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章杀人之馀捞外快

    金胜使出这记压箱绝活,立即提醒金高,只见他的左袖一挥,一股黑烟立即卷

    向疾追而来的吕茵茵。

    吕茵茵挥掌挫腰向後暴退。

    金胜及金高立即扑向那些大汉,一蓬蓬黑烟卷扫之下,那些大汉不停的惨叫倒

    地了。

    魔G四煞立即拦住吕茵茵及娄道威,以二比一之人数优势,J招尽出的展开猛

    攻。

    娄道威被逼得将「天雷」、「飞电」及「寒霜」剑法先後施展出来,厉煞在一

    个失闪之下,右臂立即「跷家」了。

    温旭瞧得J神大振,「万流八招」纷纷浮现脑海不停的和那三套剑法对拆,他

    立即不停的轻挥双掌了!

    他又思忖一阵子,突听金高惨叫一声,温旭偏头一瞧,立即看见金高的左掌抓

    住一名大汉的颈项。

    另外一名大汉和剑弹身扑去,剑锋自後背刺入贯X而出,难怪他会惊疼交加的

    鬼叫出声。

    金胜怒吼一声,双掌疾劈之下,那两名大汉立即脑袋开花「嗝屁」,不过,金

    高亦已全身摇晃了。

    金胜上前抱住他道∶「大哥,你振作些!旦」「弟┅报┅报仇!」

    「我会的!你振作些!」

    「我┅不┅不行了┅呃!」

    鲜血一喷,头一偏,立即气绝。

    金胜厉叫一声∶「大哥!」倏然将金高的尸体抛向娄道威,双掌迅速的朝袋中

    一抓,十馀粒黑、灰、白、红色药丸紧跟而去。

    厉煞及恶煞神色大变的慌忙向外掠去。

    娄道威将左掌一挥,击出一支「安打」将金高的尸体劈飞向金胜,右手钢剑一

    旋,立即将那些药丸绞碎。

    「波┅」声中,五颜六色气体疾爆而出,他神色大变之下,立即屏息静气抽身

    暴退。

    恶煞将右袖一卷一扫,那些气团继续卷向娄道威。

    娄道威正欲再退,正与狂煞联手对付吕茵茵的凶煞原本站在他的右後方,立即

    悄悄的弹出一记指力。

    立听吕茵茵叫道∶「娄公子,小心暗算!」

    娄道威早已听见指力破风声音,立即刹身左闪,这一闪立即闪过那道指力,不

    过,鼻中亦已吸入一丝药味。

    他只觉头儿一沉,暗叫一声∶「不好!」正欲运功逼毒,金胜及恶煞、厉煞三

    人已经疾扑而至。

    他被逼得连演三记绝招「雷火燎原」「雷电交加」及「狂风暴雨」分朝厉煞三

    人疾攻而去。

    他在情急之下,顾不得耗损功力,全力扑击之下,失去右臂的厉煞惨叫一声,

    X口立即变成喷泉了!

