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包网

章节目录 17-18完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七章 姐妹情深同床乐 宝贝单枪会三姝

    我回到家时正好是中午时分,家中的女人们早已安排好了丰盛的午宴来给我接风,两个妈妈、三个姐妹,五张嘴乱七八糟地一阵嘘寒问暖后开始进餐。妈妈让在一边伺候着的女仆们都出去,只留下我们一家六口,然后举起盛着葡萄酒的杯子对我说:“来,妈先敬你一杯,为你胜利归来乾杯!”

    “你又没有问我此行的收获如何,怎么就要为我的胜利乾杯?”我故意问妈妈。

    妈妈笑着说:“因为我相信我儿子的能力、功夫和手段!怎么样?尝到甜头了吧小鬼?”

    姨妈也接着说:“对呀,我们都相信你的实力!快坦白交待,是不是收获不小?”

    “不错,大获全胜!”我得意洋洋地说。

    “这么说三个舅妈都和你好上了?真有你的!”大姐惊喜地夸我,丝毫没有一点儿的醋意。

    “真行呀宝贝儿!真是我们的好男人!”二姐也称赞着我。

    “这下你尝到甜头了吧?哥哥。和舅妈们弄美不美?有没有过瘾?”小妹和两位姐姐就是不一样,两位姐姐只是惊喜、称赞,而她开口就来调笑,真是个疯丫头!

    我还激着她:“和舅妈们弄美是美,不过还比不上和你弄美,和你弄最过瘾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这下小妹倒不好意思了,羞红了脸娇嗔道:“去你的,哥哥,你真坏!”

    “谁让你先来调笑我?不过说实话,我和你弄确实过瘾,难道你不相信吗?难道你不过瘾吗?要不要表演一下让大家看看?”

    大家笑得更开心了,小妹羞得满脸通红,正要还击,姨妈知道她不是我的对手,忙替她解围,问我:“三个舅妈都让你干上了?还有没有其他女人?”

    “当然有,除了三个舅妈,她们每人的贴身丫头都被我肏了!”

    “这倒是情理之中,主人都被肏了,贴身丫头怎能倖免?不过这样也好,一锅端了省得出什么事,一般来说,这种男女私情很难逃过贴身丫头的眼光,你把她们也肏了,让她们也尝到甜头,堵住了她们的嘴,她们就不会出去乱说了。”妈妈考虑得果然周到。

    “那照你的意思说,是要让我把你们几个的贴身丫头也弄到手,好堵住她们的嘴,对不对?”

    “去你的哥,你可倒会顺杆爬,姨妈刚说句好话,你就想趁势让我们同意你把小平、小芙、小莲她们也佔了?你怎么那么贪心?有我们几个日夜陪你还不够吗?你已经有了这么多女人了,怎么还不知足?你自己的丫头小莺你弄不弄我不管,大姐的小平、二姐的小芙我也不管,反正我的小莲我不让你弄!”小妹吃起醋来了。

    “哟,小妹,你和小丫头们吃什么醋呀?你还怕宝贝儿会爱上她们而辜负我们吗?你怎么对他连这点信心都没有?难道你不爱他吗?既然爱他就要以他的幸福为幸福、以他的快乐为快乐,只要能让他高兴,几个下人又算得了什么?宝贝儿,从现在起小平就是你的了,只要你能弄到手,随便什么时候想肏她,我都没意见,就算你想把她弄到你身边伺候你,我都同意!我的小平可是个好姑娘,姐给你保证她还是个百分之百的处女!”大姐对我的爱真是无私、博大,就连这种事都能容忍。

    “对,宝贝儿,我把小芙也许给你了。她可也是个好女孩,也绝对是个黄花大闰女,能不能到手就看你的本事了!要不要姐姐帮忙呀?除了不能帮你去强奸自己的同X,你让姐姐干什么都行!”二姐也表现出了对我的百分之百的爱心和信任。

    “那好吧,既然你们都同意了,我也只好把小莲献出来了,不过哥你可别指望让我给你帮什么忙,我可没有姐姐们那么伟大,也没她们那么傻,还要帮你去弄别的女人!”小妹依然有点放不开,不过这也是爱的一种表现,因为真正的爱情是自私的!姐姐们之所以那么大方,是因为她们对我除了恋人之爱外,还有对我潜在的母X之爱在起作用,有那么点“爱子心切”的意味,所以才会容下我染指别的女人,而小妹对我是百分之百的恋爱,所以才会表现的那么自私。后来她们三人的丫头果然都献身於我,在我一生众多的女人中又添了三个处女。

    大姐对小妹说:“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小妹,小莺的事你不要说你不管,你就算想管也已经管不了啦,你不知道小莺早已被宝贝儿给弄上了!”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小妹有点惊讶。

    “你想小莺那样的小尤物整日伺候在宝贝儿这样的男人身边,能免得了这个吗?她比你更早得到宝贝儿的‘临幸’,要按先后顺序来排,你还得给她叫姐姐呢!”大姐故意逗她。

    “去你的大姐!怎么能把我和小莺相提并论呢?”小妹更不高兴了。

    “就是嘛!大姐,你怎么能把我们亲爱的小妹的小莺相提并论呢?小莺算什么?不过是个下人,我和她不过是逢场作戏,怎比得上对小妹的真情真爱呢?好小妹,别生气,今晚上哥好好陪你玩,好不好?”我赶紧逗她。

    大家都笑起来,小妹也“噗嗤”一声笑了,不好意思地说:“谁让你陪我玩呀!谁说我生气了?我只不过有点吃醋罢了。”小妹真是我们全家的娇宝宝,在我们面前也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她们三个的贴身丫头都是小处女,你也看得上,刘妈和谢妈你要不要?你要想要,我们也送给你!”姨妈不怀好意,因为她身边的刘妈和妈妈身边的谢妈都已是快五十的人了,我怎么会打她们的主意?

    妈也落井下石:“就是,我们都爱你,怎么会拒绝你的要求?你就把我们家的女人一锅端吧!明天我就去帮你向谢妈求爱,好不好?”说完,得意的笑了起来。

    “不和你们说了,怎么你们两个当妈妈的合夥来取笑我自己?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着,我就要上前去动手动脚,妈妈和姨妈忙连声求饶,姐姐们也帮着说好话,我这才放过她们。

    “对了宝贝儿,这次你弄的这六个女人中,三个舅妈是不说了,那三个小丫头是不是处女呀?”大姐念念不忘这个问题,她老怕我弄个丫头还弄个破烂,怕失了我的身份。

    “她们三个呀?唉,我也说不清楚,就算一个半处女吧!”

    “这是怎么一回事?是处女就是处女,不是就不是,一个就一个,两个就两个,怎么会有半个?”这下她们五个都迷惑起来了,你一句她一句地问起来。

    “是这么回事,大舅妈的丫头小杏是处女,经我开了苞;二舅妈的丫头俊环不是处女,舅舅在世时已经让舅舅肏过了,是个浪货;只有三舅妈的丫头春玲是个例外,你说她是处女吧,她的处女膜已经破了,你说她不是处女吧,她又确实没有让男人肏过,男人连她的边都没沾过,你们说她算不算处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处女膜是怎么破的?”小妹追问着。

    “是这么回事,春玲以前偷看过舅舅和三舅妈同房作爱,看着看着欲火起来了,忍不住就自己用手去自己那里玩儿,越弄越不过瘾,急得她难受,一不小心手指一用力,就把处女膜弄破了,但是她确实没有被男人肏过,所以我才会说她是半个处女。不过因为她的手指太细,所以她的处女膜其实只被戳破了一点,她被我肏时,处女膜才完全破裂,还流了许多血呢,你们说她是不是处女?”

    “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她当然是处女了,只要没有让男人肏过的都是处女,更何况她的处女膜还不是全部破了,你不是还把人家弄出血了吗?把人家的处女身破了还说人家不是处女,春玲真倒霉,白被你肏出了那么多处女血!”妈妈愤愤不平地说。

    “就是嘛,你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会连这个都不懂吗?真不知你是怎么给我的三个宝贝女儿破的身!你妈对你的X启蒙教育没有给你讲清楚吗?”姨妈一箭双雕,调笑我和妈妈两个人。

    “去你的姐姐,净佔妹妹的便宜!我对宝贝儿的X启蒙教育没有教好,你后来不是给他补课了吗?怎么也没有给他讲清楚?还有翠萍你们姐妹三个,怎么也没有让他‘弄’明白?”妈妈更是高明,不但还击了姨妈,还连带着把大姐她们捎进去了。

    “哟!姨妈,你们姐妹斗嘴,怎么把我们小辈也都拉进去了?”大姐不愿意了。

    “就是嘛,姨妈,你怎么为老不尊,开起我们的玩笑来了?”二姐也兴师问罪了。

    “什么为老不尊,在宝贝儿面前,我和你们姨妈同你们没有什么分别,都是他的女人!你姨妈不过是想让我们更高兴罢了!”倒是姨妈又来为妈妈解围了。

    “怪不得你们会在我们面前开这么放肆的玩笑呢,原来是这样,对不起,姨妈。”大姐二姐忙向妈妈道歉。

    从此以后,她们母女五人的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沟通,在我面前,五个女人再也不分老幼,彼此同等对待、互相帮助,老的帮带小的,小的促进老的,并不时开一些善意的玩笑,倒也其乐融融。

    我又想起了舅妈的事,就对她们说:“你们说春玲是处女,那舅妈呢?她也被我弄出了血,不过不是处女血,而是Y道口被我弄破了一点,她也出了血,那算不算处女呢?”

