是忘了带课本跟我借一下而已,不是你想的那样。」

    宛如一脸不信的说:「她借个课本干嘛身体贴那麽近?讲话还嗲声嗲气的,

    真讨厌。」文杰揉了揉她的发丝说:「别胡思乱想了,她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妹妹咬了一下樱唇说:「不说她了。」移动滑鼠点开了影片,窝进文杰怀中找了

    个舒服的姿势看着。

    她羞红着脸边看边小小惊呼,然後说:「哥哥,我们也来试试看好不好?」

    文杰也是看到有些心猿意马,刚刚一股子没发泄出来的慾火又重新升腾了起来,

    一双大手逐个把妹妹白色的水手服扣子解开,探了进去握着那两团丰盈。

    宛如嘤咛了一声,身子瘫软在文杰怀中,细致的小手也胡乱地M着文杰身上

    的肌R。文杰把妹妹抱了起来走到床边放下去,宛如身上的衣裳散乱的摊开着,

    洁白的美R被内衣衬托得愈发挺立,她星眸半张半闭,全身发烫。

    文杰把手伸到妹妹的玉背试图解开内衣的扣子,但却失败了好几次,宛如此

    时也是有些回过神来,鼓着脸颊说:「哥哥是笨蛋。」拉着文杰的手到背後带着

    他解开扣子,随着扣子解开「啪」的一声,X罩也随着慢慢地滑落下来,露出少

    女炫目的洁白双R,最上方的两点粉红可口的蓓蕾可爱的站立着。

    文杰下意识的就张开口将诱人的蓓蕾含入嘴中,大手也不断搓揉着妹妹柔软

    滑嫩的R房,宛如惊呼了一声说:「噢……哥哥……嗯……嗯……不可以用舌头

    啦……犯规……嗯……哼……那这样我也要……」她把娇嫩的手直接伸入哥哥的

    裤子里头,握住里面的东西揉动着。

    过了一会文杰忍受不了,舒服的喘着气,他此时轻轻解下妹妹的百褶裙,露

    出两条如玉般的美腿,而少女的耻丘形状隔着一条小内裤显露了出来。宛如把手

    伸了回来摀住小脸,身体微微的颤抖着说:「哥哥要温柔一点,我怕痛……」

    文杰口中答应着,而妹妹如白玉一般的赤裸娇躯给了他极大的刺激,他只感

    觉到无一寸不美,就算是无心的举动都能撩拨起他的慾望。他慢慢地把将内裤拉

    了下来,少女耻丘上稀疏Y毛微微摇动着,似乎在向他招手一般。

    他细细的看着妹妹纯洁的身子,宛如害羞到声音也有些颤抖:「不……不要

    看了,拜托……哥哥……真……的好羞。」宛如把双腿夹紧,但却因为强烈的羞

    耻感,下身慢慢地湿润了起来。

    文杰用手指伸进去大腿G部轻轻的碰了一下,宛如紧张的将身子弓了起来,

    闭上眼睛等着哥哥接下来的动作。过了一会却发现没有动静,她透过指缝看了一

    下,发现哥哥从钱包里面拿出套套使用。

    她知道自己即将要从女孩变成女人了,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帮自己打气说:

    「我……我准备好了。」接下来文杰因为有些找不到入口而耽误了一些时间,这

    次宛如又气又羞的指引着他到正确的位置。

    宛如用小手握住哥哥正在勃动的阳G,慢慢地对准,光是要做出这个动作,

    就好像要抽掉她全身的力气,心中的羞耻感已经快要将她淹没,白玉般的滑腻双

    腿间也愈发的泥泞。

    而此时文杰终於慢慢地挺入,才进去一小部份,那里面的热度就让文杰感觉

    快要融化了一般,而且还因为太过狭窄,以至於有股阻力将一直他向外推。他缓

    缓的使力前进,直至碰到了一层膜才停下来,有些担心的问说:「会痛吗?」

    宛如左右摇动了一下小脑袋表示不会,文杰深吸了一口气憋住,向前又前进

    了一些距离,这时宛如用小手抵着哥哥的腹部,略带哭音的说:「痛……呜……

    哥哥……先停……我的身体快要裂开了……好痛……」

    文杰把动作停了下来,靠在妹妹的耳旁轻声的说些话去安慰她:「如果你不

    想要了,那就下次再继续吧,不要勉强。」

    宛如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云雾缭绕,像是快要滴出水来,她用力到把下

    唇都咬出血,开口说:「不要,我可以的,只是有一点点痛而已,我可以忍得住

    的。」

    文杰看着妹妹这个样子,怜惜的贴在她的耳旁说:「我爱你,我不敢想像,

    没有你的生活会是怎麽样。」宛如一听,眼泪瞬间泛满了明亮的双眼。他吻着妹

    妹洁白的额头说:「不要哭,我不喜欢看到你哭,每次你一哭我心就开始痛。」

    他温柔的吻着妹妹,安抚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宛如轻声说可以了,

    他才继续进入。宛如也逐渐习惯了文杰在她的体内,她看着心爱的哥哥的东西与

    她的身体相连着,那种水R交融的感觉不知该如何形容。手机用户访问:m.hebao.net

    她努力地扭动细腰,让自己狭窄的花径能够包容住哥哥的东西,只想让文杰

    也能舒服。结束之後她满足的说:「就算我现在死去也没有遗憾了。」

    文杰皱了一下眉头说:「不准再说死了,早上才跟你说过。」宛如俏脸上挂

    着幸福的笑容说:「哥哥是舍不得吧?真可爱。我不会再说了,我不愿意见到没

    有你的世界。」两人凝视着对方,嘴唇又轻轻的吻上。

    【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