    「砰!」一声,他倒地连挣三下,立即气绝。

    恶煞及金高见状,凶X大发,疯狂的扑击着。

    温旭这下子可以大饱眼福了,因为,娄道威在情急之下,已经将所有的压箱功

    夫全部施展出来了。

    由於百馀名大汉及那四名侍婢已经全部「嗝屁」,使温旭得以全神贯注的观摩

    娄道威的武功招式了。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经记下了娄道威的重要绝招。

    娄道威激斗半个时辰,只觉头儿越来越昏沉,全身越来越燥热,身手越来越迟

    滞,他不由暗暗的发急。

    金胜及恶煞虽然已经身中数剑,鲜血淋漓,不过,他们一见娄道威的身手越来

    越迟滞,立即疯狂的扑击。

    吕茵茵面对凶煞及狂煞的夹攻,虽然占了上风,可是,欲想杀死他们两人,并

    不是短期间可以完成。

    何况,她一见娄道威越来越不支,担心之下,没隔多久,辛苦得来的优势便被

    凶煞二人逐渐的扳回。

    她的心中一凛,立即全神拆招。

    又过了半个时辰,突听恶煞惨叫半声,那颗首级已经「分家」,不过,娄道威

    亦被金胜劈中了小腹。

    他刚闷哼後退,金胜已经疾攻而至,同时狞声道∶「小子,你的内毒已经发作

    ,方才又中老夫这记毒掌,你死定了!」

    说着,得意的扬起乌黑似墨的右掌疾劈而去。

    娄道威只觉全身一阵晕眩及冰寒,心知金胜之言不假,立即双掌握剑,连人带

    剑疾S而去。

    「噗!」一声,钢剑已经贯穿金胜的X膛,不过金胜的右掌已经扣住娄道威的

    左肩。

    「咳┅咳┅小子┅咱们┅一起去┅去报到吧!」

    娄道威只觉全身无力,立即与恶煞对立着。

    好半晌之後,恶煞的头一偏,气绝「嗝屁」了,娄道威推开尸体,身子一个不

    稳,立即後仰倒去。

    「砰!」一声,他倒地之後,一连挣扎好一阵子,方始拄剑起身,不过,那摇

    摇晃晃的身子随时会再摔倒。

    吕茵茵一个分心,并被凶煞劈中右X,只听她闷哼一声,立即踉跄而退,二凶

    狞笑一声,旋又扑来。

    娄道威喝声∶「快走!」剑尖倏然幻出四朵剑花疾刺向二煞,逼得他们二人立

    即刹身闪避。

    「砰!」一声,娄道威力乏倒地。

    二煞狞笑一声,疾扑向掠入桃林的吕茵茵。

    温旭见状,功力暗聚,俟二煞扑至丈馀外,倏然振嗓大吼一声∶「滚!」双掌

    一口气劈出了八道如山的掌力。

    二煞陡听吼声,只觉双耳嗡嗡作响,正在暗骇之际,突见如山掌力疾涌而来,

    立即刹身连连闪躲。

    他们以久战力乏之身,岂能挡住温旭这种超级高手呢?只听他们各惨叫一声,

    立即被振飞出去。

    吕茵茵乍见这名神秘书生居然能够隐在此地如此久,而且又有如此骇人的功力

    ,当场整个的怔住了。

    及至一见他飘到桃树下拿起包袱欲离去,立即脆声道∶「请留步!」温旭却不

    理不睬的疾驰而去。

    她立即喝道∶「请问恩人尊姓大名?」

    温旭却不吭半声的扬长而去。

    吕茵茵望着他消失於远处,思忖半刻之後,突然脱口道∶「啊!会是他吗?我

    ┅」她立即低头瞧着自己的身子。

    ***

    「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此诗是指每年八月十八日,钱塘江江潮之壮观

    乃是天下独一无二之奇景。

    温旭在六月二十日抵达杭州,特别到江边一家酒楼上边用膳边遥观那些激荡汹

    涌不已的江潮。

    他欣赏一阵子,正在赞叹大自然之伟大神奇,人力之渺小时,突听一阵急促的

    蹄声及鸾铃声自远处传来。

    街上人群立即传出一阵惊呼声音。

    温旭不由随同酒客们起身朝楼下街道瞧去。

    那匹健骑就在此时抵达酒楼前面,只见马上之人猛地一勒 绳,健骑一阵「希

    聿聿」长嘶,立即人立而起。

    马背上之人便向後一仰,不由有人惊呼出声,那知,健骑的前蹄落下之後,马

    背上之人依然端坐着。

    当场有人叫道∶「好骑术!」

    端坐在马背上之少女启齿一笑,飞掠下马道句∶「好生侍候它!」一锭银子已

    经飞入一名小二的手中。

    小二呵腰应是,立即上前牵马。

    少女带起一阵香风,朝楼内行来。

    她身穿一套翠绿色紧身衣裤,外罩翠绿缎面的狐皮披风,脚登小蛮靴,头上云

    发蓬松,用一块青绸绢包着。

    瞧她年约十七八岁,长得天真娇俏,明艳动人,那张鹅蛋形的粉脸白里透红,

    嫩得好似风都可以吹弹得破。

    小巧笔直的鼻梁儿,樱桃般的小口,一双秋水为神的大眼睛黑白分明,窄窄的

    柳腰儿一扭似乎就会折断。

    哇C!正点!

    不过,瞧他肩挂宝剑,手持四尺长的皮马鞭儿,分明是朵带刺的玫瑰,尽管如

    此,酒楼中之人全瞧痴了!

    三名小二更是直了眼,失了魂!