    “去你的,臭小子,你说她算不算处女?明知故问!”妈妈笑骂我。

    “对了,妈妈,姨妈,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舅妈都三十好几了、结婚十多年了还被我弄破了Y道流了血,而大姐、二姐、小妹,还有小莺、小杏、春玲她们都才十八、九岁、而且都还是处女,却只被我弄破了处女膜而没有弄破Y道呢?”我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还不是因为你的大**巴太大了嘛!”小妹半是不懂装懂半是取笑我,她就是这么可爱,说话不知顾忌,“大**巴”张口就来。

    “你说的是什么呀,小妮子,他的**巴大怎么没有把你的Y道弄破?那是因为你们舅妈的Y道天生狭窄,而你们舅舅的**巴又不够大,所以才会被你哥哥的大**巴把她的Y道弄破的!”姨妈纠正小妹的错误,给我们做了解释,经过刚才她们母女间的沟通,姨妈也毫不做作,说起“**巴”、“Y道”随心所欲。

    “你怎么知道舅舅的**巴不够大?难道你见过吗?难道你们姐弟……”我不怀好意地调戏姨妈,妈妈和大姐、二姐、小妹都掩口而笑。

    “去你妈的屄!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讨打呀?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口?我怎么会见过你舅舅的**巴?你以为姨妈是什么人?我只不过是推断。如果你舅舅的**巴够大的话,他们结婚十多年了,早就把你舅妈的Y道弄松了,会轮到你来把她的Y道弄破吗?再说,他们结婚多年无子,而且你三个舅妈都没有生育,一定是你舅舅的问题,因此我想他的X能力不会好到哪儿去,所以他的**巴也不会大。退一步讲,就算他的**巴大,也不会有你的大吧?像你这样大的天下没有第二个!只要没你的大,不就是不够大吗?难道我说错了吗?真气死人了!”姨妈愤愤不平。

    “就是嘛,你这小鬼,怎么那么说你姨妈?真该挨打!还替我挣了骂,让你姨妈要去我的屄!当你妈真倒霉!你刚才真是胡说八道,别说你姨妈没有见过你舅舅的**巴,就算见过,那又有什么?姐姐看看弟弟的**巴,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说是不是呀?翠萍、艳萍。”妈妈又把大姐、二姐拉进去了。

    文静的大姐早就被我们几个的Y声浪语刺激得羞红了脸,这下子脸更是红到了脖子G,她娇羞地反击说:“哼,姐姐看看弟弟的算什么,还有妈妈看儿子的呢!”

    “就是嘛,不光当妈妈的看,还有当姨妈的也看呢!”二姐也开口了,还连她们的亲妈、我的姨妈也带了进去:“不光看,她们还用呢!”

    “你们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呀?翠萍说姐姐看弟弟的,看弟弟的什么呀?是脸蛋还是身材?妈妈看儿子的,又看儿子的什么呀?”妈妈故意逗她们,也是为了替我除去她们姐妹的多余的羞涩。

    “就是呀,你们说话怎么这么难懂?艳萍说不光看、还用,看什么?用什么呀?怎么用呀?”姨妈也逗起了她的亲生女儿们。

    大姐低声说道:“你们两个当妈的怎么一个劲地逗我们?你们不就是想让我们说那两个字吗?你们当妈的都不怕不好意思,我们做女儿的还有什么好羞的?我也知道你们是为了让我们更成熟、更大胆、更开放,是为了宝贝儿好,也是为了我们好。好吧,我不辜负你们的一片苦心,我这就说:**巴、大**巴、宝贝儿的大**巴,什么姐姐看弟弟的、妈妈看儿子的,看的都是宝贝儿的大**巴!行了吧?”真是本X难移,大姐说不羞还是羞,说完就羞得捂住了脸。

    “好,既然你们都说,我也不怕羞了,就把我刚才的话的意思说明白吧!”二姐接着大姐的话开口了:“我的意思是:不光当妈妈的看儿子的大**巴,当姨妈的也看儿子的大**巴,不光看,你们还用他的**巴,至於怎么用嘛……”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

    “快说!快说!”其余的四个女人异口同声催促她,就连大姐也不例外。

    “说就说,反正你们心知肚明,就是用他的大**巴肏你们的屄!我也难得放肆一回,索X说个痛快。不光你们用他的大**巴肏你们的屄,我们姐妹三人也用他的大**巴肏我们的屄!我们母女五人都让他一个人的大**巴肏小屄!怎么样,我说的浪不浪?这下你们满足了吧?”二姐娇羞万状。

    “我这就用大**巴肏你们的屄,肏你们五个人的屄,好不好?”就着,我快速掏出了被她们的Y声浪语刺激得坚挺无比的大**巴,逗得她们齐声大笑。妈妈笑骂道:“臭小子,吃饭桌上,把那玩意儿露出来干什么?不怕谁把它当午餐吃了呀!快装进去!”

    “我不怕,你来吃好不好?妈妈。”说着,我挺着大**巴来到她的面前。姨妈母女四人都笑了起来,大姐、二姐、小妹还火上加油地催妈妈快吃。

    妈妈倒是大大方方,笑着说:“吃就吃,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在座的女人哪个没有吃过他的**巴?在你们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后我们几个都不应该互相忌讳,对不对?”说着,她真的低下头含住我的大**巴,我还来不及高兴,她就又吐出来了:“好了,我也吃过了,快把它放回去吧!我不过是给她们做个榜样罢了,就是要吃也要等到吃过真正的饭呀,总不能把它真的当饭吃了吧?”

    我耍起了赖:“你给她们做了榜样,谁知道她们是不是好好学习?不如现在就现学现卖,每人都吃一下吧!”说着,我挺着大**巴来到姨妈面前。

    姨妈当然不会拒绝我,也低下头含住我的**巴吮了几下,然后催着大姐来;大姐被逼不过,再说她经过刚才两位妈妈的启发教育也开放了起来,就羞答答地也含了一下我的**巴,不过很快就吐了出来;二姐倒也比大姐更开放一点,含着我的**巴也吮了好几下;等轮到小妹时才让两位姐姐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开放,小妹毫不含糊地含着我的**巴猛吮了起来,逗得我欲火高涨,加上刚才我们母子、姨甥、姐弟、兄妹、母女六人的放肆调情对我的刺激,就再也控制不住,抱着小妹的头,把她的小口当成了屄,快速地抽送起来。小妹知道大事不妙,想摆脱我的控制,但在我的强制下难以奏效,就顺水推舟地配合起我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她们母女五人全部在场的情况下,在其中四人的注视下和其中一个发生X关系,所以感觉特别刺激,不大一会儿,我就在小妹的口中S了J,小妹一口不留地全吞了下去。这就是小妹的可爱之处,换上两位姐姐就不会这么放肆,最起码到现在为止她们还不敢当着两个妈妈和姐妹们的面让我肏。我这也是因人而宜,所以才会挑小妹来达到高潮。

    在小妹口中S过J后,我挺着依然硬得发涨的大**巴想找人继续,但被两个姐姐强制着把**巴塞回了我的裤子里,我叫苦连天,惹得她们又一次哄笑起来。

    二姐调侃着小妹说:“小妹,你还吃饭吗?”

    小妹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解地问:“为什么不吃?”

    二姐笑而不答,倒是大姐主动给小妹解开了谜团:“傻小妹,她在羞你你还不知道,艳萍是问你刚才吃宝贝儿的JY还没有吃饱吗?”说完,几个女人就娇笑成了一团。小妹先是不好意思,接着也跟着嘻笑了起来。

    妈妈真好,为了让我得到更好的享受,为了让两个姐姐对我更开放,不顾一切地给我创造机会,给她们带头,这法子真灵,从那以后,她们在我面前果然开放了许多。

    正调笑着吃着饭,我感到有点不对劲,怎么姑姑不在?我问起姑姑,她们马上不言语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默无语。我大惑不解,连声追问,最后妈才说:“你就别问了,吃完饭我再对你说,现在先高高兴兴把饭吃完!”我只好不再追问。

    吃过饭后,和姐妹们说好晚上再去她们那里,然后和妈妈、姨妈一起来到妈妈房中,妈妈关上门,对我说:“我有个坏消息告诉你,你先答应我不能过份难过,不然我就不对你说。”

    “好,我答应你,快说吧。”

    “你走后第二天姑姑就被婆家接走生育,第四天生了个儿子,可惜只活了两天就得了产后风,我和你姨妈赶到时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婴儿夭折了。你姑姑受不了这种丧夫后又失子的双重打击,离家出走了,几天来急得我们四处寻找,到最后甚至动用了你三姨父的卫戍宪兵也一无所获。”

    我听了怅然长叹,虽然痛心疾首,却也无能为力,姑姑从此下落不明,从此姑姑的生死就成了我的一块心病。直到后来在台湾与她重逢,才放下心来,不过她已出家为尼了。这是十年后的事了,暂且不提。

    妈妈看我这种痛苦的样子,怕我伤心过度伤了身体,灵机一动,和姨妈脱光了衣服挑逗我,想藉此转移我的注意力。我知道悲伤也不是办法,於事无补,而两位妈妈独守空房熬了十来天,一定已欲火如炽,我不能让她们也跟着我难受,加上我也受不了她们那丰满成熟的迷人裸体的挑逗,就也脱去衣物,抱着她们两人疯狂地弄起来,一方面满足她们的欲望,另一方面借此发泄我心中的悲痛……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轮大战,她们轮换着被我弄得各自大泄三次,我才依次在她们的身体中S了J。

    S过J后,我猛然想起了临去舅妈家前的那个晚上和小妹在一块时发现的问题,就问道:“妈,姨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们,现在我们几个人每天不停地作爱,万一你们几个中有人怀了孕,怎么办?咱家又没有别的男人,别人一定会说是我干的,到时候咱们怎么面对世人的闲话?”