    唯一例外的是温旭,因为,他瞧过太多的美女了,只见他重回原座,端起酒杯

    望着江潮继续的欣赏起来。

    少女好似在阅兵般上楼之後,一见居然有一位青衫少年不给面子,心中暗暗一

    怔,立即走到温旭座头对面的空位。

    温旭回头望了她一眼,斟了一杯酒,仍望向江面。

    少女大刺刺的坐下之後,取出一锭金元宝重重的朝桌上一拍,道∶「小二,把

    招牌菜送上来,要快!」

    一名小二上前哈腰应是,捧着金元宝快步离去。

    温旭仰首乾杯,取出一块银子朝桌上一放,就欲起身。

    立听少女脆声道∶「别急!你是谁?」

    「你又是谁?」

    「咦?你竟敢顶撞姑NN,快说!你是谁?」

    温旭淡淡一笑,立即起身。

    少女按住他的包袱,瞪着他道∶「你是谁?」

    温旭淡然道∶「素未谋面,何必通名道姓?」

    「不行!你今天若不说出来历,休想离去!」

    温旭淡然一笑,左掌搭上包袱,真力暗运,立见少女的右掌一颤,神色大变的

    倏然收掌,温旭立即提着包袱离去。

    少女冷哼一声,抓起皮鞭,振腕之下,一记鞭花疾抽向温旭的後背。

    温旭倏地向前一滑,「叭!」一声,皮鞭立即抽在地板上,碎木纷飞之下,少

    女身子一弹,疾S而上,准备拦住温旭。

    那知,温旭向前一滑,沿着楼梯飘了下去。

    少女喝声∶「别走!」倏地掠窗而出,她一见温旭已经步向大门,倏地一个「

    鹞子翻身」轻飘飘的落在那匹红马上面。

    只见她以鞭梢挑开绑在柱上的 绳,喝声∶「站住!」立即策骑追去。

    温旭暗一皱眉,立即疾掠而去。

    沿途之行人一见红马疾追一人,纷纷闪躲在路侧。

    温旭足下行若流云的朝前驰去,尤其在出城之後,身子突然驰行更疾,乍瞧之

    下,G本以为他的双脚未着地哩!

    少女扬鞭催骑疾追,一见始终保持着五丈之遥,立即瞪着那对大眼睛,紧咬樱

    唇,催骑猛追!

    她不相信这个怪人不会停下来歇息。

    那知,她疾追一个多时辰之後,不但仍然落後五丈,而且对方毫无歇息或不支

    之意,她立即喝道∶「你是谁?」

    「衰尾郎!」

    「随伟郎!这┅」

    温旭一听她不了解自己之话意,淡淡的一笑,继续驰去。

    「令师是谁?」

    「无可奉告!」

    「你非说不可!」

    「无可奉告!」

    「你┅王八蛋!」

    「你┅莫名其妙!」

    「你┅有若有种,就停下来与姑NN┅」

    「羞羞脸,你想看我有没有种呀?」

    「你┅气死我也!看镖!」

    说着,果真自靴中取出一支亮晶晶的柳叶刀掷向温旭。

    温旭反手一接,接住那支柳叶刀,五指一合又一张,立见刀身已经化为碎粉,

    她「啊!」了一声,险些坠马。

    温旭哈哈一笑,身子已经S出三十馀丈了!

    少女一咬贝齿,再度策骑疾追。

    那知,在经过一个弯道之後,已经不见对方的人影,她立即恨恨的尖叫道∶「

    臭小子,你是王八蛋!」

    远处林中立即传来温旭的清晰声音道∶「三八查某,你是**蛋炒鸭蛋、鹅蛋、

    皮蛋、十足的混蛋!」

    少女气得全身发抖,尖叫道∶「臭小子,我司徒诗诗与你誓不两立!」

    「哈哈!好一个『书读死死』,你既然与本公子誓不两立,那就誓要两倒,而

    且是搂在一起!」

    「无耻!」

    「你才是无耻!死皮赖脸的追男人!」

    「你┅你会死得很惨!」

    「你行吗?哈哈┅」

    司徒诗诗尖叫一声∶「站住!」居然跃离马背疾扑入林。

    片刻之後,温旭悄然自远处掠出,只见他翻身上马之後,哈哈一笑道∶「喂!

    书读死死,谢谢你的马啦!」

    林中远处立即传出司徒诗诗的尖叫声音道∶「站住!」

    温旭哈哈一笑,振 喝叱一声,那知,那匹红马长嘶一声,居然扬蹄顿腿,扭

    头连嘶,欲将温旭抛下来。

    温旭喝声∶「畜牲!」双腿朝马腹一挟,左掌朝马耳後一按,红马悲嘶一声,

    立即拔足扬尘而去。

    温旭哈哈连笑,迅却消失在暮色中。

    ***

    无锡位於江Y之南,原本有一座山专门产锡,由於人们滥垦胡挖,掏空之後,

    便被别处之人取名为无锡。

    无锡城东三十里外有一片占地百馀亩左右的竹林,林中屋宇纵横交错!楼台亭

    阁均建筑得十分宏伟壮观。

    由这种气派看来,显然决非一般普通百姓人家,纵不是王侯公卿的府第,亦必

    是江湖豪雄,一方霸主的庄院。

    不错,此地正是天风派的大本营。

    温旭夺马疾驰之後,只觉它奔行虽疾,马身却甚为平稳,通体更是红汗汨汨,

    分明是外蒙名驹汗血马。

    他在黎明时分驰到距离竹林里馀远处,遥望见竹林,立即勒 一下马,立见那

    匹红马掉头疾奔而去。

    他暗暗一赞,暗暗嘘口气,立即朝竹林驰去。

    片刻之後,他立即发现一位劲装大汉蹲坐在竹丛旁,拄刀歪头而睡,他微微一

    笑,悄然飘入林中。

    沿途之中,每隔二十馀丈便有一名劲装大汉站岗,瞧他们不是在打瞌睡,就是

    眼睛浮肿,神情痴怔,分明已经熬夜多时。

    他便轻松愉快的来到庄院附近了。

    只见两名大汉在大门前来回走动,瞧他们弯腰驼背,懒洋洋的神情,温旭微微

    一笑,身子一弹,悄然掠墙而入。

    院中有两名大汉在J舍两侧走动,他略一思忖,已经记起天风派门主胡青川住

    在第六栋J舍,他立即借助花木飘去。

    每座院中皆有两名劲装大汉在走动,不过,一来疲累,二来他们认为天已快亮

    ,不会有外敌,因此,甚为松懈。

    温旭飘到第六栋J舍,立即发现已有一名侍婢提壶自厅中行出,他俟其离去之

    後,立即闪至墙角。

    他凝神默听片刻,立即发现厅中右侧的房中尚传来匀称之鼾声,他微微一笑,

    立即飘到大厅之後面。

    右手朝後门一推,立觉它并未上锁,他轻轻一推,悄然掩入。

    倏听一阵步声自右侧通道传来,他朝屏风後面一闪,立见一名侍婢提着一桶水

    走入厅中。

    只见她将木桶轻放在地下,立即撑巾开始擦拭桌椅。

    温旭俟她擦拭对面茶之际,悄然走向她。

    倏见她转身张口欲叫,他朝她一眨眼,右手一拂,立即制住她的「麻X」及「

    哑X」,然後,悄然步向右侧房外。

    房门虽锁,温旭将左掌朝门上一贴,真气暗注,门後之门栓好似被白虫蛀光般

    化成木屑纷纷下坠。

    温旭刚轻轻推开房门,榻上的鼾声倏然停止,代之而起的是一声∶「谁?」

    温旭身子一滑疾S向榻前。

    布幔倏扬,一个硕大的右掌带着雄浑掌劲倏然出现。

    温旭不躲不闪的硬挨一掌,右掌迅速的一扣!

    「砰!」一声,他的小腹衣衫立被震破,不过,他已经扣住那只大掌,用力一

    扯,一位五旨老者已被拉下榻。

    立听一阵妇人惊叫道∶「有刺客!快┅」

    温旭将左掌五指一弹,榻上那名妇人惨叫一声,立即毙命。

    不过,院中立即响起一阵刺耳的竹哨声及人员奔驰声音。

    温旭却含笑道∶「胡门主,你好!」

    那人长得一张国字脸,长髯飘X,原本应该器宇不凡,此时却满脸骇色的颤声

    问道∶「你┅你是谁?」

    「温旭,听过吗?」

    「啊?是你!」

    「不错!时辰已至,上路吧!」

    说着,左掌立即朝他的心口按去。

    一声惨叫之後,胡青川立即「毕业」。

    「砰!」一声,门窗立被震毁,两名中年人疾掠而来。

    温旭喝声∶「要命的人快滚!」双掌一振,那两名中年人立即带着惨叫声音及

    血箭飞落出去。

    温旭自壁上抽出宝剑切下胡青川的首级之後,一见另有两人扑入,立即将宝剑

    疾S而去。

    「啊!」一声,一名中年人下腹中剑惨叫摔去。

    另外一人挟起那人立即退去。

    温旭自柜中取出一件黑袍包住首级朝自己的包袱一塞,边行向房外边喝道∶「

    我只要对付你们门主,你们别来送死!」

    尽管如此,他刚出房门,并被二人振剑攻来,他将右臂连挥,好似在推皮球般

    ,立即将那二人推出丈馀外。

    他拾起一把钢剑,一见另有三人扑来,他喝声∶「瞧仔细啦!」「万流八招」

    之第三招「天理昭昭」疾挥而出。

    三声惨叫之後,那三人已各被劈成八块了!

    惊呼声中,其馀之人纷纷闪躲着。

    温旭哈哈一笑,道∶「要命的人快滚!否则,就是这付模样!」说着,身子一

    滑疾掠到一名大汉面前。

    那名大汉刚出剑,倏觉全身一阵清凉,身子却没来由的倒向一旁,他立即发现

    双臂及双膝以下已经「乔迁」了!

    他立即大声惨叫不已!

    其馀之人吓得纷作鸟兽散!

    温旭哈哈一笑,自马廊中挑出一匹黑马,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

    洛阳,久违了!

    七月初一日,鬼门关一开,众鬼魂各放一个月的「荣誉假」,温旭却在黎明时

    分,自动提早销假赶返到「出气G」。

    他刚在大门口下马,立见一位神色Y 的黑衣青年沉声道∶「少年仔,戏刚散

    场不久,你来得太晚了吧?」

    温旭一见那人甚为陌生,心知一定是黑虎门增派之援手,立即淡然道∶「我是

    温旭,是本G的总管!」

    那人神色大变,边打量边问道∶「你┅真的是温总管吗?」

    温旭将左掌一扬,暗运真气向内一吸!