    妈妈和姨妈对视一笑,笑骂道:“你这臭小子,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早干什么了?光顾着肏我们,要不是我们早有准备,你早就把我们肚子弄大了!凭我们的家传医学,这个小问题会难倒我们吗?告诉你,我和你姨妈配了一种药,取名叫‘凤息珠’,凤指女人,息是休息,珠是取珠胎的含意,合起来的意思是女人暂时不能怀孕,是用近二十种名贵中药合成的,除了暂时不能怀孕外对身体绝无害处,反有滋补养颜之效,每天加在我们的夜宵中,我们几个人就能让你随便肏而不会怀孕,一旦将来条件允许,可以让翠萍她们给你生孩子时,药一停就行了。我和你姨妈会这么不小心,对这么重要的关键问题不早作准备吗?等你现在想起来,早把我们害死了!因为咱俩约定到你十八岁时让你肏我,所以几年前我就已考虑这个问题了,早在你破身前,我就作好了准备,我找上你姨妈商量着按祖传秘方配出了这种神药,不过那时她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后来她也和你好上了,我才告诉她真相,她也拍手叫好。我要不早作准备,期限一到,你一肏我,万一被你弄怀了孕,我还有脸活在人世上吗?不要说别人说不说闲话,就我自己都左右为难,你说我是把孩子生下来呢还是不生?不生吧,那是咱俩爱的结晶;生吧,你说生下来的孩子该放在什么位置,是让他(她)给你叫哥哥呢,还是叫爸爸?是让他(她)给我叫妈妈呢,还是叫NN?”

    姨妈一听,“噗嗤”一声笑了,调笑道:“就给宝贝儿叫‘父兄’,给你叫‘N妈’,不就行了吗?”说完,她自己也觉得好笑,笑个不停。

    妈妈一听,反唇相讥:“哼,你还好意思笑我,要是你让他肏大了肚子,还不是和我一样没法称呼?更何况要是你和你的女儿们都生了他的孩子,你说你的孩子该给翠萍她们叫什么?是姐姐还是姑姑?而翠萍她们的孩子又该给你的孩子叫什么?是平辈论交呢,还是以姨舅相称?你倒给我说个清楚!”

    姨妈连忙认错:“好妹妹,我是和你逗着玩呢,你怎么认真了?我知道咱姐妹俩现在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同病相怜,谁也不比谁好到哪里去,对不对?别生气了好妹妹,别让咱儿子看笑话,好不好?”

    “我看什么笑话?我还不是和你们一样吗?不光你们俩,还有我、大姐、二姐、小妹,现在咱们全家都是一样,不过不是同病相怜,而是同呼吸共命运,一定要齐心协力、互相关心、互相爱护,才不会像姑姑那样伤心一世,才能共渡美好时光,同享人生乐趣,对不对?”

    她们一听我这样说,知道又勾起了我的伤心事,忙连声称是,又引开话题,嘱咐我晚上去陪陪翠萍她们,她们都苦等了我十天,不能辜负她们的一番情意。

    晚上,我先去到大姐房中,大姐正端坐在床上。大姐现在更美了,她容颦为面,秋水为神,流彩的凤目,红晕的娇颜,一颦一笑都是美的化身,那隆起的X脯纤纤的柳腰,修长的粉腿丰满的玉臀,娉娉婷婷如一朵出水的白莲,阵阵的处女幽香,刺激得我心猿意马。我走上前,拉着她就要求欢。

    “宝贝儿,好弟弟,别再磨人了,听姐姐给你说,我听小妹讲了你临走前那天晚上的事,怀孕的事咱们都疏忽了,我们已经有过那么多次了,还不满足吗?以后日子长呢,我们人都是你的,何必急於现在呢?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们怎么做人呢?好弟弟,乖,来让姐姐亲一亲。”姐姐温柔地抱着我亲了一下。

    “万一出什么差错?会出什么差错?”我故意逗她。

    姐娇嗔地伸出玉指在我脸上轻轻戳了一下,笑骂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调皮?你以为我不好意思说呀?!我们都已来过那么多次了,我在你面前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何况中午我们已经被两位妈妈启发、诱导过了,我和你二姐已经商量好了,以后要对你更开放些!一切都是为了你这个小冤家!你说会出什么差错?就是我们的肚子出差错呗!万一我们被你肏大了肚子,你让我们挺着大肚子怎么见人?”

    “就说是你的亲弟弟我的孩子嘛,怕什么?”我继续逗她。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没一句正经的!这种事是能开玩笑的吗?人命关天呀!”大姐娇嗔着。

    我看她真的急了,这才给她讲明了妈妈早有准备的真相。

    “真的?那药对身体有害处吗?不会影响以后的生育吧?可别弄巧成拙呀!要知道我们都梦想着为你生孩子呀!”大姐高兴极了。

    “放你的一百条心吧,姨妈也参与了这件事,她会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吗?再说,她们也急着让你们生孩子,她们急着抱孙子呢!”

    “抱孙子?要是她们……”大姐说到这儿,不好意思的娇笑起来,眼中流露出狡诘、得意的神色。

    “要是她们怎样?你怎么不说了?”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要是她们和你有了孩子,她们是抱孙子还是抱……”大姐说到这儿,再也不好意思说下去,娇羞地掩口娇笑着。我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平日温柔贤良的大姐,可能是受了午饭时那番调笑的影响,今天竟也开起了我的玩笑,而且还是个这么隐晦、这么Y秽的玩笑,觉得她更是艳丽动人,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抱住大姐狂吻起来。

    大姐的樱唇已经火烫,粉脸发热,显然也已欲火沸腾了。她把香舌自动伸入我的嘴中,热烈地、毫不保留地热吻着我,看来,她也已经控制不住了。

    经过热情的长吻,我们的情欲都已到了爆发的极限,呼吸也越发急促,衣服已经成了我们最大的障碍,被我们互相三两把就脱光了。

    我把姐姐放在床上,随即压了上去,挺起chu大的YJ,在姐姐那迷人的Y户上摩擦了几下,G头沾上她那多情的春水作为润滑,对准她的玉洞一用力就闯了进去,开始疯狂地用力地抽挺起来。

    “啊……小弟……轻点儿……怎么你每次都是这么猛呢?姐受不了你那蛮劲啊!”大姐是属於淑女型的,受不了我的狂轰滥炸。

    “姐,我爱你呀,我要让你得到最大的快乐!”

    “让姐快乐也不能这么狠呀!像要把姐的花心C破似的!真把姐弄出毛病来你不心痛吗?把姐的小X弄破了,姐倒不怕,姐心甘情愿,就怕你不能玩了,那不是连你也不好过吗?”姐温柔地劝着我。

    “不怕的,姐,怎么会弄破呢?以前弄了那么多次都没有破,现在怎么会破呢?你还是处女时让我开苞都不怕,现在都适应我这大**巴了,怎么会又受不了啦?”我继续猛干着。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爱惜姐姐?姐真的受不了你的大**巴!姐以前是不忍心扫你的兴,怕你得不到满足,强忍着接受你的猛弄。现在你都有这么多女人陪你了,在我这儿不尽兴可以去找艳萍、丽萍或者妈妈们,让她们接着再来。你想让姐快乐,姐知道你的心思,但也得因人而宜呀!你要是再这样整姐,姐可就要生气啦!”

    看来大姐是真的受不了我这种猛弄,要不是这种痛苦到了忍耐限度的极点,实在忍受不住,她是不会为难我的,像她那么爱我,怎么会舍得拂我的意呢?

    第二天我去问两位妈妈,她们仔细询问我每次弄大姐时**巴的感受,又去问大姐,大姐不好意思地讲了和我行房时Y部的感觉,然后她们要求察看大姐的Y户,大姐知道事情的重要X,顾不得不好意思,再说在两位妈妈面前她也没什么难为情的,就让她们仔细地翻弄检查了自己的Y户。

    最后在她们的一再要求下,娇羞无限地让她们现场观摩了我们做爱的情景,才知道是因为大姐的Y道天生生得太浅,就是在X兴奋时充份扩展也只有四寸左右,加上Y唇也不过五寸,而我的大**巴又太过於庞大,单凭她的Y道G本装不下,只好藉助Y道后的子G来承受那多出来的三寸多长的半GRB,所以每次弄进去都要C进她子G中好大一截,整个大G头和冠状沟都在子G中,轻轻弄已经是不好受了,更何况我每次猛弄狂C?

    两位妈妈嘱咐我对大姐一定要爱惜,而我对大姐那么爱恋,知道真相后,怎么忍心再肆意摧残我这位对我温柔体贴关怀如母、至爱厚恋深情如妻的大姐呢?从那以后,我每次和大姐X交都耐着X子温柔体贴地慢慢弄她,慢慢引发她的X高潮,而我也可以得到与我和妈妈们、二姐、小妹及其他女人X交时不一样的感受,从而享受到与众不同的快感。

    “好吧,姐,我慢点行了吧!你最差劲了,不要说妈妈们比你能弄,就连小妹都比你强!”说着,我只好轻C缓抽、吮吻着她的柔唇、抚M着她的玉R,大姐娇怯怯地躺在我的身下,默默地忍受着,接受着我抽弄。娇柔的大姐是这么可人,这么令人怜爱,我也真的不忍心再chu鲁乱撞了。

    经过一阵子的抽C后,大姐的双颊渐渐更加红润,桃源里的YJ一阵阵的发泄着,烫得我浑身麻酥酥的,我不知不觉地又用力起来了,不过比起从前的力量来要轻微多了,只不过是速度比刚才快了许多。而大姐经过我这一阵子的轻抽慢C,已经充份调动了X快感,Y道也得到了充份的润滑和扩张,大小Y唇都充份膨胀,也从而增加了Y道的长度,所以也能适应我的快速抽C了。

    “噗嗤……噗嗤……”经过一阵的快抽疾送,大姐全身一阵颤抖,屁股用力地向上挺送了几下,Y道中猛烈地收缩了几下,就泄身了,一股股热J喷洒在我的G头上,刺激得我也控制不住(其实我也不想再控制,因为我不忍心再继续干令人怜惜的大姐了),丹田中热流上升,一股热流S进她的花心深处,我们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好弟弟,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大姐喜孜孜地说。

    “我也是,我也从未尝过这种轻柔地弄法弄出来的快感!从来就没有这么快活过!”我这可不是在讨好大姐,这是我的心里话,和大姐这样轻柔、缓慢、斯文地做爱,确实是别有一番风味。

    “对了,宝贝儿,你刚才埋怨大姐时说,我连小妹都不如,小妹都比我强,那你告诉大姐,你和丽萍是怎么个玩法?”