    那人刹不住身,立即踉跄而来。

    温旭将 绳放入那人的手中,拿着包袱大步朝内行去。

    那人惊魂未定,乖乖的将马牵向後院了。

    温旭步入院中,只见有两名陌生大汉负剑在院中遥望自己,他淡淡的一笑,立

    即步向坤大楼。

    他尚未走入大厅,小碧已经含笑站在厅前行礼道∶「参见总管!」

    温旭含笑道∶「小碧,你早!待会将这包袱交给G主吧!」

    「是!」

    温旭打开包袱将盛放两颗首级之红绸包袱交给小碧,挟着自己的衣衫登楼回房

    之後,立即脱衣沐浴。

    他从头到脚洗个乾净之後,打开衣柜,一见居然挂着三套绸质蓝色儒衫,他深

    感意外的取出一套试穿!

    哇C!挺合身的哩!

    他立即换上睡袍,上榻倒头就睡。

    他由於担心胡青川的首级会在这种炎热天气变坏或变臭,因此,沿途马不停蹄

    的换马疾驰。

    此时,心情一松,立即呼呼大睡!

    他一直睡到黄昏时分,突被一声「轧」响惊醒,他一坐起身子,立即发现那位

    「恰G主」正自右侧墙角S上来。

    他略整睡袍,迳自入内漱洗。

    当他再度出来之际,「恰G主」已经坐在桌旁,桌上摆着一张银票,一粒花生

    大小,隐泛药香的药丸。

    他立即默默的坐在她的对面。

    她瞧着他,淡然道∶「辛苦了!这张银票及这粒解药,你任选一样吧!」

    温旭一见那张银票的面额为一万两银子,立即摇头道∶「你如果坚持要搞赏,

    我另有一个要求!」

    「说!」

    「我要一个女人和我相互厮守至老至死!」

    「恰G主」的双眼没来由的一亮,轻咳一声道∶「谁?」

    敢情她会错意了!

    温旭淡然道∶「瑶玑!」

    「啊!是她!这┅」

    温旭心想她无法决定此事,因为娄耀南既然已经决定要逼瑶玑卖Y,她岂会让

    瑶玑嫁给他呢?