    “小妹最爽快了!不像你和二姐让人急得上火。你是畏畏缩缩的一切处於被动,二姐是又爱又怕,半推半就,小妹就和你俩的作风不同,最合我的胃口。”

    “那你说说三丫头是怎么个作风?又是如何个爽快法?”大姐好奇地追问着我。

    “小妹她说脱就脱,脱个一丝不挂;说干就干,干个淋漓尽致,而且敢说敢干,各种姿势来者不拒,在上在下毫不再乎。别看她年龄最小,却从不咬牙皱眉的,比起你们两个来,她可真是后生可畏!”

    “就像今天中午吃饭时那样,对不对?丽萍那小丫头本来就像是个野小子,你俩也许是天生的一对!只有她那样的野丫头才能受得了你这种蛮劲!”大姐调侃着我。

    “好大姐,你怎么越来越爱取笑人家?刚才取笑我和妈妈们要有了孩子怎么办,现在又来了!我实话告诉你,你们和我都是天生一对!我们是天生一家!我对你们都爱极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欣赏哪种类型的?”大姐又追问起来。

    “凭良心说,我爱你们三人是一样的,只不过因为年龄的关系,对你和二姐的爱意更重些,因为小妹毕竟还小,所以现在我对她的兄长之爱可能要超过恋人之间的两X之爱,而对你和二姐则完全是两X之爱了。

    我之所以说小妹最对我胃口,只不过因为她在床上的大胆作风对我的胃口,适合我的X能力,能让我大肆疯狂,那是因为她现在还未完全成熟,还很幼稚,所以少了成熟女X那种含羞带媚、表面羞涩、内里风骚的风韵,也就不会所谓的半推半就、顺水推舟等手法,因此在床上才会对我毫不保留,因为她也不知道保留、还不知道‘含蓄是美’的道理;而你和二姐那种含羞带媚的含蓄之美其实才是真正的女X风采,才最具有女人魅力,才最能挑动我的情欲。

    说句不怕让姐你笑话的实话,一见到你们那种含羞带媚的样子,我就想肏你们!并且只有在你们的身上驰骋时,我才有一种征服感、佔有感、成就感、雄X感、保护感,加上在你们身上得到的X快感,再加上我们之间至真至纯的爱,合在一起,才是一个男人在女人身上得到的至高无上的真正快感、最高快感、最强快感!

    而小妹给我的那种快感,是单纯的X交快感,要不是再加上她对我的纯真的爱,那种单纯的X交快感是无法同与你俩X交的快感相比的,只不过因为我和小妹之间同样也有与和你们相同的至真至纯的爱,所以才能给予我同样的X享受!

    而妈妈们的风格则又是另外一种,那是成熟女人的风韵,她们的大胆则和小妹的大胆有天壤之别,那是一种成熟女人的大胆、见过世面的大胆、风骚妩媚的大胆、引诱挑逗的大胆。

    不过你要知道,虽然你们几个的风格不同,但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你们对我的爱是相同的,我对你们的爱也是相同的,你们都爱着我,我也爱着你们,我们之间的爱恋是至高无上的,是佔第一位的,而X爱只不过是我们之间的爱恋的一种表现形式,是佔第二位的,不管你们在床上属於哪种风格,我都深深地爱着你们!直到永远!”

    “好弟弟!你真是姐的好弟弟、好男人!我没白爱你!她们也没白爱你,你也是她们的好男人!”姐感动地抱紧我,在我的脸上狂吻着。

    “从今以后,我对你们要区别对待,对付你们的手段要因人而宜:对你是越斯文越好,对小妹是越野蛮越好,对二姐是斯文野蛮兼而有之,使你们大家都称心如意。”

    “小鬼,就你的坏主意多!那对待妈妈们呢?”大姐故意问我。

    “对她们当然是越野蛮越好了!不过,对她们的野蛮和对小妹的野蛮又不一样,对她们的野蛮是无节制的、最大限度的,越放肆越好,甚至可以适当地放荡一点、Y秽一点,因为她们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又已经守了十五年的寡,正需要我的野蛮、我的放荡、我的疯狂来平息她们心中那焰比天高的如炽欲火,而且对她们Y秽点、下流点不怕有什么不良后果,因为像她们这种年龄的女人对这方面的要求正强烈,对这方面的认识也已经定型了;而对小妹就不能这样了,因为她正处在思想、认识、J神、意识形成的年龄,如果也那样对待她的话,虽然凭她对我的深爱不怕她日后越轨做对不起我的事,但这样做,将造就成她Y荡的X格,这也不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对不对?”

    “你咋这么多花花肠子?也真难为你小小年纪就能考虑这么多、这么远!”大姐娇媚地笑了,是那样的温柔、慈祥、妩媚动人。

    “大姐,你真美!我真想一口吞下你!”

    “你要真的能吞下我,姐也心甘情愿!姐何尝不想一口吞下你?”

    “你吞过了呀!只不过你的‘口’太小了,‘我’刚进去你就喊痛,不能一‘口’吞下,得让‘我’在你的‘口’里动上半天才能全部进去,才能吞下,对不对?只不过进去的是个小‘我’,你的‘口’也是下面的‘口’,对不对?”我故意逗她。

    “去你的,真是个坏孩子!”姐娇羞地笑骂着。

    我俩依偎着,调笑着,享受着亲生姐弟灵R相交的乐趣。

    过了一会儿,大姐轻轻推了推我,说:“去陪陪艳萍和丽萍吧,她们等你等得都快要发疯了。”

    我正要领命而去,忽然想起了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和小妹的约定,就说:“不如把她们两个叫来,我们四个人一起睡。”

    “你这孩子,就你的坏主意多。好吧,你在这儿躺着,我去喊她们来,我们姐妹也聚聚。”大姐穿好衣服并体贴地为我盖上一条薄被才离去。我也许因为一天的劳累而疲倦了,加上刚才在大姐身上得到的甜蜜享受,一时心满意足,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睡得异常舒服。

    二姐不知何时进来了,掀起薄被欣赏我的裸体,我被她弄醒了,一把抓住她就拉到了床上,抱着她就亲吻起来,她躺在我的怀里,温柔地任我亲吻。我得寸进尺,伸手在她的身上抚M起来,她那光滑的肌肤、丰满的R峰、柔嫩的大腿、诱人的玉户,刺激得我心猿意马,欲火升腾,胯下的YJ已经坚硬如铁了,我伸手就去脱她的衣裤,她一边轻微地挣扎着,一边轻声阻止着我:“好弟弟,别乱来,一会大姐和小妹就要来了,别让她们看着笑话。”

    “怕什么呀,你们亲姐妹彼此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再说你不是早就让大姐亲过、M过了吗?大姐还为你的那里上过药呢!”我指的是她初开苞那次的事情。

    “大姐倒不怕,主要是小妹。那个野丫头一会来了,要是咱俩正肏的时候让她看见,她会不人来疯吗?那时看你怎么办!”

    “‘要是咱俩正肏的时候让她看见’,那就连她一起肏嘛!”我学着二姐的语气逗着她。二姐娇啐我一下,我接着说:“你放心,你以为我收拾不了她吗?自有我对付她!”

    “你当然能收拾得了她,不要说她一个,我们母女五个哪个不是让你收拾得服服贴贴的?”二姐幽幽地说。

    “那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她的挣扎实在是太轻微了,说着话的功夫,已经被我把她的衣服脱了个J光。

    我伸手向她的Y户M去,怪不得这么轻易就被我剥了个J光,原来她因为独守空房熬了十天,本来就已想我想得欲火难耐,现在被我这一阵的亲吻抚M弄得她春心大动而早已Y水四溢了,所以才会半推半就让我解除了“武装”。我明白真相后,也不忍心让可怜的二姐再受欲火的煎熬,就立即压在她身上,挺起chu壮雄伟的大**巴一C而入,就开始用力挺送起来,她也用力地向上迎送着,好方便我的大**巴的出入,以平息她心头的欲火。

    “啊……好弟弟……你弄得姐美死了……啊……好美……”

    “好二姐……好姐姐……你的小X真紧,夹得宝贝儿……爽极了……好……对……用力……”

    经过我用力地快速抽送二、三百下后,二姐被我弄得美极了,口中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了:“好弟弟……好丈夫……你真是姐的好男人……啊……啊……”

    我学着二姐的口吻,也乱叫起来:“好姐姐……好妻子……你真是弟的好女人……啊……啊……”

    由於二姐已经有十天没有来过了,所以很快就到了高潮的边缘,屁股向上顶的更用力也更快速,口中的呻吟也越来越急促,我连忙用力地快速而疯狂地捅着她,直到她浑身一阵颤抖,Y道中一阵收缩,一股股YJ从她的花心深处汹涌而出,喷S到我的G头上,她也随即瘫软了。

    而我由於刚刚才在大姐身上泄过J,所以离SJ的地步远着呢,我知道二姐由於这十天来没有和我在一起,所以一定兴趣正高,泄一次身不能彻底解决她对我强烈的欲望,便继续轻柔地抽送着。

    果然二姐没有完全满足,经过短暂的休息就重整旗鼓,开始配合我的动作,我便又开始快速地用力弄她,疯狂而又技巧地弄她,直弄得她又高潮迭起,接连又大泄了两次才罢休,我也不再把持J关,将又浓又热的JYS进姐的子G中。二姐被我弄得美上了天,满面腥红,媚目迷濛,四肢瘫软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

    “真J彩!你们表演得真好!”小妹笑着走进来,大姐跟在后面。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进来而在外面偷看?”我听小妹的语气,知道她们已经在外面看了很久了。

    “我们早就来了,本来我要进来,是大姐拉住了我,我们从窗户往里一看,刚好看见你往二姐身上一压,开始把那东西往二姐的那里面C,我们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看的,刚好看了一个‘全场’!你可不要怪我,是大姐让我偷看的。”

    “我是怕干扰你们的好事,我知道二丫头等宝贝儿等得难受,不忍心让她再多等一会儿,所以想让她早点得到你的安慰!”大姐慈祥地说,那模样,分明像是一个和蔼的母亲、我们三个人的母亲。

    “说实话,二姐,你们表演得确实不错,不过,你怎么这么快就到头了?怎么这么经不起干?一会儿工夫就被他弄得大泄了三次?”小妹确实有点人来疯,这不,开始取笑起二姐来了。

    二姐被她羞得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地说:“去你的,臭丫头,你经得起干,那你让他干干让我们看看!”