    他立即默默的瞧着她。

    好半晌之後,「恰G主」问道∶「你为何喜欢她?」

    「她的那对眼睛使我着迷!」

    「你有眼光,给我三日的考虑时间,如何?」

    「行!」

    「恰G主」嘘了一口气道∶「我可否请教你一件事?」

    「行!」

    「你是否曾惹过司徒诗诗?」

    「司徒诗诗?」

    「司徒世家主人之女,外号『火辣椒』,平日好打抱不平,个X稍显蛮横,一

    向以一匹汗血马代步!」

    「原来是她!」

    「你真的戏弄过她了?」

    「不错!我是和她开了一个小玩笑,不过,那是她自惹麻烦的!」

    「听说她策骑疾追两三个时辰,仍然追不上你?」

    「不错!她要来兴师问罪吗?」

    「不是!她目前并不知道你在此地,不过,以司徒世家的势力,应该会在短期

    间中来此找你。」

    「你为何提及此事?是不是担心我会替本G惹来麻烦?」

    她淡然一笑,摇头道∶「我是听见客人们提及此事,猜忖可能是你的杰作,所

    以,才提醒你注意一下!」

    「谢啦!你笑得真美!」

    她倏地身子一颤,立即低下头。

    温旭自从练成这身武功之後,便决心争取娄耀南之信任,因此,他决心不择手

    段的达到这个目的。

    这个「恰G主」正是他的目标,他此时一见她的反应比预期的效果更赞,心中

    一喜,立即缓缓的起身。

    「恰G主」瞥了他一眼,问道∶「是不是你杀死双煞,救了吕茵茵?」

    「咦?你怎麽知道此事呢?」

    「丐帮吕帮主已经檄告各大门派协助寻找你这位恩人,飘香门虽是小帮派,亦

    已接获通知。」

    「不错!我是听见打斗声音,才赶去出手的!」

    「你喜欢吕茵茵那种类型的女人吗?」

    「不敢领教『火爆武后』之火爆脾气!」

    她不由「噗嗤」一笑,不过,旋又警觉失态,立即敛去笑容道∶「你是不是打

    算要暂避风头?」

    「没这必要!我又没做错什麽事呀!」

    「我可要申明在前,无论是司徒世家或丐帮找来此地,必须由你自己去了结恩

    怨,可别影向本G的生意!」

    「哇C!安啦!越闹越旺啦!我会自己摆平啦!如果摆不平,我会拍拍屁股,

    自行滚蛋,不会连累你们啦!」

    「那就好!把这粒解药服下吧!」

    「谢啦!我与艳红有一年之约,在约期未满之前,我不便服下解药,不过,我

    会领下你的这番好意!」

    「你真怪,别人是求之不得,你却自愿放弃!」

    「原则!做人不能没有原则!信用!做人不能不守信用!」

    她若有所思的起身道∶「我走了!我会认真考虑你和瑶玑之事,我会吩咐她今

    晚来陪你!」

    说着,拿起银票及药丸启门而去。

    温旭一见天色已暮,立即步入餐听。

    只见「恰G主」、艳红、瑶玑六人和一位体态魁梧,相貌威武的五句老者坐在

    一桌,下方另留一张空椅。

    温旭刚走到椅旁,「恰G主」立即起身道∶「温总管只身涉险,提前除去天风

    派及旋风派门主,咱们恭贺他!」

    说着,纤掌立即鼓出清脆的掌声。

    三百馀名红衣少女立即起身热烈的鼓掌。

    那名老者立即与艳红诸女起身鼓掌。

    温旭朗声道句∶「谢啦!托各位的福!」立即做个环揖。

    「恰G主」道句∶「开动!」立即先行坐下。

    温旭入座之後,立听「恰G主」道∶「他是『黑虎门』蔡门主,目前担任本G

    总护法之职,负责G中一切安全事宜!」

    温旭立即起身拱手道∶「幸会!」

    魁梧老者起身宏声道∶「蔡某叱吒江湖近三十年,头次遇上总管这种奇才,实

    乃本G之幸!」

    「不敢当!侥幸而已!」

    「哈哈!总管太客气啦!敝门数位不肖弟子先前得罪你,蒙你略施薄惩,老夫

    实在感激不尽!」

    「总护法真的没有责怪我之意思吗?」

    「千真万确!」

    「有前途!众人同心协力,本G必然大有前途!」

    「哈哈!总管真是有见地,可惜,今晚尚需干活,否则,老夫真想和你痛饮几

    坛,来个不醉不休哩!」

    「谢啦!在下不胜酒力矣!」

    说着,迳自拿起碗筷用膳。

    蔡霸似乎已经与艳红打得火热,只见二人眉来眼去,嘴角含春,温旭立即暗暗

    的冷笑不已!

    他仍是不疾不徐的用膳,当他膳毕之後,已经有二十个少女开始在远处收拾餐

    具及擦拭桌面了。

    他走到那名领班面前,含笑道∶「我回来了!」

    领班轻轻颔首平静的道∶「恭喜你!」

    「能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吗?」

    「小莺,黄莺之莺!」

    「好名字,果然人如其名,谢谢!」

    说着,立即转身离去。

    小莺的美眼异彩一闪即逝,重又开始整理桌面。

    温旭下楼之後,只见九条长龙分别排在离、巽、艮大楼之前面,人人兴高彩烈

    的交谈着,互道此地之小妞有多正点!

    温旭行入人群中,立即有人认出他,人群立即起了一阵骚动。

    温旭含笑和他们打过招呼,同时含笑行向灯火通明,窗户大开的坎大楼,立见

    一男一女正在接待着上门之客人。

    他们一见到温旭,那名少女略一示意,那名大汉立即和她躬身向温旭行礼道∶

    「参见总管!」

    温旭含笑道句∶「免礼!」立即入楼。

    只见宽敞的整栋楼下摆了近百张圆桌,桌上摆着不同的赌具,四周壁前则摆着

    长排的木椅,此时正有二百馀人坐在椅上闲聊。

    大楼四个角落各搭一个长柜,壁上柜中摆着全新赌具及筹码,每张柜前及柜後

    ,各站着二十五名黑衫大汉及红衣少女。

    赌客们越来越多,温旭微微一笑,立即离去。

    他在四周绕了一圈之後,果见四周皆有黑衣大汉来回走动,他懒得和他们大眼

    瞪小眼,立即回房。

    他刚开门,立即看见榻上多了一人,仔细一瞧,居然是含笑不语,柔情万千瞧

    着自己的瑶玑。

    他立即锁上房门滑到榻前。

    瑶玑嫣然一笑,脆声道∶「总管,欢迎我吗?」

    「哈哈!我能够拒绝吗?」

    瑶玑咯咯一笑,被子一掀,那具曾经让姚隆顺等四位「超级大户」神魂颠倒的

    胴体整个的呈现在他的眼前了。

    「唰!」一声轻响,「帐蓬」立即搭起!

    她瞄了一眼,立即一怔!