    “对,来,你让我干干让她看看!”我由於刚才在二姐身上并没有得到完全满足,正想在小妹身上继续发泄,所以趁机接过话头。

    “我不,我也经不起干,还是你们干得好,还是你们来吧!”小妹站在床边抚M着二姐那光滑可爱的裸体,赞叹着:“哥哥,你看二姐多漂亮呀!哎呀,二姐,你这个小X怎么这么美丽呀?真好看!简直是美艳绝伦!说实话,别说哥哥了,就连我看着都动心,都想……”小妹调皮地欲言又止。

    “想干什么?想和我一样肏她吗?可惜你少了一样东西!”说着,我故意挺着那依然chu壮挺拔的大**巴在她身上顶了几下。

    “你这个鬼丫头,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可不要嘴不饶人处处树敌,小心他们俩人合夥对付你!”大姐笑骂小丽萍。

    大姐的这番话倒提醒了我,我向二姐使了个眼色,二姐会意地一笑,我俩一拥而上,把丽云按在床上。

    “二姐,你按住她的手,我来脱她的裤子,今晚好好收拾她。”

    艳萍依言按住丽萍的两只手,并把身体压在她的身上让她无法挣扎,我一下子就把她的裤子解开了,这下她慌了神,忙向大姐求救:“大姐!快来呀,他两人欺负我!”

    大姐笑着说:“我才不管你呢,谁让你口无遮拦呢?自己闯了祸,就得叫你自己受!”

    我俩三两下已经把丽萍的衣衫脱了个J光,艳萍压住她双手,我两肋夹住她双腿,艳萍腾出手来抓住她的大R房,用力地揉搓着,口中取笑着她:“小妹,你的R房可真丰满呀!比我的都大!你才是真漂亮呢!比我漂亮一百倍!”

    我抚M着她的Y部,二姐顺着我的手发现了新大陆:“呀!大姐你快来看,小妹的毛怎么这么多、这么长?真希奇!”说着,她用手梳理着小妹的Y毛欣赏起来,大姐忙围过来一看,也感惊讶:“就是呀,可真多、真长、真黑!咦,小妹,你这后面怎么也长了这么多毛?”说着也伸手抚M起来。

    这下可弄得小妹花枝乱抖,喘息不已,口中仍在胡言乱语:“好哥哥,好丈夫,我不敢了,你饶了你的小妻子吧!好姐姐,你们就饶了小妹吧!大姐你怎么也来弄我?我可没有惹你呀!你们怎么还不住手?是不是嫌我叫得不好听?好,我这就叫好听的:好哥哥,好嫂子;好姐姐,好姐夫,你们饶了我好不好?”

    这下不但二姐,就连大姐都让她喊得难为情了,恨恨地对我说:“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宝贝儿,用力整她!”

    我乐得从命,挺着硬梆梆的大**巴,趁机提出要求:“大姐,二姐,你们帮帮我好不好?我怕弄不准,弄不进去!”

    “去你的,什么便宜都想佔,你会弄不准?弄了我们这么多次,也没见你哪次弄错过地方!”

    大姐娇嗔着,但仍然迁就我,伸玉手分开小妹那又长、又多、又蓬乱的茂密Y毛,轻轻掰开小妹那娇嫩红艳的Y唇,露出她那红润迷人并早已因春水四溢而濡湿滑腻的桃源洞口,并对二姐一扬柳眉、暗中示意。

    到底是姐妹连心,心有灵犀,二姐见状心领神会,一边伸玉手握着我那硕大无比而又坚硬挺拔的大**巴将它带到丽萍的Y胯间,对准她的Y道口,一边娇嗔着:“就是嘛,除了给我们开苞时你这个大**巴弄不进去,后来哪次不是被你畅通无阻、顺顺当当地弄进去?真不要脸,还好意思说!”并用我的大G头在小妹的Y唇间来回挑拨了几下,使小妹的情欲更加高涨,Y水也更加汩汩地流出来,Y道口也渐渐张开了一个小圆口。

    二姐将我的大G头顶在小妹那微微张开并轻轻蠕动的Y道口上,并慢慢地C进去一点点,然后才媚目示意:“行了,进去吧!这下你满意了吧?!你这小坏蛋,真拿你没办法!你可不要辜负我和大姐的这番辛劳,可要好好弄小妹呀!”

    我忙遵“姐妻旨意”,用力一挺,由於有两位姐姐的帮助,chu大的YJ一下子全GC进了小妹那殷红的Y户深处,然后就开始横冲直撞,疾抽猛送!

    小妹被我们三人紧紧按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只能静静地迎接我的撞击,虽然被弄得美得要死,但不能从行动上迎合我以发泄她那强烈的情欲,只好从口中大呼小叫,Y声浪语层出不穷:“啊……好美呀……美死我了……好哥哥……你真好……要把妹妹弄上天了……好男人……好丈夫……啊……爽死了……好姐姐……你们放开我……让我和咱男人好好干……我一定会……打败他……啊……啊……大**巴真长……真chu……真硬……大**巴要把我肏死了……”

    大姐和二姐也被她的Y声浪语刺激得难以忍受,二姐先伸手在小妹的Y户上放肆起来,抚M着她的Y阜、梳理着她的Y毛、揉搓着她的Y唇、拨拉着她的Y蒂,大姐见状,因被小妹的浪模样刺激得难以自制,并在二姐的影响下暂时丢开了贤淑文静,向二姐学习,伸手在小妹的那一对硕大高耸的迷人玉R上用力揉搓起来。

    小妹被我们三人刺激得神魂颠倒,欲仙欲死,而由於大姐二姐忙於在她身上“揩油”而放松了对她的“压制”,所以她的行动得到了自由,就开始用力地向上挺送着以迎合我,口中的Y声浪语也不停不休:“好哥哥……真能弄……要把小妹弄死了……好男人……真能干……好姐姐……你们弄得我也很美……对……大姐用力呀……二姐……你也使劲……对……就是那里……”

    终於,小妹到了高潮,YJ一股股地泄了出来,我继续用力地疯狂肏她,大姐和二姐也情绪高涨,配合着我继续给予小妹最强烈的刺激,小妹被我们弄得一泄再泄、大泄不止。

    她泄的YJ实在太多了,把床单弄得湿得一塌糊涂,那一股股汹涌涌出的浓浓的少女YJ侵袭着我的大**巴,刺激得我G头发麻,YJ发酥,再也控制不住高潮的到来,终於泄了身。那滚烫的阳J灼得她又是一阵颤抖,然后,她就浑身瘫软地在了床上,头发淩乱,媚眼微瞇,四肢大张,玉体横陈,屁股躺在一大滩YJ上,Y道口还没有闭合,Y道中多余的男女混合JY正在缓慢地汩汩涌出,顺着她Y户下面的那一溜又长、又多、又黑、又亮的奇特Y毛向床上淌流着,好一幅“玉女泄春图”。

    “起来吧小妹,快把床整理一下,我们也该休息了。”大姐说。

    “不行,还没看你表演呢!你领着他们把我弄了个大泄特泄,自己不来一次行吗?”小妹恨恨地说:“就会欺负小孩子,还是姐姐哥哥呢,合起夥来欺负小妹妹,看我明天不去妈妈们那里告你们的状!”

    “哼,尽管告好了,谁怕你?谁让你口不留德处处树敌呢?不行就让她们来评评理,看你该不该挨整。再说,这不过是咱们姊妹间的小小玩笑,有啥大惊小怪?你以为她们会为这个骂我们吗?何况你不是也美得直哼哼吗?让你过瘾还不落好!”大姐不以为然。

    二姐也反驳道:“就是嘛,不识好人心!你说我们合夥欺负小孩子,你还是小孩子吗?早就让宝贝儿把你弄成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了!你要说你是小孩子,那你以后就不要让他弄了,哪有小孩子和男人X交的?”

    小妹见吓唬不住,又改为挑拨离间:“哼,你们以为他只欺负我自己吗?你们不知道,他去舅妈家前那天晚上就说过,要让我们姐妹三个一起和他弄,好让我们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相促进,让我们互相‘抬枪’、‘瞄准’,免得他‘走岔道’,还说要让我们互相交流‘作爱心得’,互相教作爱姿势、作爱动作等,你们说他这把我们看成什么人了?你们还真听他的,让你们帮忙就帮忙,还真帮他‘抬枪瞄准’。最可恨的是大姐,助纣为孽,还亲自把人家的Y唇掰开,你怕他真的弄不进去呀?还有二姐,还握着他的**巴往人家的屄里肏,都是重色轻妹!为了讨好男人就不管妹妹的死活,算什么好姐姐?”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大姐二姐也是为你好,不也是想让你得到我对你的爱才这么做的吗?只不过她们想为我们的做爱增加一点情趣好让我们得到更强烈的X快感罢了,你说她们这么做有什么错?更何况是你先口出浪言惹下祸来,你想怪谁?还有,你刚才挑拔离间说我曾说过的那些话,你说我说错了吗?我这么做只不过是想增加你们姐妹间的感情,增加我们四人的感情,难道我的出发点不是好的吗?那天晚上你不是已经想通了,已经赞成我的观点了吗,怎么今天又来故意捣乱,故意挑拔离间?是不是浪劲不下,嫌刚才我们弄得不过瘾,想让我们再弄你一次更爽的?”我故意吓唬她。

    “不,不,我不敢了,你就饶了小妹吧!小妹再也不浪了,小妹只不过是心有不甘,没有别的意思。我也知道大姐二姐是为我们好,也知道你让我们姐妹一块和你弄、互相帮助啦什么的也是出於对我们姐妹的爱,是为了我们姐妹更好地和你好。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快和大姐表演吧,表演完了我们好休息。”小妹念念不忘让大姐和我来一次,也无非是出於对大姐的爱,想让大姐也得到我的安慰罢了。

    “你胡闹什么呀,我不表演,要表演你再表演一次,刚才我去叫你们来这儿之前我已经和他来过一次了。”大姐说。

    大家又调笑了一会儿,便挤在床上睡下了。由於我和二姐小妹都是刚来过,还裸着身子,所以大姐在我们三人的强烈要求和“高压政策”下也“入乡随俗”脱了个J光,二姐、小妹睡在里面,我与大姐睡在外面,四人全部赤裸裸地并头共枕,偌大一张床挤得满满的,这是我们姊妹四个自从长大懂事后第一次睡在同一张床上,重温儿时挤在一起玩闹的童趣。

    可能因为刚才我们弄得太狂了,我和二姐、小妹都疲倦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而大姐也许被我刚才和二姐、小妹X交的场面刺激得太兴奋了,偎在我怀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几次我都在朦胧中被她摩擦而弄醒。她粉腿压在我的小腹上,膝盖抵住我的胯间,在我的大**巴上徐徐蠕动,素手在我X前抚M,檀口吐气如兰,轻轻地咬着我的肩头。

    我再也无法入梦了,低头注视怀中的彩云姐姐,面如桃花、两眼生春,娇羞地看着我,我吻着她的红唇道:“大姐,是不是需要表演一次?”

    “嘘,轻声点,别吵醒了她们!”

    今天真怪,欲火一向并不特别强烈的大姐也会主动要求我再来第二次X交,也许刚才弄小妹的场面太刺激了,并且一向文静端庄如观音大士的大姐也因受不了我与小妹的X交刺激及二姐身体力行的影响,而一反常态地亲自参与对小妹的“非礼”,所以对她的刺激也特别强烈,所以她才会产生这么强烈的X要求。看来聚众齐乐的效果果然与两人玩乐不同,不但我可以得到在单独一个女人身上得不到的充份的X满足,对她们女人们的刺激也是难以言表的,可以使她们也更加欲火高涨,要求更加强烈,从而在我身上得到更高的X享受;而她们要求的次数多了,无形中使我的X满足也更加得以成倍增加,以后我要努力创造机会多让她们一齐来和我交欢。

    想到这里,我突发奇想,如果再加上妈妈和姨妈,那一定更加刺激!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实现这个想法!何况我刚才已经在她们三人的屄里分别S了一次J,连S三次还感觉不是很过瘾,那加上两位妈妈一定会差不多能完全满足了吧!更何况刚才弄大姐和二姐时我都是不忍心过份弄她们才会提前SJ,如果控制一下的话,到现在我最多S两次J,再多弄上两个人更不在话下!

    几天后,我把她们母女五人聚集起来弄了一个晚上,我一连S了六、七J还感到J力百倍,倒是她们一个个先后败下阵来。从那以后,我们母子、母女、姐弟、兄妹六人就经常同床玩乐,通宵达旦。

    大姐伸手握住我的阳具,轻轻地套着,再抓住我的手指进入她的Y户中,她烫热的Y道中早已湿淋淋的了,显然她已经欲火高涨了。我的阳具也渐渐地勃起壮大,便翻身伏在她的娇躯上,她自然地分开双腿,大开玉门,迎接“贵客”的光临。我俩你来我往、上下起伏,一切都静悄悄地在暗中进行着,虽然仅发出一点轻微的“噗嗤……噗嗤……”的声响,但还是把丽萍惊醒了。

    丽萍也不声张,爬起身来,抱住大姐的两只大腿,像推车似的左右摆动,并轻声对大姐说:“大姐,怎么刚才光明正大的让你来,你左一个不来,右一个不来,现在趁我和二姐睡了,却要偷偷地偷嘴吃?是不是怕我们看戏呀?要不要让我把二姐叫醒,看你表演?”

    大姐被她羞得面红耳赤,忙说:“好小妹,你就别难为大姐了好不好?大姐求你了!”

    “那好,你不让我叫二姐也可以,但是你得让我帮你的忙!”小妹调皮地要胁着大姐。

    这时大姐已经没有反抗的机会了,因为上身被我压着,下身两条腿又被小妹抱着,加上怕小妹这调皮鬼真的叫醒二姐,只好答应着:“你说我不答应行吗?你要帮就帮吧,想你也不会帮什么好忙,只会帮我的倒忙!”

    小妹闻言,轻轻地嘻嘻一笑,抬起大姐的大腿,用力地摇摆着,这时大姐的玉臀已经被她掀得悬空起来,我仍然被夹在两腿之间,就像伏在摇篮里一般。由於她们两人的合力摇摆,大姐的Y道自然而然地夹住我的大**巴摩擦着,我已经无用武之地,不需用力便可享受到X交的乐趣,这不能不感激丽萍的奇招妙方。

    由於大姐已经和我来过一次,加上刚才受到的刺激太过於强烈,她早已欲火高涨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再加上小妹的推波助澜,不大一会儿她便到了高潮,YJ一泄而出,喷洒在我的G头上,她便瘫软了。

    我开始发威了,大**巴轻柔而又快速地在她的Y道中挺送着,小妹也转而抚M她的R房加以刺激。不大一会儿,大姐便被我俩弄得又一次泄了身,我也开放J关,S出几股灼热的阳J,直喷入她的子G深处,滋润着她的花心……

    第十八章 亲妈诱姨借麟种 姨甥相恋一段情

    这几天三姨因思念两位姐姐,徵得姨父──昆明卫戍司令王威的同意,来我家小住几日,姐妹相聚,其乐融融。三姨对我们姐弟四人都很宠爱,特别是对我更好,因为我是她们姐妹三人、连舅舅算上姐弟四人唯一的G苗,所以更是恩爱有加。

    三姨来到我家后,就住在妈妈的隔壁,因为那里有我家最大的客房,和姨妈的房间也相距不远,非常便於她们姐妹相聚。但她们姐妹相聚容易了,我和妈妈及姨妈相聚却困难了,因为三姨几乎整日都泡在妈妈房中,姨妈和妈妈相陪,让我难以找到和妈妈及姨妈单独相处的机会,每天晚上只好到彩云她们姐妹三人的房中休息。

    这天傍晚,我看着三姨走向姨妈的房间,知道她要去找姨妈玩,心想终於等到机会和妈妈单独相处了,就溜进了妈妈的房间。一进房中,我为防不测,多了个心眼,把房门反锁了,然后我就拉着妈妈求欢。

    妈妈笑骂我:“干什么呀,你不怕三姨进来呀?让她碰上了多不好意思?”

    “你放心,我看见她去姨妈那里了,我才来找你的。还有,我已经把门锁上了。快点让儿子肏你吧,儿子都等不及了!”说着话,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把衣服脱光了。

    妈妈忙道:“傻小子,你不知道姨妈不在家吗?你三姨找不到她马上就会来这里的……”

    妈妈话音未落,已经听到三姨妈的声音:“二姐,你在房中吗?”转眼间,声音已到了门口。我吓得惊慌失措,妈妈忙指着浴室提醒我,我抓着自己脱下的衣服,赤裸裸地跑进了浴室。

    妈妈等我关上浴室门后才把房门打开,三姨一进来就说:“你在房中干什么呀?二姐,怎么把门锁上了?是不是藏有人?”

    “你说到哪儿去了?小妹,二姐只不过是想休息一会儿,所以才会锁门。”妈妈忙解释着。

    “你不舒服吗?二姐,要不要紧?”三姨关心地问。

    “没什么,只不过有点儿睏。”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吧!”三姨说着就要离去,我在浴室中暗暗高兴。

    “别,小妹,你一来二姐就不再瞌睡了。你别走,就在这儿陪二姐说会儿话吧!”妈妈又拦住了三姨,我不禁暗暗埋怨妈妈,怎么这么多事,难道她忘了我还藏在浴室中吗?

    我不知她心中打什么主意,就把浴室的门轻轻推开一条小缝,偷看她们的举动:只见三姨背对着我,妈妈脸对着我,两人坐在床上。妈妈到底是心中有鬼,正好向浴室看过来和我目光相对,见我推开了门,心中大急,向我皱了皱眉头,意思是向我表示不满,谁知正好被三姨看到了,问道:“你怎么了二姐,有什么心事吗?说出来让小妹听听好不好?”

    妈妈目光一转,眼中流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她往三姨身边又挪了挪,紧贴着三姨,拉着三姨的手说:“好妹妹,姐的心事不能告诉你,姐怕你会笑话。”

    “嗨,二姐,你怎么这样想?咱们亲姐妹,谁会笑话谁?你放心,我不会笑话你,你就给我说说吧,好不好?”三姨被勾起了好奇心。

    “你真的不会笑话我?那我就给你说,不过你可不能骗我呀!”妈妈媚眼向我瞟了一下,接着说:“姐给你说实话,姐是想男人了!你不会看不起姐吧?”

    妈妈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她怎么这么说?我忙看三姨的反应:“姐,谢谢你这么信任小妹,这种话都给小妹说,你放心,我不会看不起你,这是人之常情。你和大姐都守了十五年的寡了,现在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怎么会不想男人呢?说不想才是骗人呢!姐,说实话,我都替你们俩难过,真不知你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唉……怎么熬?慢慢熬呗!姐真羨慕你,有妹夫天天陪在你身边,真是幸福!”

    “幸福什么呀,姐你不知道,各有各的苦处,妹妹其实并非像你想像的那么快乐!”三姨也闷闷不乐起来了。

    “你有什么苦呀?有丈夫天天陪着还苦?哪像我和大姐,十几年不知男人是什么滋味,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二姐,咱们亲姐妹谁也不用瞒谁,既然你把心里话全都告诉了我,那小妹也不瞒你,其实我也给大姐说过,今天再给二姐你说说掏心窝的话,其实小妹并不快乐,因为王威他G本就满足不了我!我的下身里,除了初开苞那几天还有点紧外,后来弄进去我感觉又细又短又小,说得夸张点,简直都感觉不到有东西C在我的下身里,一点都不过瘾。我一直疑惑,难道男人的东西都是这么大的吗?要真的都是这么大,那就是我的毛病了。”三姨脸红红地问:“姐,今天小妹问你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你给我说实话,姐夫的有多大?”