    他含笑打量着胴体,同时宽衣解带。

    两三下之後,他便已经清洁溜溜了。

    她乍见他那硕伟的「宝贝」,凤眼立即一亮,不过,当她一见他的雪白X腹,

    情不自禁的低啊一声。

    他脱靴上榻,躺在她的身边传音问道∶「师姐,有人监视吗?」

    「目前没有!待会难说,师弟,你的那些疤痕怎会消失了?」

    「被五成寺下地火炼化的!」

    「好神奇喔!谈一谈,好吗?这┅你真的不嫌我吗?」

    「师姐,你失言!」

    说着,微颤的双唇立即贴上她的樱唇。

    她激动的将双R朝他的X膛一贴,搂着他的颈项,熟练的吸、吮、舔舐,迅即

    逗得他全身轻颤不已!

    「师弟,你以前冷若冰山,今晚怎麽如此激动呢?」

    「师姐,我的神功已成,不再虐待自己了!」

    说着,双掌轻颤的在她那滑脂般的趐背抚M着。

    她热情的抚M他的身子边道∶「师弟,别太紧张,饮食男人,没啥了不起!吻

    !吻紧些!吻紧些!」

    温旭果真再度贴上樱唇。

    而且,她吸一下,他就吸两下!

    她吮一下,他就吮两下!

    她舔一下,他就舔两下!

    她舐一下,他就舐二下!

    两G舌头纠缠不清了!

    两个雪白的身子扭动不已了!

    四只手亦忙碌不已!

    好半晌之後,倏见瑶玑翻身上马,目标正前方,缓缓的将温旭那G硕伟的「话

    儿」「没收」了!

    爆满!「桃源胜地」倏地空前大爆满!

    她的柳眉微皱片刻,立即转为欣喜的趴在他的X膛低声道∶「旭,为了避免泄

    密,我们今後彼此直呼其名吧!」

    温旭只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袭遍全身,他立即低呼一声∶「玑!」双手立即

    在她的趐背轻抚着。

    她一边轻扭缓挺一边低声道∶「旭,你真的练成五成寺中的绝学了吗?」

    温旭点点头,立即低声叙述自己进入五成寺练武之经过,他说得很仔细,一直

    耗了半个时辰,才报告完毕。

    她在惊喜之下,低头惊呼不已!

    那「桃源胜地」经过这半个时辰之「开垦」,她早已经「轻车熟驾」,不但扭

    幅加大,挺幅也越来越大了!

    突听她道声∶「待会再说吧!」上身倏地坐起,立即用力的上下套动起来,房

    中迅即弥漫着密集之战鼓声。

    她足足的套动二百来下之後,倏地穿C扭摇,房中立即多出一阵阵扣人心弦的

    「交响曲」。

    温旭可谓享尽触觉及视觉之快感,尤其瑶玑那对匀称的玉R在她活动之际,不

    停的幻出迷人的R波!

    他不由瞧得双目发亮了!

    瑶玑妩媚的一笑,牵起他的双掌朝玉R一搁,突然启动「马达」疾速的旋转着

    「雪臀」剧烈的趐酸,使他没来由的一阵哆嗦!

    兴奋之下,他轻揉的抚M玉R了!

    妙!太妙了!他M得更起劲了!

    爽!太爽了!他不由自主的扭动了!

    她更是乐得香汗淋漓!

    她旋转得更加起劲了!

    欢乐时光消逝得最快了,又过了半个时辰之後,瑶玑倏地一阵哆嗦,颤声喔了

    一句,转速立即变缓!

    「玑,让我来!」

    她嘘了一口气,挂着媚笑躺在一旁。

    他立即翻身准备上马。

    她自动将粉腿搁在他的双肩,道∶「旭,用力些!越快越好!」

    温旭低声道句∶「遵命!」双掌扶着雪臀,对准目标朝前一顶,立即直达「桃

    源胜地」深处。

    「旭,好妙喔!杀!」

    他微微一笑,使出「狂风暴雨」疾顶猛挺着。

    她挂着醉人的笑容,一边迎合一边唱起歌儿,在那迷人的「进行曲」伴奏之下

    ,歌声实在太迷人了!

    她歌声越来越了亮了!

    她扭动得更剧烈了!

    他好似置身於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只知不停的疾顶猛挺,决心要排除万难

    顺利的抵达仙境。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的叫声改为呻吟声了,那激烈的抗拒,已经变为阵阵「投

    降式」的哆嗦了!

    他旗开得胜,心中之爽不言可喻!

    他杀得更加起劲了!

    终於,她颤声道句∶「够┅够了┅」立即瘫软如泥了!

    他吐出一口浊气,「仓库」门一开,「纯原汁」疾S而出。

    她的全身连颤,频喔不已了!