    “他的什么有多大?你指的是什么?”妈妈故意逗三姨妈。

    “去你的二姐,你说我指的是什么?还会是什么?就是姐夫的**巴嘛!明知故问!不怀好意!”三姨有点不好意思。

    “你是让我说实话呢,还是说假话?”妈故意迟疑着。

    “当然是让你说实话了!我让你说假话干什么?真是的!”三姨有点不高兴了。

    “姐怕说出来对你的打击太大,那好,姐就给你说实话。你姐夫的**巴有七寸多长,有这么chu、这么大。”说着,妈伸手给三姨比划着。

    “真的?世上真的有这么大的东西?你不是在骗我吧?”三姨吃惊地问。

    “我骗你干什么?不信你可以去问大姐嘛!”

    “那不是比王威的大两倍还要多吗?那么大的东西弄进去,能受得了吗?你和大姐感觉怎么样?”三姨妈好奇地问。

    “怎么会受不了?我们感觉都要美死了。你不知道,男人的**巴可是越大越好,越大弄起来才会越过瘾。刚才你不是也说妹夫的**巴太小,你感觉一点也不过瘾吗?要是换个大的你就不会说不过瘾了!”

    “去你的二姐,天生的东西怎么换呀?!别开玩笑了。接着刚才的话题,姐姐你说我们夫妻俩问题是出在谁身上?”

    “这种事不能光看东西大小,虽然妹夫的东西小,可是如果他能持久,你不同样能得到满足吗?”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倒也好了。这次我先问你,姐夫当年和你们玩,每次能弄多长时间?”三姨好像不好意思说出姨夫的“水平”,看来他的水平可能真的很低。

    “不一定,如果我或大姐一个人陪他,每次也就是一个多钟头;如果我们两人一起来,他能支持两个小时多一点儿。妹夫呢?他也差不多吧?”妈故意这样问。

    “什么差不多呀,他能有姐夫的一半就好了!每次弄进去,不到十分钟,人家的X欲刚刚起来,他就不行了,一泄如注,弄得人家难过死了,他却软得不能再软了,真气人!你说我和他在一起有什么意思?有什么快乐?”

    “那你怎么不生个孩子呢?有个孩子分心就好了。”妈关心地问。

    “唉!我也想生呀,可是他也得有那个能力才行呀!你难道不知道吗?因为我婚后一直不育,咱父亲生前曾给我们夫妻俩仔细检查过,原来王威他因为先天不足,所以YJ短小,才会X能力低下,而且因J子活力不足,所以终生不会生育,不过父亲顾及他的颜面,没有给他直说,只说我俩不易怀孕。这些年他药没少吃,也没什么成效,我也不忍心打击他自尊,所以也没给他泼冷水,他也算心中一直还存着一丝希望。”

    “小妹,这些年真苦了你,你比我和大姐还苦!真没想到妹夫这么不济事!这么看来,我们还算幸福的。因为虽然我只和你姐夫共同生活了四、五年,可这四、五年里,也算是夫妻恩爱,更重要的是,他能满足我们俩,能把我们俩弄得舒舒服服的。你不知道,那种滋味直美死了……”

    说着,妈妈绘声绘色地给三姨讲述了那种令人神魂颠倒、欲仙欲死的美妙享受,不光三姨听得入神,连我都被吸引住了,那刚才因惊吓而变软的**巴又硬梆梆了。我将大**巴从门缝中向妈妈扬了扬,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真不知道人世间还有这么美妙的滋味,不知道人世间还有这么能干的男人,早知道……”说到这儿,三姨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早知道什么?是不是早知道你就和我俩一起嫁给你姐夫了?”

    “不错,我真后悔,后悔当初不听你们的劝告,被他的外表所迷惑,被他的疯狂进攻所打动,不顾一切嫁给了他,落入这无边苦海,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呀……”三姨伏在妈妈怀中悲伤地哭了起来。

    “小妹,你怎么不找个相好的呀?刚才我说让你换个大的,你说我开玩笑,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让妹夫的**巴换个大的。我也知道,那是天生的东西没法换,我是想让你换个人弄,换个长有大**巴的人,那不是换个大的了吗?”妈妈看着我,一手抚着三姨的头,另一只手指指三姨,又指指我,意思是问我想不想和三姨好。

    现在我完全明白妈妈为什么要把三姨留下来、为什么要说自己想男人了等举动的用意了,她一定已经听姨妈说过三姨夫妻生活不和谐的真相,想让我帮三姨解决X飢饿,所以才会把三姨的话题往这方面引。真谢谢我的好妈妈,我高兴得不知该怎么表达,忙向妈妈作揖相谢,又握着大**巴用力晃了晃,意思是大**巴等着呢!妈妈脸上现出善意的嘲弄神色,对着我撇了撇嘴。

    因为三姨头伏在妈妈的怀中,所以看不到我们俩这番无言的对话,她回答着妈妈的问话:“你说到哪儿去了?姐,他虽然无能,不能满足我,可毕竟是我的丈夫呀!他那么爱我,我也爱他,要不然就不会嫁给他了,你叫我怎么忍心对不起他?”

    “你并没有对不起他呀,虽然他爱你,你也爱他,可是毕竟他不能满足你,他尽不到做丈夫的义务,那不是他对不起你吗?既然他先对不起你,你再找个相好的,就算是对不起他,也不过是两下扯平,他也没有吃亏。再说他也没有权力剥夺你得到快乐的自由,你找个相好的,只要不是永远背叛他、离他而去就行,这样你自己也享受了,他办不到的事有人替他办,有人帮他尽做丈夫的义务,不是两全其美吗?你又何必背着这沉重的J神枷锁折磨自己呢?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封建!”妈妈轻声开导着三姨妈。

    “这样行吗?不大好吧!二姐,小妹不瞒你,其实我也想,不过就是解不开心结……”三姨妈有点心动了,但还是迟疑不决。

    “当然行了,更重要的是,如果你能怀上孩子,不是更好吗?你既享受了,又有了孩子,有了J神上的依靠和寄託,他也不劳而获,有了‘自己’的后代,了却他最大的心愿,他不知要多么感谢你呢!退一步讲,就算他知道这孩子不是他的,他也不会怪你,也会默认这件事的。”妈层层分析,循循善诱。妈这样费尽苦心,全是为了我,等事成之后,我一定要好好“谢谢”她。

    “你说的倒也有理,可你让我去哪里找相好的?既偷人,要坏一回名节,就要偷一个好的,别名节也毁了,却遇上个和他差不多的,那不是腥没偷到反落一身臊?”三姨倒也明白事理,抓住了要害。

    “那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只要你说出来,二姐一定能帮你找到!”

    “你就那么肯定?你要能找到,怎么不先替自己找个好的?”

    “你别管那么多,先说说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

    “我想要个像姐夫那样的男人,你能找到吗?听你说姐夫的东西那么大,又那么厉害、那么能弄,我真想让他弄一回,尝尝大的是什么滋味,尝尝被弄上一个钟头是什么滋味。怎么样,你能找到吗?”

    “像你姐夫那样的男人嘛……”妈说到这儿,故意停了下来。

    “怎么样,有没有?”三姨追问着,听起来很急切的样子。

    “这倒没有!”妈妈故意逗她。

    “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三姨失望地说,看样子她已被妈妈挑起了欲火,急不可待了。

    “一模一样的没有,可是有比他更厉害的!”妈妈亮出了底牌。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三姨不相信。

    “真的,有一个人的东西比他的还要大,有八寸出头,比他的还chu,比他还能弄呢!”

    “我才不听你骗我呢,再不上你的当了!”

    “你别不相信,现在我就能把他叫来,你可作好思想准备,别到时被大傢伙儿吓一跳。”妈妈认真地说。

    “真的吗?他是谁呀?”三姨看妈的样子不像骗她,有点相信了。

    “你先别管,我先问你,是不是不管他是谁,只要我没有骗你,他真的有那么大的大**巴、又那么厉害那么能弄,你就让他弄?不管是谁?”妈妈反问她,特别强调不管是谁,妈是怕她一听是我,不好意思。

    “当然了,不管是谁我都让他弄!行了,二姐,你就别吊我的胃口了,说实话,你说他那么厉害,听得我都欲火高涨,都有点等不及了,我已经……”说到这里,她压低了声音,红着脸伏在妈妈的耳朵边小声说了句什么,因声音太低,我没有听到。

    正着急时,我的好妈妈明白我的心意,瞟了我一眼,主动帮我解开了谜团:“真的?你真的流水了?让我MM看!”说着,她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三姨妈的裙子里,在三姨妈的裆部M了一把,然后缩回手,故意举起来让我也能看到她手上的三姨妈的Y水的湿迹,兴奋地说:“小妹,你这么快就流水了,说明你的高潮并不难达到,看来你们夫妻俩的问题真的是出在妹夫身上,你真的该找个人帮你解决问题!”

    “好姐姐,你就别说那么多了,快告诉我你说的那个人是谁!”看来经过她们姐妹俩这阵子对X交、作爱的交流以及对男人的**巴的探讨,三姨妈的X欲已经被勾起来了,已经急不可耐了。

    “我说出来你可别吃惊,就是宝贝儿!”

    “真的?你不是开玩笑吧?你怎么知道他的东西有多大?”三姨吃惊地问。

    “我说出来你可别笑话我们,实话告诉你,我和大姐都已和宝贝儿弄过那事了。你不知道,他人虽不大,东西可真不小,比他爸爸的还要大,有八寸多长,像**蛋般chu,硬梆梆的这么大一条,吓死人了,弄进去舒服死了。而且他还是个纯阳体,能泄而不倒,弄上一夜都没问题!那滋味,比你姐夫弄得还要美得多!每次都把我们弄得美上了天。怎么样,要不要我现在就把他叫来,你们玩玩?”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极力劝我找相好的,又向我极力推荐,原来是为自己儿子拉皮条呀!天下哪有这样的妈妈?不过,他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当然了,不信你去问问大姐,这种事我骗你干什么?他要没有那么厉害,我敢向你推荐吗?他要没有那么厉害,能把他亲妈、大姨妈、亲姑姑、三个亲舅妈、两个亲姐姐、一个亲妹妹打发得舒舒服服、服服贴贴吗?”妈妈替我炫耀着我的本事。

    “真的吗?这么说不光你和大姐,他姑姑、三个舅妈,还有彩云她们姐妹三个都和他弄过了?这么说他是真的好厉害呀!我真的好想……”三姨说到这儿,欲言又止。

    “想怎样?是不是想尝尝他的大**巴的滋味?你不怕他是你的亲外甥?”

    “不错,说实话,我是想尝尝,虽说他是我的亲外甥,但连你这亲妈都尝过了,我这个姨妈又有什么好怕的?!还有大姐,不是也尝过了吗?!她不也是宝贝儿的姨妈吗?还有他的亲姐姐、亲妹妹都尝过了,我怕什么?有你们这两个好姐姐带头,我也就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想开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嘛!我真的好想尝尝大**巴的滋味、尝尝被弄上一夜的滋味。正好这几天是我的怀孕高峰期,如果能让他给我蓝田种玉,那也算了却了我们夫妻的一桩心事。”三姨说出了心里话。

    “那好,你等着,我保证宝贝儿马上就会出现在你面前!我先提醒你,可别被他的大**巴给吓倒呀!尽情享受吧,我的好妹妹!会把你美死的,到时候可别忘了姐姐我呀,要知道,我也已经……”说着,妈妈红着脸拉着三姨妈的手伸到自己的裆部M了一下,又给我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色,掩上门出去了。

    看来她也已经流水了,等一会儿弄完三姨妈后我一定要好好地弄弄妈,补偿补偿她,一来表达我对她帮我得到三姨妈的谢意,二来免得让她辛苦半天为我和三姨妈牵上线,让我们欲仙欲死,而她自己却要忍受欲火的煎熬。

    三姨妈因为没经过这种事,六神无主地侧坐在床上等待着。我悄悄地从浴室中走出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她身后,双手伸过去掩住了她眼睛,她吓了一跳,惊问:“是谁?快放手!”说着,伸手去拉我的手,我用力捂着她的眼,同时挺着下身那坚硬的东西在她屁股上顶着,她不知是什么东西,伸手去M,一M之下,大吃一惊。

    我也放开了捂着她眼的手,抱着她的头说:“好三姨,是我,是宝贝儿来陪你了,你喜欢宝贝儿吗?”

    “宝贝儿,你怎么进来的?姨妈怎么没有看到?”她大惑不解。

    “我本来就在房中,刚才你进来时不是还问妈妈是不是房中藏有人吗?我就藏在浴室中!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可怜的三姨妈,你真不幸,今天让宝贝儿好好陪陪你,让你好好过过瘾。你看,我的**巴还合你的心意吧?”

    说着,我拉着她的手去M我的大**巴,她倒也毫不客气地一把抓住了,鉴赏着、赞叹着:“真的这么大,没想到真的有这么大的**巴,真吓人!宝贝儿,你怎么长了个这么大的大**巴?三姨的X小小的,怎么能容得下这么chu的大**巴?这要弄进去,还不把姨妈的小屄弄得稀巴烂?还这么长,这不要把三姨的肚子弄透?真不知道你妈和你大姨妈、还有彩云她们姐妹三个是怎么让你弄的!”

    “我的**巴大吗?你没见过这么大的**巴吗?”我故意逗她。

    “大,实在是太大了,三姨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大**巴?说实话,比你姨父的大多了,比他的两倍还要chu得多、还要长得多。好宝贝儿,你就别逗三姨了,难道刚才三姨对你妈说的话你没听到吗?三姨也不怕你笑话,除了你姨夫的那东西外,我哪里见过别人的**巴?更不要说这么大的了!你是三姨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你这G**巴是三姨一生中所见到的第二G**巴,而那第一G,和你这一G一比,简直就不能算是男人的**巴,只能算是小孩子的玩意儿罢了!所以应该说你这G**巴才是三姨一生中所见到的第一G也是唯一的一G真正意义上的男人的**巴!所以你也才是三姨生命中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男人!”三姨风情万种地说。

    “姨妈,今天它是你的了,你就尽情享受吧!你不知道,它不但大,而且还很能干呢!它的能力比它的外表还要厉害!如果你刚才说姨夫的话都是真的,那么我的**巴的外表只比姨夫的大两倍多,而能力却是他的十几倍乃至二十几倍,甚至无限多倍!因为你外甥我能泄而不倒,一次接一次地弄,弄上一整夜都没问题!”我眩耀着我的X能力,同时抱住了三姨妈,温柔地吻起她来。

    三姨妈也温柔地回吻着我,她此时热情如火,双手紧抱着我的脖颈,将柔舌伸进我的口中纠缠着我的舌头,我们热烈地接起吻来。

    经过一阵热烈的长吻后,我轻柔地低声道:“三姨妈,你不热吗?我都没穿衣服,让我把你的衣服也脱了,凉爽一下,好不好?”

    “好,这还用问吗?三姨妈早就想让你脱了!”

    我听到三姨妈这么说,知道她已经控制不住了,所以才会这么说,我如奉玉旨,温柔地帮她脱去了外面的衣裙,三姨妈倒也自觉,自动地将N罩解开,我将她的N罩褪掉,又脱去她的小裤头,三姨妈这下已经全身赤裸了:

    她的身材丰满,R感十足,圆圆的脸蛋、弯弯的细眉,樱桃似的小嘴,鲜红透亮,又点缀了两排白玉般的小牙,显示贵族人家的高贵雅丽,风姿万千;皮肤雪白娇艳,柔细光滑,R房高耸丰美,和她的两位姐姐、我的两位妈妈的那两对玉R一样丰满、一样挺立、一样娇嫩、一样美丽。*************************************

    后记

    天遂人愿,经过我这几天的「辛勤耕种」,舅妈和二舅妈真的被我弄大了肚子,十月怀胎,在同一天都生了个儿子,很可能就是这个晚上同时怀上的,要不怎么会同一天分娩?

    不光她们,小杏和三舅妈的丫头春玲也都在这十天里怀上我的孩子,不过她俩生的都是女儿,至於骚俊环,不知怎么这么巧,每次和我弄都赶不上趟,每次都是把她弄得大泄特泄时我还不到SJ的地步,所以从来没有在她的骚屄中S过J。而三舅妈因为当妓女时被老鸨用药弄坏了身子,所以不能生育。

    她们几个在生育时,已经因时势的变化而迁到了台湾。知道底细的佣人都留在了大陆,只有被我肏过的主仆六人,才去了台湾。

    到了那里,没人认识她们,对外只说她们怀的孩子是丈夫的遗腹子,没有引起什么风波。

    后来,骚俊环因受不了欲火的煎熬,沦落风尘,而剩下的五个女人就带着我的四个孩子,相依为命的生活在一起。因我家和她们都隐姓埋名,所以到台湾后就失去了联络。

    不知是上天注定,还是我们父女的缘份,我和小杏给我生的女儿雪莉(小名宝宝)、春玲给我生的女儿雪芬(小名贝贝),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都发生了X关系。

    正因为和这对姊妹花的X关系,我才会和她们的母亲及我的两个儿子相遇,而我的两个儿子思平和念平(因为他们的母亲思念我,所以才会给他们起这两个名字,而两个女儿的小名联起来就是我的小名:宝贝)真是我的好儿子,不但遗传了我的长相、气质,还遗传了我的傲视天下的大**巴;虽没我的大,也已经与众不同了。

    更要命的是遗传了我的思想、我的灵魂,他们都已经步我的后尘,接了我的班,和我一样,也替父亲尽起了做丈夫的责任,和他们的五个母亲成了X伴侣,他们「失身」比我更早,十五岁就开始了。

    后来他们继接收母亲们之后,他们的那两个妹妹,也让他们从我手中接收了。他们和我家一样,每天晚上都上演着母子爱、兄妹恋。

    我也时不时的去和他们合作,上演三男七女的大联欢:父子同肏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可能是父亲的妻子、儿子的母亲;也可能是父亲的女儿、儿子的妹妹;兄弟同肏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可能是他们共同的妹妹,也可能是他们其中一个的母亲。

    母女同让一个人肏,这个人可能是母亲的儿子、女儿的哥哥;也可能是母亲的丈夫、女儿的父亲。而所谓的丈夫、妻子也不是名媒正娶的,丈夫是外甥,妻子是舅妈,真是既Y乱又甜蜜。

    思平和念平兄弟两人,我也没有让他们认祖归宗,知道自己有儿子,能替我们张家传宗接代也就是了。何况我的儿子也不止他们两个,而我的家中只能有我这独一无二的男人,我的母亲、姐妹、女儿们都不希望、也不能容忍有第二个男人闯进她们的世界。所以我的儿子们只好都随他们的母亲们生活了。

    至於我家中嫡亲的三个女儿,每人都替我生下的、一共三个不知该算是儿子、还是该算是孙子的「孙儿」,则另当别论。因为是从她们自己的Y道中生出来的亲骨R,而且刚好能在我老年之后长大成人,接过我的班,继继「照顾」我的那三个不知该算是他们的妈妈、还是该算是她们的姐姐的好女儿,以免让她们「守寡」,才能容忍他们在我家中生活。

    而且他们长大成人可以和他们的母亲或姐姐们做爱时,我还不到六十岁,X能力仍然厉害异常,就每天和他们一起与我的三个妻子(我的姐妹、他们的外祖母)、三个情人(我的女儿、他们的母亲或姐姐)一起做爱,传授他们X经验,以便将来更能满足他们的三个姐姐或妈妈。这些都是后话,有缘再见吧。更多J彩小说:www.hebao.la

    【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