    好半晌之後,她轻轻的搂着他侧躺在榻上,低声道∶「旭,你真强!」

    他轻抚着她那散乱的秀发,柔声道∶「玑,你不要紧吧?」

    她嫣然一笑,道∶「方才险些晕眩,现在好多了!」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旭,别如此说,你可知道我方才已经享受到绝大多数女人一辈子也没有经历

    过的飘飘欲仙『高潮』吗?」

    「真的吗?」

    「真的!否则,我岂会佩服你真强呢?」

    「玑,我没有伤了你吧?」

    「没有!真的没有!旭,『象牛神功』果真不同凡向!旭,我┅爱你!」说着

    ,不由羞涩得娇颜通红似火。

    他的心儿一荡,道句∶「我爱你!」立即将她搂入怀中。

    她立即自动的送上一记又香又长的热吻,直到他觉得「桃源洞中」那位「贵宾

    」又「立正」,她才羞赧的移开樱唇。

    温旭见状,窘迫的吸口气,那「宝贝」立即偏首「稍息」了。

    「旭,你如何除去旋风派及天风派的门主呢?」

    温旭立即择要的叙述经过情形。

    「天呀!旭,你居然有十万两黄金的外快啦?」

    「是呀!连我自己也不相信那个老包会那麽慷慨哩!」

    「旋风派是历史较久,恶迹最着的帮派,能够黑吃黑,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

    过,可别让娄傲雪知道哩!」

    「娄傲雪?谁呀?」

    「就是G主呀!」

    「什麽?她不是姓孟吗?」

    「那是诳人的,她在其父娄耀南的安排下,早已僭居飘香门门主,对外自称是

    孟飘香,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秘密的。」

    「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在上月二十日午後曾到你的房中欲看书,倏觉右墙角的暗道被人拨动,情

    急之下,我只好隐入榻下。

    那知入屋之人竟是她,她坐在桌旁沉思片刻,突然打开衣柜抚M着你的衣衫,

    然後,居然宽衣解带换上你的衣衫。

    我曾在幼时与她相处过一段时期,知道她的左臀有一块青色胎记,在她更衣之

    际,我一见到她的左臀居然有胎记,不由大感意外。

    她穿上你的衣靴之後,居然在房中练武,起初是施展一些杂学散手,後来居然

    施展出天雷、飞电及青霜剑法。

    我在确定她的身份之後,正在猜忖她为何要换上你的衣靴之际,倏听她自言自

    语的说出一件恐怖之事。」

    「哇C!她是不是打算栽我的赃?」

    「正是,你真聪明,不过,据我这些时日的暗中留意,她一直没有外出,可能

    尚未促使Y谋实现!」

    「哇C!原来她是娄耀南之女,怪不得会知道司徒诗诗被我戏耍及我替吕茵茵

    解危之事。」

    「啊!旭,你遇见她们啦?」

    温旭点点头,立即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她欣喜的眼眶含泪道∶「报应!娄耀南之唯一儿子居然遭报应而死,又让你撞

    见此事,上天真是有眼呀!」

    说着,居然又自动送上一个香吻!

    好半晌之後,她搂着他仰躺在他的身下,道∶「旭,庆祝一下,好吗?」

    「你┅不累吗?」

    「不累!我此时兴奋不已哩!」

    说着,自己扭腰挺臀蠢动起来了。

    温旭微微一笑,再度挥师进攻了。

    「旭,别急躁!先『拨草寻蛇』,来!配合我的行动吧!」说着,雪臀立即「

    三轻一重」的挺动起来。

    名师出高徒,不到半个时辰,他已经学会了六大花招,而且随心所欲的交互运

    用,房中再度扬起迷人的「交响曲」了。

    叉过了盏茶时间之後,倏听瑶玑道∶「旭,来招天旋地转,你是天,我是地,

    你来旋,我来转!且」说着,立即自动转动雪臀。

    一阵刻骨趐酸,使他喔了一下,立即采取与她相反的方向疾旋着。

    趐酸之中,他频频低唔,她亦颤声呻吟!

    麻痒之中,他唔得更响亮,她哆嗦更剧烈了!

    可是,她仍然不停的转动着雪臀。

    终於,她在剧颤之中,再度「交货」了,在飘飘欲仙的快感之中,她频频催促

    他继续的疾旋下去。

    一直到她全身瘫软开口求饶之後,他才停下身子「浇肥」了。

    两人在喘息之中,热情的爱抚着。

    激情之中,他那「宝贝」倏然又「立正」了,她苦笑道∶「旭,对不起!我┅

    我需要歇会儿!」说着,雪臀立即向後一挪。

    温旭那宝贝立即被「驱逐出境」了。

    只见他吸口气,它立即乖乖的低头「休息」了。

    「旭,去冲个凉,如何?」

    他含笑点点头,立即抱着她进入盥洗室中。

    她滑下胴体,开启泉水,任由它们流入池中,然後,自动的又替他搓洗,立听

    他苦笑道∶「玑,饶了我吧!」

    她会意的低头一瞧,立即发现他那「宝贝」又「抬头挺X」,雄赳赳、气昂昂

    的「立正」,不由失声一笑! 手机用户访问:m.hebao.net

    两人立即各自的清洗着身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